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宙世代元宇宙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驱动之家 2022-12-02

何小鹏“重新掌舵”

11 月 30 日,小鹏汽车公布了一份 " 充斥着危险信号 " 的第三季度财报:总营收 68.2 亿元,同比增加 19%,环比减少 8%;净亏损 23.8 亿元,相比上一季度的 27.01 亿元,净亏损有所收窄;但公司现金储备为 401.2 亿元人民币,较上一季度的 413.39 亿元人民币,有所下滑。

用更简单的话来说,小鹏汽车已经进入了初冬。

小鹏触底,准备过冬

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一开场,小鹏汽车董事长、CEO 何小鹏就把危机摆在了明面上," 坦诚地说,在实现长期战略目标的道路上,我们正在经历一段充满挑战的时期。"

在今年第三季度,小鹏汽车的交付量呈现出明显的下滑趋势,从 7 月的 1.16 万辆跌至 9 月的 8 千多辆,原本高速的增长态势戛然而止。

作为对比,蔚来在第三季度稳定在 1 万辆交付量的水平上。理想汽车则因新旧车型迭代,曾在 8 月短暂地出现过销量 " 腰折 " 的情况,但 9 月又迅速拉升到 1 万辆交付量的水平线以上。目前,只有小鹏汽车呈现出了 " 起起伏伏伏伏 " 的状态。

交付量的持续下挫,直接拉低了小鹏在第三季度的营收水平。

据财报显示,小鹏第三季度总收入为人民币 68.2 亿元,较 2021 年同期上升 19.3%,较 2022 年第二季度减少 8.2%。其中,汽车销售收入为人民币 62.4 亿元,较 2021 年同期上升 14.3%,较 2022 年第二季度减少 10.1%。此外,汽车销售占总收入比重达到 91.5%。

作为对比,蔚来第三季度的营收达到了 130.021 亿元,汽车销售额为 119.327 亿元——几乎是小鹏的两倍。即便是今年刚完成 IPO 的零跑汽车,在第三季度的营收也达到 42.88 亿元,并且还录得 38.8% 的环比增加,眼瞅着就要追上小鹏汽车了。

具体来看,季度环比下滑的直接原因是——小鹏的老车型卖不动。

其中,小鹏的主销车型 P7 在第三季度交付了 16776 辆。虽然未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但与今年第一季度和去年第四季度的热卖相比,无疑是大势已去。而小鹏 P5 车型在第三季度只卖出 8703 辆。而 G3i 车型并未在这份财报中单独列出,实际的每月交付量均在 1000 多辆的水平。10 月的时候,G3i 车型已经跌至 709 辆的低位,基本处于边缘化产品。

(图源:小鹏汽车财报)

9 月底发布的旗舰车型小鹏 G9,在 10 月共交付了 623 辆,目前尚未扛起销量重任。同时,由于 10 月才开始交付,G9 车型对于小鹏第三季度的财务数据影响,微乎其微。

但对小鹏 G9 这款车的产品力,何小鹏依旧表现出极强的自信。在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上,他明确表示:" 我们预计 G9 在 12 月份会成为 30 万以上纯电 SUV 的前三名。在 2023 年随着 G9 口碑的积累和 XNGP 的落地,这一点我们也对比了过去我的 P7,我们相信 G9 的销量会进一步缩小和在 30 万纯电 SUV 第一名的差距,这是我们的目标。"

对于小鹏而言,真正的谷底在第四季度。

从交付量指引来看,即便是 G9 的规模交付,也难以支撑小鹏的第四季度财务数据。小鹏汽车预计第四季度的汽车交付量将介乎 20,000 辆至 21,000 辆,总收入将介乎人民币 48 亿元至 51 亿元——相较于第三季度的交付量(近 3 万辆)和总收入(68.2 亿元)都将出现环比大幅下滑。

值得庆幸的是," 拐点 " 预计将会发生在 12 月份。在财报电话会上,小鹏管理层预计 11 月交付量不少于 5800 台,算上 10 月份已经公布的 5101 辆,小鹏汽车在 12 月份的月销量将介于 9099 辆 -10099 辆之间。

" 我们期望在 12 月的交付会过万。"

何小鹏说," 我最近看了很多在历史上和制造业相关的起起伏伏的案例,我相信小鹏现在的调整面向中长期为主,并不会为了短期动作变形,请各位投资者给予耐心,我们期望在几个季度后不断看到业绩销量的变化越来越明显,在 2023 年小鹏会扩大市场份额。"

从言语间,听得出何小鹏已经做好了 " 过冬 " 的准备。而从核心财务数据上,也能看得出小鹏提前进行了 " 缩衣节食 "。比如,在第三季度,小鹏的毛利率有所提升,从二季度的 10.9% 提升到当前的 13.5%;销售、一般及行政费用降低了 2.3%;而净亏损相较于第二季度而言,也有 12% 的收窄。

