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驾仕派 09-24

马斯克能赢多久?

提问:马斯克和罗永浩的区别是什么?

答案——

罗永浩做网红是为了搞企业

马斯克搞企业是为了做网红

公众长期以来对马斯克形成了一种既定认识——马斯克活跃在推特上,对特斯拉是有益的,也是特斯拉的重要营销手段之一——这种认识或许是错误的。相反,马斯克 - 推特 - 特斯拉的关系恰恰不是马斯克发推对特斯拉有益,而是特斯拉经营良好,帮助了马斯克成为推特明星。

甚至,马斯克发推特对于特斯拉来说有害无利。

最广为人知的事件是 2018 年马斯克在推特上宣布已筹备完毕将私有化特斯拉。之后事实证明,私有化不能完成,马斯克也因此举受到美国证卷交易委员会调查,被迫辞去董事长职位,同时被要求在董事会新增了两名独立董事,尽管并未真正影响其对特斯拉的控制,但董事会变动产生的不确定性的的确确发生过。

▲埃里森与马斯克(图片来自网络)

事实是,明星(或网红)企业家发挥影响力做营销,这从来都不可靠。

老罗就是最好的证明,他整个职业生涯都遵循着先出名、再利用名声创业的路径,但从未取得过好结果。锤子手机是他最惨痛的失败,却也是他最顺理成章的失败,手机门槛太高了,他搞不定也不丢人。真正丢人的是之前那两次。牛博网,他所有公共知识分子的朋友都去帮忙,结果一地鸡毛;老罗英语,明明做的是老本行,明明在那个行业有足够的经验和人脉,结果也同样是一地鸡毛。

都不说老罗,咱们说崔健。崔健的影响力大过老罗,争议、黑粉、负面远远远远小于老罗,十年以上忠诚度爆满、消费力强大的支持者多于老罗,但是看看崔健推出的蓝色骨头「个人定制手机」,那销量惨淡到几乎忽略不计。不可否认老罗是正正经经在经营手机企业,崔健的蓝色骨头手机只是明星圈钱,不过后者恰恰是更真实的明星利用影响力的案例。而这个案例的答案是,明星搞不定。

从新能源汽车市场内部来看,同样如此。蔚小理创办初期,李斌、何小鹏、李想都频繁出现在公众视线中。注意时间点,三位创始人存在感最强的时期都是企业创办初期,新车投放前一两年、甚至两三年。等到产品发布,三位创始人已经开始低调,到产品交付、销量进入正轨,三位创始人更逐渐隐藏在幕后。

说得明白点,李斌、何小鹏、李想都是明星创业者,却只在产品开发阶段、量产前或扩产前大量接受采访现身公众视线,目的很明显,为融资。明星企业家的影响力只有在资本市场能给企业带来绝对的正向帮助,后者只看利益而不在乎三观好恶,明星创业者在其眼里就是摇钱树。

资本市场只看利益,消费市场却有三观好恶。老罗在资本市场看起来是个大明星、有曝光、有人脉能拉来优秀员工。但是在消费市场,他是个满嘴跑火车、通过贬低他人抬高自己的妄人。他的影响力在资本市场是金字招牌,在消费市场变成了一个个的负面危机。

罗永浩不能成功而马斯克可以成功,原因就在于此:

罗永浩想做企业家,他迷信作为网红可以帮助企业赢得更多用户;

马斯克想做网红,他相信经营好企业可以帮助自己赢得更多粉丝。

▲曾经马斯克的推特还是人畜无害的样子,那时的他仅仅是离经叛道(来自 2018 年马斯克自嘲「破产」的愚人节推特)

为什么作为网红的马斯克没有反噬作为企业家的马斯克?

大家一定有所察觉,伴随着特斯拉成功的规模越来越巨大,他在推特上的发言也越来越肆无忌惮。Model 3 产能地狱及之前,他还倾向于集中讲述企业的事情,伴随着 Model 3、Model Y 风靡全球,他的言论(及行为)几乎不受控制。

2018 年 2 季度,Model 3 逐步走出「产能地狱」、产销上涨。7 月份,他就在泰国学生被困洞穴的营救行动中恶毒攻击英籍营救成员昂斯沃思为「恋童癖」,原因仅仅是后者称其液氧罐潜水艇方案是「作秀」。这个时候,他已经进入不接受批评的状态。

2020 年 3 月,Model Y 开始交付,加上上海工厂迅速投产,运行顺畅,这一年 5 月,他发推特「吞下红药丸」。「红药丸」的梗来自黑客帝国的蓝药丸与红药丸情节,但在当时欧美政治语境里已经演化成极右翼的网络口令,极右翼是这样的一群人:种族主义、男权至上,只要不是白皮肤男性,在 ta 们眼里一律低人一等。这时候的马斯克就像个被惯坏了的孩子,他似乎相信自己无论怎样都会被接受。

今年,更多过往丑闻被揭露出来。特斯拉及 Space X 陆续被曝出存在「性骚扰文化」,包括但不限于:男性员工对女性员工的屁股拍照并于公司内流传、管理层从后方未经允许对女性员工背部下方进行「按摩」等等……今年 5 月,有媒体曝出马斯克曾于 2016 年性骚扰一名空乘。这些事情只是今年被曝出,不敢想象,它们已经存在了多久。

▲马斯克的「红药丸」推特

马斯克的丑闻没有影响到特斯拉,原因很简单,他的猖狂与特斯拉的成长同步:特斯拉的神话规模越大,马斯克的糟糕言论(及行为)越多。于是他的错误被忽略了,甚至被迷信成为了正确。

因为公众往往相信赢家。

试想,如果是创业初期,他就发布疑似极右言论、为特朗普站台、性骚扰并纵容公司性骚扰文化……那么他的反对者可以轻轻松松地锁定当时特斯拉微不足道的销量,那个尚在初创时期的企业会因为他陷入一个又一个公关危机,而彼时的特斯拉根本没有如今神话般的地位,更没有如今这么多教徒一样的支持者,很可能撑不过这么多危机。

关于这个现象,更经典的案例在体育界。C 罗是历史最佳之一,也伴随着巨大的争议。讨厌他的人认为他很自私、会破坏球队利益;支持他的人认为他是最自律、最有决心的运动员。两派对立的观点从来没变过,但在公众舆论场,他的形象则是变化的。

当 C 罗在皇马的时候,他能进球、球队也总是赢,他的支持者就在舆论中站上风,他是球员典范、球队领袖。

当 C 罗去了尤文,他能进球、球队成绩一般,支持者与反对者的声音势均力敌。

当 C 罗回到曼联,他能进球、球队在输,后来他不再进球、球队反而赢球,反对者的声音就成了大多数,他毁掉了前一个赛季上升期的曼联,他导致了上赛季曼联的混乱。

▲图片来自尤文官网

冷酷而荒谬的事实是:公众往往相信赢家。当 C 罗是赢家,他的性格和踢球方式就是正确的,当 C 罗不再是赢家,一切都变成了错误。对于绝大多数事物,规律都是如此。

对于马斯克与特斯拉,也是一样。特斯拉一直在赢,马斯克的荒谬发言(及行为)被忽略甚至被扭曲成正确。就连他自己大概也是这样认为。

所以大厦总是一瞬间轰然倒塌。一直在赢的人不会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甚至很多时候,那些错误直至死亡都没有引发真正的后果,只有当它们摧毁了支撑结构,灾难才会无法挽回地发生。

不那么冷酷而荒谬的事实是:并不是每个一直在赢的人都那么幸运,并不是每个错误都无需付出代价。

封面图片来自:Political-Moments / IMAGO

文|鐵西區的李子

图|网络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