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ZAKER新闻 09-27

威马汽车的最大隐患,不是创始人的 12 亿“年薪”

三年巨亏超 170 亿元,创始人却拿着 12 亿的年薪?

仅仅两个信息点就让原本存在感极低的威马汽车又短暂地回到了舆论中心地带。

威马提交的招股书显示,2021 年威马管理层薪资总额为 17.5 亿元,而作为董事长的沈晖一人就高达 12.6 亿元,其中薪金及花红为 201 万元左右,剩下的则均为受限制股份。

如果威马汽车在港交所成功上市,在限售期解禁后,这部分股票才有可能可以变现。也就是说,这笔钱更像是一张尚未兑现的支票,并非实在的薪资。

但就算不计算股份收入,沈晖的薪资也处于行业的较高水平。

作为对比,2021 年,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和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的薪酬分别为 150.4 万和 135.2 万元,远低于沈晖薪金及花红这一项的收获。

若只有高管薪资高这一点或许热度不至于如此之高,关键在于,威马业绩实在太差了。

威马的创始团队中,除了有在汽车行业多年任职经验的沈晖,还有曾在大众、奔驰等公司任职多个职务的徐焕新和曾在福特中国、吉利公司任职的张然等人,阵容十分豪华。

因此融资之路也十分顺畅。成立后三年,威马便获得了 6 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百度、腾讯投资、红杉资本等行业巨头和顶级投资机构。据媒体统计,威马至今的融资额达到 350 亿元。

威马的早期表现还算争气,2019 年的累计销量达到 16876 辆,在国产新势力车企中位居第二,仅次于蔚来。

2020 年年初,沈晖还公开与美团王兴打了个赌," 威马一定会是中国未来造车新势力 TOP3 之一 "。

但因为产品不够有竞争力和核心卖点,威马很快便开始走起下坡路,销量在 2020 年跌至第四,不仅被蔚小理越甩越远,还陆续被原本在后梯队的哪吒和零跑汽车超越。

2021 年,威马的累计交付量仅为 4.4 万辆,仅为蔚小理同期交付量的一半。

更重要的一点是,威马的亏损是蔚小理的数倍。招股书显示,威马 2021 年亏损达到 82.06 亿元,是蔚来同期亏损的 2 倍、理想汽车的 27 倍。2019-2021 年三年的累计亏损更是达到逾 170 亿元。

招股书显示,威马亏损如此之大的因素主要有销售成本、研发费用偏高,不同于蔚来、小鹏们早期选择的代工模式,威马从成立后就强调自主生产、建厂等,因此一直处于持续烧钱状态。

截至去年年底,威马的现金及等价物合计 41.56 亿元,而其 2021 年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和投资活动现金流净额合计达到了 41.8 亿,参考去年的经营状况和投资节奏,在没有及时获得外部融资的情况下,威马手里的资金可能只能撑一年。

距离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已经过去逾三个月,接下来还要经过审阅、聆讯、路演和公开招股等程序,巨额亏损和高管天价薪酬在此时被推上风口浪尖似乎不是个好迹象。

但放眼全行业,威马的烧钱程度似乎不算离谱。毕竟前有被央视点名 " 烧光 84 亿造不出一辆车 " 的拜腾,后头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经历了上市和多次跳票,五年前发布的 FF91 至今仍未实现量产。

与威马把钱花在销售和研发费用上不同,拜腾的钱没怎么用在刀刃上。

2020 年,一篇名为《300 人吃掉 5000 万零食、一盒名片上千,拜腾怎样烧掉了 84 亿?》的文章直指拜腾的 " 烧钱 " 作风。

文章显示,2018 年,拜腾拥有 300 多人的北美办公室仅在购买零食上就花费了 700 多万美元(约人民币 4526 万元),拜腾上海第一家品牌店开业时,店员的服装都是从法国进口的定制服装,员工的一盒名片价格高达数千元。

除此之外,有知情人向媒体透露,拜腾汽车在供应商选择上一直坚持 " 最贵、最好 ",其自建工厂的决定也直接导致造车成本不断上升,直至烧完手里的钱也没能按时把车造出来。

另一边的法拉第未来(FF)同样还在 " 烧钱续命 ",二季度财报显示,FF 的净亏损达到 1.42 亿美元,接近去年同期的三倍。甚至有媒体报道称,FF 在过去七年消耗了 20 亿美元(约合 143 亿元),但没有产生任何收入。

值得一提的是,9 月 27 日,贾跃亭通过个人微博回应 FF 再获 1 亿美元融资一事,表示 " 拨乱反正、重回正轨,这是 FF 又一个重大拐点。" 在这之前,贾跃亭被传已经重新夺回 FF 的控制权。

但同时,也有消息称,FF91 的交付时间将再次延迟,今年交付无望。显然,成功上市 + 多次融资不一定等于成功量产。

这样看来,蔚小理、哪吒和零跑们似乎靠谱很多,毕竟已经有实力持续量产和推出新产品。

ZAKER 新闻出品

文 / 鲍星娃

编辑 / 曾宪天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