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钛媒体 08-17

新能源的跑分生意,会“毁了”汽车行业?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智行驾道

现在买一辆智能新能源汽车,真的让消费者脑袋疼。

问个问题,你知道辅助驾驶、智能驾驶、自动驾驶的区别?知道 L2、L2.5、L3 的区别?又是否了解车机系统的性能参数?

一辆智能新能源汽车把不少消费者逼成了汽车专家。曾经,买车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选定品牌后,货比三家,哪家经销商店价格低买哪家即可。而随着智能化时代到来的,买车也变得复杂,各种参数跟新概念都让消费者回忆起被高考物理支配的恐惧。

这种情况像极了智能手机初期,人们被琳琅满目的手机参数搞得苦不堪言,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一种直观又简单的方式出现了,那就是跑分。手机的好与坏通过一串数字决定,数字越高,代表手机性能越好,虽然跑分无法代表手机的综合水平,但至少跑分高的手机都不会差到哪去。

现在汽车行业也打算借鉴手机的经验,推出属于行业的跑分系统,就像 6 月 27 日,鲁大师在夏季评测沟通会上宣布进军电动汽车评测。那么,汽车跑分究竟跑的是什么?会不会将手机圈的一些坏风气带到车圈上?跑分背后是否还有更深层的意义?

01、汽车跑分,究竟在跑什么?

跟手机发布会的 " 不服跑个分 " 一样," 算力 " 成为了汽车企业对外宣讲的高频词。特别是新能源汽车开始了以算力为核心的 " 军备竞赛 "。

所谓算力,是指一定时间里,能做多少次最基础的计算。常常对应的 TOPS 是一个单位,指每秒一万亿次。不断提高芯片算力,这在智能手机时代的比拼中很常见,如今这一幕也在智能汽车领域上演。近两年,有些车企便开始以算力作为宣传点:

新车蔚来ET7 将使用超算平台 Adam,内置四颗英伟达 NVIDIA DRIVE Orin 芯片,综合算力 1016Tops,是特斯拉FSD 的 7 倍,一举成为世界上算力最高的汽车。

但这还不是上限,ET7 发布之后,威马 W6 将汽车算力直接推至百万级水准。

按照最保守的 100 万 Tops 计算,威马 W6 的算力是蔚来Adam 的 984 倍,是特斯拉FSD 算力的 6,897 倍。按照 999 万 Tops 计算,威马 W6 的算力是蔚来Adam 的 9,843 倍,是特斯拉FSD 算力 69,444 倍。

不过,所谓的百万级算力,大概率只是车企的一种自嗨方式,原因是面对这些急剧增长的数据需求,我们并没有相对的存储运算供给,在现阶段市场,数据中心的建设发展仍然落后。

目前世界上大约有 600 个超大规模的数据中心,每个都拥有超过 5000 台服务器,其中约 39% 在美国,是中国的 4 倍,而中国、日本、英国、德国和澳大利亚的服务器数量总和约占总数的 30%。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国家也相应提出了 " 东数西算 " 的概念,至少在 " 东数西算 " 工程完成之前,我们的数据中心仍撑不起如此高的算力。关于 " 东数西算 ",后续我们会出一篇专门的文章来讲清楚,敬请关注。

既然如此,为什么车企还要孜孜不倦比拼算力呢?有两个原因,一是营销所需、二是为了后续的升级。

从营销方面来说,跑分代表硬件素质高低,可供用户在做出购买决策时参考。相较于大费周章地介绍设计方面的改良、系统方面的优化,厂商贴出一张跑分对比图能更直观、高效地让用户意识到自家产品要比竞品更强。

以手机行业为例,时至今日,手机跑分数据依然会在新机发布会的 PPT 中占据关键一页。对于厂商而言,这是最省成本、效率最高的营销技巧。

尤其是近两年游戏手机崛起,跑分 App 发布的性能排行榜俨然已成厂商的竞技场。厂商抓住用户对极致性能的需求,堆叠硬件、做好调教,以求产品登上安兔兔、鲁大师或者其他跑分 App 排行榜榜首。" 实力屠榜 "、" 地表最强 " 等一系列营销话术也随之出现。

