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金错刀 07-06

奔驰背后的河南大佬:年入 800 亿,全靠收垃圾!

文 / 金错刀频道

捡破烂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河南大周,河南中部的一座小城镇,只有 64 平方公里,不到 8 万人。

但去年,河南这个最穷小县城,靠 " 捡破烂 " 收入 832 亿元,贡献了 22 亿的税收。

这里的村民,简直是个个都是 " 破烂王 ",他们收集了天南海北的易拉罐。

还跑到新疆、内蒙古收炮弹、坦克,甚至有人去俄罗斯运旧飞机。

小小的县城,藏着废旧金属回收网点 8000 多个,年回收各种废旧金属 400 万吨,一不小心干成长江以北最大的废旧金属集散地。

这个过去河南最不起眼的小县城,居然悄悄把全国人都骗了。

河南最穷小县城:

娶媳妇,得靠卖粉条换钱

村民能被逼到捡破烂,大周镇的穷可想而知。

不靠海的村镇,一般都是靠种庄稼养活自己。但大周这些村子惨就惨在,地上没资源、地下没矿产。

土地还是沙土地,只能种些红薯和花生,这导致大周镇的经济常年在全市排倒数第一。

没有赚钱的门路,也得活下去。

村民们就把红薯做成粉条,再用车拉到县城里去卖,赚些小钱。回来的时候觉得车子空着也是浪费,就沿路捡一些废品,顺便把城里的旧东西拉回来卖。

当时村子里还有个顺口溜:

" 拎着袋,收破烂儿,人人都在挣活钱。谁要不去挣活钱,难养老婆和小孩儿。"

于是,为了生计,很多村民拎着麻袋,骑着自行车走街串巷开始收破烂。

这是大周镇的破一代。

刚开始,这些 " 破一代 " 见什么收什么,塑料、废纸、铁器一概照单全收。慢慢地有人发现,破烂里的 " 金子 " ——废旧金属。

但直接卖给收费站其实赚不了多少钱,比如当时烂铜瓢、铜碗等才 1.25 元每斤,破铝锅才几毛钱一斤。

一趟就算收二三百斤,带回去卖给废品收购站每斤仅能赚三四毛钱。

比如,收回易拉罐,在家里砌个灶,放上大铁锅,用大火将它炼成铝水,之后用磨具将铝水铸成铝锭、铝棒等,卖给上游买家,赚的钱是直接卖破烂的好几倍!

在收收卖卖中,大周镇慢慢把收破烂搞成了产业链。

有人在家开收购部,经营废旧金属的收卖。有人搞运输,全国各地 " 收废品 "。

有的人在外打工,学会了冶炼技术,将废旧金属经过简单加工后卖出了几倍的价格,由此大周出现了有色金属加工。

现在把公司直接干上市的德威股份创始人孙秋建,也是这么过来的," 最初搞废旧金属收购时,吃在路上、住在车上,喝生水、啃干馍!"

到了 2015 年,大周镇靠着 " 收废金属 " 就已经做到 300 亿,逆风翻盘。

8 万人的 " 破烂王国 ",竟然拿下了奔驰

照这样发展下去,别说大周镇,整个河南的废品也不够大周镇收的。

于是,大周镇收废品的人跑得越来越远,开始在全世界 " 捡破烂 "。

有的跑到洛阳、西安,一天能收一两吨废铜废铝;有的跑到新疆、内蒙古,收来旧坦克、炮弹壳。

甚至有的人直接跑到俄罗斯,将当地的破飞机、破坦克都运了回来,拆解后再卖给金属回收公司,很多人都赚翻了。

有村民说," 特别是飞机,拆解后大部分是铝,还有铜、镍甚至黄金等贵金属。有的人用火车把破飞机运回来,一趟就能赚好几万 "。

1998 年左右,大周镇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废旧钢铁集散地,平均每个月向市场提供废旧钢铁超过 2000 吨。

仅仅是全世界倒卖废旧钢铁,大周镇未必能赚这么多。

大周镇还有个赚钱绝招——为汽车公司生产轮毂。

这事儿看起来不难,但事实上在 2017 年之前,世界上竟然没有一家公司能实现镁合金汽车轮毂大批量生产。

相比传统轮毂,镁合金轮毂重量减少了 1/3、节油率提高了 8%-18%,更耐磨、舒适度也更好。

2017 年,全球第一条高档镁合金汽车轮毂生产线落地大周镇。

过去穷得叮当响的小县城,不仅技术领先了同行 3 到 5 年,而且还成为国际镁合金汽车轮毂标准的制定者,直接从运动员干成了裁判。

在投产仪式上,德国奔驰毫不犹豫签下了 3 年 50 万只轮毂的订单。

大周镇看似平平无奇,但踩风口也相当猛。

这几年新能源的风口,很多互联网公司、传统汽车企业头脑一热,都宣布要做全球最牛的新能源车。

而对新能源汽车来说,减重就是节能减排的重要一环,相同体积的铝合金轮毂比钢质轮毂轻 2/3,散热还好。

大周镇生产出的第一批产品合格率只有 30%,有的村民第一年赔了将近 100 万!

