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宙世代元宇宙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财联社 10-01

“备战”麒麟电池?宁德时代规划巨量 LiFSI 产能,产业链人士透露:实际产量很小

3 年前布局的氟硅公司思康,现已成 " 参天大树 "。财联社记者近日从知情人士及实地调研获悉,宁德时代(300750.SZ)旗下时代思康已规划 11 万吨新型锂盐,其中一期 6 万吨 LIFSI 已投产;另一贵州时代思康已在建 5 万吨 LIFSI 项目。

多位产业链人士向财联社记者反馈,已建成的时代思康实际产量很小,远远未达到设计产能,宁德时代对 LiFSI 的需求仍主要来源于外购。但也有业内人士担忧,把控电解液关键环节的宁德时代,将使电解液厂沦为代工厂,宁德时代话语权将进一步上升。

对于宁德时代而言,如何将产量释放或是当务之急。鑫椤资讯研究员张金惠表示,宁德时代自主研发麒麟电池需要 LiFSI 作为主要锂盐。如若 LiFSI 产能顺利投产,则宁德时代生产 LiFSI 一是可以满足自身对原料的需求,二是降低原料成本。

悄然布局新型锂盐企业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时代思康为龙岩思康新材料有限公司(简称 " 龙岩思康 ")的全资子公司,宁德时代与厦门瑞泰云思科技有限公司(简称 " 瑞泰云思 ")持有龙岩思康股权分别为 66%、34%。

图片来源:截图于天眼查

据官网介绍,时代思康主要生产含氟锂电添加剂及相关新材料,以期提升锂电池全生命周期的安全性、高功率快充快放等优越性能,提升锂电产品竞争力。在设立时代思康之前,龙岩思康主要从事有机氟 / 硅新型化学品相关业务。

2019 年 11 月,宁德时代对龙岩思康进行增资,龙岩思康成为宁德时代控股子公司。瑞泰云思及其实控人程思聪的公开信息并不多见,龙岩市人民政府官网披露的信息对宁德时代与龙岩思康的结合亦仅寥寥数语。

据岩市人民政府今年 4 月信息," 去年,上杭蛟洋工业区的思康化学在全球首次实现了产业化技术突破,上杭县领导获悉后立即牵线搭桥,促成宁德时代启动总投资 180 亿元的时代思康新型锂盐生产项目,目前该项目二期正在建设中。"

三期至少 11 万吨新型锂盐

接近宁德时代的知情人士则向财联社记者透露,宁德时代旗下新型锂盐公司时代思康新材料有限公司(简称 " 时代思康 ")已规划三期共至少 11 万吨新型锂盐产能项目。

其中,一期 6 万吨 LiFSI(液态)已投产;二期 5 万吨含氟锂电新材料生产线及 10 万吨锂盐原材料可能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开工三期时代思康新型锂盐研发生产项目正在进行土地征迁,具体产能尚未明确。

近日,财联社记者实地到位于龙岩市上杭县蛟洋工业区的时代思康调研,从时代思康正门望去守备森严,工厂以门禁区分主要分为两部分,首个门禁为时代思康的停车场,再凭工牌刷卡方为工厂内部。

图片来源:财联社记者 摄

于停车场附近,仍见有移动板房及挖掘机,有员工对财联社记者表示,用于建设办公大楼;而在工厂内部,尽管部分液罐横摆在路边,但纵横交错的管道及一座座连接的液罐已成建成之势。

图片来源:财联社记者 摄

调研当天财联社记者并未听到机器运作的声音,厂内一名工人则表示,前几天就已经在生产,目前在检修,过几天会恢复生产。记者通过蹲守厂区的物流门亦确看到有货车进出。

另据财联社记者获悉的图片资料显示,实际上,早在 2021 年 12 月,时代思康一期年产 6 万吨液态 LiFSI 项目已举办竣工仪式。记者则通过龙岩市生态环境局官网最新披露的一份文件获悉,其布局或超预期。