另一方面,车载算力上限决定了未来汽车能够承载的软件服务升级上限,进而决定汽车全生命周期价值。简单来说,虽然我现在不需要太高的算力,但硬件实力在这,未来就有更多的可能性,比如 iPhone 8 至今都还能更新最新版的 iOS 系统,就是因为苹果的芯片算力一般都是行业顶级,才能提供后续的软件升级服务。

因此,在软件技术仍处于持续升级迭代的当下,主机厂通过硬件堆砌,预埋足够大的算力,以期在未来能更大程度地获取软件服务收入。

总而言之,车企虽然一直在谈算力、谈跑分,但其实短期看中的并不是那一串数字,而是营销、未来的软件升级。

02、跑分 " 毁掉 " 手机行业

跑分这件事从短期来看,确实利于消费者分辨产品的优劣,但从长期来看,不见得是一件好事,手机行业曾经就被跑分搞得乌烟瘴气。

我们把时针往回拨,看看手机行业是如何被跑分 " 毁掉 " 的。

2014 年 7 月,小米手机 4 推出,以安兔兔跑分做性能背书。雷军在发布会上表示 " 不服跑个分 ",这种充满自信的叫嚣,传遍手机圈,一时间形成了 " 跑分热 "。那段时间也是手机销量大幅增长的时候,弗若斯特沙利文统计的数据显示,手机评测软件市场规模在 2013 年之后经历了高速增长,年复合增长率达到 22.7%。

然而慢慢的,跑分就变味了,2013 年 8 月,金山网络宣布与安兔兔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战略投资安兔兔。金山网络正是雷军担任非执行董事及董事会主席的公司,兜兜转转,安兔兔加入了小米系。

消息曝出后,一场关于跑分客观性、中立性的质疑再次弥漫手机圈,这种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的行为被行业与消费者所诟病,到第二年的 " 荣耀 6 安兔兔跑分门 " 事件,达到了高潮,原因是荣耀 6 在安兔兔的跑分达到第一名后,安兔兔突然宣布更新版本及新的计分规则,在更新完之后,小米性能分数猛增 25% 成为第一。

荣耀官方微博宣称,"(荣耀 6)跑分高到被改规则,不服研发个 CPU"。裁判入局只是跑分事件的其中一面,另一面是,随着越来越多的 " 唯跑分论 " 消费者出现,部分手机厂商开始针对跑分软件进行性能优化,结果就是跑分数据高得离谱,实际使用卡出天际,分数与实际使用体验居然成了反比。

为此,罗永浩当时还发博表示," 我知道大家认同这个行业游戏规则,但我们不打算认同。"

汽车行业会不会重蹈覆辙?现在是未知数,但要防止被刻意地走偏了,针对汽车跑分这件事主要有三个需要理清的疑问:

跑分软件不是慈善机构,未来如果有车企向跑分软件伸出橄榄枝,跑分软件会不会入赘?

当性能分数成为消费者的决策标准,会不会有车企针对跑分软件进行优化,呈现出跑分虚高,体验拉胯的情况?

当出现 " 唯跑分论 " 的情况时,车企会不会只注重性能分数,而忽略了综合体验?

这些疑问的答案,只有市场会回答我们,唯一能确定的是,只要三个疑问的其中一个成真,对汽车行业来说都不是令人开心的好事。

03、算力该不该比拼?

