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德国制造”生死时刻?历史性能源危机下面临工厂外迁风险

财联社 8 月 19 日讯(编辑 潇湘)随着德国汽车零部件、化学制品和钢铁制造商越来越难以承受几乎天天创新高的电力价格,这一欧洲工业的心脏地带正面临着潜在的 " 外迁潮 " 风险。

德国电力和天然气价格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就翻了一倍还多,德国基准负荷电力价格周四一路飙升至了每兆瓦时逾 540 欧元,而两年前这一数字还仅为 40 欧元。

" 这里的能源通胀比其他地方要严重得多,我担心德国经济会逐渐走向去工业化。"BIW isolerstoffe GmbH 首席执行官 Ralf Stoffels 表示。该公司为汽车、航空航天和家电行业生产硅树脂部件。

德国的发电厂和工厂严重依赖于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而在近来俄罗斯削减输欧天然气流量后,该国想要维持电力供应和企业运转,显然将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

在德国历史上,由于能源价格高企而临时停产的情况以前也出现过,去年 12 月和今年 3 月该国化肥和钢铁产量就曾受到限制,但眼下的局面无疑要更为险峻。

周四,作为欧洲基准的 TTF 荷兰天然气期货价格再度创下了 241 欧元 / 兆瓦时的历史新高,比往年同期水平高出了约 11 倍。虽然德国政府通过部分举措限制了家庭面临的成本上升,但企业仍无法免受能源价格飙升的影响,许多企业试图把上涨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甚至干脆关门大吉。

德国化工巨头赢创工业公司 ( Evonik Industries AG ) 发言人 Matthias Ruch 表示," 高昂的能源价格给许多能源密集型企业带来了沉重负担,它们本身就需要在国际市场上展开激烈竞争。"

赢创工业是全球第二大化学品生产商,在 27 个国家设有工厂。该公司目前正通过使用液化石油气和煤炭,替代其在德国 40% 的天然气用量,并通过提价,将一些增加的成本转嫁给客户。

" 德国制造 " 生死时刻

尽管赢创工业的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并未设想过搬迁的事宜。但眼下,确实有证据表明,德国的工业地位正在下滑。

牛津经济研究院 ( Oxford Economics ) 援引的政府数据显示,今年前六个月,德国化学品进口量较去年同期增长了约 27%。与此同时,化学制品的产量则出现下滑,6 月份的产量比去年 12 月份下降了近 8%。

IMF 上个月表示,由于工业领域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今年德国经济表现将在七国集团中垫底。

欧洲最大的铜生产商、总部位于汉堡的 Aurubis AG 公司首席执行官 Roland Harings 本月早些时候表示,该公司旨在尽量减少天然气的使用,并将电力成本转嫁给客户。

糖业巨头 Suedzucker AG 的一位发言人则通过电子邮件写道,其已针对俄罗斯完全切断对德国的天然气供应的极端假设,制定了应急能源计划。

宝马也正在加紧准备应对可能出现的能源短缺。这家总部位于慕尼黑的汽车制造商在德国和奥地利的工厂中运行着 37 个以天然气为动力的自备设施,主要用于供热和发电,该公司正在考虑改用当地公用事业设施。

由于能源成本高昂,包装公司 Delkeskamp Verpackungswerke GmbH 计划关闭德国北部城市诺特鲁普 ( Nortrup ) 的一家造纸厂,70 名工人将因此面临裁员。

欧洲顶尖智库 Bruegel 的高级研究员 Simone Tagliapietra 表示,能源价格的长期上涨可能最终会改变欧洲大陆的经济格局。

他表示," 一些行业将面临严重压力,并将不得不重新考虑在欧洲的生产。"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