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美国两名法官被罚 2 亿美元!曾将数千青少年送入营利性监狱,包括 8 岁儿童

据海外网,美国全国广播公司 ( NBC ) 8 月 17 日报道,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两名法官在收受营利性监狱贿赂后,将数千名青少年送入其中,两人被判处缴纳超两亿美元罚金。

美国地区法官克里斯托弗 · 康纳 8 月 16 日裁定,这两名法官被判处 2.06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14 亿元)罚款,包括给 282 名受害者的 1.06 亿美元补偿性赔偿和 1 亿美元的惩罚性赔偿。康纳在解释判决时表示,两名法官残忍而卑劣的行为伤害了脆弱的年轻人群体,导致许多人患上了情感问题和精神健康问题。

在 2003 年至 2008 年间,宾夕法尼亚州两名法官马克 · 恰瓦雷拉和迈克尔 · 科纳汉密谋关闭了当地的青少年拘留中心,收取两所营利性监狱高达 280 万美元的高额贿赂,并在少年法庭中推行 " 零容忍 " 政策,将大量青少年送入监狱,其中多人都是初犯,罪名是轻微盗窃罪和其他轻罪近 300 名受害者中有 79 人被判入狱时未满 13 岁,甚至包括年仅 8 岁的儿童

两人的阴谋被揭露后,宾夕法尼亚最高法院驳回了约 4000 名青少年的定罪,恰瓦雷拉和科纳汉在 2008 年分别被判处 28 年和 17 年以上监禁。

监狱是美国强迫劳动的重灾区

据新华社,多年来,美国政府刻意逃避劳工保护责任,导致私营监狱囚犯沦为 " 奴工 "、滥用童工现象普遍存在、农业领域强迫劳动触目惊心,堪称 " 现代奴隶制 " 国家。

美国是名副其实的监狱国家。美国公共政策智库 " 监狱政策倡议 " 报告显示,美国 102 所联邦监狱、1566 所州监狱、2850 个地方看守所、1510 个少年管教所、186 个移民拘留所和 82 个原住民看守所以及军事监狱等各类机构共关押了约 200 万名囚犯美国人口数量不足世界总人口的 5%,而监狱人口数量占全球在押人口的四分之一,是全世界监禁率最高和被监禁人数最多的国家

美国宪法第十三修正案虽然在名义上保护公民免受强迫劳动,但却将刑事犯人排除在外。美国监狱系统滥用第十三修正案,将强迫囚犯劳动合法化。美国联邦及地方各级监狱犯人中存在大量监狱劳工,从事狱政系统日常维护工作,包括修理、烹饪、设施清洁以及衣物洗涤等,其中多为黑人和有色人种。还有犯人被外包给公共项目或被企业雇用,从事建筑、道路养护、林业和殡葬等行业,这些工种要么是脏活累活,要么高风险。路透社披露,美国最大的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之一 Suniva 公司使用监狱劳动力维持低成本。该公司负责人承认,公司与联邦监狱工业公司(UNICOR)合作,将生产线从亚洲迁回美国,得到利润丰厚的联邦合同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 ACLU(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报告显示,全美至少有 30 个州将服刑犯人列为灾难和紧急事件的应急劳动力,至少 14 个州雇用犯人从事森林消防工作。大多数监狱劳工称自己从未接受过正式岗位培训,却常常要在不符合安全操作标准和缺乏防护设备的情况下进行危险作业,经常造成人员伤亡,而对这些伤亡,各监狱无明确记录。美国《大西洋月刊》早在 2015 年就评论称:"这些外包的犯人比奴隶还要便宜,毕竟企业无需操心他们的身体健康。"

美国实际上形成了巨大的 " 监狱-工业复合体 ",同美政府签署合约运营的私人监狱成为美国强迫劳动的大毒源。美国私营监狱劳工完全受制于雇主,根本没有拒绝劳动的权利。高达 76% 的受访服刑人员表示,一旦自己无力劳动或拒绝劳动,就将受到狱方花样百出的惩罚,比如单独囚禁、减少家人探视、驳回假释或减刑申请。此外,服刑人员没有权利选择工种,工作分配完全出自狱政管理人员武断、歧视甚至惩戒性的决策。美国威拉姆特大学法学院教授劳拉 · 艾普曼在题为《血钱:监狱劳工和监狱利润》的研究报告中指出,私营监狱是一种 " 有害的奴役形式 ",服刑人员 " 被困在不断增加的体力劳动、痛苦和剥削之中 "。

