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钛媒体 07-01

边缘计算才藏着运营商最大的野心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 | 偲睿洞察,作者 | Zohar,编辑 | Emma

2021 年,在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的一座养老院里,由于疫情影响,工作人员比以往更难兼顾到每位病人。更雪上加霜的是,由于新的数据隐私法规颁布,养老院不可随意安装摄像头监控,将病人状况实时上传。

两难境况下,阿姆斯特丹大学的 Harro Stokman 博士发明了一套人工智能系统,可在计算机内实时生成现场数据,以判断患者健康状况。为了确保数据处理的即时性,一家名为 Kepler Vision Technologies ( KVT ) 的公司,利用一个小小的边缘计算设备 Edge Box,通过本地化分析,完美地解决了养老院的医患难题。

不止如此,很多专家还在幻想着医疗应急服务的未来:在救护车上,医护人员拍摄照片,与患者生物特征数据集合在一起,由边缘计算设备快速分析,并远程连线医生,便能实现现场第一时间更精准的救援。

医疗场景只是边缘计算一个应用场景,在工业、交通、消费、教育等方方面面,它承载着人们在低时延、高效率网络之下," 万物互联 " 的构想。根据艾瑞咨询测算,2020 年,中国边缘云计算市场规模 91 亿元,预计到 2025 年,将以 44% 的年复合增长率增至 550 亿元,至 2030 年,边缘计算市场规模将接近 2500 亿元。

在巨大的想象空间面前,最积极的参与者当属运营商。中国电信研究院曾撰文表示,对于边缘计算的兴起,电信运营商即使不一定是主角,但是至少戏份会大大增加。中国移动则直接表明:" 电信运营商是 MEC 产业链的核心。"

最近几年,运营商相关动作从未停止:争相铺设边缘计算节点、发布边缘计算应用平台、树立典型应用案例、拉拢华为、联想等硬件厂商与云计算服务商 ......

边缘计算的时代还未来临,重塑产业格局的星星之火已经燃起。下一片战场上,谁在争锋?各自又藏着什么样的野心?

01当老大的机会

在刚刚过去的 5 月,海外运营商圈一则小小的新闻是,AT&T 宣布,正与微软一起推出私有 5G 边缘产品。它声称能超过 AT&T 专用网络的地理边界,令用户在最边缘处保持宝贵的连接能力。

运营商推新品,这本不足以奇怪。但在过去的一年里,类似的新闻冒出来许多,不是 "Verizon 与微软联手,推出 5G 企业专网边缘运算方案 ",就是 " 西班牙电信 Telef ó nica 与微软签署协议,将边缘计算能力用于工业领域 ",还有 "Verizon 与第三家云厂商谷歌云合作,共建 5G 边缘计算网络 "...... 每一次新动作,主角总会带上云计算厂商。

看起来,运营商与云厂商,曾经勾心斗角的两方正走得愈来愈近,竞争关系趋于缓和。

这一切皆得从边缘计算讲起。

5G 时代,高清视频 + 物联网终端 + 工业控制和自动驾驶等专业领域,构成了三大典型应用场景。它们要求大带宽、低时延、高算力,对网络传输有着莫高的要求。

边缘计算成了最有效的应对策略——利用 " 章鱼 " 式的网络结构,在中央只部署部分算力,而将大量计算节点下放至边缘端的 " 触手 ",这样一来,在用户侧就地解决问题,其反应速度将敏捷许多。

对运营商来说,它们遇到了一块绝佳的优势阵地。客户在边缘端非常看重低延迟、高计算的算力以及网络路由能力,皆非云厂商所擅长。

作为对比,2021 年,全国行政村通光纤、通 4G 网络比例均超过 98%,所有地级市 5g 覆盖率已实现 100%,乡镇覆盖率近 90%。运营商网络的毛细血管伸到了村村落落,为布局边缘计算提供了有利的基础。

因而过去几年里,全球运营商们前赴后继拥戴边缘计算的构想,无论是 AT&T、Verizon,还是国内三大运营商,动作一致地高调,或是频频出现在边缘计算论坛,或是在公开场合频繁 cue 到边缘计算,再或者争先恐后发表技术白皮书,生怕挤不上舆论高地。

