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宙世代元宇宙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PingWest品玩 2022-11-26

对话“ iPod 之父”:从极客到行业导师,需要分几步走?

从商业的思维出发,创造一项顶级技术和创造一家出色的技术公司之间差距,就像是婴儿与成人之间的差异。

世界上的极客们,似乎更容易拿到那张改变世界的门票,但接下来如何创造一个商业帝国,却拦住了一众以技术见长的 " 聪明人 " 们。

他们不仅需要面对来自不同投资人的 " 诱惑 ",面对从技术到管理的过渡,甚至更需要直面那些让他们得以成为极客的 " 缺点 ",适应商业的节奏和时代的脚步。他们的步伐往往不是太慢,而是走的太快。

1990 年,通用魔术(General Magic)成立,带着改变世界的梦想希冀能开发出电脑之后的下一代个人通讯终端。自诞生之初通用魔术就坚信自己可以改变世界,所以还专门聘请了一名电影导演,来记录自己的发展历程。同名电影《General Magic》的大量影音资料也是由此而来。

通用魔术成功了,在 1994 年创造出了一台惊艳的设备—— Magic Link。它能打电话、有触摸屏、可收发邮件,甚至可以下载安装应用程序,能买机票、能玩游戏,似乎已经有 iPhone 的雏形了。

Magic Link

然而事实上通用魔术失败了,没有人愿意购买这件产品,Magic Link 解决的是普通人未来十年内都不会想到的一个需求。

但从通用魔术的失败中却诞生出了一个属于智能手机的新时代。

如今的 "iPod 之父 "Tony Fadell(托尼 · 法德尔),在通用魔术中是年龄最小的员工。在成为 "iPod 之父 " 之前,Fadell 更像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一名普通人。一路仰望着各路大神,艰难的求职,甘作苦活累活。

后面的故事看起来就更 " 平平无奇 " 了。参与 iPod 和 iPhone 的研发、创立 Nest 后被谷歌收购,当功成名就之后开始作为一名投资人、导师站在行业顶端。

如果总结成一句话就是:一名极客打工仔,一步步发展为行业大佬的故事。

这种案例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自左往右依次是:Tony Fadell、Jon Rubinstein、Jonathan Ive、Steve Jobs、Phil Schiller

但这其中具体每一步是如何发展的,人的心境是如何发生变化的,每走的一步遇到了那些坑?从中又学到了什么?这是在大部分情况下如果不面对面的去请教,一般是很难得到 " 真传 "。

Tony Fadell 的故事,也因为他自己的 " 自传 " 而变得例外。十年前,开始有写书的打算,三年前开始动笔,最终成书——《创造:用非传统的方式做有价值的事》。

" alt="

" width="800" height="800">

这是一本披着商业书籍外衣的个人自传,不矫情、不说场面话,只是传授经验,甚至说是手把手的教导,能从字里行间感受到 Fadell 的性格和情绪。我们或许会在各种传记中看到很多伟人成名的故事,会在各类商业书籍中学到很多方法,却很难读到源起自微末的心路历程和真诚的经验分享。

我们有幸能获得跟 Tony Fadell 坐下来聊一聊的机会,为何他能被称作 "iPod 之父 "?又是如何面对创立的 Nest 被收购?最后又是为什么有了写书的打算?

以下是品玩与 Tony Fadell 的对话实录,部分内容在不改变原意的基础上稍做整理。

1、品玩:咱们先从书籍《创造:用非传统方式做有价值的事》开始聊起。因为您在过去经历里都是要做一件事情有十年时间有很强烈的契机想去做。您也提到在酝酿这本书的过程也近 10 年,那么写这本书的契机是什么呢?

