关于ZAKER 宙世代元宇宙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特斯拉前 CTO:这是我离职去“处理垃圾”的原因

作为特斯拉的前 CTO,JB · 斯特劳贝尔()一直是将电动汽车推向世界的主要参与者。他常被认为发明了特斯拉电池技术的关键部分,并建立了该公司的充电网络。

在 2019 年离开特斯拉后,斯特劳贝尔开始了一项新的事业,他的新公司红木材料(Redwood Materials)是一家电池回收公司。

红木材料公司已经获得了超过 10 亿美元的风险投资。该公司正在美国内华达州建设一个价值 10 亿美元的设施,最近还宣布了在南卡罗来纳州建立第二个设施的计划。

在这些工厂中,红木材料计划从用过的电池中提取钴、锂和镍等有价值的金属,并为新的电池生产阴极和阳极。

我和斯特劳贝尔谈到了他认为电池回收在向可再生能源过渡的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他对红木材料的计划、以及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图 | JB · 斯特劳贝尔()(来源:COURTESY PHOTO)

为了清晰度和长度,访谈内容经过了编辑。(注:2016 年,我在特斯拉实习,当时斯特劳贝尔还是特斯拉的 CTO,但我们并没有一同工作。)

问:你为什么决定离开特斯拉,为什么选择电池回收作为下一步?

特斯拉是一次非常棒的冒险,但随着它的成功,我认为越来越明显的是,电池的扩展将意味着需要获得更多的原材料、组件和电池本身。这就是整个行业面临的、迫在眉睫的瓶颈和挑战。我认为那时候就已经有苗头了,而如今的情况更清楚了。

这个想法在当时是非常规的。甚至你的问题也暗示了这一点——你为什么要离开这家迷人的、令人兴奋的高性能汽车公司去处理垃圾呢?我认为创业精神需要做一点逆向投资。我认为要进行真正有意义的创新,通常都不是很传统的。

问:为什么你认为电池回收是能源转型的重要组成部分?

关于这些可持续性问题,越来越多的解决方案是电气化或者添加电池。这很好,我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支持并帮助加速这一进程。如果我们不尽可能地让一切电气化,我认为我们的气候目标就要落空了。但与此同时,这所需的电池数量也非常惊人。我只是认为,我们真的需要为寿命结束的电池找到一个可靠的解决方案。

我认为,我们所设想的、全新的可持续经济,也就是将一切电气化,除非你对原材料有这样的闭环,否则是行不通的。没有足够的原材料来支撑我们不断建造和丢掉它们,这从根本上来说是不可能的。

问:电池回收是这两个问题的直观解决方案,但请告诉我更多关于实现它的技术挑战,以及它将如何工作?

我认为这比很多人想象的要复杂得多。要运用大量的化学、化学工程和生产工程,来制造和改进电池中的所有组件。这不仅仅是一个分类或垃圾管理的问题。

这其中有很大的创新空间,而许多东西还没有得到很好的优化,甚至在某些情况下根本没有尝试过。所以作为一名工程师,这真的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你可以发明和创新那些还没有被做过,或者很少被做过的事情。

但是,电池内部的金属具有高度的重用性。我们把所有这些材料放在电池和电动汽车里,然后就不管了。

它们一直在那里,很难被降解也不会受到损害,(其实)超过 99% 的金属,可以一次又一次地重复使用,大概是成百上千次。

问: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不会看到很多的电动汽车被报废。如何应对二手电池供应的短缺?

我把这家公司视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电池材料公司。我们的主要目标之一是着眼于非常长期的情况,并确保我们正在构建最有效的长期系统,其中可回收材料是供应链中的重要一环。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采取了一种务实的态度。我们必须混合一定数量的原材料——以最环保的方式,无论能得到多少——从而帮助我们从化石燃料完成过渡。

问:这对你来说是一个明确的决定吗,利用开采出的原材料而不是坚持只使用回收的废料?

我认为,这是一个很自然的决定。我们的目标是帮助电池脱碳,减少能源影响和 " 嵌入式 " 二氧化碳。对世界来说,真正减少一台使用化石燃料的汽车,比 " 因为没有足够的可回收材料,所以不能制造电动汽车 " 要更好。

问:当我去参观的时候,我感到一种紧迫感。你是否觉得你发展得足够快?你是否觉得这个行业发展得足够快?

我认为我们发展得还不够快。你知道,我确实有这种偏执和紧迫感,还有些许恐慌,但这是没有帮助的。

但我想这真的源于一种深刻的感觉,即我不相信我们正在恰当地理解气候变化将会有多糟糕。所以我才有这种焦虑,担心情况会比大多数人想象的更糟。

现在是我们做好准备并做出反应的唯一时间点。所有这一切的规模是如此之大,即使我们以尽可能快的速度运行,而且我们有紧迫感,我们仍然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问:你觉得能处理这个行业未来可能出现的所有电池化学物质吗?如果每个人都使用更便宜的磷酸铁,或者每个人都开始转向不同的技术比如固态,那该怎么办呢?

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想确保我们专注于更大的前景,那就是弄清楚我们如何实现整体上的、向可持续发展的过渡。因此,我们要支持任何性能最好的电池技术。

我认为我们将看到一个混合体,即电池化学和技术的多样性。

所以当我们设计这个循环系统时,我们需要考虑所有不同的技术,它们有优点也有缺点。不同材料的挑战性体现在不同方面。

显然,磷酸铁的商品金属总价值较低,但它肯定不是零。我还看到了很好的机会来回收锂和铜。所以我认为每一种材料都有自己的特性,我们必须学会如何管理它们。

问:你认为红木材料在下一年和长远来看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们将处于一个惊人的快速增长和部署阶段。我们同时在许多不同的领域进行创新。这真的很令人兴奋和有趣,但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管理所有的并行工作也是相当具有挑战性的。这就像一款大型的多人国际象棋游戏。

从长远来看,我们的目标将越来越多地放在扩大规模和扩展的效率。这是一个巨大的行业。我们建造的设施规模很大,材料的数量也很大,而且对资本的要求也非常巨大。所以我认为在未来的几十年,我们的重点和挑战将是确保我们在扩大规模时维持高效率。

支持:Ren

原文:

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2023/01/17/1066915/tesla-former-cto-battery-recycling/

DeepTech深科技

DeepTech深科技

发现改变世界的新兴科技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