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钛媒体 07-02

2022 下半年的第一个告别:VUE 要停运,很多网友却舍不得它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 | 三言财经,作者 | 丰收

" 所有我想留住的东西我都留不住 "," 回头一看就是我的青春 ",这是不少网友对一款 APP 宣布停运后的感慨。

就在昨天 23:59,2022 年上半年的最后一分钟,VLOG 社区和剪辑软件 VUE 宣布将于今年 9 月 30 日停运。目前已经停止注册、会员充值服务,部分客户端功能也关闭,在各大应用市场也已经查找不到这款 APP 了。

官方选择官宣的时间点很有意思,一分钟前后便是上半年与下半年的分割,似乎有种从头再来的寓意在。

3 个月后,这款曾经下载量过亿 APP 将彻底埋进历史的长河。尽管很多人不舍,但 VUE 押注的 VLOG 赛道终归没能走通。

忠实粉丝满心不舍,程序员暗自 " 庆幸 ",更多人忘了它的存在

在这则告别微博下,大多数网友在惊讶之余都满心充满不舍。

他们很多是五六年的老用户,他们最多的问题是:为什么停运了。当然他们肯定看到了官方的理由 " 由于项目组战略计划的调整 "。

遗憾的另一侧是不舍," 我的所有视频产出都是 VUE,相当于程序员的 python 没有了…… "

" 有一种心凉了半截的感觉,相当于二次元老宅 B 站停运了,只能默默祈祷,公司的战略转移是指开发新产品…… "

更有人称这是 "2022 下半年的第一个噩耗,VUE 用户的心碎了 "。

数百条的评论中,他们讲述自己和 VUE 的故事,弥漫的是种浓浓的悲伤情绪。

这是 "2022 下半年的第一个告别",有网友感叹。

事实上正如一句话所说:一群人的悲伤,是另一群人的狂欢。

能够看出来在 VUE 官博下留言的基本都是忠实粉丝,从不到 200 条的评论数量来看,VUE 告别带来的轰动并不是特别大。

在这些粉丝之外,另一群体却一边嘴说着 "MMP",一边暗自庆幸。

原来 VUE 也是 vue.js 的缩写。而 vue.js 正是受程序员们喜爱的一套构建用户界面的渐进式框架。

" 我还以为饭碗被砸了 ",有程序员差点就破防。#VUE 发布停运公告 # 这个话题的创建媒体也向程序员们道歉,试图平息程序员们的愤怒。

似乎为了消除大家的误解,vue.js 的作者在今天下午刚发布了 2.7 新版本。

不过其实更多人已经快忘了 VUE 的存在。不少人对 VUE 的印象还停留在视频剪辑工具上。在这部分人看来,如果没有这次的官宣告别,他以为 VUE 早死过了。

从剪辑工具到 VLOG 社区,VUE 曾辉煌过

VUE 在 2016 年上线,创始团队三位主创以及大部分员工来自豌豆荚(安卓应用市场)。

1.0 版本就被超过 120 个国家和地区的 App Store 推荐。当时市场上有很多短视频相关 APP,比如小影、美拍、小咖秀、秒拍、快手等等。

当时这些 APP 的工具属性更强,能够拍摄视频并进行后期编辑,当然也有一些 APP 也有社区板块,能够让用户拍摄后进行分享。

小影的功能大而全,主打是视频剪辑。美拍、小咖秀、秒拍、快手则是拍摄与社区的结合,不过几者也有不同。

美拍偏向颜值社区,小咖秀是搞笑社区,秒拍则是与微博紧密相连,快手的老铁、草根属性很强。

从当时的市场份额看,市场几乎被秒拍和快手瓜分。

那时短视频和直播开始慢慢展示出爆发力,市场上的相关产品数不胜数。

VUE 的特点是它介于大而全的小影以及傻瓜式的美拍之间。VUE 弱化了剪辑的难度,它将一段视频拆分称几段拍摄,用户要做的就是分段拍摄后,把几段拼接在一起。

此外,VUE 的滤镜、配乐、电影感等也受到用户的喜欢。笔者曾经也 VUE 的用户,当时它更是纯粹的工具,用户排好、剪好视频,需要下载到手机,然后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其他平台。

