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钛媒体 09-25

大冤种 Adobe,花 200 亿就买了个网页应用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 | 零态 LT,作者 | 吴狄,编辑 | 胡展嘉

没想到,向来抠抠唆唆的 Adobe,这次居然一下子花了 200 亿美元(约 1413 亿人民币),买下 Figma,成为公司历史上最大的一笔收购。

有多大呢?

根据公开数据,Adobe 历史上共有 56 次收购,其中披露收购金额的有 16 起。而买下 Figma 花的钱,比其它 15 家企业加起来,还多出 2 亿多美元。不仅如此,Adobe 还为此付出 300 亿美元市值下跌的代价。

值得一提的是,Adobe 在 2021 年的营收是 157.85 亿美元。也就是说,Adobe 全年的营收,都不够买一个 Figma。在外人看来,Adobe 这次颇有一种破釜沉舟的劲头,导致其股价应声下跌超过 20%。

所以,是什么原因让 Adobe 不惜下这么大的血本也要买下 Figma?

Adobe 看上 Figma 哪一点了

很多人第一次听说 Figma,可能就是从这次 " 天价 " 收购开始的。在此之前,Figma 只在设计师圈子中比较流行,知名度远不如 Photoshop。

然而,2016 年才正式上线的 Figma,正在以 " 狂风暴雨 " 般的速度席卷设计界。2020 年估值 20 亿美元,2021 年估值 100 亿美元。在设计工具评选网站 UX Tools 上,Figma 包揽了 UI 设计、原型、Handoff、设计系统,甚至版本控制在内的 5 个分类的冠军。

在粉丝口中,Figma 被称为 " 下一代设计神器 ",是 " 最具革命性 " 的图形编辑应用程序之一。用一句话概括就是:设计圈的未来,属于 Figma。

Figma 的成功,离不开两个核心洞察:普适和协同。

传统的设计流程,首先需要将设计软件下载到电脑上并进行安装。在团队协作、交付给甲方作品的时候,每次都需要先把文件保存到本地,然后发送给对方。每次保存都是小心翼翼,卡住了也不敢轻易重启电脑,生怕辛苦做出的改动没保存上一重启就没了。如果对方电脑上没有安装该软件,还得先导出成图片或者 PDF 格式。可以说,小小一台电脑,拿捏住了项目的命脉。

而 Figma 则完全相反。它是一款完全基于浏览器的应用,无需下载安装,普适所有操作系统,不论是 Windows、macOS、Linux,打开浏览器就可以直接进行操作。

所有的项目都保存在云端,在手机上也可以随时随地查看。需要的时候,直接把共享的链接扔过去就可以了。

而 Figma 另一个受欢迎的功能,是在线协作。

我们要明白一点,埋头做设计,只是设计师工作内容的一部分。在整个产品设计的流程中,设计师需要和产品经理 / 项目经理(PM)、开发者、甲方等各个需求方进行频繁的交流,对作品进行反复的修改调整。这个过程往往非常让人头疼,设计师不得不在设计图上仔细的标注好字体、字号、行高、跳转特效等细节,然后反复打开软件、修改文件、点击保存为 " 新作品(改)(改)… " 传到版本控制服务器、通知相关人员去审阅、等待新的意见。

繁琐,又浪费时间。

而在 Figma,PM 可以实时给出评论、开发者可以直接查看并复制设计元素的代码,设计师可以立即对新需求进行改动,效果当时就能出来。一个项目最多可以邀请 500 人参与,最多支持 200 人同时操作。200 个鼠标在屏幕上动来动去,想想就很刺激了。

微软、Twitter、Github、谷歌、Airbnb、Uber …这些你耳熟能详的国外知名公司对 Figma 也是一致的好评,不仅真的在用,同时还给 Figma 开发插件。

然而在粉丝口中,Figma 被称为 " 下一代设计神器 ",是 " 最具革命性 " 的图形编辑应用程序之一。用一句话概括就是:设计圈的未来,属于 Figma。

显然,已经拥有 Photoshop、Illustrator、InDesign 等众多设计工具的 Adobe,是认同上述观点的。它看中的,不仅仅是 Figma 这个产品,更看中了 Figma 代表的 " 未来 "。

高价收购 Figma,既无奈又必然

几乎垄断了设计界的 Adobe,在设计界的地位却在不断遭到挑战。

2016 年,UX Tools 网站的榜单上,Sketch 超过 Photoshop 成为最受设计师欢迎的设计工具。

Sketch 安装包的体积只有 Photoshop 的 4%,提供 99 美元一次买断的选项,买断的版本可以一直用下去。而不花钱就休想用 Photoshop,即便是年付的订阅价格也高达 239.88 美元。

为了应对后起之秀的挑战,2016 年 Adobe 推出了 XD。经过几年的发展,如今市场份额只有 Sketch 的 35%。由于一直看不到起色,Adobe 在宣传 XD 的时候明显底气不足,在自己官网上称 XD 为 "Sketch 的最佳替代品 "。而 Sketch 则直接在官网回应:我来告诉你为什么设计师都选 Sketch 不选 Adobe XD。

Figma 更绝。不仅无需下载安装,甚至还免费提供基础功能,只向专业用户和企业用户收取费用。分析师预计 Figma 在 2022 年的收入将达到 4 亿美元,其中部分收入直接抢了 Adobe 的生意。甚至很多公司由于历史原因,虽然还在购买 Adobe 产品,但因为没人用,转而去采购了 Figma。

