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时代财经 08-10

发不了货,义乌商家被罚近万元!外贸老板提前截单:把能发的先发出去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张雪梅

图源:图虫创意

人被隔离,货在仓库积灰,延期发货被罚款的通知在手机上一条条弹出。

这是很多义乌电商人最近的写照,一位在国内某电商平台开店的老板告诉时代财经:" 身边同行基本一天成交 1000 单,发不了货,罚款最起码都过万了。"

8 月 2 日,义乌集中隔离点发现 4 例新冠肺炎阳性感染者,4 日,义乌宣布全市密闭场所暂停营业。

根据义乌发布最新通知显示,"8.2" 疫情发生以来,截至 8 月 9 日 9 时,义乌市累计报告本土新冠病毒阳性感染者 388 例。

因确诊人员足迹涉及青口夜市、青口宝龙广场,附近的青口物流中心也受到波及。一位从事省内物流的老板告诉时代财经,他的门店地址位于青口物流中心南侧 12 栋,附近都被划作管控区,无法营业,为了方便客户,他于 8 日在其他地方设立了临时收货点。

一位坐标义乌的居民也告诉时代财经,她有一个拼多多的快递 8 月 4 日显示【下一站:义乌青口揽投】后,之后就再没有动静。不过,她表示,自己居住在低风险区,其他快递都可以正常收发。

因无法发货被平台罚,12 天罚款近万

2005 年,义乌首次被联合国评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因着强大的批发市场,义乌的电商产业也十分发达。截至 2021 年,义乌共有近 200 个淘宝村,在这些村里,遍布着大量的电商从业者。

根据义乌市新冠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办公室发布的通报,本轮义乌疫情最早发现的 4 例阳性感染者居住在江东街道石塔头村,这也是电商人吴超(化名)在义乌的据点。

他告诉时代财经,8 月 2 日下午他所在的村就被封控了,导致 1 号开始的订单包裹寄不出去,"3 号申请了整店报备,平台人工审核 3 天都没通过,延期未发货的罚单照样开 "。3 日晚上,吴超也被送去隔离。

图源:受访者供图

随着罚单增多,吴超 4 日致电了天猫客服,对方建议他先申请屏蔽店铺。直至 8 日下午,他所在的金华天猫商家钉钉群终于做出回应,客服表示义乌从当日开始物流免责。" 但之前的罚款应该不会退了,等隔离结束也申诉不了 " 吴超表示。

同时,他对隔离结束后面临的问题也有了预判," 客户下单了不能发货,都给他们退款了,退款会直接影响店铺流量,等疫情结束后也就几乎没有流量了,店铺需要投入大量资金重新起来 "。

不止吴超,义乌有不少电商人都遭遇过因无法发货被平台罚款的情况。

陈越(化名)是义乌后宅街道的商家,今年 6 月 30 日至 7 月 11 日,因为疫情防控原因,他所在小区被短暂封控,导致无法按时发货,电商平台亦对其进行罚款。

他表示,在平台提起申诉后,该平台一共给他打了 6 次电话,每次都表示会有高级专员回复他," 但结果是一拖再拖,拖到最后直接关闭了我的申诉功能,根本联系不到平台的人。"

12 天的封控期内,陈越一共被罚了 9500 元,他告诉时代财经,身边一个圈子的同行,大家基本一天成交 1000 单,罚起来最起码都过万了。" 该平台罚款的规则是,48 小时不发货按延迟发货算,罚款 3 元一单;5 天不发货,按缺货算,每单在 3 元的基础上叠加 5 元罚款,即 8 元;再过 5 天不发,每单再叠加罚款 5 元,即 13 元 "。

陈越表示,在该电商平台,即便是由于卖家处于受疫情影响的区域而不能发货,只要卖家通过平台的隐私号联系了买家,而对方最终申请了退款,卖家也会被处罚每单 5 元,因为平台会检测到卖家给买家打了电话," 卖家一般并不知道买家真实的联系方式,只能通过平台电话的虚拟隐私号,所以一旦联系了,平台就会监测到。然后,平台根据买家的退款动作再按缺货对卖家进行罚款。"