托尼 · 法德尔:我萌生出写这本书的想法要追溯到七到十年前,那时是我决定要写这本书的开端。当时我已经投资了很多初创企业,并且开始接触到越来越多来自全球各地的年轻创始人,他们会问我关于销售、设计、财务、董事会架构的问题,也会问我未来的技术导向是什么,以及如何规划职业生涯等。被大家问多了以后,三年前我突然灵机一动就想到既然每天有这么多人过来问我的建议和看法,而且大多数问题都是大同小异的,我为什么不直接写一本书,统一解答他们的问题呢?这就是三年前我开始写这本书很重要的一个契机所在。

而且在筹备这本书时,我回顾个人职业生涯以及发展的过程中,之所以能够取得现在的一些小小的成功和成绩,也是得益于我自己的很多导师,有一些现在都已经过世了。但正是由于他们对我的指导和帮助,才能够让我发展到今天这个阶段。现在是时候让我自己也去承担起一个导师的角色,帮助更多年轻人找到他们自己职业以及人生的发展方向,也希望能将这些想法尽可能多地触及更多的人。

写作这本书的目的并不是单纯地介绍过去自己很棒的成绩,写一本人物自传。我希望这是一本带有指导性的百科全书,给到大家真正的帮助。就像我如果有机会回到 20 岁,我希望能学到什么?那么这本书就可以很好地为我指引方向。

2、品玩:《创造》发布之后肯定有更多的人向您去问问题或者去向您寻求建议,在书中您也给到很多的自己的建议,比如说也鼓励年轻人将出色的方案创意发邮件给您。这本书大卖以后,有没有对您的生活产生什么影响?

托尼 · 法德尔:今年五月份《创造:用非传统方式做有价值的事》刚上市的时候,我非常紧张。我想确保这本书确实能对大家有帮助,但同时它也将我毫无隐藏地暴露在大众视野,这包括我自己过去所经历的失败、自己的体会和实际的建议。我很担心大家读了之后不愿意接受这本书。当书上市后,甚至现在它也在中国出版后,我知道有越来越多的人都在读它。我每天也会在各种社交媒体上收到大量的私信,甚至还收到了纸质信件,大家都给到了非常积极的评价,告诉我他们如何喜欢这本书,这本书给他们和自己的公司带来什么样的帮助,他们也愿意把这本书推荐给学生、团队和身边的朋友去读。甚至我之前投资过的很多公司也读了这本书。

正是了解到这些积极的反馈后,我认为读者本身的自信心得到了提高,因为他们是愿意把自己代入到书中提到的故事和过去的经历当中,这为他们未来职业生涯发展带来了指导。读到这些反馈之后,我是激动又开心,当然我也非常感激并且虚心接受来自世界各地、各个行业的人对我的所有评价和意见。甚至还有些人问我下本书什么时候出,这个就顺其自然吧!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要去写下一本。

总之,一开始在五月份我忐忑的心情已经没有了,现在我在情绪上变得非常积极,并且充满热情。我自己也非常高兴能够看到大家喜欢这本书,谢谢!

3、品玩:其实《创造》从结构或者小标题上看,本质上是一本商业书籍,但是我看完这本书之后,我觉得更像是一本个人的传记。因为您的名字之前一直在我的脑海当中是书面化的,但是看到您之前与腾讯的采访、纪录片,加上我看过这本书之后,这种真诚感和真实感非常立体在脑海中映射出您的形象,跟书中表现和展现的个性几乎一摸一样,我非常好奇,您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是处于一种什么心情?在一般的商业管理书籍中几乎很少出现如此真诚的表达。

托尼 · 法德尔:就像我刚刚提到《创造》刚上市的时候,我是很紧张的。但正如你所说,这本书其实是关于人性的。如果单纯看《创造:用非传统方式做有价值的事》的名字,你可能认为它是讲关于创造事物、科技、商业、或者是讲述硅谷的一本书,但其实这一切都是关于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人类为彼此互相创造事物,让大家在互相对话和沟通的时候能够相互理解,产生共鸣。因此,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某些章节需要反复删了再重写,因为我必须摆脱对某些事物的情绪。这是一种很好的情绪宣泄方式,可以让我摆脱情绪,真正地重新深入了解自我,更好地思考我在各种无论是积极还是消极的经历中学到的经验。当我摆脱掉这些情绪后,我才可以从人性的本质出发来写这本书。这也是这本书真正来自内心的地方。包括与我一起合作的 Dina Lovinsky 也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和帮助,我们非常了解彼此,而且我们坚持的核心都是人类、情感和同理心,在创作的过程中,我们会彼此知道如何合作,以及如何克服困难。

所以,这本书充满了很多有关人性本质的内容。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我不确定这本书是否会受到欢迎。因为正如你所说,它与传统的商业书籍不同,它在很多方面和领域比商业更具哲理人性。这是一个很疯狂的混搭,但它是合理并且实用的。