看得出来,Adobe 忍痛收购 Figma 是一个无奈的选择。但无奈的背后,也有其必然性。

2013 年,Adobe 迎来了历史上最大的一次业务调整,宣布彻底放弃已经售卖了 10 年、增长见顶的 Creative Suite 套件,开始全面转向云端订阅制,在当时引起了极大的争议。

大部分的人觉得 Adobe 这把梭哈过于冒险了,华尔街最精明的分析师也认为,这样做的结果只是进一步压榨 Adobe 现有的 1300 万客户而已。然而十年后,Adobe Create Cloud 用户翻了一倍多。

Adobe 的这次转型,也被奉为企业转型 " 教科书 "。

但,服务虽然放在云端,用户仍然需要将臃肿软件下载到电脑上才可以使用。这个时候,Figma 出现了。

Figma 的起跑线,的比 Adobe 更远。创始人兼 CEO Dylan Field 一开始的构想,就是要做一款完全运行的云端的设计软件。2012 年和一位投资人的聊天中,Field 谈到了当时刚刚兴起的 WebGL 技术。

WebGL 实现了在浏览器里操作 2D 和 3D 图形的功能,而当时只有 20 岁的 Field 由此就断定,是时候让设计软件从本地电脑迁移到云端了。

相比 Adobe 的转型,Figma 的理念更超前,就连当时最具有前瞻眼光的投资人心中也有点打鼓,毕竟当时的浏览器开多点标签页电脑风扇都会狂转,更别说还要再次基础上加上图形设计这个耗能巨兽。

然而十年后,同样证明了 Figma 的成功。

显然,收购 Figma 成为 Adobe 历史上又一次豪赌。相似的经历,相似的理念,加上互补的能力,Figma 俨然成为 Adobe 最好的继任者。

然而,Figma 上岸了,Adobe 却下水了。

Adobe 面临的三个难题

尽管 Adobe 一再强调对此次收购的乐观预期,但接下来却有两个问题需要 Adobe 给出答案。

第一个问题,来自资本市场。投资人关心的是,相比十年前,这次的转型是否过于冒险了?以 Adobe 加 Figma 现在的盈利能力,这比买卖能不能回本,如何回本?

第二个问题,来自用户,也就是 Adobe 衣食父母。用户关心的是,Figma 被收购了,未来还能保持现在的口碑吗?而这,也是第一个问题答案的关键。

和买卖双方的态度不同,设计师群体对这笔收购的态度,可以用 " 痛恨 " 和 " 犯愁 " 来形容。激进的用户在 Figma 社群论坛里高呼 "Figma 死了!" 在社交网络上用国骂表达态度。甚至连 Adobe 的员工都觉得 " 恶心 ",愤而辞职。

而大部分的设计师担心的是,被 Adobe 收了的 Figma,将沦落为又一个 Adobe 全家桶中的一份子。

在用户眼中,Figma 和 Adobe 完全就是两个极端:Figma 轻灵,Adobe 臃肿;Figma 新潮,Adobe 古板;Figma 亲民,Adobe 傲慢;Figma 有人气,Adobe 只会气人。

设计师小付表示自己担心未来 Figma 不仅不能免费使用,甚至可能会出台一系列的付费策略。在他看来,这是 Adobe 的 " 传家宝 "。

不管 Adobe 未来如何提交试卷,Figma 还面临一个商业之外的问题。由于美国制裁名单的存在,2022 年 3 月,Figma 宣布封禁中国企业用户,大疆、华为等大厂被断供。紧接着,中国本土的竞争者就宣布,支持导入 Figma 文件。

目前来看,断供中国企业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影响。Figma 也明确表示,只是 " 暂时 " 封禁了账号的访问权限,该账号下的所有文件还保留着。但美国制裁名单一天不消除,这个问题会成为一把悬在中国企业和 Figma 头上的剑。

可以说,Figma 的断供,自己没有得到任何好处,还给了中国本土竞争者难得的发展空间。

▲图:来自 IT 桔子

被红杉资本寄予厚望的 " 蓝湖 ",已经获得了 5 轮近 20 亿人民币的融资,成为融资最多的 Figma 的中国竞品。此外,蓝湖还在 2018 年推出了重协同的产品设计工具 MasterGo。蓝湖表示其核心用户是设计师,因此产品更注重界面和交互的美观,信奉 " 颜值即正义 "。

而高瓴创投、蓝驰创投、SIG 海纳亚洲、源码资本则把赌注押在了更年轻的产品 " 即时设计 " 上。创始团队表示,即时设计的定位并非是中国版 Figma," 而是一个综合体验不逊于 Figma 的自主产品。"

主要提供消费类软件、智能硬件以及物联网家居安全解决方案的上市公司万兴科技,在 2020 年收购了国内老牌在线原型制作平台墨刀后,于 2021 年内部孵化出在线设计协作平台 "Pixso",近期刚刚获得一笔近亿元的融资。

尽管被媒体称为 "Figma 的学徒 ",但国产的同类型软件显然都不想被贴上 "Figma 的国产平替 " 的标签。无论是强调设计师调性、还是强调产品经理属性,看得出每个团队都在努力打造差异化特性,希望找出一条更适合中国用户和自身发展的道路。

Figma 代表了未来设计平台的走向,那就是开放、云端,以及良好的社群氛围带动的活力和凝聚力。中国要想在未来不会掉队,也需要发展出足以抗衡 Figma 的同类产品。

既然有了 Figma 在前,中国的开发者,要加油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