以前那个 " 大手大脚 " 花钱的何小鹏,如今开始谈起了 " 节约 "。在财报电话会上,他说到:" 我们越来越感受到,汽车企业不应该仅仅考虑顺境,更应该考虑在逆风下如何稳健成长,我们会在接下来几个季度里着力加强成本管控,提升运营效率,同时精简投资项目。"

但再苦不能苦研发,小鹏能否熬过这个冬天还是要看后续车型的产品力。第三季度,小鹏的研发开支为人民币 15.0 亿元,同比增长 18.5%,环比增长 18.5%。环比增长则主要与支持未来收入增长的新车型开发支出增加所致。

在电话会上,何小鹏透露:" 关于 P7 的新版本(改款车型大概率会与现款同时在售),我们相信产品竞争力会有明显的提升,这会带来 P7 车型系列销量的明显反弹。在明年年中我们还有一款 B 级中型 SUV,我们预计这一款新车型的销量将会在明显进一步超过小鹏当前的车型。"

何小鹏重新掌舵,小鹏驶向何方

过去,小鹏汽车一直是在顺境中成长。何小鹏带着 " 连续创业者 " 的光环入场后,各大明星投资机构纷纷加持。2020 年纽交所上市、2021 年港交所上市,小鹏汽车这家企业的成长历程,可谓是顺风顺水。但持续增长的销量,也掩盖了企业扩张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直到今年 9 月 21 日,小鹏 G9 的上市发布会之后,SKU(配置型号)混乱的问题被暴露出来。用户对于小鹏的吐槽充斥着社交媒体,也有不少网友表示退订。无奈之下,小鹏汽车在 G9 发布后的 48 小时内,紧急调整了几乎全部的 SKU,但结果就是造成了大量的资金浪费。

事件的背后,小鹏汽车内部的管理问题,逐渐开始显现。比如,忽视用户需求,决策草率;组织架构混乱,权责不明;执行效率低下," 部门墙 " 问题严重等等。

在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上,何小鹏宣布了 " 整改 " 决定:" 我们的生态企业小鹏汇天和鹏行已经完成了独立融资并且具备了独立运营的能力,因此我个人在生态企业的直接参与度将会大幅降低。" 同时,将个人精力重新聚焦于小鹏汽车之后,何小鹏还对组织架构进行了一次自上而下的调整。

财报发布前,小鹏汽车发布公告称,公司联合创始人、总裁夏珩将辞去董事会的执行董事职务。据悉,夏珩今后的工作精力将更加聚焦于产品,致力于进一步提升以客户价值驱动的产品竞争力。

而夏珩退出小鹏汽车执行董事之后,小鹏汽车董事会仅剩何小鹏一名执行董事,另有 4 名非执行董事陈英杰、刘芹、符绩勋和杨飞,以及 3 名独立非执行董事杨东皓、瞿芳、张宏江。

简单翻译一下:现在的小鹏汽车,何小鹏说了算。

10 月,何鹏在内部发起了场组织调整,确了产品、战略、技术、销售、OTA 五委员会,以及 E/F/H 三个型平台。何鹏亲担任产品和战略委员会主任,三平台的负责直接向他汇报。

何小鹏希望带来的变化是:" 第一,从规划到产品到技术上如何真正把我们所想的需求能够做出、做好,并且控制无价值的需求不要去实现,聚焦做新的三电引擎、动力、整车平台和智能平台。第二,通过车型大矩阵产品,能够端到端把三块引擎能够在不同车型里面从端到端满足客户的需求。"

具体到用户导向的改变来看,小鹏汽车则希望:在产品规划方面,通过老车型的 OTA,逐步解决用户痛点,再就是解决新型的用户槽点。在用户运营端,对 App 社区改版,开放负评论,以及层参与多场用户交流会,听取用户意。

除了补足企业内部管理的 " 短板 " 之外,小鹏仍然坚定地加强自身的长板。正如何小鹏所言," 我们相信智能驾驶会在小鹏将来所有车型都成为标配,而且所有车型的能力是一致的,这是我们现在战略上规划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们会围绕这个规划去构造全新的科技能力。并且在这样的科技能力下,把费用要大幅度控制下来,这是小鹏在下一代需求定位里面的重点之一。"

写在最后

在寒冬来临之前,何小鹏其实早就已经预料到了危机。

今年 2 月,何小鹏发了一封以《用热血来造车》为主题的内部邮件。其中提出了很多内部管理问题,比如团队规模是否适当、外部采购是否谨慎评估过、是否有必要像大公司那样,内部多个团队做多个产品去降低整体风险,同时强调了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

但愿," 重新掌舵 " 的何小鹏,能够拿出当年的创业精神,将小鹏汽车重新驾入正轨。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