美滋滋的运营商们,一边忙着建设 5G 网络,一边搭建边缘端 MEC 试点,在完成 5G 网络覆盖的同时,顺手吃上几口来自边缘端的蛋糕。

理论上,再努力够一够,它们还能趁机吃掉绝大部分边缘端的蛋糕,把云厂商甩在身后。

根据中国联通专家预测,未来在边缘计算产业链中,管道连接价值占比仅为 10%~15%,应用服务占比为 45%~65% ——也就是说,继续当管道,则可在边缘计算市场里喝汤,而如果将触手伸到上层应用环节,就有机会吃肉。

详细拆解,电信运营商的边缘计算运营模式可分为四种。

第一," 卖机房 ",即提供机房配套等基础资源及网络接入服务;

第二," 卖硬件 ",即在 1 的基础上提供硬件设备与虚拟化平台;

第三," 卖平台 ",即提供 IaaS、PaaS 等平台能力与服务;

第四," 卖应用 ",即提供应用或端到端解决方案。

第一种是运营商的老本行,产业链价值最低,第四种价值最高,却也最难。

在上一轮中心化云战争中,运营商曾因技术能力、服务能力两大致命弱点,被公有云厂商甩在身后一大截。而这一轮去中心化战争,历史还会重演吗?

02边缘计算怎么玩?

无论如何,三大运营商不愿失去夺回产业主导权的机会。

中国移动早在 2017 年《5G 移动边缘计算白皮书》中,就将自己的角色安排得明明白白:" 电信运营商是 MEC 产业链的核心 ",其作用是," 为服务和内容供应商提供快速部署应用和服务的平台。获得运营商授权的第三方应用和内容供应商利用开放接口调度所需用的 MEC 资源,快速部署创新的应用。"

言下之意,在 MEC(多接入边缘计算)产业链中,运营商要织成一张 IaaS+PaaS 的巨大网络,占据产业 C 位,生态伙伴们可在这张网络的基础上,开发应用

落地到场景中,可提供的服务包括:

大型活动现场诠释了这一过程。以足球赛事为例,在疫情前,山东鲁能与泰州远大的一场热身赛上,现场人声鼎沸,一张看不见的 " 章鱼式 " 网络,撑起了赛场成千上万人对实时内容互动的需求。多个高清机位在不同位置拍摄,实时将内容通过 5G 网络,回传至济南当地 MEC 边缘节点,就地进行高清内容采集、制作和传播,甚至在边缘节点的支持下,能就近提供超广角 VR、180 ° VR、360 ° 全景 VR 直播所需的服务。

这一模式在国外已成功实现商用。AT&T 通过为 NBA 现场提供无线网络接入服务,与 VR 直播创业公司 NextVR 共享 VR 直播票的收入分成。

(图源:《5G 移动边缘计算白皮书》)

一个理想的场景是车联网:在车流穿梭的十字路口,来来往往的车辆通过一个个安装在车内的 " 小盒子 ",将定位信息传送到附近的 MEC 节点,运营商通过向第三方车联网服务商开放 MEC 业务平台,赚取流量费、服务费。

不过,这一宏大的构想还远未到落地之时。最新的进展是,去年,中国电信主导的 MEC 与 C-V2X 融合测试床顺利结项验收,在 12 家申报立项单位中,通过测试并顺利结项的仅有 4 家。这意味着,在车联网场景下,围绕通信、网络等技术,方案还在早期探索,尚未形成统一的标准。

例如在直播中,运营商可以将空口传输质量状态实时发送给应用服务商,实施网络资源 " 按需分配 ",提升用户体验。

从实际落地进展来看,对比十几年前运营商们初步进入云计算时的迟疑不决,它们这几年的进度还算稳步推进:

大规模的网络建设 " 军备竞赛 " 正打得火热。从 MEC 节点数量上看,中国电信最为激进,目前已在 400 多个地市节点建立轻量化边缘节点,拥有 3000 个边缘机房作为云边机房,MEC 平台实现十余省市落地。中国联通基于自研云原生边缘计算平台,建设了总计 1000 余个边缘计算节点,覆盖全国 300 多个地市。中移动亦透露,预计到今年年底,边缘计算节点将会发展到超 1000 个。

平台应用则处于示范早期,各家争先恐后发布 MEC 应用平台,抢占生态。

以车联网场景为例,中国联通拉来联想,于去年发布车联网方案,利用 5G+MEC,完成车路协同项目示范;中国电信直接连上了车,在广东佛山,示范如何运用 5G 定制网 + 车载 MEC+ 无人机巡检,实现车辆应急通信;中移动则联合物联网解决方案供应商 EMQ 映云科技,在重庆两江车联网先导区开展示范应用。

按照规划,未来 1-3 年,若 5G 建设顺利,边缘计算基础设施的规模将迎来大幅爆发期。

03野心更大,挑战更大

事实上,国内运营商设想的一套玩法,已经迈入无人区。

在海外,如 AT&T 在 2017 年就宣布全面拥抱边缘计算,尽管运营商们入局更早、关注更高,但玩法却比国内简单。

Verizon 早早地绑定了 AWS。去年,两家宣布共同推出带有 AWS Outposts 的 Verizon 5G Edge。具体来说,Verizon 负责为工厂、园区或其他特定地点客户建立 5G 专用网络,构建低时延、高带宽的网络环境。

真正充当主角的是 AWS,通过 Outposts 全套托管式解决方案,用户可在其平台上运行管理软件,实现诸如 " 对敏感数据进行本地处理 "、" 原材料实时监控、自动化和优化 " 等功能。

无独有偶,AT&T 与微软 Azure 建立了强绑定关系。在宣布未来三年内将 AT&T 所有网络云业务转移到微软 Azure 云端后,AT&T 联合微软推出私有 5G 边缘产品,AT&T 致力于建设安全的私有 5G 网络,Azure 则提供核心的数据服务。

也即,运营商只管网,卖机房、卖硬件,至于平台与服务,交给云计算厂商

甚至,云厂商的势力范围还在进一步扩大

2020 年,谷歌曾收购一家初创企业 AffirmedNetworks,其主营业务是,为运营商提供完全虚拟化的云原生网络解决方案。它向运营商贩卖核心网,运营商不必花大价钱购买硬件设备部署网络,而只需将网络迁移到云端。

(图源:AffirmedNetworks 官网)

一年后,随着 AT&T 将网络云业务迁移到微软云端,AffirmedNetworks 的业务成为刚需。

然而,换个角度进一步深思,微软云 +AffirmedNetworks 虚拟化网络解决方案,构成了独立的云网一体化基础,其触手伸到运营商核心网络深处,进一步边缘化了运营商在云时代的地位。

比之国外 " 运营商管网,云厂商管云 + 应用 " 的清晰分工,国内的情况是,运营商不愿将数据服务、业务优化服务的蛋糕拱手相让,云厂商也想插手网络相关的服务

阿里云的高级技术专家张毅萍曾在《边缘计算与云边端协同网络的融合与挑战》主题分享中,公布了阿里云边缘计算布局:

在算力层,通过自建节点和遍布全球的多样化边缘节点,确保资源的覆盖;

在此之上,依托云计算和边缘操作系统的协同,打造基于体验的分布式计算分发平台;

在顶层,通过开放 API,融合视频直播、RTC、边缘智能、物联网等各类生态技术能力,实现对客户的交付。

这与运营商构想高度重合。两者不仅在 IaaS+PaaS 层面针锋相对,甚至阿里云还能提供网络加速服务,通过探测、选路、协议优化等措施,让边缘计算网络更快速地流动。

在中国的边缘计算市场,战争必定更激烈。对运营商而言,更大的野心,也带来更多挑战。5G 基础设施建设是一项,它直接决定了边缘计算产业发展速度。在此基础上,如何趁着边缘计算早期混沌之时,建立起一支强大的运营服务网络,也会是运营商更艰难的一项挑战。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