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考公的尽头是地产销售?

以后,有编制的人们又得增加一项新的工作——卖房。

01

地产下乡,公务员卖房

去年疫苗出来了,疫情也逐渐稳定了,大家都觉得可能快要雨过云散了,熬到今年就好了。

结果 2022 一开年,宏观形势上,俄乌战争,粮食涨价,油价飙升,疫情反弹 ...... 个人生活上,生意难做,工作难找,收入不稳,出行受限 ……

无论是宏观的趋势,还是微观的事件,都让人感觉越来越魔幻。

大家都说今年楼市一个月比一个月差,结果做疫苗的科兴入局房地产,卖奶茶的古茗也开始买地,就连念经的少林寺也要进军地产开发。

去年 " 房住不炒 " 的氛围迅速升温,今年 " 抢救楼市 " 的旋律又占领高地。

这不,有地方已经开始发动公务员立足基层、深入一线、下乡卖房。

爆出事件的地方是广西玉林,就是那个在早年因为狗肉节,爱狗人士集体声讨,闹出在堆满狗肉的桌子前下跪," 向狗谢罪 " 的玉林。

以前人们讨论玉林大多是说狗肉,现在讲到玉林可能就是他们开始发动公务员卖房了。

6 月 26 日,经济观察报出了一篇深度报道《公务员进村卖房》:

大学毕业后以优异成绩考入广西某镇当公务员的李书朋(化名),没有朝九晚五,他一年加班 200 天起计。

虽然家住玉林城区,但因为天天驻村,整个 6 月还没回过一次家。

家人和朋友都好奇他究竟在忙些什么?

今年 2 月以来,李书朋又增加了一项新的工作——卖房。

" 买房找我!"

李书朋的朋友圈里写着:" 买房找我 "" 专车接送看房全程服务到位 ",每一句后面都带着 3-4 个感叹号。

其实,不只是李书朋,据网上流传的信息,不少广西玉林基层公务员的朋友圈,每天都在更新 " 买房找我 "" 专车接送看房全程服务到位 "。

1 月底,玉林北流市白马镇、民安镇,通过摸底筛选,先后组织了 50 人以上,由干部、群众组成的看房团。

1 月 29 日,玉林容县组织了一支多达 120 人的看房团前往玉林城区 ……

2 月 16 日,玉林北流市高级中学由校长带队,组织了一支近 30 人的看房团,前往玉林看房 ......

广西玉林以 " 人口进城数 " 考核部分公务员,教育、医疗等系统也背 " 卖房 " 任务,每人每月至少卖 4 套。

广西县镇的基层公务员岗位最低要求本科学士学位,录用人员中不乏双一流毕业生。

结果没想到,现实太过骨感。乡镇细碎的活儿太多,上面有点什么任务都往基层压,平时忙得歇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从 2 月开始,又增加了一项新的工作——卖房,光荣而又迂回地当上了房地产销售。

宇宙尽头是考公,考公尽头是地产销售。

实际上,各村镇开展的进城买房 " 送工作 " 活动,最早源于 1 月份玉林市出台的《玉林市关于加快人口进城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

政府给出很多福利,包括财政拿出真金白银的现金补贴和契税优惠,还给进城农民介绍工作,解决贷款、教育和医疗等问题。

送钱:直接补贴 6000-1 万,契税减半,房价优惠 2 万。

送工作:购房给安排工作。

送福利:安排教育学位,享受市民同等养老保险待遇。

贷款政策:执行国家住房信贷政策以及公积金贷款政策。

这件事,我在之前的文章里也提过,只是没想到把 " 人口进城数 " 都纳入公务员考核指标了。

之前说家电下乡、汽车下乡,现在是搞地产下乡,鼓励农民进城买房。

02

宇宙尽头是地产中介?