多年来,美国私营监狱与黑心政客勾结,强制囚犯劳动,让私营监狱沦为其大肆敛财、压榨穷人的奴隶制式 " 集中营 "。由于缺乏监管,被强迫劳动的囚犯工作时间长、环境恶劣、工资微薄甚至被迫无偿劳动。2022 年初,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曾提起法律诉讼,指出美国私营监狱在经营拘留设施时存在大量权钱交易,加剧了过度监禁和强迫劳动问题,要求美国联邦法警局提供有关运营商合同信息并向社会公布。

美国监狱用于支付犯人工资的开支不到总预算的 1%,而监狱劳工每年创造的产品和服务总价值却超过 110 亿美元。因囚犯无需劳工权利、薪资低廉,美大型企业滥用监狱劳工现象严重。同美政府签署合同的私营监狱每年从对狱囚的强迫劳动中获利数百万美元。截至 2022 年 5 月,全美平均时薪约为 10.96 美元,而监狱劳工的时薪却不足 1 美元。不仅如此,很多狱政机构已连续数年甚至数十年未给犯人涨过工资。佛罗里达州等 7 个州绝大多数安排给犯人的工作没有劳动报酬。此外,很多犯人的工资以 " 税务、膳食费、监牢费及出庭费用 " 等原因遭到狱方克扣,超七成受访者无法承担服刑期间基本生活开支。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全美至少 40 个州要求犯人赶制口罩和洗手液等防疫物资,处理医院产生的大量医疗垃圾,搬运尸体,打造棺木,挖掘墓穴。而从事这些危险工作的犯人却难以得到相应保护。疫情暴发以来,美国监狱已经有近三分之一的犯人感染新冠肺炎,3000 人死于缺医少药或拘押环境恶劣。《洛杉矶时报》披露,疫情期间加利福尼亚州监狱中的数千名服刑人员被迫在高风险条件下从事缝制口罩、制造家具等工作。即使监狱内出现大量确诊病例,监狱工厂仍照常运作。服刑人员被要求每天缝制上千只口罩,自己却一只也得不到。监狱工作人员还威胁服刑人员,称如果拒绝工作将影响获释。

穷人、少数族裔、未成年人群体

成为围猎对象

据光明日报,美国私营监狱经常围猎的对象包括穷人、少数族裔、未成年人、移民等群体。

穷人很可能因为无力支付保释金而被羁押,最终迫于压力选择认罪。穷人往往也难以承受罚金刑或缓刑所附加的苛刻要求。

美国司法领域存在系统性种族歧视。非洲裔占美国总人口 12.4%,却占监狱囚犯总数的三分之一。有色人种在美国 18 岁以下未成年人中的比例约为三分之一,却占被监禁未成年人总数的三分之二。有研究显示,私营监狱中的族裔失衡更加严重。原因是私营监狱为了利益最大化,倾向于将健康风险较低、能够劳动者留在狱中。因较常见的毒品犯罪、暴力犯罪等入狱者又多是部分少数族裔年轻人群。

2020 年,被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羁押的移民中逾 80% 在私营拘留两家最大的私营监狱运营企业从与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的合同中获得当年总收入的 28%。大量移民和移民儿童在条件恶劣的私营拘留所中长期被羁押,难以获得权利救济。

美国私营监狱不受信息公开法约束。关于私营监狱信息公开的立法进程迟缓。制度漏洞使私营监狱能够日复一日遮蔽对人权的践踏。但是,恶性事件与诉讼频发,让世人窥见私营监狱高墙下的罪恶。美国私营监狱中发生吸毒、性侵、斗殴、持械伤人,乃至造成囚犯非正常死亡的案件频见报端。

《纽约时报》曝出的一段监控录像更让人感受到现场的恐怖。2017 年,密西西比州一座私营监狱发生囚犯斗殴,一名被击倒在地的非裔男子被其他囚犯持械殴打,狱警约半小时后才到现场。美国私营监狱也常因败诉和舆论压力而被迫向受害人支付赔偿金。但这与正义无关,只是财务预算问题。对私营监狱来说,支出的高额赔偿金与律师费,以及事后用以 " 修补 " 企业形象的公关费用,本质上都是运营成本。私营监狱还能以经济手段替代本应由政府承担的政治和法律责任,使自身与政府捆绑得更紧。而私营监狱的运营成本最终是由美国纳税人买单。

美国的政治体制和不断加剧的政治极化使私营监狱成为难以根治的顽疾。2016 年 8 月,美国司法部对私营监狱的审查报告结论消极。该报告指出私营监狱更频繁发生安全事件,也存在监管漏洞。时任总统奥巴马随即宣布将 " 逐步停用 " 私营监狱。两个多月后,大选结果使美国私营监狱有恃无恐。2021 年 1 月,拜登总统上台头一周就发布行政令,指示司法部不再与私营监狱续约。不过,此举政治作秀色彩大于实际意义,主要目的在把私营监狱造成人权灾难的政治责任推卸给共和党。而且,拜登这份行政令本身只能影响部分由联邦政府与私营监狱签订的合同,对州政府无直接影响。对于能够斥巨资进行游说、输送政治献金的私营监狱运营企业巨头而言,规避这一纸行政令并非难事。

