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艾瑞网 07-05

一夜没了 14 万元,B 站虚拟主播还背上平台的“债”

导语:B 站许多虚拟主播都收到了一条强制退款通知,扣除主播收益中未成年人打赏费用,甚至有主播总退款金额高达 14 万元。按照 B 站的规定,主播们想要弥补这部分扣款,只能通过继续直播、粉丝打赏来偿还。中小主播们就此踏上直播还 " 债 " 路。

6 月 28 日,B 站许多虚拟主播都收到了一条强制退款通知,扣除主播收益中未成年人打赏费用,甚至有主播总退款金额高达 14 万元。按照 B 站的规定,主播们想要弥补这部分扣款,只能通过继续直播、粉丝打赏来偿还。中小主播们就此踏上直播还 " 债 " 路。

" 一下子天都塌了下来,整个人都木了。"6 月 28 日,B 站虚拟主播桃宝 Momoko 在一条视频中说。

那天晚上,她突然收到 B 站直播运营团队发来的通知,称未成年人粉丝先后在其直播间进行打赏,现监护人主张退款,并提供了相应的证明材料。这些钱中包含了这位未成年人近半年来的所有打赏,平台和主播总退款金额为 14 余万元,将扣除主播账户中等价值 7 万多元的金仓鼠。

" 金仓鼠 " 是 B 站直播的通用货币。粉丝付费打赏后,B 站从主播的打赏收入中拿走 50% 的平台抽成,剩余部分是主播获得的收益,这些收益通过金仓鼠结算。对于中小虚拟主播来说,这笔突如其来的大额退款,可能相当于几个月的收入。

这天晚上,不止桃宝 Momoko 收到了强制退款的通知,据新浪科技报道,已有十几位主播收到退款通知。

按照 B 站的打赏机制,此次扣款直接扣除主播们金仓鼠账户中的货币,主播们无法通过直接打款至金仓鼠中来填 " 坑 ",只能通过继续直播,粉丝继续打赏来弥补这笔退款。

而且,由于 B 站会拿走打赏收入 50% 的分成,意味着桃宝 Momoko 欠下的 7 万块钱,需要通过直播获得 14 万的打赏才能还清。

被未成年人退款的虚拟主播们,就这样背上了来自 B 站的 " 债 "。

虚拟主播,直播还 " 债 "

桃宝 Momoko 在视频中,提到了自己与这位粉丝在直播间最初相遇的时刻。

这位粉丝进入直播间后,接连付费,买了 " 舰长、提督、总督 ",价格分别为 198 元、1998 元和 19998 元,主播称当时 " 像梦一般的场景 "。用户购买 " 舰长、提督、总督 ",相当于按月对主播进行打赏,主播可以从中获得分成。

由于礼物金额过大,桃宝 Momoko 表示,自己曾经问过对方是不是未成年人,这位粉丝当时自称 19 岁,还说 " 这些钱不算什么 "。

直播打赏是虚拟主播重要的收入来源。在这次事件中,主播们的退款金额从几千到十几万不等,这对很多中小主播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

前段时间," 虚拟主播 B 站直播 2 小时收入超百万 " 的话题登上热搜,让很多不了解这一行业的人,第一次看到了头部虚拟主播的光芒万丈。

但中小虚拟主播并没有大众想象中的光鲜亮丽。B 站 UP 主小鱼对《豹变》表示,虚拟主播的起步成本是所有主播中最高的。

" 好的声卡和话筒是标配。另外,因为要带动虚拟主播形象,所以要有好的摄像头和电脑显卡。虚拟形象上,立绘正常需要 2000 到 4000 元,建模得 2000 以上,再加上开播的 logo、直播页面、壁纸、个人头像,光是起步最少需要 3 万到 4 万。"

有关虚拟主播的日常支出,小鱼告诉《豹变》:" 虚拟主播一般每几个月都会约一张壁纸作为观众反馈,静态的最低 2000 块,好一点的四五千。"

