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钛媒体 07-05

“雷暴风波”中的南京银行

城商行龙头南京银行连日来陷入舆论漩涡。

6 月 29 日晚间,南京银行发布公告称,董事、行长林静然因工作需要、另有任用,于当日向公司董事会提交辞职报告。公告同时表示,林静然的辞任自当日起生效。此时,林静然的任期尚未满两年。

6 月 29 日,南京市公告,任命东方资产总裁邓智毅先生任副市长(挂职),其工作分工包括 " 协助分管市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指挥部、市投资促进局、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市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南京紫金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南京银行、南京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7 月 1 日午间,一则涉及南京银行的群聊记录在社交媒体快速发酵,交流内容为西部证券通信首席傅鸣非关于南京银行的一些判断与风险提示。当日晚间,南京银行发布一则澄清公告称:网传有关不实信息为恶意造谣,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将依法追究相关主体的法律责任。目前,公司经营管理一切正常,经营发展良好。

7 月 1 日下午,南京银行再发布公告称决定 " 更换印章 ",因 " 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印章使用年限较长、磨损严重,为便于各项工作顺利开展,我行决定更换印章。新印章名称不变,并已在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完成备案登记。自 2022 年 7 月 1 日起,启用 " 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新章,原印章于同日作废销毁。不过,官网目前已经无法找到或者搜索到这条 " 更换印章 " 的公告。

一连串事件让南京银行深陷舆论漩涡,然其却选择在此时交出半年成绩单,释放利好。

7 月 3 日晚,南京银行披露了 2022 年半年度业绩快报。报告显示,上半年南京银行实现营业收入 235.32 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 32.95 亿元,同比增长 16.2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101.50 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 16.96 亿元,同比增长 20.06%。

突遭调任的行长

6 月 29 日晚间,公告同时表示,林静然的辞任自当日起生效。公司行长职责暂由董事长胡升荣代为履行。

资本市场在隔日作出反应,6 月 30 日,南京银行股价早盘一度大跌逾 9%,接近跌停。截至收盘,南京银行报 10.42 元 / 股,跌幅 6.46%,总市值约 1074 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林静然出生于 1974 年,1995 年毕业于南京审计大学,2006 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1995 年至 2005 年,林静然历任中国银行南京市花园路分理处副主任、中南分理处主任、玄武支行行长、新港支行副行长(主持工作)。

在加入南京银行之前,林静然于 2005 年起先后担任民生银行南京分行公司二部副总经理(主持工作)、兼江宁支行行长,南京分行机电金融部总监,无锡支行筹备组负责人、无锡支行行长,南京分行党委委员,昆明分行党委副书记、副行长(主持工作),苏州分行党委书记、行长,2015 年 3 月出任民生银行南京分行党委书记、行长。

林静然担任南京银行行长一职的时间并不长,南京银行年报显示,其于 2020 年 9 月起任职南京银行行长,至今尚未满两年。在上任不久后,南京银行便于 2020 年 11 月发布公告称,行长林静然增持南京银行股票 13.80 万股,增持金额约 106 万元,并承诺三年内不减持。

7 月 1 日,卸任行长林静然的下一站得到明确。

南京东南国资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 " 东南集团 ")官网消息显示,林静然为该集团副董事长、党委委员(保留市管企业正职待遇)。

南京国资委也在官方公众号发文称,7 月 1 日,南京市国资委主任范慧娟带队专题调研了南京东南国资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 " 东南集团 ")国企党建和生产经营状况,研究部署下一阶段工作举措。东南集团副董事长、党委委员林静然作为领导班子成员参加调研。

公开资料显示,东南集团成立于 2014 年,是南京市委市政府为加快河西新城、南部新城、仙林大学城、麒麟科创园等江南功能区发展设立的市属国有独资公司,由南京市国资委 100% 持股。集团注册资本 50 亿元,2015 年获得主体信用 3A 的最高评级。

而此前在微信群中发言称南京银行有 " 雷暴风险 " 的西部证券通信首席傅鸣非则受到了警方调查。

7 月 3 日晚,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发布警方通报称,"7 月 1 日 20 时许,南京银行向公安机关报警,称有网民散播有关南京银行的谣言。公安机关经工作查明:6 月 30 日 18 时许,网民傅某某(男,39 岁),出于博眼球的目的,在小区业主微信群内发布自己编造的有关南京银行的虚假信息造成不良影响。事发后,傅某某主动采取消除影响的措施并认错悔过。公安机关已依法对其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随后,西部证券终止了傅某某的试用期,同时解除公司与其在 2022 年 2 月 18 日签订的劳动合同。

处理 " 坏账 " 的副市长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在南京银行行长林静然辞职当天,南京市突然任命了一位来自东方资产管理公司的副市长(挂职)。6 月 29 日," 南京人大 " 微信公众号显示,邓智毅被任命为南京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挂职),协助负责处置金融风险,同时还协助分管南京银行等。

邓智毅履历显示,他于 1988 年参加工作,曾在央行资金管理司、计划资金司、货币政策司等部门任职,后来又在原银监会银行监管部门担任过诸多重要职务。

2018 年 8 月,邓智毅出任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东方资产 ")执行董事、总裁,今年 4 月还代为履行东方资产董事长职责两月余。众所周知,东方资产是国内较为著名的不良资产处置公司,是财政部、社保基金理事会共同发起设立的中央金融企业,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截至 2021 年末,东方资产合并总资产达 12057.93 亿元,所有者权益为 1574.49 亿元。