我听说这本书有幸被北京政府官网列为推荐书籍,听到这个消息我倍感荣幸。因为作出这样的推荐,意味着大家摒弃了文化的差异,摒弃了国家的差别,认可了书中的内容是真的关于人类一直都在寻找方法从而可以一起工作,互相了解,并如何让团队做到最好。

通用魔术时期的 Tony Fadell

4、品玩:我接下来的问题是关于您的一些经历,我相信这也是很多读者都非常关心的一个问题。在纪录片这个《通用魔术》开篇有这么一段话,这是一个以小组人来改变世界的故事,改变世界其实也是通用魔术一个愿景,也是贯穿了您之后几十年职业生涯,包括 iPod、Nest 做到改变世界这一点,我比较好奇的是,您从最初的极客到创业阶段就有了这种想法?还是说被通用魔术思想所影响?或者是您从通用魔术这几年当中对您最大的帮助是什么?

托尼 · 法德尔:提到之前我在通用魔术的那段经历,它教会了我如何有一个更加宏远和宏大的梦想。通常来说初创企业是没有精力考虑长远愿景的,也没有要改变世界的念头,但是通用魔术的确打开了我的眼界。让我现在可以说一个小团队也可以改变世界。尽管那时通用魔术也是失败了,但至少这个思想已经在我脑海里面根深蒂固,直接启发了我后来对 iPod、iPhone 等等产品的创新。

通用魔术那个时候之所以没有成功,很大程度是因为当时的那个时代和社会环境还没有做好准备,技术筹备也不到位。但是公司的愿景的确是没有错的,那就是要勇于有改变世界的梦想,同时,我也明白了即使你想改变世界,也要有先决条件作为保障,例如必须了解如何改变世界,以及何时是改变世界的最佳时机。

通用魔术之后,我花了很多年才真正从其他人身上学习到新的技能,并且也从失败中不断汲取经验,包括到后面 iPod、iPhone 都是从失败当中一步一步成长过来的。所以失败并不是一件坏事,是我们真正的学习方式。上学的时候大家告诉我们失败是不可以的,因为你唯一想做就是通过考试,分数越高越好,这样你就会获得成功。但在成年后,我们是没有那么多成功的,绝大多数事件是以失败告终,我们要做的就是从失败当中去学习经验,不断推动创新,只有这样才能够不断颠覆现有的常规。

如果你在创新,你就无法从一本关于创新的书中学到东西,学到如何帮助你正在试图构建的从未存在过的东西。你可能会学到其他的经验,但你不能学到如何创建团队和创建真正改变世界的东西。因为如果你做到了,那么它就不会有创新。你正在做一件从定义上来说是全新的事情。所以你必须要冒风险,从风险当中去获得回报,这个回报可能是小部分可能性的成功,更大可能性又是一个失败,如果真的出现失败的话,就是要把经验反馈到下一次尝试当中,直到真的取得成功为止。

就像学走路一样,我们在学会走路之前要经过几千次的摔倒。如果在第一次尝试走路就放弃了,那就永远学不会了。回到我们所处的社会中,你要知道你在学校接受的方式绝对与你成年后生活和创造事物的方式相反,失败才是我们学习的方式。

5、品玩:在过往的报道中我们会得知,Jon Rubinstein 是 iPod 的总负责人,iPod 这个名字是由 Vinnie Chieco 提出的,设计由 Jonathan Ive 的团队负责,甚至 iPod 的诞生,也源自乔布斯回归苹果后数位中枢理念的推行。在创造 iPod 的过程中,您认为您赋予 iPod 最独特的特性是什么?

