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36氪 08-12

两大光伏巨头陷 30 亿诉讼,中国组件出海太难

作者 | 袁斯来

编辑 | 苏建勋

冲击发生在同一天。

7 月末,国内两家光谷组件龙头 " 天合光能 " 和 " 晶科能源 " 相继发布公告,称在美国陷入诉讼。

天合光能表示,其美国下属公司被道达尔能源起诉,原因是未能即时交付组件,造成道达尔能源项目损失。对方要求天合光能赔偿约 2 亿美元。晶科能源涉及的则是仲裁,同样和供货合同相关,对方要求支付的违约金、产品费用、延迟违约金等高达 3.25 亿美元。

根据第一财经报道,天合光能诉讼牵涉未交付完成的订单。道达尔能源 2021 年和天合光能美国公司签订了 900MW 的组件合同,金额高达 3 亿美元,双方约定今年 2 月到 12 月交付。目前来看,交付显然出现问题。而晶科产生纠纷的或为已经交付完毕的订单。

天合光能和晶科能源都是 A 股市值千亿的组件巨头,二者同时遭遇诉讼,为市场点亮一个不太好的信号。中国组件厂对外出口数量庞大,这两起诉讼背后笼罩着更让人不安的阴影:当海外环境急遽变化时,未来中国组件厂的出口业务可能还会遭遇打压。

复杂多变的政策

天合光能并未说明为何未能按时交付组件。外界猜测是因为美国的 WRO 政策(Withhold and Release Order),即 " 暂扣令 "。出口企业需要给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提供证据,证明产品不是强迫劳动生产、制造,才能撤销 WRO。

这一政策影响不止一家公司。2021 年时,晶科能源、阿特斯、天合光能、隆基出口到美国的组件都被扣押。

在 2021 年 WRO 生效之前,中国组件龙头们已觉察到寒意。包括天合光能、晶科能源在内的大厂早在 2015 年左右就转道东南亚,在当地建了大量产线,产品从泰国、越南等迂回出口至美国。

然而 2021 年,美国扣押令直接针对东南亚出口的产品,这一暗度陈仓的道路也遇到障碍。罗仕证券分析师 Philip Shen 在报告中表示,东南亚出口到美国的组件出货会因此延迟 12 个月以上。

而欧洲在 10 年前 " 反倾销 "、" 反补贴 " 调查后,近几年制裁相对温和。欧洲也成为中国光伏产品主要出口市场,占了出口光伏组件近一半。2021 年,仅荷兰一国就占了出口 24.3%。

不过难保欧洲不会再次对中国光伏组件下手。虽然现在欧盟大规模使用中国廉价的光伏组件,但各国并不愿意将生命线交给外国企业。欧盟能源专员 Kadri Simson 在 2022 年布鲁塞尔行业峰会上表示,欧盟委员会要将制造业带回欧洲,创建欧洲的光伏生产线,并为这一目标 " 不惜一切代价 "。

当地时间 2022 年 7 月 15 日,葡萄牙阿尔克瓦,浮动太阳能发电厂的全景。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当然,欧盟态度忽然如此强硬,更多针对的俄罗斯。俄乌战争后,欧盟希望减少对俄罗斯进口天然气的依赖。

重建供应链将是缓慢而持续的过程。今年,欧盟光伏协会建议启动 10 亿欧元的太阳能基金。4 月,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和旗下新能源子公司从欧盟获得了一大笔投资,用以提升本土太阳能组件制造。这家公司要在 2 年中将制造能力从 200MW 提到 3GW。

即便会耗费多年,欧洲产业链回归对中国企业来说也是可见的灰犀牛。如果国内市场在几年后增长放缓,国内组件厂会遭遇产能过剩的危机。

生产在内,需求在外

即便欧洲已经解除 " 双反 " 制裁,美国也放松了关税政策,但阴影并没有消散。目前中国国内需求还没办法完全覆盖产能。

中国厂商在十年前 " 双反 " 时代为 " 两头在外 ",也就是生产原材料和市场都在海外,完全依赖国外市场和供应链,所以当时被制裁后倒闭潮席卷行业。

此后中国光伏产业经历了供应链重建,加之国内市场需求因为政策利好增加,中国组件厂商恢复了元气。中国逐渐成为全球光伏组件生产重地。

这群组件厂商也的确从全球化中吃到甜头。相比中国市场相互倾轧,海外更好挣钱。根据隆基绿能 2021 年年报,其出口组件毛利达到 19%,国内销售毛利只有 13%。

国内 " 双碳 " 政策后,虽然国内行业升温,但其实海外增长更明显。2021 年上半年,国内光伏新增装机量增长 12.93%,同期出口增长高达 24.21%,除了传统的欧美、日本、澳洲市场增长外,印度、巴西新兴市场需求也变得旺盛。

然而,海外营商环境这两年不再稳定。以中国出口第三大市场印度为例,2022 年 4 月,印度可再生能源部宣布对进口光伏组件征收 40% 关税,对太阳能电池征收 25% 的关税,以此促进本地生产。

中国组件龙头们多少都遭到冲击。

以组件龙头晶澳科技为例,其 2021 年海外出货量占比 6 成。在 2021 年年报中,晶澳科技提出了五大风险,都和全球市场波动相关。列举的风险除了产业政策、国际贸易、疫情影响之外,还包括俄乌战争带来的物流运输和金融结算风险。

2022 年 8 月 3 日,上海晶澳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生产车间,太阳能电池板及相关组件正在源源不断从流水线上生产。图片来自 IC

这次被仲裁的晶科能源同样也以海外市场为主,其海外营收占了 75%。马来西亚、越南都有他们的制造厂,2021 年年报中,晶科能源也提到境外市场的经营风险。连隆基绿能的海外组件销售收入,也占到整体组件销售收入六成。

中国装机量即便连年增长,也很难保证行业每年都能稳定大涨。根据国家能源局数据,我国 2021 年新增光伏发电并网装机容量约 53GW,为全球第一,但没有达到全年 55-65GW 的装机预期。而全球其他国家装机量达到 80GW。

不过,需要看到国内市场的潜力。中国 2021 年装机量虽然没有达到预期,但仍然在全球领先。截至 2021 年底,中国光伏发电并网装机量连续 7 年居全球首位。除了总量,更可观的是增长速度,从 2020 年开始,中国每年装机量增速都是双位数。加上 " 双碳 " 政策性利好,国内增长红利会持续释放很长时间。

当然,发展期的短暂阵痛无可避免。隆基 2021 年年报表现不尽人意,租赁仓储费、增加了 2.3 亿元,汇兑损益则在四季度单季计提了 5.7 亿元,这些损失主要因为海外市场运行不顺。当龙头都不得不为了政策变化付出额外成本时,利润更微薄的中小公司会更难捱。

36 氪制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