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槽值 08-17

3000 块的土味电动车,才是通勤鄙视链的王者

云南又又又出圈了。

这一次,不是因为 " 我是云南的,云南怒江的 " 洗脑旋律,而是因为西双版纳的小电驴。

随着一句 " 欢迎来到西双版纳 ",每个人的朋友圈或微博首页,都多了几个骑着电动车、驰骋在西双版纳街头的身影。

坐下,坐上我的副驾 / 图源抖音 @掌上春城

不止西双版纳," 骑着小电驴兜风 " 的话题下,无数电动车骑士在分享自己的见闻:

有人一边骑,一边大声唱喜欢的歌;有人坐在闺蜜的后座,用喇叭播放着 " 大小姐驾到通通闪开 ";

有人一天之中最期待的时刻,就是骑小电驴,接心爱的人下班 ……

曾被认为土到掉渣的电动车,如今已经成了年轻人精神生活的顶配之一。

出来玩吗?

我骑小电驴接你

诗人木心,曾经对比帆船和轮船的不同:" 帆船是有灵魂的,帆船一身无处不健美,任何细节都扣住海,扣住航行 "。

并最终下结论道:

" 帆船能驶进童话、神话,轮船就驶不进。"

在年轻人心目中,电动车和汽车的区别,也大抵如此。

汽车代表的 " 霸道总裁爱上我 "" 重生之我是职场女魔头 ",固然很吸引人;

但回到现实里,电动车代表的烟火气和青春感,脱离了油钱和车位的限制,显得要接地气,也更唾手可得。

几秒钟的兜风视频,收获了 9 万点赞

骑着小电驴兜风的视频,大多没有高级的运镜和精巧的剪辑,却总能引起共鸣:

" 仿佛感觉夏天的风拂过了我的脸 "" 已经闻到路边摊的香气了 "" 我好事做尽,这是我应该刷到的 "。

有不少打工人,在评论区直接破防:

" 挤地铁的苦命孩子,没惹你们任何人。"

毕竟,骑着小电驴的他们,看起来实在是太快乐了。

青春片里,小电驴也是男女主角凹造型的利器。

杨丞琳饰演的蒋小花,她的电动车放在现在也不会过时 /《不良笑花》

电车一跨,头盔一戴,囊中羞涩却热烈自由的青春不过如此,偶像剧的感觉立马就来了。

有点像偶像剧,不确定,再看看 / 图源《王牌对王牌》

点开社交平台,不断增加的笔记数量,同样宣告着小电驴日渐提升的地位。

" 小电驴装饰 " 话题里,年轻人们一边晒着 " 全款提车 "" 秋天第一辆小电驴 " 的快乐,一边买来各种装饰改造电动车,誓要让自己的坐骑成为整条街最靓的仔。

小妹同事准备装饰电动车的小黄鸭

骑着电动车,穿梭在大街小巷,配上耳机里 " 整个夏天想带你环游世界 " 的背景音乐 ……

电动车不再是浪漫绝缘体,反而成了生活仪式感的一部分。

同时,它对于年轻人来说,还有更重要的现实意义:

通勤。

打工人的快乐,

是小电驴给的

曾经,电动车作为交通工具,在大家的印象里,是小城市的专属。

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则多少显得有点 " 拿不出手 ",仿佛是供不起汽车、不让骑摩托车、走路和骑自行车又太慢之下,无奈又尴尬的选择。

可如今,有一辆小电驴,就相当于站在了通勤鄙视链的顶端。

无论身在几线城市,都能在每一个工作日,收获无数羡慕的目光。

无论是地铁站挤破头、又找不到共享单车的同事,还是开车被堵在路上的主管,都想问你能不能顺路捎一段。

北上广深的打工人,通勤到底有多难?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发布的《2022 年中国主要城市通勤监测报告》显示:

2021 年,全国承受 60 分钟以上 " 极端通勤 " 的人口,超过 1400 万,长距离通勤,成为大城市普遍存在的现象。

与此同时,全国的 " 幸福通勤 "(指 5 公里以内通勤)比重,呈现下降趋势。

如果仅仅是时间长,倒也可以忍受,真正可怕的是拥挤和堵车。

早高峰地铁,被挤到双脚离地、动弹不得,还得掌握拨开人群、突围出车门的技能,才能不坐过站。

《我在他乡挺好的》

尤其是在夏天,忍受车厢里的异味和憋闷的同时,隔壁大哥今天早餐吃了什么,也总能通过一个嗝准确无误地传达到你的天灵盖。

开车,也好不到哪儿去。

涨到离谱的油价不说,单是早高峰、晚高峰 " 三公里堵三十分钟 " 的架势,绕写字楼五圈找不到车位的苦恼,就足以让每一位司机朝着悠然而去的小电驴,投去羡慕的目光。

公交车同样会堵车,错过了一班可能就会直接迟到,出租车网约车价格太贵 ……

2017 年,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的一项研究指出:无论采用何种方式,通勤时间过长,都会给身心带来压力。

