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她输了,是今晚最大的意难平

有一点不得不夸。

作为贵圈的翻红胜地,每季浪姐还总能搜罗出不少遗珠。

今年《浪姐 3》的遗珠,飘心里已有人选。

——唐诗逸。

今天才播的三公,古风舞曲《佳人》,她可以说是信手拈来。

被夸出了圈。

二公舞台的《okay》,她的自我突破。

垫肩西装配大红唇,眼神犀利魅惑,走起酷飒路线也毫不违和。

驾驭得了不同风格,业务能力也扛打。

难怪自打她参加《浪姐 3》," 艺术家下凡 " 的声音就几乎没停过。

在舞蹈圈里,唐诗逸确实算得上备受认可的青年舞蹈艺术家。

不过纵使名气再大,出了舞蹈圈,大多数人对唐诗逸这个名字还是很陌生。

直到这次上浪姐。

不管是舞台表现还是排练时给队员抠动作,都能让人看到她的业务能力。

平时性格直爽。

撒起娇却又软萌俏皮。

显然,这次的艺术家 " 下凡 " 非但没有因为 " 现原形 " 惹人失望。

相反,魅力还更大了。

她为什么大杀四方?

聊聊——

说唐诗逸 " 下凡 ",还得从她如何被奉上 " 神坛 " 说起。

有人说,唐诗逸长在了慕强者的审美点上。

这话不假。

她的强,单单从 90 后第一个国家一级演员的头衔,或百度百科里一连串亮眼的奖项上就可见一斑。

部分成就

唐诗逸也确实打小争气,按照别人家的小孩的标准等比例长大。

6 岁开始学舞,从北舞毕业后,又顺利成为中国歌剧舞剧院首席。

嗯,就是父母辈公认满意度最高的,有编制的那种。

虽然身高不足 170,但因为有无数金奖傍身,最后还是被剧院破例招录。

在众多以柔美见长的古典舞女舞者中,唐诗逸算是少有的力量型舞者。

就连粉丝爱用的安利图,也是医学教科书式画风——

放在网上一众精修美图中,显得格外脱俗。

早些年上节目,陈道明对她的褒奖也精准落在 " 健壮 " 二字。

而她那些出彩的个人技,还真得靠这些强大的核心肌肉力量和精准的控制力作支撑。

无论是不用撑地的后空翻。

还是《碧雨幽兰》里一套干净利落的涮腰,都需要强大的腰腹力。

动作力道足,却一点也不笨重,反而很轻盈柔美。

且看《乡愁无边》里的 " 横飞燕 "(空中劈叉),动作流畅丝滑、收放自如。

到了《洛阳旧事》里,更是柔媚得连衣服都跟着起舞。

古典舞虽美,但氛围感的烘托也需要服饰道具的加持。

除了繁重拖沓的头饰和衣服,道具也给舞者表演带来不小的难度。

况且道具之于舞者,恰如步摇之于古装女演员。

既是添彩的装饰,也是检验演员稳定性和控制力的 " 累赘 "。

而唐诗逸恰恰能把这些 " 累赘 ",举重若轻地融进自己的表演。

《梦回长安》里的一段剑器舞,耍得英气逼人——

《玉人舞》里的水袖打鼓,舞得飘逸又有力道——

舞技是没得说,更鲜为人知的是,唐诗逸还是北大艺术学院的音乐剧硕士。

浪姐一公排练时,唐诗逸一开嗓就被其他姐姐觉出异常。

- 你会唱歌吗?上课的话

(你是不是学过唱歌)