不过在发动体制内的人卖房,玉林还不是今年第一个吃螃蟹的。

第一位是青岛,前段时间,青岛上了热搜。

青岛薛家岛街道办事处于 6 月 13 日发出了《关于做好促进居民购买新建商品房的通知》。

通知内,要求辖区内各社区和企业单位发动宣传,让有条件的居民买新房。并且要做好购房意愿的摸排情况。

不仅如此,买了没买,有没有实质性成交,还是要纳入考核的。

"6 月底,每个合作社完成网签不少于 2 个。"

" 该项工作纳入 2022 年度工作考核。"

而且完不成的话,社区要被扣分,社区书记可能要被扣钱。

青岛该街道办回应:确有此事。

卖房子这件事,已经不仅仅是地产公司的事儿了,它还成为了一些地方政府的事儿,并要纳入日常工作 KPI 考核。

之前,郑州打响救市第一枪;如今,青岛、玉林只怕是要打响公务员卖房第一枪。

其实从玉林的情况来看,目前发动公务员卖房可能是开了个头。

每人每月至少 4 套,也就是 2 月开始,每人有 44 套的销售任务,结合 2022 年全年销售 8000 套的总目标,可见参与此次活动的干部有 182 名。

玉林是个地级市,全市常住人口 579 万人,是广西第二人口大市。按照全国平均的公务员占总人口比例大概为 0.57% 计算,玉林全市大约有 3.3 万公务员。

因此,参与干部的数量不算多。

可想而知,这项工作肯定是在一部分干部中试点开展的。也可以预见,如果楼市下行的趋势没有得到缓解,未来的几年,玉林肯定有更大的工作部署,会不会增加期房销售任务?会不会扩大到全体机关干部?对今年的销售标兵,会不会提拔重用?

这些都有可能。而实际上,有些步骤已经开始部署了:

1. 为了鼓励公务员卖房,玉林市有的县直接表示,积极落实的干部在提拔、职级晋升、评先评优上。

2. 根据玉林卫生系统招聘信息显示:如果你是应届毕业生,已经通过了卫生系统的考核,在玉林城区买了房子,那么在录用的时候,就会优先录用你。

所以,这才哪到哪,还是个开始。

其实大可不必这么麻烦,有更简单方法。

先建立全民常态化核酸,筑牢疫情防控的铜墙铁壁,然后再把核酸点设在售楼部。

卖房、防疫,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一举两得。

03

土地财政不行了

不管是青岛,还是玉林,还是全国其他城市的救市措施,为什么搞得这么积极,根本原因还是土地收入减少了,连带着地方财政也吃了亏空。

2022 年一季度全国土地出让金 5629 亿元,同比下滑 57%。2022 年 3 月出让金 1908 亿元,同比下滑 58%。

近乎是腰斩,这是近十几年从没有过的情况,于是乎开始出现地方上要求公务员去 " 卖房 ",还纳入考核指标。

但你要说这事荒唐,个人倒以为合情合理。

首先,从工资来源方面,体制内的人工资从哪来?还不是财政发钱!

售楼处的小哥哥、小姐姐们,为什么那么卖力地卖房子?

因为房子卖出去了,他们才有工资、有绩效、有奖金。

链家、房天下、乐有家这种房屋中介,为什么那么卖力地卖房子?

因为房子卖出去了,他们可以拿佣金。他们的工资也是靠卖房子来的。

体制内,不管是公务员编制还是事业编,同样也是这个道理。

现在很多人不知道,或者淡忘了,在分税制改革之前和刚施行那几年,你们知道各地政府的一个重要任务是什么吗?

收农业税。

之前听一个朋友说,他父母是教师,有编制的;当时要求他们去农村农民家里,催他们交学费,交农业税等等,连带着他还跟着跑了好多村。

别以为铁饭碗就不要干这活,铁饭碗的前提是要有米发给你,没米你就只能端着个碗。

其次,从职责来说,什么是公务员?

地方上的公务员就是要解决地方问题,现在地方的问题是没钱,最低成本能来钱、能跑活贷款的就是房地产。

这既是为了自己的饭碗里能有米,工资发得下来,同时也是在解决地方经济层面的现实问题,于情于理,叫公务员卖房不算过分。

玉林现在什么情况呢?

