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宙世代元宇宙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钛媒体 2022-12-07

《魔兽世界》停服倒计时,我的工作室流水损失 3000 万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电商在线,作者|沈嵩男,编辑|斯问

青春有很多 " 句号 ",《魔兽世界》的停服,是其中一个。

此前,网易、暴雪联合宣布将在 2023 年 1 月 24 日起,暂停《魔兽世界》(以下简称《魔兽》)《炉石传说》等多款暴雪游戏在中国大陆的服务。

丁磊曾直接回应与暴雪合作中止一事

有业内人士介绍,后续存在三种可能性。" 一是网易续签,或是国内头部代理商‘接盘’,并做到无缝衔接,这是影响最小的方案。二是短时间停服,新代理商较快地解决资质问题后重新开服。三是迟迟找不到新代理商,长时间停服,甚至永久关服。"

但大部分玩家的预期比较悲观,《魔兽》贴吧内有人称," 换代理商,意味着《魔兽》需要获批一个新的海外游戏版号,但如今业界已有五百多天没有发过海外游戏版号了。"

不论如何,从目前确定的信息来看,1 月 24 日起玩家将无法登录《魔兽世界》中国服务器。对部分人来说,也意味着和这款游戏的缘分,进入了倒计时。与此同时,因为官方停止了游戏点卡(付费游戏时长产品)的充值,导致二手平台上《魔兽》点卡价格被玩家竞争至翻倍。但另一面,出于对停服的悲观预期,游戏内的虚拟道具如金币价格直线下跌,许多服务器内金币跌超 99%。

自 2005 年进入中国后,迄今《魔兽》在国内市场运营时长已超 18 年。据游戏数据网站 mmo-population 统计,《魔兽》目前日活跃用户规模在 115 — 232 万之间波动,仍属于网络端游(客户端游戏,普遍在电脑上运营)的头部阵营。

《魔兽》贴吧也汇聚了 1316 万粉丝,足见其在国内市场的耕耘之深。在《魔兽》的世界里,有无数人以玩游戏为乐,也有成千上万的工作室,以服务游戏玩家维生。

" 往底层说,工作室满足两种需求。一是玩家自己花时间可以实现,但工作室帮你更有效率地完成,这属于花钱省事省时。比如角色升级、装备获取。第二种更高级,是帮玩家实现他无法完成的事,比如一些高级副本任务,需要二十个账号熟练配合,个体玩家很难组建出完整、成熟的团队。"《魔兽》头部工作室负责人 shook 对记者介绍,提供第一种业务的工作室很普遍,但真正的高端工作室,数量数得过来,往往也只做第二种业务。

" 游戏机制决定了‘工作室’存在的合理性。有需求,就会诞生有偿服务。比如部分工作室会‘打金出售’(工作室通过多种游戏任务获取金币,并借助第三方平台与需求方进行交易),但其实暴雪直营的美服(美国服务器),本就允许游戏内金币交易,只不过金币要通过官方渠道兑换成货币,也就意味着要给官方交税。" 有十几年游戏经验的《魔兽》主播 " 御猫 " 还表示,工作室的业务没有局限性,一切有需求的地方,都可能滋长出新业务。不过,依靠游戏外挂、脚本等违规科技进行运作的工作室,不在讨论范围之内。

如果将玩家理解为消费者,那么工作室接近于 " 服务业 "。从代练账号,到竞技陪玩。从打金、打装备,到带刷高级副本任务。事无巨细,明码标价,昂贵的标价成千上万元的业务,高端工作室能接。十几二十元一单的,小工作室也不嫌少。

网上某工作室展示的业务范围与价格

千万营收工作室,萎缩 80% 业务

" 遣散了绝大部分的一线员工,暂停国服业务。"shook 坦言,国服关停对公司的冲击巨大,目前业务量已经萎缩了约 80%。

" 游戏马上都没法玩了,客户肯定就不会来下单了。" 不过 shook 称一切都还在计划之内。因为早在 8、9 月份,他们即已了解到关服的风险,并制定了后续的计划。" 我们也有其它游戏的业务,比如《王者荣耀》的陪玩,当然原先这些都只是‘添头’,之后会适当加码。我们的天猫店还能继续营业,仍是稳定的订单来源,在平台上我们会接一些其它游戏的单子,外包给下游的小工作室。不过总的来说,我们是打算休息一段时间,因为这几年做下来,大家都比较乏力了。"

能较为淡定地应对这一场风波,原因也在于 shook 的工作室家底较厚。5 年前,他与人合伙进入《魔兽》工作室行业," 我合伙人从这一行业的客服做起,目前在这行差不多有 12 年了,所以我们的客户资源、渠道都是很成熟的。"

