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钛媒体 07-05

继抢公章后,*ST 海伦内斗再升级,公司把自家法人代表告上法庭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尤其是在充满利益争斗的资本市场,更是无时无刻都在上演权力争夺战。

7 月 4 日晚,*ST 海伦 ( 300201.SZ ) 发布公告称,对公司董事长金诗玮和中天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 以下简称 " 中天泽 " ) 提起诉讼,要求判令两被告共同向公司赔偿损失暂计 1.5 亿元,原因为 " 损害公司利益 "。公司还称,已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

据钛媒体 APP 了解,除了 " 公司状告自家法人代表 " 这种荒唐事之外,早在 2021 年,公司两伙股东还曾上演过 " 抢公章 " 的戏码。而这一切,都要源于公司两派的权力斗争。那么,这两年里,*ST 海伦都经历了什么?

原实控人冲进公司抢公章

事情还要追溯到 2020 年的 4 月。当时,*ST 海伦第一大股东 " 江苏机电 " 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将其持有的公司 5% 股份,转让给金诗玮所控制的中天泽,之后,江苏机电和 *ST 海伦前实控人丁剑平分别将其持有的 15.64% 和 4.34% 股份所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中天泽行使,由此,金诗玮成为了 *ST 海伦的实控人。

在协议中,各方约定将推进上市公司向中天泽及其指定主体进行定增。然而,到了 2021 年 4 月,*ST 海伦却宣布终止定增,中天泽指定的关联公司不再认购此前约定的非公开发行股份,对此,丁剑平、江苏机电认为,中天泽的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约,遂将中天泽诉至法院。

在丁剑平看来,金诗玮违约停止定增在先,如果中天泽没有向公司定增,双方交易的基础就不存在,对方也应该把控制权还给自己。而金诗玮则认为,定增终止不是他们的责任,是丁剑平方面隐瞒了上市公司的问题,甚至其相关人员还爆出了收购公司联硕科技的财务造假情况,他们认为,这个锅应该由丁剑平自己来背。

在此之后,*ST 海伦的权力争夺战也正式拉开了帷幕。到了 2021 年 10 月 9 日,事态升级,原实控人丁剑平等人带领数十名保安强行进入 *ST 海伦,自行召开三级干部大会,宣布成立所谓的 " 临时监管小组 ",强行接管 *ST 海伦,并从公司原定岗位的相关负责人员手中强行将公司的公章、财务印鉴、证照、财务 U 盾等重要财物转移至 " 临时监管小组 " 的控制之下。

为此,2021 年 10 月 17 日,金诗玮签名以公司名义对 " 临时监管小组 " 成员非法侵占公司证照的行为向法院提起公司证照返还诉讼,要求丁剑平、张秀伟等七被告返还非法侵占的全部公司证照,并同步提交行为保全申请。

今年 1 月 11 日,法院作出了行为保全裁定,裁定禁止被告丁剑平等人在本案作出生效判决前使用公司公章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该案已于 2022 年 6 月 18 日召开第一次庭审,目前仍在审理过程中。

但公司董事马超、邓浩杰认为:" 公司的公章证照一直在公司原定岗人手中保管、使用,符合公司的印章证照管理制度,不存在被抢夺的情况。" 因此,马超以及相关董事也于近日对公司的实控人金诗玮等提前诉讼,其认为金在担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期间,于 2020 年 7 月至 2021 年 5 月,恶意裁员、破坏连硕公司生产经营、贱卖公司资产,给原告造成巨额经济损失。

看起来,两拨势力似乎各说各的的理,互不相让。那么,*ST 海伦的内部矛盾到底从何产生呢?

受内斗影响股价大跳水

实际上,任何公司的权力纠纷还是离不开利益二字。公开资料显示,*ST 海伦的原名为海伦哲,总部位于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2011 年,公司登陆深交所创业板上市。目前,其主营业务为生产销售高空作业车、电力保障车辆、应急救援保障、消防应急装备等。

2016 年 1 月,为了拓展业务、提升业绩,海伦哲以高达 8 倍的溢价率,斥资 2.6 亿元收购了深圳连硕科技。彼时,海伦哲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公司主要看中连硕科技在视觉算法和工业机器人集成应用方面的优势,通过并购将继续壮大公司高空作业车、消防机器人等业务发展 "。

根据原股东业绩承诺,连硕科技 2016 年度、2017 年度、2018 年度和 2019 年度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人民币 2100 万、3000 万、4000 万、5200 万元。这四年间,连硕科技业绩承诺完成率为 102.37%

但没想到,刚过业绩承诺期,连硕科技业绩就大跳水,公司在 2020 年巨亏 2.89 亿元,并且净资产为 -1815.74 万元,已经资不抵债。于是,海伦哲在全额计提连硕科技 2.42 亿商誉减值准备后,便于 2021 年 4 月以 1 元的超低价把连硕科技卖了给吴泽勤、宋俊。另外,连硕科技欠海伦哲的 7018.18 万元债务也一并减免。

但低价转让引起了公司新旧管理层的强烈不满,丁剑平一方认为金诗祎涉嫌贱卖资产。而现在实控人金诗玮则认为原控股股东在转让上市公司股权时隐瞒了真实财务状况。也就是上文提到的,也正是因为联硕科技这个大雷,金诗玮才对公司停止定增。

由此,公司也开始上演 " 互相上诉、抢公章、公司告自家实控人 " 等的各种戏码。事实上,根据业绩,金诗玮一方也不无道理。根据 2020 年年报,公司的营业收入约为 20.36 亿元,同比增长 17.69%,但由于计提连硕科技商誉,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 4.68 亿元,同比下降 1133.77%。

但在金诗玮的控制下,海伦哲的管理也十分混乱。据钛媒体 APP 了解,公司今年被 ST 就是因为海伦哲2021 年年度财务报告被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此外,公司今年的净利润虽然有所提升,但却没有及时披露 2021 年度业绩预告,而是直接发布了 2021 年年报。这些都不符合《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为此,江苏证监局也决定对 *ST 海伦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当然,在这场权力争夺战中,最受伤的还是二级市场上的中小投资者。根据钛媒体 APP 统计,自 2020 年 4 月以来海伦哲的股价已经从最高时的 6 元附近,跌至最低时的 1.63 元。有股民还在股吧表示称,自己 30 余万元投资款,已亏到不足 7 万元。而截至 7 月 5 日收盘,*ST 海伦的股价只有 2.01 元,最新市值只有 20.92 亿元。

钛媒体 APP 注意到,5 月 6 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ST 海伦曾表示," 公司主要生产经营仍在进行,但公司治理极度混乱,公司运营资金也相对紧张,公司在积极寻求司法救济,但过程相对漫长且痛苦。" 可见,对于海伦哲来说,漫长的黑夜何时才会过去,仍是一个未知。(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 | 于莹)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