去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 79.6 亿元,转移性收入 340.8 亿元,也是典型的财政不能自理。

玉林去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是 111.6 亿元,只完成了既定目标的 77.4%,原因是土地出让金在跌。

这算是全国三四线城市卖地卖不动的普遍缩影。

然而,玉林公开的全市政府债务余额是 374.9 亿元。

土地财政锐减、房地产的金融属性失效,市场转冷,致使背后的力量开始走向台前。

但是,哪怕他们顺利把房卖出去了,也是治标不治本,无法解决当前土地财政的根源性问题——房地产的行情总有走到头的一天。

而要解决当前的问题只有两条路,要么找到可替代税源,要么重塑地产开发的逻辑。

要实现前者,方法有,但是落实难,办法大家都知道:房产税。

" 十三五 " 规划中关于房地产税的描述进一步清晰,提出:

" 完善地方税体系,推进房地产税立法。"

等于明确了房产税就是为地方政府准备的。之后的 " 十四五 " 规划给了一个更为清晰的方向:

" 健全地方税体系,逐步扩大地方税政管理权。"

说白了,房产税一旦落实,将属于地方财政的重要组成部分。

目前,我国城镇住宅房地产总市值大约 336 万亿人民币,如果加上在施工的住宅房地产,那就是 400 万亿人民币市值。

即便是房产税税率 1%,那就是一年 4 万亿收入。

卖地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差事,如果转化成税收,便是源源不断的收入。

并且这个收入是完全可以作为土地财政的替代品。可是,顶层设计不难,落实难;作为财产性税种,要全面开征涉及的利益纠纷那就太多了,从上到下都有。

而要实现后者——重塑地产开发的逻辑,目前可行的办法就是落实 " 双轨制 "

中国房地产面临三大矛盾:

一是楼市下行和土地财政之间的矛盾。

二是房企债务和金融系统稳定之间的矛盾。

三是房价高企和人民群众住房需求之间的矛盾。

简而言之:既要保证房价不崩,又要房企债务暴雷能够收场,还要全国人民都住得起房。

这可比造原子弹、送卫星上天难多了。

不过困难总比办法多,要实现这个 " 双轨制 " 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大明王朝 1566》里浙江的改稻为桑,高府台提出:" 以改兼赈,两难自解 " 的八字方略。虽然剧情里难以避免地走向失败,但这个思路用在现实中的楼市却十分可行。

所谓双轨制,就是民营企业承担更多的商品房,国企或者政府单位承担更多的保障性住房。

首先,要稳住房企,不要让他们被债务爆破,不然全国到处都是烂尾楼,还要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后果之大谁都承受不了。

那么就必须化解他们的债务,在化债过程中谁家的孩子谁抱走,各个地方城投或国企出钱买下违约房企土地自己开发,地方国资委控股城商行出钱。

然后,央妈那边拿货币政策工具的输血,例如,加大并购贷的支持力度,并予以利息优惠。

之后再把收购得来的资产,让央企国企去开发,造出来的房子不进入商品房流通环节,而是以公租房、保障房的形式进入,要卖也只能卖给政府,官方来回收。

这样既搞定了房企的债务问题,也不至于让天量的保障房进入市场击穿一手房和二手房的交易市场,一定量的福利住房可以让人们在高房价的环境下,也能人人有居所。

但这套措施也有很大的难点,关口是要如何调动并合理分配如此巨大的国家资源。

当然,这些措施都建立在良好的愿景下,一个比较理想的状态才能把事情干得圆满。

我们大多只看到让公务员去卖房的 " 魔幻 ",却很难体会这背后有的是无奈。

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机关单位上班的工资要发,老师工资要发,警察工资要发,投资医院、地铁、公园等基础设施,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天量支出。

现在还多了个抗疫,这些都要花钱,而且是很多很多钱。

搞钱,就成了当前的头等大事。

房地产来钱最快,来钱最猛,见效最快,简单、粗暴、有效,是解决当前没钱问题近乎最优解。

所以,还是之前那句话,这才哪到哪?开了个头而已。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怎么救楼市都将继续是中国经济议题中最重要的话题之一!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