工作室在第二年实现盈利,成熟阶段一年流水在 4、5 千万的规模,利润 10 — 15 个点。" 其实利润没大家想象中那么高。因为当时算上后勤、行政等,光员工就有接近 200 人,这些都是成本支出。"

这样规模的工作室在行业内,已属于绝对头部。但越是处在行业顶端,shook 越有危机感,他反复强调虚拟世界的脆弱性,以及从业层面缺失的价值感。" 游戏行业有各种不确定性,我以前给核心员工开会就反复强调,一定要学一些游戏之外的技能,在这次风波之前,我自己就一直做着游戏关停的准备。"

广告设计出身的 shook 在日常,会传授其工作室的员工一些软件技能。" 这些人去外面混口饭吃也不难,毕竟他们的能力并不局限在游戏里。"shook 口中的 " 这些人 ",主要是负责运营电商、社交媒体等渠道做获客的员工。

而即便攸关利益,但 shook 对关服这件事也比较看淡。" 最差就是永久关服,但即便如此也没什么,我一直觉得走进现实社会更有价值感,所以我把工作室也只是当成副业。如果国服未来重新开放了,那么我们也可以回到这一行业,我们的资源、人脉、规模,仍然是我们的护城河。不论如何,生活总会继续。"

总体来看,工作室生态,和社会生态一样。能力、资源、眼界、运气等综合因素,决定了工作室在产业链中所处的位置,也决定着他们抗风险的能力。高端工作室不论转战美服、亚服,还是就此歇业蛰伏,都不会过得太差。但那些处在下游的低级别工作室,在这场风波中,面临的可能是失业问题。

游戏里的 " 劳动密集型产业 "

低级别工作室在圈内被调侃为 " 搬砖 ",这一比喻生动地阐释着低级别工作室的境遇,从业务来源、订单性质,到营收规模和盈利空间。乃至置身其中的员工。

我们了解后发现,低级别工作室普遍栖身于三四线及以下城市,甚至农村。租下一整套房子,分隔为工作区、住宿区、厨房等。员工不论生活、工作,都在其中。一工作室发给记者的《工作室加盟指南》上写到,前期工作室面积在 80 平方米左右即可,选择单价 3000 元以内的二手电脑,或者租赁电脑以进一步降低成本。人员可以通过 58 同城、BOSS 直聘进行招聘,批量面试、批量入职,后期统一培训、筛选。

" 不一定必须会《魔兽》,不会的也可以学,最适合的就是那种有游戏经验,愿意学的。但不能奢望他们的能力很强,主要看重的是低线城市当地人力成本、生活成本较低。"

" 其实这种工作室培养出来的员工能力都是很一般的,甚至很多都不怎么懂游戏,也只能从事一些劳动密集型的打金、代练的机械工作。涉及需要对游戏机制、竞技技巧有理解的高端副本,他们普遍承接不了。" 御猫举例,高端业务中雇佣的都是业界知名的玩家,甚至是职业玩家,他们能冲击一些服务器的首杀成就(某项任务由某团队首次完成),或是做高端陪玩。" 高端陪玩一小时 500 — 700 元是很常见的,对比之下,我之前有一些低端任务也找过代练,一单 20 元,虽然也只需要 20 分钟,但他可能那一小时只能接到我这一单。而且整个过程也枯燥。"

御猫口中的这类低级订单,甚至还可能被 " 抽成 ",低级别工作室最终到手的钱,或许更少。" 大型工作室有自己的淘宝店,官方网站,也有客户资源的积淀。他们拿着最上游的订单,将一些自己不想接的订单抽成后流通下去,很多低级别工作室靠的都是来自于高端工作室的订单。" 御猫对记者介绍,低级别工作室承接被层层抽利后的订单是迫不得已,因为他们需要规模化的订单才能盈利,但自己又缺乏搭建稳定获客渠道的能力和资本。" 开网店需要成本,他们普遍也就只能在游戏里发广告,或者在短视频平台开游戏直播获客。"

稳定的需求、较低的进入门槛与资金成本,一度让《魔兽》工作室业态,演化成了一套可复制的投资项目。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打着 " 轻资产高回报 "" 三个月回本 " 等等令人心动的噱头的工作室加盟帖子屡见不鲜。但据知情人士透露,低级工作室并不好赚钱。

" 我们这的工作室,月流水 5 万元,员工工资普遍在 3 — 5 千元,在小城市可能还算有性价比。但更多人其实图的是不用出去上班,打游戏就能赚钱,比较舒服。刨除员工工资、房租、水电,利润最多也就剩个几千块钱。" 某低级工作室负责人士 " 水哥 " 对记者透露,这行的很多老板自己也不见得懂《魔兽》,就是有点闲钱想投资,看这行投资成本比较低,而且《魔兽》也确实稳定。