治标不治本的表态恐怕只会暂时影响私营监狱运营企业的股价。要根除私营监狱的弊害,美国政府需要政治勇气,更需要直面症结根源。遗憾的是,美国政客们更关心眼前政治利益,并无心实质性增进本国刑事司法公正,甚至挖空心思去诋毁别国来转移国内视线。

私营监狱寄生于美国社会,利用宿主的弱点,操纵着其对自身的 " 需求 " 和 " 滋养 ",已是美国社会的毒瘤,更是吞噬人权的黑洞。

犯人不够怎么办?私营监狱有妙招

据央视新闻,犯人不够怎么办?私营监狱使出了歪招。

美国路易斯安那州青少年司法项目负责人 戴娜 · 卡普兰:现在我们在制定刑事司法政策的过程中,不是考虑如何减少犯罪或者节省纳税人的钱,而是被刑事司法系统的经济效益所驱动

问题来了,如何摆脱政策法律的约束,让其合法地多收犯人?私营监狱承包商每年都会在资助政治候选人和政治游说上投入巨额经费美国最大的两个私营监狱运营企业——美国惩教公司 CCA 和 GEO 集团,2010 — 2015 年在资助、游说政府活动上就花了 146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1 亿元)。还有声称致力于限制政府权力、捍卫自由市场的 " 美国立法交流委员会 " 的背后也有美国惩教公司 CCA 的长期巨额捐助。

美国 " 媒体与民主中心 " 主任 丽莎 · 格雷夫斯:通过美国立法交流委员会,美国惩教公司 CCA 能在全国范围内影响刑事政策,包括监狱私有化,快速增加的刑事案件定罪。美国立法交流委员会实施了大量政策,既增加了监禁人数,也增加了监禁人员的刑期。

重金游说的结果就是,2009 年新墨西哥州废除死刑,最高刑罚为终身监禁。2010 年亚利桑那州非法移民新法案出台,只要被怀疑非法移民,无须审判即可关押。2011 年伊利诺伊州议会表决通过废除死刑。2018 年美国司法部针对非法移民宣布了 " 零容忍 " 政策,再次加强了对非法进入美国境内人员的刑事起诉。

美国高级研究分析师 吉姆 · 阿姆斯特朗:我们知道,在这场移民危机中,当我们拘留更多的人时,私营监狱就会赚钱。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 刁大明:很多国家有所谓的废除死刑的说法,但是在美国意义上废除死刑的呼声,最强烈的发声者就是这些私有的监狱。对他们来说,所谓的利益最大化的最好的方式,就是死刑犯可以改成无期,它就变成了终身被强制劳动的对象。所以导致的结果是西方某些政治人物标榜的多么多么光鲜的做法,其实背后是有产业链的,是有非常非常污秽的、彻头彻尾的、从生到死的践踏犯人人权的伎俩。

美国私营监狱

是权力和资本勾结的产物

据央视新闻,此前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曾表示,美国私营监狱是权力和资本勾结的产物

图片来源:外交部网站

从上世纪 80 年代开始,美国政府打着 " 缓解收容压力、降低监禁成本 " 的旗号,将私营监狱纳入国家惩教体系,把本该由政府承担的责任交给利益集团。在暴利的推动下,私营监狱迅速扩张,1990 年至 2010 年 20 年间数量增加 16 倍。美国超过 30 个州与私营监狱公司有合作关系。美国私营监狱等利益集团长期利用政治捐款、政治游说和权钱交易等三大 " 法宝 ",影响美国政治议程、刑事政策,通过增加监禁人数、延长监禁人员刑期攫取了巨额利益

赵立坚指出,美国私营监狱是肆意践踏人权的强迫劳动反面教材。据统计,美国私营监狱暴力事件比国家监狱多 65%。私营监狱囚犯随时面临暴力、性侵、限制就医甚至非正常死亡的风险,长期从事高强度、低报酬的强迫劳动。

美国私营监狱造成的人权恶果,究其根本是美国的制度出了问题。美国表面上把民主和人权的口号喊得震天响,实际上却让权力和资本凌驾于公平和正义之上。美方应该好好反省自己的错,好好治治自己的病,不要总是幻想充当别国的人权教师爷。

编辑 |炼 杜恒峰

校对 |程鹏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海外网、新华社、光明日报、央视新闻

" 赞 " 深读 100 好文,下载每日经济新闻 APP 瓜分 10000 元现金

每日经济新闻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每日经济新闻

每日经济新闻

经济数据提前公布,事实新闻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