图片来源:财联社记者获悉

龙岩市生态环境局于 2021 年 9 月 23 日印发的相关文件显示,"2020 年 12 月 22 日,我局以龙环审〔2020〕560 号批复了时代思康新材料有限公司含氟新能源材料生产项目(一期)环境影响报告书,一期生产规模为 5000t/a 新型锂盐,目前项目正在建设。"

因项目建设内容发生重大变动,建设单位依据环评法规定重新报批项目环评报告书,项目变更后建设规模为:年产新型锂盐 10000t(折固体总量)。

图片来源:龙环审〔2021〕301 号文件

通过环评文件中的公司名称、位置及财联社记者获悉的图片信息交叉对比,可侧面反映出为同一项目。但文件中披露的规模为年产新型锂盐 1 万吨(折固),而竣工仪式图片中显示为 6 万吨液态 LiFSI。有业内人士表示,LiFSI 的固液换算比例基本与 LiPF6 相当,为 1:3。

这意味着,实际建成产能为 2 万吨 LiFSI(折固),即使环评文件已将产能从 0.5 万吨更改为 1 万吨,实际建成产能仍翻倍。

财联社记者进一步梳理,除了时代思康之外,宁德时代通过龙岩思康平台,还设有贵州时代思康新材料有限公司(简称 " 贵州时代思康 ")。据开阳县人民政府披露,2021 年年底,5 万吨双氟磺酰亚胺锂项目在开阳经开区开工。今年 8 月 6 日,开阳县领导到贵州时代思康等的施工现场调研,侧面反映尚未投产。

另据贵州贵安新区管理委员会披露的《2022 年贵阳贵安省重大工程和重点项目推进计划》,对上述项目的主要建设内容及规模进一步进行了披露。

开阳县时代思康(记者注:经交叉对比,应指上文 " 贵州时代思康 ")年产 800 万吨磷精矿和 5 万吨 LIFSI 项目总投资为 37.5 亿元,年度投资计划为 7 亿元。

LiFSI 产能或 " 备战 " 麒麟电池

电解液被称之为电池的 " 肾宝 ",作为电池的四大关键材料之一,电解液一般由溶质、高纯度有机溶剂、添加剂等材料配制而成,而溶质锂盐决定了电解液的基本理化性能。

新型锂盐 LiFSI 由于具有高导电率、高化学稳定性、高热稳定性等特性,被视为 LiPF6 的良好替代品。但由于生产工艺复杂、成本高(记者注:相较 6F 高近 60%),LiFSI 尚未直接用作溶质锂盐,而是作为溶质添加剂与 LiPF6 混用。

对于自建 LiFSI,鑫椤资讯研究员张金惠对此分析称,宁德时代自主研发麒麟电池需要 LiFSI 作为主要锂盐,此外 4680 电池也需要 LiFSI 为主要锂盐,未来 LiFSI 市场需求量较大,宁德时代生产 LiFSI 一是满足自身对原料的需求,二是降低原料成本。

根据 GGII 预测,将 LiFSI 作为通用锂盐添加剂,2025 年需求量预计达到 13 万吨,市场规模约 105 亿;若将 LiFSI 作为溶质来替代现有的锂盐,2025 年需求量预计达到 21 万吨,市场规模高达 170 亿元。

以时代思康为参考,6 万吨液态 LiFSI 产能的建设时间不超过两年,而据目前已披露的产能来看,宁德时代仅龙岩思康平台,旗下即已明确 16 万吨 LiFSI 产能(时代思康 6 万吨(已建成)+5 万吨(规划)、贵州时代思康 5 万吨)。