但相比驾驶汽车、乘坐公交和地铁,走路、骑自行车或者乘火车(地上轨道交通)这三种方式会让人觉得更舒适。

一篇刊登在《旅游行为与社会》上的论文指出,频繁采取自己开车、公共交通通勤的人,对于通勤的满意度,显著低于不常使用这类交通方式的人。

受够了地铁拥挤、地面交通堵车的人们,转向了自行车和电动车。

较长的通勤距离,又让电动车比起前者,有了更多的优势。

从前,电动车意味着风里来雨里去、披星戴月、有点寒酸;但如今,不会堵车、无需车位,随停随走的它,只代表两个字:

自由。

《2022 年中国两轮电动车行业白皮书》显示,2021 年中国两轮电动车销售 4100 万辆,预计 2022 年将达到 4500 万辆。

工位上的年轻人,白天坐在格子间,晚上回到出租屋的小房间,两点之间最大的变数,可能就是通勤的那条 " 线 ":

能骑在小电驴上感受一下生活,带给人的幸福感,不是一星半点。

逃离早晚高峰拥堵,穿行在大街小巷,沐浴自在的空气;路边摊、路人的交谈、擦肩而过的风景,都让漂浮着的生活,有了一些实感。

当我们迷恋电动车时,

我们在迷恋什么

在社交平台上键入 " 小电驴 " 的关键词,跳出来的画面大多与 " 快乐惬意 " 的情绪相关。

人们分享着下班路上的日落,夏夜慢悠悠的晚风,一盏盏亮起的路灯,还有路边随意的风景。

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用提前留出堵车、等地铁公交的时间,小电驴所代表的掌控感,恰恰戳中了当代人关于生活的想象:

浪漫又安稳,知足又快乐。

通勤之外,这几年,愿意奔向户外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多。

他们带着红白格子的桌布,跑去公园里野餐;带上飞盘,去一切有草坪的地方露营。

长期不确定的生活下,人们越来越渴望户外的真实生活,奔向自由的念头充盈在每个人的心头。

放在以往略显寒酸的电瓶车兜风,也成了值得珍惜的户外时光。

" 出来玩吗,我开小电驴接你 " 不再是玩笑调侃,而是颇具诱惑力的邀请。

骑着电动车,人与世界的距离仿佛被无限拉近,人们似乎又重拾了对生活的感知。

《十三邀》里,人类学教授项飙曾经谈到了一个概念:" 附近的消失 "。

在社会经济的巨大繁荣之下,人们对抽象理性的计算系统高度信任,也就失去了对社会关系的向往。

如果问现在的年轻人,身边的邻居是做什么职业、小区在社会意义上属于什么位置、周边的菜市场在哪里,他们很可能一无所知。

科技的变化抹杀了附近的立体感,人们所感知到的附近,被替换成了一个个数据。

点过十几次的外卖店铺,却从不知道它的样子,没和老板说过一句话。

从住处到公司的距离,被概括为几号线转几号线,沿途有着什么样的建筑和商铺,从来没有关心过。

" 网红打卡地 " 去了不少,但不知道家旁边就有个小公园 ……

我们忙着谈论宇宙和经济,思考细微的人性,唯独让原本触手可及的 " 附近 ",成了人与人的链接之间最脆弱的一环。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小电驴恰恰赋予了我们重新感知附近的能力。

可以短暂地逃离钢筋水泥所打造的坚固空间,逃离被外卖软件、大数据、评分所 " 推荐 " 的一切,去到真实的生活中,探寻更多意料之外的可能。

地铁不会因为一张别具一格的广告海报停下来,公交车不会因为窗外倏忽而过的花朵放你下车。

出租车,更贯彻了 " 时间就是金钱 ",任何一点计划外的停留,都是钱包在滴血。

但小电驴可以。

或许只是在花束前停留,或许只是挑个西瓜回家,又或许什么也不做,只是骑着车,按照自己规划的路线,回到属于自己的小天地。

" 骑上电动车时我才知道,这座城市的街道是这样的,拐角处有面馆,绿化带里的月季花好香。

我像钻出地洞的鼹鼠,第一次有了生活在这里的实感。"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