而中小虚拟主播的收入并不可观,小鱼说:" 主播的直播间流水 B 站拿一半,主播拿一半,主播的那一半还需要减去缴税的钱。和 B 站或者公司签约的主播还有分成问题。总之,主播最终大概只能拿到流水的 35%-40%。"

一位受访对象透露,某 6 万粉丝的虚拟主播,每月直播间流水大概 4 万左右,到手 1.5 万元。除此之外,主播每个月还有必要的直播成本,如送用户礼物、几个月一张定制壁纸、翻唱的曲绘等,平均下来中等主播每个月只能剩 1 万元左右。

某主播给打赏粉丝准备的礼物

B 站虚拟主播可可告诉《豹变》,早在一年前她刚入行的时候,就经历过未成年人退款," 当时刚刚试播,也没有想过未成年的事情。"

收到 B 站的退款消息后,可可的金仓鼠账户里直接欠了 6000 多元,这对新人来说负担很大。由于金仓鼠只能通过直播打赏入账,再加上 B 站的抽成,所以可可需要一万多的打赏才能补上这个负债,她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还清这笔钱。

桃宝 Momoko 也在视频中对观众说:" 这 7 万块钱对我来说像是山一样,果然天上就没有掉馅饼的好事。"

按流程退钱,不亏不赚?

家长申诉未成年人打赏合情合理,平台、主播理应退款。按照原金额退回,这对主播、B 站来说只是按流程行事,看似谁也不多亏,谁也不多赚。

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

首先,从未成年人保护的角度,监护人有权利要求平台退款。2022 年 5 月 7 日,网信办等四部门联合发布 《关于规范网络直播打赏 加强未成年人保护的意见》,其中提到:严格落实实名制要求,禁止为未成年人提供各类打赏服务,对未成年人冒用成年人账号打赏的情况,属实的须按规定办理退款。

但对于主播来说,平台的处理方式似乎并没有那么公平。

"B 站并没有开通主播直接使用银行卡、支付宝等退款的方式,只能通过直播入账金仓鼠。假设主播 B 站金仓鼠里被未成年退款,欠下 1 万,由于 B 站需要拿走主播 50% 的收益分成,那就意味着主播需要在将来的直播中,获得 2 万的打赏才能还清金仓鼠里的 1 万欠款。" 某万粉主播的粉丝管理小嘉告诉《豹变》。

她说:" 就好比老板对一个打工人说,你最近干得不错,我给你一大笔奖金。然后你很开心,以为是自己的努力换来了回报,拿着这笔钱去买自己喜欢的东西或者用于提升自身。然后等你把奖金都花完了,老板又说最近公司效益不好,之前的奖金就当是你未来的工资吧,你还只能打工还。"

上海汉宗律师事务所的汪申律师对《豹变》表示:" 主播和平台之间需要有明确的合同约定。如主播签署类似‘如发生退款,则在主播账户中退回相应的金仓鼠’的条款,要求主播只能通过金仓鼠来退款的合约,那么是合规的。如果没有此类协议,主播却只能通过直播赚取金仓鼠的方式来弥补退款,属于强制劳动,不合法不合规。"

这笔退款从金额来看,主播归还了未成年人家长应该索回的这部分钱。但是从站内机制来说,主播相当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预支了这部分工资,需要更加努力工作来偿还。而且,主播们还损失了部分直播投入成本。

小鱼告诉《豹变》:" 虚拟主播越来越多,形成了一定内卷。为了留住观众们,主播们会给打赏了舰长、总督的用户送礼物。礼物也是越送越多,有的直播间甚至出现了观众上舰长主播亏本的现象。从成本来看,今年主播的壁纸、立绘价格大涨,一个立绘建模需要 8000 左右。普遍下来,主播们收入比去年少,支出却增多,所以今年未成年人退款影响力要远大于去年。"

而在未成年人退款前,主播给打赏用户送出去的礼物成本,是无法追回的。

2020 年,曾有媒体曝光,一位网名为 " 朱可夫鬼鬼 " 利用了 B 站关于未成年人充值一事的漏洞,一举退款近 200 万,这个过程中甚至骗取了不少 UP 主的礼物、钱财等。

