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宙世代元宇宙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36氪 2022-11-29

后摩智能创始人兼 CEO 吴强:突破芯片创新边界,赋能智能驾驶未来

11 月 29 日 -30 日,36 氪 WISE2022 新经济之王大会顺利举办。

今年,36 氪将大会主题定义为 "Long China Long Innovation 守望中国 保持创新 ",大会将聚焦新能源、SmartEV、新消费、投资人、硬核科技、数字化、XR 与元宇宙和机器人八大热门赛道,汇集数字化、企服、新能源、新消费、双碳、二级市场、商学院、创变者等 10 大分会场。重磅推出 "WISE 2022 新经济之王年度人物 "、"WISE 2022 新经济之王年度企业 " "WISE 2022 新经济之王年度焦点产品 " 三大年度名册。全方位展望新经济领域的趋势动向,探索新经济领域新的增长点。

后摩智能创始人兼 CEO 吴强

大会上,后摩智能创始人兼 CEO 吴强发表了题为《突破芯片创新边界,赋能智能驾驶未来》的主题演讲,吴强认为,伴随着汽车电动化、智能化的浪潮,国产智能驾驶芯片迎来了更广阔的机遇、更全面的挑战,后摩智能选择结合当下的市场需求和潜在的供应链风险,用更具突破性的 " 存算一体 " 技术创新,重构中国的智能驾驶芯片,更好地赋能国产智能汽车的未来。

以下为吴强演讲实录(经 36 氪整理编辑):

大家好,我是后摩智能的吴强,很高兴来参加今年的 36 氪 WISE 大会。今年刚好也是 36 氪 WISE 大会的 10 周年,也祝愿 WISE 大会越办越好。今年的主题是 "Long China,Long Innovation"。下面我就结合着我们后摩智能的一些情况,分享一下如何用芯片的创新架构,来赋能国产汽车智能驾驶的未来。

我今天的分享分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国产汽车智能化、电动化带来的一些机遇和挑战。

第二部分,如何用底层的技术创新去重构中国的智能驾驶芯片。

第三部分,分享后摩智能的产品务实和应用实践。

中国的汽车行业正经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变局,特别是汽车电动化、智能化的普及,给中国的汽车行业带来了很多前所未有的机遇。

这有两幅图,左边是近几年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的增长趋势,右边是中国智能化的渗透率。大家可以看到最近几年智能化的普及速度非常快,我们差不多 2025 年会达到 50% 的渗透率,而今年上半年,中国新能源车的销售量已经占据全球销售量的 59%。可以看出来,中国汽车的电动化和智能化都是走在世界前列。

相比于我们比较领先的汽车电动化和智能化,我们的计算芯片其实相对还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特别是对于智能驾驶芯片。汽车智能化的普及,对智能驾驶芯片提出了很高的新要求。

首先是算力,因为智能化的水平决定对终端用户体验的影响非常大,这也将对算力要求越来越大。

第二个,智能化的普及意味着需要在汽车上部署更多功能,它将产生更多的功耗。

再次,售价 10 万到 25 万的车依然占据着非常广阔的市场,智能汽车的普及需要对成本非常敏感。

综合来看,怎么去做一款芯片,能够同时满足大算力、低功耗和低成本,这是市场向我们提出的新要求。

另外,目前市场上主流的智能驾驶芯片还是以国际巨头为主,作为一家中国的企业,我们怎么能够做出一款完全自主的智能驾驶芯片方案,这也是对我们所有国产芯片企业提的新要求。

它带来的挑战其实主要有两个方面:

第一方面,从需求来看,是有非常多难点的,因为算力的需求会在使用中持续地增长。举例来讲,我们可以看到智能汽车安装的摄像头越来越多、数据量越来越大,所以对算力要求越来越大。前几年大家还在讨论几十 T 到百 T,现在已经从百 T 到千 T。

第二方面,我们整个算法大概是从封闭式的算法向开放式的发展趋势。

传统架构下要想提供这么大算力的芯片,一般是两种方式:

第一种,先进的制程,比如说 5nm、3nm。这种方式的最大问题是成本非常高,5nm 做一颗芯片它的成本差不多是以亿美金为单位,这样也会增加整车成本,并不是每辆车都能够负担起这样一个成本。与此同时,对于先进工艺的依赖存在供应链安全的问题,尤其在当下,非常容易被卡脖子。

第二种,做这么大的算力主要是利用一些专用的芯片,也就是牺牲通用性来获得效率。这种情况其实又不符合我们整个算法走向开放、通用的发展趋势,所以这个其实是核心的矛盾,也是对于我们最大的挑战。

怎么应对这个挑战?其实是需要一些更底层的创新来应对解决这样一些核心矛盾。

仔细分析一下我们面临的矛盾和挑战,两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性能上不去和功耗下不来,这里有一个关键的两面墙问题,就是存储墙和功耗墙。

如果想解决应对这样的问题,我们必须要想到一些创新的方法,去解决所谓的两面墙的问题。现在有很多创新的技术都可以解决这样的一些两面墙问题,存算一体是其中的一种,但这种是目前在业内认为是最有希望的,另外也是最接近商业落地的。

它本身的想法其实也比较简单,是说传统的冯 · 诺依曼架构,其实是为 CPU 而设计的,它是其计算和存储分割开来,但是对于今天以数据为主的 AI 计算,本身会造成很多的算力瓶颈问题。另外由于大量的没有必要的数据搬运,也造成了大量的高功耗的问题。