尽管陈越暂时没有受到这次疫情的影响,但他有青口的同行,目前已经在隔离。时代财经注意到,抖音、小红书等平台亦有电商从业者发文对平台罚款的做法表示不满。

陈越从 2017 年开始做电商,他表示,疫情并没有导致他的订单减少,但是 2018 年该电商平台上线了 " 仅退款功能 ",并且现在平台对买家的管控力度越来越松,"10 元以内的订单,买家随便编造一个理由就可以仅退款了(不需要退货),商家证据齐全也没有办法,我们报过警,也去反诈 APP 投诉过,都没有用。"

外贸老板提前截单," 把能发的货先发出去 "

除了电商业务,在义乌占据重要地位的外贸业也受到影响。时代财经了解到,部分外贸公司不得不提前截单," 把能发的货先发出去 "。

杨知(化名)是某外贸公司的亚马逊运营,她所在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在亚马逊、速卖通和阿里巴巴国际站等平台售卖玩具。

她表示,目前,公司部分同事已经居家办公了。" 我们公司的仓库管理员也只能待在家,他是东阳的,现在进不了义乌,他不来的话,仓库里有些货也发不了 "。

杨知介绍,公司通过海运发货的频次是一周一次," 六截三开,星期六截单下个星期三开船,错过的话只能等下下个星期,但是疫情下有很多不确定性 "。本来是周六截单的产品,上周五(8 月 5 日)早上 6 点多,她的工作群里就通知因疫情影响提前至当天截单,先把能出的货先发出去。

她告诉时代财经,这几年疫情对公司的影响主要反映在物流和产品质量上。

一方面,公司会从广东、江西等地的工厂采购货物,但是沿途突发疫情导致送货的卡车进不来义乌,或者有时货能运到仓库,但却没有海运过来拉到港口装集装箱,也就没法发往美国 FBA 仓库。

杨知表示,因为担心货进不来,老板曾考虑把工厂都移到义乌这边," 但是换工厂会导致质量不稳定,广东那边很多款式的产品质量会好很多,订单想做好的话,质量还是第一位 "。

另一方面,工厂有时会因为疫情停工," 这就导致可能买家采购某一个款式 3000 件,但只能出货 1000 件。" 同时,赶工也会导致产品质量下降,买家会因此给出差评。她告诉时代财经,差评对产品销售的影响很大,她也需要尽量联系买家说明情况。

不过,杨知指出,国内疫情不是影响公司业务最主要的因素,国外疫情和经济环境对他们影响更大,这导致订单下滑很多。

为应对大环境变化,义乌的商家也采取了一些解决措施,包括加大内销、在抖音等平台直播,在海外开设商品城、搭建仓库等。

根据义乌商报报道,市场发展委数据显示,今年 1-6 月,义乌市开展网红直播带货 25.3 万场,完成零售额 194.67 亿元,同比增长 23.19%,直播经济呈现阶梯式增长。

陈越也透露,在电商平台之外,他也开启了直播带货," 为了还一个月 3 万的贷款,每天工作到晚上 12 点 "。

此外,为了尽可能规避外贸业务的风险,今年 6 月底,义乌中国小商品城正式在迪拜开业,公开资料显示,该商品城占地面积 20 万平方米,建筑面积 16 万平方米,由 1600 个商位和 324 个仓库组成,兼具展示和储存功能。此举有利于吸引境外采购商,方便境外采购商异地进行看样、选品、下单。

尽管挑战不小,但据世界义商研究院统计,今年 1 月 -6 月,义乌进出口总值达 2222.5 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 32.8%,其中出口 2029.5 亿元,同比增长 28.3%,对义乌的外贸企业而言,或许未来仍是挑战与机遇并存。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原创精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