虽然不会开发布会放狠话,但村民却能做狠事儿 。

用了整整三年,现在大周镇的企业可以做到生产的铝合金轮毂,误差率基本可以控制在一丝左右,比头发丝还微小。

产品合格率从 30% 提高到了 90% 以上,有工厂的年产量更是达到了 80 万件,还成为北汽集团的供货商。

大周镇把废铜烂铁玩出花,很多我们身边的产品,都有大周镇的影子。

比如,2016 年时中国 80% 的摩拜单车车架,也都是来自大周镇。

德国奔驰设计公司总裁 Brandt Markus 在参观完后,直呼牛 X!

会卖惨,不是真正的致富法宝

过去最偏远、最贫穷的大周镇,现在成了许昌市最富裕的地方之一。

但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样的赚钱过程太慢、太苦、太累。

比起老实人,很多 " 聪明人 " 找到了更快东山再起的致富法宝——卖惨。

最近新东方的直播间火的风生水起,但可能很多人没注意到,疯狂英语的创始人李阳最近也干了几件事。

他连发了几条视频,落魄站在街头,举着一个纸板,上面写着:" 打老婆的行为是错的。"

过了几天,李阳再次站街,还是那套衣服,还是那个旧纸板,只不过上面的文字变成了," 免费教英语,希望帮助普通家庭节省高额补课费。"

发短视频道歉,举纸板道歉,直播继续道歉 ...... 表面看起来是洗心革面。

但当刀哥点进直播间一探究竟时,发现李阳用了大部分时间在让大家购买小黄车里的课程,说好的免费呢?

微商女王张庭在涉嫌传销被封杀之前,也用过类似的套路。

一次直播时,刚好是袁隆平院士离世的日子,为了表达敬意,张庭一开始还带着直播间工作人员全体默哀一分钟。

可一分钟后,张庭秒变脸,开始打鸡血式卖货。

她开始坐不住,崩溃大哭,上演苦情戏说一年 365 天,自己可能会工作 350 天,有时候两三点下播。

为什么现在卖惨行不通了?

很明显,因为不真诚。

要说惨,这些中国的小县城们才是真的惨,过去很多村都因为穷而出名。

曹县过去被人们称作 " 鬼村 ",人均 GDP 排倒数第一;给上海疫情时供应上千吨蔬菜的寿光,过去地里贫瘠到菜都长不出来。

但就是在这样资源有限的条件下,曹县人拿 " 泡桐树 " 做出了棺材, 在日本樱花盛开的季节,还手工雕刻出樱花,承包了日本 90% 的棺材市场。

他们甚至还能复原文物,其中一件红色织金蟒袍,误差不超过 0.1mm,最后被收进山东省博物馆。

去年一款高端定制汉服,更是卖出 3.5 万天价,比 LV、爱马仕都贵!

2020 年,曹县在疫情影响下依然创造出近 30 亿产值。这样的成绩,是靠着曹县人民一针一线缝出来的,不是卖惨卖出来的。

大周镇能做到 800 亿,除了镇上的人,还有近万人的 " 大周收购队 " 遍布在全国各地,像蜜蜂一样,将全国的废旧金属采回大周。

还有的 " 破二代 "、" 破三代 " 从中南大学博士毕业后,拒绝了很多名企,返回家乡继承了捡破烂的事业,从事再生资源循环利用的科研工作。

换句话说,他们是因为成功之后才被了解到过去的惨,而不是借着卖惨出圈。

结 语:

疫情三年,很多人第一年在撑,第二年在熬,到了今年流行起了一个词,叫躺平。

很多破产和暴雷的创始人一边在朋友圈发着卖惨故事。

精锐教育创始人张熙在欠下 27 亿之后,朋友圈自曝自己抑郁症很久,但却被发现早就从股份转让中套现了上亿资金,还长期免费借用公司 8000 多万。

而华为在被美国逼到墙角时,员工收到一份通知,要求大家不要在社交媒体上卖惨,靠民族主义来博取同情,只需做好产品。

但即使这样的情况,任正非还说:磨难是一笔财富,我们没有经过磨难,这是我们最大的弱点。

这些最不起眼的小县城们不哭穷、不卖惨,闷声干大事,才能把全国人民都给 " 骗 " 了。

因为在商业世界里,强行卖惨,留下的只会是一地鸡毛。

弱者只会卖惨,强者都在自救。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参考资料:

许昌晨报 .《从 " 破一代 " 到 " 破二代 " ……收废品 " 收 " 出一个 " 金属王国 "》

创业邦 .《一个河南小镇,靠 " 捡破烂 " 起家,做起 800 亿的国际贸易大生意》

正解局 .《一个小镇的 " 金饭碗 ",做成 832 亿的大生意》

人民网 .《河南大周:架子车拉来的 " 金属王国 "》

@The End

本篇作者 | 张一弛 | 内容运营| 佳男

|主编 |张一弛

以上内容由"金错刀"上传发布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原创精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