若按照 GGII 预测及龙岩思康各项目规划进展顺利,即使将 LiFSI 作为溶质来替代现有的锂盐,龙岩思康具备的产能已占需求的 70% 以上。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据多位产业链人士反馈,目前时代思康的 LiFSI 产量还很小,远远未达到设计产能,宁德时代对 LiFSI 的需求仍主要来源于外购。产业链对此有两个说法,一是 LiFSI 的主要应用产品 4680 电池、麒麟电池尚未起量;二是时代思康的产线尚未完全顺利跑通。

无论是因为产线还是起量,留给宁德时代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据财联社前期发布,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第三代 CTP ——麒麟电池将在今年年底就实现量产出货,而不是此前一度宣布的 2023 年。

天赐材料前期在调研中表示,由于 LiFSI 具有高温适配性及电导率高等特性,在目前一些新型电池中添加比例会较高,随着麒麟电池、4680 大圆柱电池的上量,预计 LiFSI 配方的比例也会有所提升。

产业链话语权或进一步集中

无论从上游锂矿抑或是下游整车厂,其背后并不缺乏宁德时代的身影,产业链互绑亦已成为锂电产业链中的常态,但与此前作为战投参股及合资办厂不同,宁德时代以持股 66% 主导龙岩思康平台,并且规划即巨量产能。

张金惠对此分析称,若规划产能完成,意味着宁德时代在原料端更有话语权,电解液厂家根据电池厂的订单生产电解液,相当于如果宁德时代采购谁家的电解液,则该电解液厂就需要用宁德时代的 LiFSI,宁德时代可以将成本压的很低,电解液厂的利润空间或将被进一步挤压。

华安证券相关研报指出,从成本端来看,电解液各组分的成本因价格波动存在一定变化,总体上溶剂、溶质、添加剂成本占比分别为 25%-30%、40%-50%、10%-30%,其中溶质成本占比一般最高。

根据天赐材料公开披露,不同配方的用量有所区别,1GWh 三元电池对应电解液使用量约 700-900 吨,若按 LiPF6 与电解液 1:8 的比例换算,则需要约 100 吨 LiPF6。

这意味着,即使 LiFSI 替代 LiPF6,以时代思康已建成的 6 万吨产能来换算,可满足 600GWh,有业内人士则表示 LiFSI 目前主要用作添加剂,添加比例约 8%。据西部证券杨敬梅在 8 月 29 日研报中测算,公司 22 年底产能规模超 440GWh,长远看 25 年公司电池产能预计扩至近 1TWh。

有电解液环节的产业链人士对此具有担忧情绪,其对财联社记者表示,锂电厂基本采购电解液均会提供配方,溶质锂盐作为电解液的重要环节,一旦被宁德时代突破,担忧电解液将完全沦为代工厂。

" 整个市场来看,LiFSI 的产能都很大,但是能不能做得出来,有没有决心将材料打通,其实都是问号 "、" 化工产品的工艺从零到有并没有那么简单,从制造业转向做精化工的门槛还是很高的。" 也有业内人士持不同意见。

另外目前 LiFSI 的产能释放,对于 LiPF6 或暂未形成大的威胁。真锂研究创始人、总裁墨柯认为,理论上 LiFSI 更加耐高温,是替代 LiPF6 的理想材料,但目前还是比较贵,主要是作为添加剂用,现阶段充其量只能说对 LiPF6 构成了一定压力。

张金惠也认为,当前 LiFSI 主要作为锂盐添加剂,由于价格相对价高,用量相对较少;由于性能较好,未来会作为 4680 电池及麒麟电池的主要锂盐之一;LiFSI 基本上不会对六氟形成竞争压力,一是他们的应用方向不同,此外,预计明年 4680 电池起量,电池厂家会同时选择 LiPF6 及 LiFSI 作为主锂盐。

值得一提的是,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似乎对时代思康兴致颇高。时代思康官网 9 月 29 日发布的公司新闻显示,宁德时代总部领导视察生产建设项目,图中前排蓝色衣服者酷似曾毓群。

图片来源:截图于时代思康官网

点个「在看股票大赚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