在虚拟主播和粉丝们中,时常流传着 " 不怕大哥不打钱,就怕大哥未成年 " 的调侃。由于隔着网络,无法直接识别粉丝是否成年,为了避免风险,部分主播在直播间中会显著标明 " 未成年不要打赏 " 的字样。

去年 6 月份,CEO 陈睿在 B 站 12 周年演讲时透露,过去一年有超过 3.2 万名虚拟主播在 B 站开播,同比增长 40%。可以说,B 站是中国虚拟主播最丰富、聚集度最高的平台。

维护良好的社区生态对 B 站来说尤为重要。今年 6 月 26 日,B 站 13 周年庆的演讲上,陈睿围绕 " 宝藏 UP 主 " 进行主题演讲,他表示:" 能够不断地去产生宝藏 UP 主,既是 B 站的活力所在,也是 B 站的价值所在。"

宝藏主播的入驻,对 B 站来说的确是好事,但小嘉告诉《豹变》:" 这种情况下,虚拟主播们无论签没签公司,都不敢轻易起诉 B 站。因为目前国内虚拟主播只能在 B 站播,很难在其他平台运营。"

平台的打赏漏洞,谁来补?

我国未成年人互联网普及率极高。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数据,2020 年中国未成年网民规模达 1.83 亿,未成年人互联网普及率 94.9%。保护未成年人一直是互联网监管的重点。

在过去几年里," 打赏门 " 事件不胜枚举,热衷直播打赏的未成年人绝非个例,而很多时候,家长们也维权困难。

在新浪旗下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上,搜索 " 未成年 ",相关结果有 8 万多条,其中很大一部分是 " 未成年人消费不给予退款 " 的投诉。

这类事件不断引发关注,平台、家长、主播苦 " 未成年人打赏 " 久矣。

2020 年 11 月 23 日,广电总局下达了《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网络秀场直播平台要对网络主播和 " 打赏 " 用户实行实名制管理。

《通知》中明确平台要通过实名验证、人脸识别、人工审核等措施,确保实名制要求落到实处,封禁未成年用户的打赏功能。平台应对用户每次、每日、每月最高打赏金额进行限制。

不同平台的对策各不相同,例如腾讯游戏在限制已实名未成年人的基础上,扩大人脸识别的应用,通过 AI 机器学习等技术手段,根据用户游戏内行为特征判定身份后," 疑似未成年人账号 " 登录和支付时,需要人脸识别验证。

但在监管禁止未成年人打赏的情况下,B 站的未成年人是如何完成大额打赏的?

B 站客服明确表示,未满 18 岁无法进行充值或消费。另外,B 站用户手动开启 " 青少年模式 ",也无法进行充值、打赏功能。

但 " 漏洞 " 在于,未进行实名认证、未答题成为正常会员的 B 站账号,是可以正常打赏、付费的。对此,《豹变》咨询 B 站客服,对方仅回答 " 以实际提示的为准 "。

汪申律师对《豹变》说:" 大额付款需要进行消费主体身份验证,比如人脸识别等。这个机制在游戏中就有,在直播打赏中运用上也并不困难。"

如果未成年人用未实名认证的账号进行打赏,B 站客服表示,需要提供未成年人及监护人身份信息、交易记录、退款承诺函等即可申请办理。

站在家长的角度,发生未成年人打赏时,B 站比其他平台更容易退钱,其他很多平台需要证据证明在打赏时是未成年人在操作。

而站在主播们的角度,除了在直播间提醒未成年人不要打赏,能做的并不多。主播可可无奈地对《豹变》说:" 我们也没有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7 月 2 日晚上,虚拟主播桃宝 Momoko 在 B 站再次开启直播还债,直播标题为:" 喝西北风的第四天 "。

(应受访者要求,小鱼、可可、小嘉为化名)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以上内容由"艾瑞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