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文娱后台 07-04

就冲这一点,赵丽颖新剧不收钱也得夸

国产剧被嘲已久,如今终于有了可夸之处:

那些敢于挑战权威的底层小人物,居然回来了。

赵丽颖在新剧《幸福到万家》饰演的女主何幸福,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姑娘。

文化程度不高,没学过法律知识,更不懂什么是公民意识。

但就是这样的她,敢于跟全村实际权力拥有者的村支书叫板。

村支书的儿子对自己妹妹耍流氓,何幸福要求对方登门道歉;

自家土地被村里强占,家里其他人大气不敢吭,只有何幸福二话不说讨要说法。

更重要的是,《幸福到万家》并非个例。

《沉默的真相》里,江阳、侯贵平等普通人跟恶势力殊死搏斗,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开端》里,李诗情、肖鹤云跟公安局副局长斗智斗勇,说服警方共同寻找真相;

《警察荣誉》里,基层民警们设法端掉了一家有保护伞的涉黄会所 ……

国产剧终于愿意放下身段,认真对待普通人的故事了。

" 封建 ",一度成为国产剧最为人诟病之处。

唯出身论曾经大行其道,崇尚权势之风盛行。

仙侠剧是重灾区,殿下公主一箩筐,没个头衔压根不好意思谈恋爱。

背景不够格的配角,必定在自卑、嫉妒和野心的推动下,走向黑化。

《香蜜沉沉烬如霜》的私生子润玉,暗算正统出身的男主,利用出身同样高贵的女主,以孤独终老为结局。

《千古绝尘》的下等凤凰芜浣,自卑更是刻进了骨子里,嫉恨地位尊贵的女主,最终走火入魔。

角色们的颜值、道德、能力,全由地位决定。

有权有钱的人至善至美,无权无钱的人龌龊卑贱。

然而在这股推崇权力的潮流之中,悄然兴起了另一股逆潮流。

《幸福到万家》正是其中之一。

虽然这部剧表现了普通人对权力的顺从和迎合,但并没有予以肯定。

《幸福到万家》刚开场,就呈现了荒诞至极的一幕:

新人拜堂,磕头对着的竟然并非双方高堂,而是毫无血缘关系的村支书。

赵丽颖演的女主何幸福,一开场便嫁给了隔壁万家村的王庆来。

王家是小姓人家,势单力薄,比不上人多力量大的大姓家族。

为了站稳脚跟,王家父母选择没有关系就攀关系,尤其是村支书万书记。

哪怕办的是自家婚礼,也要把全场最强的光打在万书记身上。

定好的良辰吉时不重要,非得书记来了再开始。

终于等来领导在百忙之中拨冗出席。

王家父母一前一后,满脸堆笑,满口孝心,声音洪亮到十里八乡都能听见。

直到开头那场新郎新娘拜书记,讽刺效果直接拉满。

领导到场岂能不讲两句,王家父母深谙此理,一唱一和地搭好台阶。

万书记顺理成章地来了段即兴演讲,宛如主角,新人反倒被晾在一旁。

领导被哄得龙颜大悦,掏出一沓子钞票当场送人。

王家父母诚惶诚恐,感恩戴德一番才安心收下。

如此低头哈腰,低声下气,低三下四。

剧中不光是王家父母,整个万家村都唯万书记马首是瞻。

在村民们眼里,是非曲直不重要,公平法度也不重要,万书记就是至高权力,绝对真理。

万书记的儿子万传家大婚当天欺负新娘子的妹妹,光天化日之下行不法之事。

新娘何幸福闻声赶来,二话不说给了这流氓一板砖。

万书记知道后勃然大怒,上一秒还喊王母 " 老嫂子 ",下一秒就翻脸不认人。

见到领导离席,众人不敢多留作鸟兽散,王家父母讲好话、堆笑脸、自扇巴掌,也无济于事。

何幸福心疼妹妹受此侮辱,非要找万传家讨要说法。

丈夫劝她息事宁人,公公斥责她惹是生非,婆婆跟她讲 " 道理 ":他摸了你妹子,你砸了他的头,这不扯平了吗?

说一千道一万,中心思想只有一句话:万书记,我们惹不起!

王家父母上门赔礼道歉,一路上其他人对他们摆脸色、使绊子、冷嘲热讽。

所有人都默认万传家被砸,不是因为他猥亵人家妹妹在先,而是因为何幸福不懂事没分寸。

书记儿子的事,怎么能叫错呢?犯错的分明是那个不懂事的王家媳妇。

就连收王家喜糖,也得先打听书记的态度,坚定站在与领导的同一战线。

确认王家得到领导的宽恕后美美收下喜糖,顺便叮嘱对方时刻牢记万书记的再生之恩。

表现迷信权威的目的不是赞美,而且批判。

批判的方式不是借某位高知精英之口,高高在上地评价村民缺乏公民思维。

而是通过同样是农村出身、缺乏法律知识的女主角何幸福。

周围人每说一则令人火大的言论,何幸福就义正言辞地怼回去。

公公指着鼻子骂她:别再生事,那是万书记的儿子!

