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ZAKER新闻 09-26

“羊了个羊”塌房:过不了关的玩家,喷起了创始人的母校

" 羊了个羊 " 游戏制作人,为什么不能登上母校 " 荣誉墙 "?

距离游戏爆火已经过去了十几天," 羊了个羊 " 却还在以奇特的方式收获着热度。

先是难度高到无法过关让人欲罢不能,再因抄袭、花式广告引争议,如今又因母校宣传游戏创始人而被群嘲。

事情是这样的,该游戏创始人张佳旭毕业于山西长治学院,而就在 9 月迎新季中,该高校为张佳旭制作了长 2 米,高 1.5 米的展示板进行宣传,宣传语和设计元素重点突出了此前大火的 " 羊了个羊 " 小游戏。

但是这一举动却遭到了网友在社交平台几乎一边倒的反对言论,该事件也被喷上了热搜第一。

" 这款游戏玩法非原创,制作不精良,有什么值得拿出来吹的?"" 这样的人也能成为母校的骄傲,这不纯纯属于招生减章了么,学校到底怎么想的?"

在如今的社交媒体环境中,很难看到绝大部分网友对一个舆论事件普遍有着相近的观点意见,长治学院这波操作属实做到了。

可正常来说,一位计算机系的毕业生,通过创业打造了好几款火爆出圈的游戏产品,学校将其当做优秀典型来进行宣传,逻辑上似乎并无不妥。

那么网友们究竟在愤怒、吐槽什么," 羊了个羊 " 游戏制作人,为什么就不能登上母校 " 荣誉墙 "?

""红是非多?

早在中秋假期开始," 羊了个羊 " 这款消除类小游戏热度便居高不下,持续数日霸榜热搜。

极高的难度系数是这款游戏引发热议的核心因素。游戏的第二关便将成千上万名玩家难倒,不少网友甚至十分上头,通宵达旦只为通关一次。

例如 9 月 15 日午间游戏数据显示,有接近 4000 万用户进入游戏尝试闯关,但仅有不到 3.7 万人实现了通关,通关人数比例仅在 0.09% 左右。

因难度出圈后,该游戏激起了无数玩家的胜负欲,再加上已通关的优越感,通关排行榜,地域排行榜,阵营对抗等套路叠加,这款玩法简单的小游戏持续爆火。

高关注度之下,多项争议也随之而来。

例如有人质疑这款游戏其实就是广告陷阱,通过极低的通关率来刺激玩家的胜负欲,引导玩家通过分享、看广告,从而在无版号的情况下依然能实现盈利。

甚至有人扒出该游戏日均流水高达四千多万元,惊动了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在线辟谣。不过几乎无人能在不看广告的情况下通关,所以业界观点普遍认为," 羊了个羊 " 依旧有着可观的广告营收。

除此之外," 羊了个羊 " 还被曝出涉及抄袭侵权的问题。有媒体报道,《羊了个羊》疑似抄袭另一款同类型三消游戏《3 tiles》,玩法十分相似。然而游戏公司相关负责人很快就否认了这一传言,称市面上的消除类游戏都是类似的玩法。

不过网友又质疑起了游戏的背景音乐,称疑侵犯了音乐作品《普通 disco》的版权,对此游戏公司尚未作出澄清或任何表示。

这款游戏的爆火,甚至滋生出了一些新型诈骗套路。

多地警方对此提醒称,一些不法分子看中了玩家急于通关的心理,在社交平台发布声称可以轻松过关的道路和秘籍,诱导受害人在虚假游戏交易平台转账交易。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官方微博 " 中国警方在线 " 也郑重告诫广大网友,谨防有人冒充客服 " 销售道具、复活次数 " 等电信诈骗。

而就在游戏热度逐渐褪去之时,长治学院的宣传操作又将 " 羊了个羊 " 送上了热搜第一。

梳理网友们一边倒的反对声来看不难发现,网友们最为核心的吐槽,便是这款游戏以及背后的制作人、团队,德不配位。

在主流舆论看来," 羊了个羊 " 虽然在市场层面取得了成功,但并非依靠游戏的品质和口碑取胜,而是对人性中的 " 赌博 "、" 攀比 "、" 沉迷 " 等心理的精准拿捏和设计,并以此牟利。

网友们普遍认为,用这种投机取巧的方式赚取了大量的收益本质上并没有什么问题,但这也显然不是一个值得往脸上贴金的光荣事迹。

" 真的无语了,国产游戏的悲哀。" 另一个十分主流的吐槽则是从游戏产业发展的角度来评价这一事件,认为这类让人沉迷上瘾的小游戏越出圈、越吸金,便对整个中国游戏产业越不利。

国产游戏的未来,不会是 " 羊了个羊 "

实际上在此次母校宣传事件之前," 羊了个羊 " 的用户口碑早已迅速走低。

例如有网友在微博中晒出截图表示,在经历千辛万苦马上就要通关时却发现,最后几张卡片根本无法配对凑齐。

有相关从业人士指出,这本就是游戏公司的赚钱套路,每一局每张牌都可以随机调整难度,为的就是逼用户氪金或者看广告。

而类似小游戏往往不具备版号资质,无法开设充值渠道,所以广告收入基本算是十分核心的的变现手段。

" 玩羊了个羊,看了我人生中次数最多的广告 ",这条在游戏官方帐号下的热评,收获了许多网友的认同,大量网友表示,虽然这款游戏的确 " 上头 ",但是让用户看广告的捞钱方式也属实很让人下头。

回看此次争议事件,在 " 羊了个羊创始人被母校制展牌宣传 " 相关微博话题中,有一位用户的评论让不少关注游戏行业的玩家破了防。

该用户所提到的毛星云,曾经的头衔是腾讯天美工作室游戏引擎开发组长,是游戏业界颇为知名的少年天才工程师。

从学生到职场,毛星云都是很多家长口中 " 别人家的孩子 "。成绩优异、从名牌大学毕业,成为行业领袖,拥有着常人羡慕的高薪等等。

毛星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做《致终将由我们去复兴的国产游戏》。他在文中称," 我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在将来的某一天,大家都能玩到拥有自己本土文化的优质游戏。"

然而在 2021 年 11 月,抑郁症、生活工作压力等多重因素下,毛星云意外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彼时,整个国产游戏圈都因为失去了这一天才少年而哀叹、惋惜。

然而行业与之对应的另一面,是市场中存在大量的 " 羊了个羊 " 们,他们扑在量产简易休闲小游戏的模式上,靠概率和营销推上热搜,大赚一波热度和广告费后,便再度扑向下一个爆款小游戏的生产中。

从早年间风靡全网的 " 渣渣辉 "、" 一刀 999" 式传奇页游,到如今各类让人上头的量产化小游戏,都能获得海量的关注热度及惊人的市场收益,而那些愿意花费多年打磨一款大作的游戏公司们,往往最后无疾而终,无人问津。

再来看看海外游戏巨头们,在科技的道路上不断狂奔,无数经典 IP 能穿越时间周期,不少 3A 大作已经让人难以分辨虚拟和现实,游戏不仅是第九艺术,也融入到了未来科技的发展进程中。

很显然,那才是毛星云希望看到的未来。但遗憾的是,这样的未来," 羊了个羊 " 们给不了。

ZAKER 新闻出品

文 / 曾宪天 实习生 曾沛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