托尼 · 法德尔:首先想说这不是任何一个人的独角戏,在这背后,除了您刚才说的那几个人之外,这背后还有大量其他团队和成员的参与和合作,像没有提到的支持团队,比如 Jeff Robbin 的 iTunes 团队。就我个人而言,我在 iPod 诞生的早期阶段,做了很多事请。最开始我参加到 iPod 团队中是作为咨询顾问,并且参与了前期最主要的程序基础搭建工作,包括对芯片的选择,产品架构的决定,用户界面设计,选择软件堆栈,再到 LCD 屏选择和电池封装。所以,在项目开始的前 6-12 周里,我是在做产品的所有设计和工程。后来,我们请来了机械工程师、电气工程师、软件工程师和其他成员,才做了更多事情。其次,在后期阶段,我们还要设计选择什么样的商业模式,了解耗材和材料,还要跟采购商谈价格,这些基础工作基本上都是由我完成,从而了解 iPod 的不同的构建种类,包括内存、闪存,再到后续的开发。所以,这就是我和 iPod 还有其他团队成员的起源。

Nest

6、品玩:作为 Nest 的创始人,您在书中提到 Nest 被谷歌收购的时候,读起来有一种矛盾的感觉。就是前文提到您不曾后悔将 Nest 出售给谷歌,您也感激谷歌对 Nest 的投资以及拉里 · 佩奇和谢尔盖 · 布林推动谷歌对 Nest 收购,但后文在字里行间会有一种对于谷歌的愤怒感。虽然如今的 Nest 仍向前发展的很好,但让现在的您穿越回 2014 年,您还会做出同样的决定么?

托尼 · 法德尔:的确这是很矛盾的。我在书中也有提到和承认我在整个收购过程中是犯了一些错误,包括整个收购的具体时间节点,还有收购合同的条款。那时我觉得对于条款还是不够谨慎,像对预算的调整、员工数量和投资金额等。我当时的确也是过度听口头上的表达和陈述,并没有落实在书面上。但是我仍然不后悔谷歌对我们的收购,我真正后悔的是,我当初没有把合同条款谈得更加详细,落实得更加明确,没有更好地保护团队,如果说那个时候如果能够做得更好一点的话,我会保持更加完整的远景,至少能够缓解发生变动的速度,不会看到短时间内来自各方面如此重大的调整。

其实我现在回想这个过程的话,可以知道这次失败是正确的,这让我们最终做到了收购。尽管这个事情有值得反思的地方,也有做的不对和不好的地方,但我从中学习到了经验和教训,不会让我和我的团队再犯同样的错误。这件事的发生确实是不幸的,但整体来讲,我认为确实也没有那么糟糕。虽然我希望可以做得更好,但生活和学习还要继续,那以后就不要再犯我类似曾经犯过的错误就好了。

" alt="

" width="11549" height="6491">

7、品玩:目前您作为一家投资公司的创始人,结合您过去开发产品的经验,如今您投资一家公司的最底层的逻辑是什么?

托尼 · 法德尔:谢谢这个问题,我们主要会看是否有颠覆性的技术以及颠覆性的市场策略 ( Go-to-Market ) 。

第一,颠覆性技术的重要性,不管是当初最开始的通用魔术还是到后面的苹果、Nest,颠覆性技术非常重要。简单举个例子,数字音乐取得很快发展,但是数字音乐发展并不是空穴来风,得益于很多技术的累积,包括 MP3 的出现,还有移动式硬盘变得越来越发达,还有锂电池技术进步,包括这些处理器这些都是当初数字音乐得以快速发展重要的契机所在。

再提到 iPhone,包括点触屏幕,数字网络技术发展,这些也是 iPhone 能够被创造出来最根本技术本源所在,作为用户他们也习惯用手机,用电脑再加上一个 iPod,结合 5G,无线技术等等发展,这才是颠覆性技术爆发式突破。以当时的 Nest 智能恒温器为例,当时我们也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在了 Nest 产品上,并不仅仅帮助大家调整自己室内温度,同时可以成为数字中枢预测能量消耗,帮助用户去节能,这些都是我们可以做到的,当然这也是建立在很多高新技术成本不断积累的基础之上才能够推进到一个市场。

第二,市场策略也同样的重要。很多市场上的头部企业都发现一个共识,那就是对市场策略非常重视。还是以 Nest 恒温器为例,除了尖端的技术,还需要对产品的市场策略、渠道策略都要有很好的掌控力。只有这样才能够直面消费者,才能把更好的产品提供给消费者,所以说通过一个颠覆式技术结合良好上市的策略,这就是对未来愿景更加好的看法,只有这样做才能更好关注社会,关注人类面临的问题,像气候变暖,关注于每个人自身健康,更好的回馈社会。

科技频道

科技频道

科技改变世界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