何幸福不甘示弱:书记的儿子就能不办人事?

婆婆苦口婆心:你砸了人家的头,不算吃亏!

何幸福持续输出,一一反驳:

高居权力顶端的万书记,没有被美化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道德楷模,而是官僚习气重,热衷一言堂。

就算知道错在自己儿子,也不愿承认,反而作出宽宏大量的样子,以维护面子。

这种塑造方式显然不是为了用小人物来衬托上位者的高尚美好。

何幸福和万书记有一场争吵戏。

何幸福要求万传家给自己妹妹道歉,对方不肯,情急之下,何幸福质问万书记:

此话逆了龙鳞,万书记大发雷霆:

这场针尖对麦芒的激烈争执,让外村女人何幸福和村支书万善堂实现了短暂的平等。

《幸福到万家》呈现了两种对权力拥有者的态度。

一种是以王家父母为代表的村民。他们坚信民不与官斗,只为了从把控着全村经济命脉的万书记手里混口饭吃,因此不得不讨好权力。

另一种就是何幸福,她也不懂法,但有着朴素又坚定的正义感,因此不畏权威,挑战权力。

村里开大会,决定要把污水厂建到何幸福家的土地上。

然而这块地原本计划用来做有机蔬菜,蔬菜大棚都搭好了。

自家土地即将被强行占用,公公和丈夫两个大男人唯唯诺诺不敢出面。

何幸福不怕麻烦,更不怕危险,毅然决然跑到书记家里讨回公道。

这段情节,让我想到前段时间《警察荣誉》的一场戏。

因为城中村改造,积攒着陈年旧怨的两村人,住进了同一个小区。

一只鸡的丢失成了导火索,双方抄着棍棒家伙,混战一触即发。

规划局的处长百般不情愿,还是被带到群众面前。

领导刚开始还试图打官腔,自称 " 老徐 ",摆出亲民之态。

村民们毫不客气:管你叫不叫老徐,赶快解决问题!

不再秉持着民不与官斗的想法,而是堂堂正正地提出诉求。

小人物反抗权威,或许是为了保障自身的权益,也可能是为了守护信仰的正义。

譬如《沉默的真相》里的江阳一行人。

江阳,原本是名牌大学高材生,前途无量的检察官。

为了给称不上朋友的大学同学侯贵平翻案,孤身一人查找真相。

失去了爱情,断送了职业生涯,最终甚至献出了生命。

朱伟,从一线刑警队副队长,被强行送到警校三年,出来后成了办证件的片儿警。

陈明章,原本从法医转为下海经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但为了帮助江阳翻案,被判刑七年。

这些普通人前赴后继,对抗这世上的不公,至于金钱富贵,名誉清白,乃至自身姓名,皆可抛弃。

曾几何时,国产剧能拍出各种各样的小人物。

《渴望城市》以进城务工人员为主角,讲述他们被大城市排斥的边缘人生。

新婚夫妇为了养家糊口,住进工地的集体宿舍,只能趁着工友外出短暂亲热一番;

普通司机给歌厅拉客人,冒着风险开黑车,却被老板拖欠工资;

梦想着进城当保安的农村小伙,好心帮人解决问题,却天天两头受气 ……

普通人会被现实打击郁郁不得志,也能在平凡日子中自得其乐。

比如《杨光的快乐生活》里的大龄待业青年杨光。

无论是突如其来的下岗失业,还是求职中处处碰壁,或者好心送受伤老人去医院,却被误认为撞人者 ……

杨光都能用那句 " 嘛钱不钱的,乐呵乐呵得了 " 一笑而过,以乐观自嘲对抗命运难测。

还有讲农村娃许三多成长史的《士兵突击》;

讲只上过三个月小学的农村女人春草逐梦大城市的《春草》……

就连专门谈恋爱的偶像剧,也都在讲述穷女孩凭借自身能力,一步步打脸瞧不起自己的人上人。

后来国产剧变得高高在上,集体吹捧金钱、权势、阶层。

正如毛尖所说:上个世纪,中国电影千辛万苦把清白的良心还给了底层,一百年不到,我们的影视剧又把心机和穷人、天真和富人进行了链接。

或许是触底反弹,长期摆烂之后,国产剧竟然恢复了点曾经的上进心。

底层小人物重新当起了主角,穷人不再是千篇一律的面目可憎,农村女性何幸福照样可以自食其力发家致富。

在内娱文艺复兴之年,考古老片成了流行的行为艺术。

国产剧能够重拾普通人的故事,或许也是一种新的潮流吧。

以上内容由"文娱后台"上传发布
娱乐八卦

娱乐八卦

娱乐领导者 八卦弄潮儿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