- 我上的是戏剧专业

但不小心走了音乐剧方向

硬性条件如此能打,也难怪大众会对她自动叠加艺术家滤镜。

而这次参加浪姐之所以被称为 " 下凡 ",除了意味着艺术走近大众,还因为艺术家本人意想不到的接地气。

同样是节目里的舞蹈艺术家,相比热情亲切、形象和个性差别不大的朱洁静。

大众对唐诗逸 " 下凡 " 的观感显然更强烈。

一是因为古典舞气质天然的年代感。

二则是她形象与性格上的反差感。

起初节目里毫无包袱的 " 下凡三部曲 ",就颠覆了不少人对她的认知。

甚至被网友调侃 " 下凡时头先着地 "。

当她换上现代装开口说话,而不是用惯用的肢体语言表达时。

一个不善言辞、笑声爽朗的憨憨形象,又多少让人觉得可亲可爱。

后来即便只是作为镜头里一闪而过的背景板,也能被拿着放大镜的有心网友捕捉到掩藏不住的搞笑气质。

所以节目后观众被唐诗逸圈粉,除了出于幕强心理,跟这些无伤大雅的可爱言行也不无关系。

毕竟专业能力再 " 神 ",也只能供人仰望。

" 下凡 " 后更招人喜欢,凭的就是另一番本事了。

除了专业上的超高配置和憨憨属性带来的反差。

让人更有发现感的,还有唐诗逸的个性和态度。

而且这种个性特质,跟她的力量型演艺人格毫无二致。

自信刚直,不拖泥带水。

她的自信,不是不愿承认自己劣势的盲目自信。

而是即便自认为没有优势,也会主动竞选队长;

就算输了,也仍有进退自如的勇气。

这种直来直去的爽快劲儿,不仅舒服了自己," 对付 " 别人也顶管用。

《浪姐 3》一公排练效果不理想,在队友集体陷入低落情绪时,她果断站出来鼓舞士气,直指问题的关键——

大家都是对舞台有知觉

对表演有感觉的人

情绪状态是自己可以调整的

这种力量感,向外表现出一种干脆利落的飒和稳。

向内则是对自己的高标准和严要求。

说直白点,就是自卷、要强。

上学时唐诗逸就因为专注学舞,被同学评价为班里唯一不会化妆的女生。

来源 |《诗意尽在不言中——记青年舞者唐诗逸》

因为唐朱二人师出同门,从佟睿睿导演的评价中也能看出她们个性的区别。

对排练效果不满意时,朱洁静顶多掉几滴眼泪再继续。

而唐诗逸则是直接当场崩溃大哭,被叫出去后还站在教室外面踹门。

来源 |CCTV 舞蹈世界

说不上谁比谁上进,但相较于朱洁静的得体,唐诗逸显然用了一种更孩子气的方式跟自己较劲。

而过往的经验也告诉过我们:要强的人,不一定讨喜。

《浪姐 1》里,蓝盈莹的几番狼性语录在当时就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即使业务能力在线,但观众缘还是成了她最大的短板。

但唐诗逸的要强,却意外地一点也不招人烦。

她就像班里一门心思搞学习的好学生,平日里埋头苦干,成绩也总能惊艳众人。

但你只想为她的厉害鼓掌,并不会感到任何压迫力。

这种自卷的讨喜之处就在于她卷得自洽,还不对周围人构成威胁。

被问及参加节目的初衷,她说想探索自己更多的可能性。

言下之意就是,她不甘在舒适区躺平。

那目的是为了什么呢?

不为什么。

即便早早在舞蹈行业有所成就,也曾演过戏。

但当再次被问到是否会演戏时,她的态度依然是:

如果有机会就愿意尝试,没有也不强求。

但这种既要又要,也并不意味着对舞蹈不专注。

相反,唐诗逸有她自己的节奏。

先扎好根,再开枝散叶。

当舞蹈修炼到一定程度后,再有条不紊地向其他领域扩散。

但不管向哪里延伸,人生的方向盘始终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上。

她的要强自律,或许不是出于迎合某种标准,而只是单纯享受靠自己升级打怪的那份成就感。

我卷我的,你们随意。

这种看起来游刃有余、不具备杀伤力的自卷,也在 " 下凡 " 后让更多人看到了艺术家们的常态。

但不得不承认,艺术家 " 下凡 " 确实有风险。

早在节目开播前的一片期待声中,就有不少人对艺术家 " 下凡 " 表示不解。

仙女为什么不在天上好好呆着

其实网友的担心和疑惑也不是没来由的。

舞蹈艺术家参加大众向的节目,无非三种结果:

最好的结果是,在揭开艺术家的神秘面纱后,最终还能成功破圈。

刘迦上《披荆斩棘的哥哥》就因为性格和业务能力吸了不少粉,最后还在成团位占据一席之地。

再者,若不巧遇上糊综翻不起水花,也终究不过昙花一现。

比如张傲月参加第二季《追光吧!》后,热度和反响却依然平平。

要么,则容易滑向第三种更糟糕的局面:

在节目里的表现引发争议,甚至打破了此前的艺术家滤镜。

同样在《披哥》里,即使李响的鲜明个性让不少观众记住了他。

但跟林志炫的那场交锋,还是给李响招致了不少谩骂。

笼统地说,这是 " 艺术家脾气 " 与综艺要求八面玲珑的 " 高情商 " 的不适配。

当然," 艺术家脾气 " 本身也只是一种刻板印象,把个体标签化了。

如果说,不同的艺术家真有什么比较趋同的 " 脾气 ",恐怕就是对艺术的追求。

这就衍生了 " 下凡 " 的第四种问题,也是真正会普遍出现的矛盾——

艺术被过度娱乐化。

当一场围绕舞台表演的争执被放大,甚至演变成部分粉丝之间的互撕掐架时,艺术家 " 下凡 " 就已变了味。

但艺术家" 下凡 ",也未必是坏事。

如今艺术家在陆续 " 下凡 ",小众艺术的破圈却还道阻且长。

即使舞蹈类节目层出不穷,但它依旧是被奉为远在 " 天边 " 的神秘艺术。

不过,与其说它难破圈,不如说它只是缺少被推向大众的支点。

作为一门现场艺术,从剧场走向镜头时,意味着能被更多人看到。

就像朱洁静在浪姐里说的," 舞蹈综艺是一扇没有落地的窗,一推开就能看到美丽的风景。"

美丽的风景,现在是看得越来越多。

可舞者脚下的累累伤痕却被隐藏被忽略。

唐诗逸离红最近的一次,大概是在 2013 年参加了一档舞蹈专业向的节目,《舞林争霸》。

虽然最终拿下季军,但当时首次表演就因脚背上裸露的伤口,被评委金星当场指出来:

最后你呈现在舞台上

是你的美丽 是你的优雅 是你的内容

把所有伤痛全藏起来

当然,在职业性舞台上呈现美无可厚非。

因为这既是舞者专业上的一种自我要求和舞台素养,也是对观众和舞台的尊重。

但只打开这扇没有落地的窗还不够。

对舞者而言,他们更需要一个既能在台上表演,也能讲述台下故事的落地窗。

至少能分出一束光打在舞者脚下,让更多人看到舞者的艰辛,乃至整个圈层背后的故事。

当然,这绝不是要舞者寄希望在大众向的平台卖惨博同情。

也不是要求观众带着怜悯的心理负担入戏。

而是在欣赏美的同时,还能对舞者产生多一分敬畏和包容。

好的作品需要不断打磨,可实际上打磨的过程却少有人主动关注。

即使在 " 空中 " 贡献了无数高光时刻。

但对唐诗逸来说,比起 " 跳起来 ",更难的其实是 " 沉下去 "。

" 跳起来 " 练的是技巧," 沉下去 " 考验的还有心态。

和运动员一样,舞者的演艺生命有限。

背后日复一日的枯燥训练,也在不断挑战舞者的身心极限。

更遗憾的,还有因为伤病而难以重现的经典场面。

在 13 年版《玉人舞》里,唐诗逸展现了拿手个人技绞腿绷子,技惊四座。

可惜脚部受过重伤后,如今已很难重现。

而当这群让人 " 不明觉厉 " 的舞者,从排练室或专业性舞台,走向受众群体更广的大众向节目时。

除了得到更多人的认识,大众也难得能听到他们吐露心声:

重复的表演带来孤独和疲惫,但也能在成就感中自我消化。

你看,脱离了头衔和舞者身份的他们,其实也不过是凡胎肉体。

所以艺术家" 下凡 ",本质上只是卸下光环的过程。

舞台上的他们有高于常人的技艺,但也有跟普通人无异的情绪和思考能力。

不必始终把她们架在神坛," 下凡现形 " 后也不必顺势唱衰和拉踩。

毕竟,艺术家有卸下光环、走下神坛的选择自由。

作为观众,也有个人喜恶和欣赏美的权利。

有人追捧艺术家在舞台上的美,也有人欣赏 " 下凡 " 后的真。

有人因为大众平台开始接触小众文化,也有人只喜欢圈地自萌。

艺术或许有雅俗之分,但受众群体没有。

所以,任何艺术都值得被尊重。

个人的选择也是。

以上内容由"柳飘飘了吗"上传发布
相关标签
娱乐八卦

娱乐八卦

娱乐领导者 八卦弄潮儿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