《魔兽》在国内 18 年的经营,确实形成了被认为是稳定、可靠的商业模式。但如今暴雪、网易一朝分手,也让人们重新认识了风险。而这其中,受冲击最大的是被称为 " 打手 " 的从业者。

所谓 " 打手 ",是指直接从事相对低级别游戏服务的一线员工。上述提到的代练等级、打金等劳动密集型任务的员工,即是标准的 " 打手 "。他们是构成《魔兽》工作室生态的 " 最小单位 ",也是行业里真正的 " 大多数 "。记者观察发现,在暴雪、网易 " 分手 " 消息公告前,短视频平台上大量的工作室视频下方,求职成为 " 打手 ",想要了解待遇的评论,络绎不绝。

" 这些人失业了,但转型也不难,因为他们就是把打游戏当成工作去完成的。所以找到有代练、打金等同类需求的游戏,也可以谋生。只是国内很少有游戏像《魔兽》这样客户规模大,业务量稳定的,所以收入可能会变少。" 御猫解释。记者观察论坛上对于 " 打手 " 群体的讨论,也发现了他们的其它选择,比如进工厂。但《魔兽》玩家、从业者平均年龄普遍较大,多在 30 岁以上,横向对比富士康等大型电子工厂里居多的二十岁上下的小年轻,他们未必会受工厂欢迎。

造富的游戏,和失意的玩家

2004 年 4 月," 第九城市 "(以下简称 " 九城 ")与暴雪娱乐签署中国战略合作协议,九城自此取得《魔兽世界》中国独家代理运营权,也成了一支名副其实的 " 魔兽世界概念股 "。翻看财报数据会发现,2005 年二季度九城净亏 2300 万元人民币,但《魔兽世界》正式运营后,公司三季度转瞬扭亏为盈,利润 470 万美元。

2008 年,九城第二季度最高同时在线玩家数量创 130 万人新高,其中《魔兽》贡献了 100 万人。《沸腾十五年》一书曾评价:没有《魔兽》,第九城市不仅不能位列当时网络游戏公司的三甲,甚至会跌出前十名。

2009 年,九城手上的《魔兽》代理权到期。彼时,也曾经历过一次短暂的交接停服。亲历其中的御猫介绍," 因为游戏版号问题,那次停服前,游戏已经很久没更新了。玩家也玩得腻到不行,加上对当时代理商九城的服务有所诟病,又明确知道会有其他公司接手,所以整个心态都较为轻松。"

随后,网易接过大旗,《魔兽》也成了网易游戏代理收入的一大来源。以近几年数据为例,2019 年网易游戏代理收入由人民币 44.57 亿元,增至 2020 年的人民币 67.23 亿元,其中强调主要由暴雪授权的《魔兽》及若干其他游戏贡献。

《魔兽》的中国代理权,曾接连推动国内游戏公司龙头的发展,也造富了基于其游戏机制谋生的工作室,甚至催生了复杂而多元的 " 劳动职业 "。而如今,暴雪、网易分手成定局,栖居其中的工作室有的开始转型,有的收拾残局离场。最底层的 " 搬砖者 ",更是要面对失业窘境。

风波也烧到了最上层。有传言,网易内部暴雪游戏的相关运营团队,归宿也悬而未决。

在《魔兽》玩家集聚的 NGA 论坛上,有玩家称自己每天回家后的消遣,就是上多人语音平台和公会(《魔兽》内的一种玩家组织)的朋友边打游戏,边聊天吐槽,大学期间、毕业之后,十年如一日。停服对自己来说,是一种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的变更。

也有玩家称自己是游戏引入中国后的首批玩家,游戏早已玩腻了,但舍不得的是游戏里自己角色、道具、坐骑,日常上线的动力也是这些。如今虽然能去外服玩,但这些最珍贵的物件,无法一并带走。" 据我了解,真正会去外服玩的玩家,不会超过三分之一。" 御猫称从游戏体验上来讲,外服的气氛、环境,以及直接的语言、网络延时、规则都会让国人不适。

" 我认为即便最后国服重开,但有些玩家可能也会永远地放弃这款游戏。他们本身普遍处在 30 — 40 岁之间,事业上升期,日常事务繁忙,还在坚持玩《魔兽》,就是一个情怀,一种习惯。如今即便只停个半年一年的,他们的习惯也会被扭转,情怀也不顶用了。" 水哥说到,挺可惜的,都是自己玩了十几年的账号,但还能怎么办呢。

工作室失去了他们的生意,但最受伤的无疑是玩家群体。如若《魔兽》永久关停国服,那或许将成为他们," 失去的二十年 "。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