对现阶段的车企来说,跑分表面上比的是分数高低,实际上比的还是我们老生常谈的东西——芯片。跑分的背后,其实是芯片车规级竞争进入白热化的象征。

大家可以把汽车跑分的分数当成是 " 算力预埋 " 能力,分数越高,待开发的算力性能也就越强," 算力预埋 " 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将一辆智能电动汽车类比为一个家庭,算力是这个家庭的可支配资产,软件是这个家庭的支出。资产无需一次性全部花完,但在必要时可一次性拿出。

这就是现在造车的模式,预埋硬件直接拉满,后续通过 OTA 迭代。因此,车企才会在如今车规级芯片性能完全够用的情况下,还一直追求更好的性能。

在算力方面,行业一般认为,L2 级需要的计算力在 10TOPS 以下,L3 级需要 30-60TOPS,L4 级需要超过 100TOPS,L5 级需要超过 1000TOPS。

可以看出,在 L5 之后,算力的要求达到了 L4 的十倍之多,因此当自动驾驶级别到了最高等级 L5,单颗芯片的能力已经不够了,L5 对硬件的要求是一个大飞跃。目前号称国内算力最高的华山 A1000 Pro 芯片,其单 SoC 算力达 196 TOPS(INT4),想实现 L5 级别的自动驾驶,也至少需要 5 颗华山 A1000 Pro 芯片才能勉强实现。

这意味着,算力跑分越高,越接近自动驾驶。因此,为了赶上 L5 的高算力让芯片的跑分更高,越来越多的车企加入了全栈自研的行列,汽车行业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谁先完成全栈自研的大业,谁就能率先冲出重围。

据研究公司 Gartner 预测:到 2025 年,全球前 10 名车企中,将有一半开始设计自己的芯片。比亚迪、吉利、上汽等传统车企,以及蔚来、小鹏、零跑等新势力车企,也纷纷走上了自研芯片的道路,例如比亚迪的功率半导体芯片,蔚来和零跑的自动驾驶芯片,吉利的智能座舱芯片等。

然而,高算力真的就代表能完成 L5 完全自动驾驶吗?事实上,行业还有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全球自动驾驶龙头公司 Mobileye 的产品及战略执行副总裁 Erez Dagan 表示:

"Tops 数字不过是过去的数值竞赛,如果你需要一个非常强大的电脑,那就意味着你其实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过是还在探索的阶段。"

" 一旦你需要满足经济性的要求,就要在处理速度、客户需求、解决方案成本等各个方面找寻平衡。这些都是至关重要的,这才是真正的汽车产品业务的区别所在,而不是所谓的广告、作秀或仅仅是处在研究的阶段。"

以 Erez 为代表的 " 反对派 " 并不赞同在计算能力与自动驾驶能力间划等号。地平线创始人余凯在 2021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上,也很直白地表示:" 算力不该拼。"

" 对汽车来说,算力并不反映汽车智能芯片实际性能,狂飙算力多少 T,其实带有一定误导性。" 余凯说," 每秒准确识别帧率 MAPS 才是更真实的性能指标。"

双方阵营都有一定道理,凯文 · 凯利在 2015 年刊行的《必然》一书中曾论证:" 科技在本质上有所偏好,使得它朝往某种特定方向。" 这个特定方向指向哪里,已成为整个商业科技领域最大的命题。算力乃至汽车跑分,在目前这个阶段确实不足以成为评判一辆车好坏的标准,但在智能化上,算力也是一辆车的基础。

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去年在一份内部信中指出,智能电动汽车市场竞争将在 2030 年分出胜负,比拼的就是数据和芯片,彼时会演变成一轮淘汰赛。换一句话说,谁掌握了芯片和数据算力,谁就握住了通往智能汽车竞争的入场券。

因此,不管算力跑分能否决定性能,算力都将成为未来汽车的关键指标,而围绕算力跑分产生的争议都只是这场新能源智能汽车混战的前戏,它预示着汽车行业开始从 " 马力 " 向 " 算力 " 的全面转变已经开始,且势不可挡。

04、智行观

从手机行业的经验来看,跑分是有意义的,但分数的高低并不能决定一款产品的好坏,汽车作为蓝星上现代工业皇冠上的明珠更是如此,与其纠结那点分数,比如做好产品、做好芯片,高通英伟达的芯片算力再高,一旦断货一切都等于 0,百年来的经验告诉我们,发展才是硬道理,跑分虽好,但别贪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