所以存算一体它的基本想法是说我把计算和存储完全融合在一起,这样的话从根本性的解决了无效的数据搬运,另外突破了算力的瓶颈。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种底层的架构创新真正地解决我们智能驾驶芯片面临的一些挑战,我们能不能提供一个大算力的芯片,但同时它又是一个低功耗和低成本的,可以面对我们中国广大的消费者,可以让那些 10-25 万这种大众化的汽车也能享受得起这样的智能驾驶芯片,这是我们希望用创新的架构去解决的问题,也符合我们今天这次 WISE 大会所说的 Long China,Long Innovation 这么一个主题,守望中国,保持创新。

举个例子,如果说对汽车芯片我们能用一个 10 倍能效比的芯片,我们就可以做到,在自然散热的情况下用更大的算力满足高阶智能驾驶的需求,在这种情况下,它不需要液冷、不需要复杂的散热系统,可以降低整个系统的复杂性和成本,芯片以及汽车的成本都能够得到有效的控制,这样的芯片就非常适用于对成本敏感的大众化车型上,

另外它又有足够的大算力可以支持高阶的自动驾驶,所以这才是一款真正的大众型的和普惠型的智能驾驶芯片,让平价新能源汽车,甚至是燃油车都能享受到智能驾驶带来的实惠和收益,也能够真正为智能化的普及助力。

举另外一个例子,因为存算一体是后摩尔时代的技术,它其实对先进制程的依赖是比较弱的,所以我们可以用相对成熟的工艺比如说 28nm 做出媲美 7nm 甚至 5nm 这样的算力和能效比。

这样的好处是说,在极端的供应链环境下,我也可以做出一款完全国产自主的芯片,可以打造中国的智能驾驶芯片方案。最后再简单分享一下我们后摩的产品和应用实践。

后摩智能是成立于 2020 年底,我们到现在成立两年不到的时间,我们的团队其实是聚集了两波人,一波人是有丰富的存算一体学术背景的资深人士,另一波是做过多款大芯片的,特别是智能驾驶芯片工业界背景的人士,像我在工业界做了快 20 年。我们两波人之前都是做 AI 芯片的,都面临着怎么去解决 AI 芯片面临的这些算力瓶颈问题、功耗问题,我们两波人在一起,讨论碰撞后觉得存算一体是个更底层的架构创新,也许可以解决我们未来面对的这种 AI 芯片算力和功耗的挑战,所以我们两波人就组在一起成立了这家公司叫后摩智能。

我们也有幸得到了一些一线资本的支持,我们成立第一年就做了一颗技术样片,是基于存算一体国内大算力的样片,今年是我们成立的第二年,我们第一颗产品级的智能驾驶芯片顺利流片,这些我们这两年的进展。

这其实显示的是我们第一颗基于存算一体智能驾驶芯片的架构,大家可以看到我们是从最底层的技术创新,所以我们是从最底层的存算单元开始做起,我们是完全自主可控的,一层一层向上抽象,做出一款符合客户需求的高能效比或者大算力的 AI 芯片,这里面一层层的抽象,比如说我们用了分布和集中的原理,把这个芯片能效比做到极致。

刚才说了我们成立第一年就做了一颗样片,这也是国内第一款用存算一体做的智能驾驶芯片,在算力和精度方面达到了智能驾驶这种复杂 AI 场景的要求,这在业内是第一次。今年初我们顺利地把它点亮,并且开始运行一些智能驾驶的常规算法,这里面有一段简短的视频 Demo,时间不长,大概就 20 几秒,可以看一下。

大家可以看到,这个是我们自己录的一段视频,跑了一些智能驾驶常规的算法,包括检测、识别、语义分割这些。其实我们从整个效果看,跟常规的 GPU 效果是差不多的,这也是我们第一次芯片能做到这样一个效果,但它的能效比其实要比常规的 GPU 芯片要高大概一个数量级的样子。

刚才说的是我们芯片的情况,芯片除了是硬件,其实还是一个软件,软件我们希望能够尽可能靠近大家最常用的 GPU 的方案,让大家尽可能迁移成本比较低。所以我们也采用了类 CUDA 的编程方式,尽可能降低从传统 GPU 到我们芯片上的迁移成本。

最后其实讲一下我们整个公司在设计软件的一个理念,其实对于前面我说了整个算法行业的趋势是向开放、通用的趋势,所以我们整个芯片设计的理念是软件和硬件解耦。作为一家芯片公司,我们希望能够提供最好的芯片、最好的工具链和编译器,希望我们能够支持更多的第三方的算法和解决方案,所以我们整个芯片的设计理念是软硬解耦,和传统的 Mobileye 黑盒的软硬结合的方式不太一样。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设计理念,有更多的合作伙伴一起来打造我们中国的智能驾驶芯片和解决方案。

虽然我们公司成立时间不长,但是我们目前芯片已经在商业落地过程中,目前在无人物流车领域有深入的商业合作,这类无人车是全自动的 L4 级别的无人驾驶车,场景上是以物流或者运货物为主。同时,我们在乘用车方面也有了自己的一些战略合作伙伴,我们一起打造针对乘用车的自动驾驶的方案。这些都是我们在逐渐落地中的一些过程。

后摩智能是希望先从无人车和乘用车的智能驾驶作为入手,逐渐收获市场更多的认可,成为市场上国产自主芯片的一个核心玩家,逐渐站住脚。面向更长远的未来,我们希望向其他的领域扩展,比如仿生机器人,或者是其他对算力和功耗非常敏感的场景扩展。

我们的愿景其实是希望成为后摩尔时代的智能计算平台,我们后摩这个名字也是来自于这样的愿景。

最后一句话,我们努力做到当下有为,未来可期。

以上就是我的分享,谢谢大家!

36氪

36氪

让创业更简单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