在当时的众多同类软件中,VUE 简洁的界面和出色的拍摄剪辑效果受到一众用户的喜欢。

很快 VUE 便引起了资本的注意,拿到了真格基金、贝塔斯曼、九合创投、愉悦资本等机构的投资。

对于 VUE 的发展,创始人邝飞在创业之初就有了自己的想法。早在创业之初,VUE 就打算做社区,当时给天使投资人展示的公司愿景是," 手机用户首选的视频创作和分享平台 "。VUE 目标就是要成为中国视频版的 Instagram。

其实,要从工具到社区的转型理由很简单,就是变现问题。只做免费工具软件是没有 " 钱 " 途的,但做社区还可以搏一搏。工具软件转型是必然,但能否成功就不好说了。很多剪辑类软件都销声匿迹了,一闪 APP、猫饼等。

2017 年,公司开始研究 VLOG,到年底时就已经把社区接入方式等设计出来了。

2018 年,VUE 先是在 7 月新增了社区功能,后又在 12 月产品更名为 "VUE VLOG",定位从视频工具正式转向了 vlog 社区。

当时邝飞判断 2019 年将是 VLOG 爆发的一年。事实上,转型 VLOG 社区后,VUE 的发展一度还不错,当时社区的注册用户超过了 1200 万。2018 年 12 月,APP 总安装用户就突破 1 亿。

2020 年 9 月,VUE VLOG 已被腾讯全资收购,作价近 5000 万美元,且为全现金交易。

而之后不到两年,VUE 便宣布停运,VUE 押注 VLOG 赛道宣告失败。

事实上,目前市场也没有一款可以称得上成功的 VLOG 应用,市场用事实告诉我们短视频最后赢了。

从 VUE 的失败中,我们得以再度审视 VLOG 赛道。

VLOG 风口终究没吹起来

VLOG 是视频博客的简称,这是一个舶来品,最早兴起于 Youtube、Facebook 等平台,主要是分享生活日常。

与抖音等短视频相比,它时长通常更长,平均大概在 3~7 分钟或者更长,内容更加具体。

在 2018 年下半年,VLOG 的热度在国内开始飞涨。其中有代表性的人物是欧阳娜娜。

2018 年下半年,从欧阳娜娜与今日头条合作更新《nabi 的日常》、李易峰吴磊等流量明星们纷纷拍 VLOG 开始。

据悉,欧阳娜娜 12 期的 VLOG 在全平台的点击量超过了 7000 万。

为了鼓励更多人参与 VLOG 创作,微博、B 站、抖音等平台都推出了鼓励政策。

一时间 VLOG 成了众星捧月的风口。但是为什么后来逐渐没人再提 VLOG 的概念了?

首先从创作上看,相比于短视频,VLOG 有一定的创作门槛。无论是制作成本、内容、剪辑等都比短视频要难不少,这注定 VLOG 的作者群体只是一部分人。难以像短视频那样,基本全民都能拍。

其次,VLOG 的选题同质化很严重,而且范围很有限,无非是记录日常生活,美食、旅行等。作品很难保持长时间的高质量更新。

题材有限,受众也就很难放大。除非像明星本来就有很大的粉丝群体,不然一个新人很难做起来。

从市场来看,短视频显然拥有更强劲的发展势头。抖音是 2016 年 9 月才起步,2018 年 1 月,日活跃用户数超过 3000 万;2018 年 3 月,抖音短视频日活跃用户数超过 7000 万。

从另一个角度看,VLOG 的变现模式也并不清晰。

长视频变现模式是会员 + 广告,短视频是电商 + 广告,而 VLOG 呢?

国外 VLOG 的背后,有着成熟的商业变现模式。以 Youtube 为例,当一个创作者的频道达到一定规模,Youtube 便会为其开通广告增值服务,据估算,当 Youtuber 的订阅量达到十万级别及以上,基本的生活就能够得到保障。除了平台分成还有产品推广、卖周边等等。

对于国内的 VLOG 来说,他们的收入最主要的还是广告,当然打赏、礼物也能做一些补充。

不过对于一般创作者来说,拿到商业广告并非易事。对品牌来说,短视频效果来的更快。

创作者赚不到钱就很难坚持下去,单纯靠爱发电是很难把用户量做上去的。平台也没有能力一直向创作者输血,总体而言,VLOG 的造血能力不足。

事实上,近几年抖音、B 站等短视频平台相继推出免费的剪辑工具,更加挤压了 VUE 的生存空间。VUE 无论是在工具上还是社区上,都不再具有突破的可能。它的停运是意料之中的。

也许几年后就没有再记起 VUE,它只是成了风口消停的一个注解。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