同一天内,南京银行行长辞职、不良资产处置公司总裁挂职南京副市长,工作职责又包含 " 南京银行 ",这难免让人产生联想。

" 巧合 " 还没有结束。

7 月 1 日,南京银行决定更换新公章。其官网发布关于启用 " 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新公章的公告,据公告,因 " 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印章使用年限较长、磨损严重,为便于各项工作顺利开展,决定更换印章。自 2022 年 7 月 1 日起,启用 " 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新章,原印章于同日作废销毁。新印章名称不变,并已在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完成备案登记。

不过,目前在南京银行官网已无法找到这条公告,疑似被删除。一位银行从业者告诉钛媒体 App,更换公章对于银行的日常经营影响重大,极少更换公章。但其也认为,单纯从换公章这一事件也无法判断经营现状。

浙商证券认为,这一连串事件,只是 " 独立事件的巧合 "。

对于林静然行长辞任 " 属正常工作调动,和前期招行行长辞任有显著差异 "。原因有两点:一,林静然先生已赴东南集团任副董事长、党委委员,并参加 7 月 1 日国资委的专题调研。二,6 月 29 日公告中,南京银行董事会对林静然先生的贡献表示感谢,而 2019 年行长辞任公告中并无相关表述。

对于金融副市长到任,浙商证券认为是 " 市场担心南京金融风险,可能是过度发酵 "。原因有两点:一,邓副市长职责范围较广,协助负责投资促进、招商引资、金融、处置金融风险等工作。二,职务任命理应早有安排,而行长辞任是突发事件,不宜将两者关联。

南京银行究竟成色如何?

在深陷舆论漩涡的时刻,南京银行主动公布上半年业绩快报,试图释放利好。

业绩快报显示,截至今年 6 月末,南京银行资产总额达 19146.22 亿元,较年初增加 1656.75 亿元,增幅 9.47%;存款总额为 12229.31 亿元,较年初增加 1512.27 亿元,增幅为 14.11%;贷款总额达 9036.17 亿元,较年初增加 1132.95 亿元,增幅达 14.34%。

在资产质量方面,截至 6 月末,南京银行不良贷款率为 0.90%,较年初下降 0.01 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 395.17%,保持基本稳定。

此外,南京银行首次在快报中披露关注类贷款(借款人目前有能力偿还贷款本息,但存在一些可能对偿还产生不利影响因素的贷款,称之为关注类贷款)占比与逾期贷款占比,公司预计前者季度环比下降 17bp 至 0.83%,后者半年度环比下降 8bp 至 1.18%。房地产敞口方面,快报披露母公司房地产贷款余额 1293 亿元,占比 14.5%,其中公司类房地产贷款 461 亿元,个人按揭 832 亿元。

此外,快报显示,报告期内多家大股东增持。2Q 末,法巴增持 1.83%,持股比例达到 16.3%,为第一大股东,南京紫金投资集团、南京高科、中国烟草、紫金信托分别增持 0.69%、0.29%、0.78%、0.49%。

业绩快报一出,包括中泰证券、浙商证券、民生证券、申万宏源证券在内的多家卖方机构纷纷发布研报力挺南京银行。比如,浙商证券研报称," 我们预计南京银行营收利润增速位居上市银行第一梯队。基本面强基础 + 交易面强支撑 + 可转债强动力,近期调整创造上车机会。"

即使利好频出,在业绩快报发布后的第二个交易日,7 月 4 日,南京银行股价仍跌 1.07%,报收 10.18 元,成交金额 21.92 亿元,主力资金(超大单 + 大单)净流出 3.11 亿元,连续 3 日净流出,上一交易日主力净流出 4224 万元,4 日环比增加 635.37%。

南京银行股吧内,仍有投资者担忧 " 雷暴 "。已经遭到解职的原西部证券通信首席傅鸣非此前在微信群聊中也曾提及 " 雷暴 " 风险,称 " 南京银行对公部门 40% 左右的贷款是地产信贷;50% 以上的贷款是产业基金政府项目的信贷 "。

钛媒体 App 翻阅了南京银行 2021 年年报,从中并不能找到这些传闻的潜在证据。

年报显示,2021 年该行贷款投放主要集中在租货和商务服务业、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等。房地产贷款金额分别为 374.15 亿元,占比只有 4.73%,房地产不良贷款率只有 0.08%。

客户集中度方面,南京银行前十名客户贷款占贷款总额合计 2.57%,占资本净额比例合计为 13.66%。最大单一客户贷款金额为 31.45 亿元,占贷款总额比为 0.4%。

而从更宏观视角看,市场对于南京银行的担忧也并非完全空穴来风。2018 年开始,南京市陆续出现大型企业风险,比如雨润、三胞、丰盛、苏宁。这使得市场担心南京地区存在较大金融风险。作为与地方财政密切关联的城商行,南京银行很难不受到关联影响。

以深陷债务危机的丰盛系为例——丰盛系是继三胞集团之后,2018 年年内南京第二家陷入债务危机的大型民企,当年末,盛丰集团发生债务危机,涉及金额 12.8 亿元。直至今年 4 月 15 日,南京建工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等 25 家公司(原丰盛系)重整计划获法院裁定批准,脱离破产的命运。

而 " 拯救 " 丰盛系的力量,与南京银行有着密切关联。

2022 年 5 月 7 日,紫金信托官网发布公告称,经公开招募和遴选,紫金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被确定为南京建工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等 25 家公司实质合并重整案信托计划受托人。紫金信托的大股东是南京紫金投资集团,而后者也是南京银行的第二大股东。

总而言之,在部分村镇银行 " 雷暴 " 的敏感时刻,南京银行发生一连串 " 巧合事件 ",市场 " 杯弓蛇影 " 不足为奇,一连几份的官方澄清公告自然还无法立刻打消投资者的怀疑。(本文首发钛媒体 App,作者|蔡鹏程)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原创精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