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那些买了房的年轻人,正在发慌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首席人物观,作者 | 未未,编辑 | 江岳

5 月 20 日,仅仅一天内,传出了两则与房产相关的新闻。

一是 LPR 再次降息,首套房贷款最低贷款利率可达 4.25%;二是南京取消二手房交易限购,无论本地人还是外地人,在南京购买二手房不再受任何政策限制。

不断出台的房市提振政策背后,是持续萎靡的房市。最新的财报季,龙头房企们集体 " 难产 " —— 5 月 15 日,原本是港交所规定的上市公司披露 2021 年财务数据的最后一天。然而在当天,融创中国、中国恒大和世茂集团等 13 家百强房企依然未能交出 " 答卷 "。

" 交卷难 " 背后,不仅是房屋成交量的下滑,还有住房贷款 " 滞销 "。

5 月 16 日,中国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22 年个人住房贷款累计金额为 8037 亿,同比下降 25.1%,其中 4 月单月环比下降 25.73%,同比下降 42.38%。

数字之外,豆瓣的 " 社畜买房共进会 " 里藏着更具体的变化。这个始建于 2019 年的小组,聚集了近 23 万的年轻人,关于提前贷款的讨论正在越来越多——小组成立后一共举办过五次活动,其中 " 房贷对我生活的影响 " 参与人数最多。而关于 " 形势讨论 " 的栏目,热度也明显高于前边的 " 我上车了 "。

买房的步骤可以大致分为,选房、首付和还贷三个过程。每一步都容易让买房者陷入反复的纠结。对于多数人,这是他们这一生能拥有的最昂贵的资产。

只是,这份确定性如今也在摇摇欲坠。正如这些年轻人曾经相信过的很多东西。

01、失业后买房,我有点慌

30 岁,成都

年薪 60 万的小森终于买房 " 上车 " 了,首付 100 万,月供 7500,各占 50%。在签好合同的那天,小森并没有感受到太多想象中的喜悦,反而被一种慌张笼罩。

小森学的是土木工程专业,丈量尺寸是基本功。他清楚,哪怕是 0.01 的误差,都可能带来数以百万的经济损失。专业之外,小森自己也过着一种近乎标准化的人生。19 岁从家乡贵阳来成都读书、23 岁大学毕业、25 岁恋爱、28 岁实现薪资跃升、30 岁准备和交往五年的女朋友在成都买房结婚。

但在买房这件事上,小森的标准化被打破了。

3 月 30 日,他在售楼处签完了所有合同后,一个人在售楼处的沙盘前站了许久。在原本的计划中,他会和未婚妻一起来签合同,但受疫情影响,回家过年的未婚妻被封闭在老家,无法返回成都。最后,从摇号、看房、签约,直到 100 万已经从二人的卡里刷掉,未婚妻都没能看到这套房子。

在出发签合同前,小森与女朋友打了一个视频电话,把双方父母赞助的钱同时转在了同一张银行卡上,那是二人至今为止唯一的仪式感。

除去购房过程,最终买下的房子也与小森预想的有些出入。

在小森原本的计划中,他和女朋友的存款,加上双方父母赞助,最多可以拿出 100 万。按照 30% 的首付,这足够让他们在天府新区买下一个总面积 140 平、三室一厅的房子。在刚刚看房的 2021 年,小森和女朋友看的房子都是这个标准。

去年 6 月,两人曾看中一套符合标准的房子,100 万首付,月供 15000 左右。尽管有些压力,但在小森看来,这笔支出是必要的,毕竟,将来会有孩子,前几年肯定需要老人来帮忙照顾。一间温馨的客房,可以让老人住得舒服,也可以略微弥补小森麻烦老人的愧疚之情。

但就在这个时候,女朋友待业了。2020 年夏天,小森的女朋友在英国读完研究生后来到成都,进入了当地的一家互联网教育公司工作。一年后,在线教育被禁,尽管小森女朋友所在的部门并非 K12,但依然受到了波及。

刚失业的时候,二人的心态都没受到太大的影响,认为这不过是场很快会过去的阵痛。在节假日,他们如同往常一样,安排看房子,吃喝玩乐也一样没拉下,2021 年秋天,两人还一起去了广西、重庆和贵州。

在那段日子里,女朋友会屡屡感叹祖国好:四通八达的互联网服务、越来越方便的高铁和物流、不同地区丰富的食材和口味。越来越多的大公司在成都设置分公司,也让二人感受到这座二线城市里的蓬勃朝气。

但到了 2021 年年底,两人的心态发生了变化。

先是互联网公司此起彼伏传出裁员消息,紧接着是女朋友找工作的不断碰壁。有一次,女朋友已经在和对方谈薪资了,却被告知业务线暂停,原本即将到手的 offer 也跟着飞了。

小森和女朋友都不是本地人,想要在成都安家,必须要买房。但有限的预算,加上就业形势的严峻,他们只敢选择更小的户型。

这套 110 平米的房子成了最终的选择。除去公摊,房子的实际使用面积不过 90 平,是真正的 " 刚需房 "。好处是,月供从 15000 元变成了 7500 元。

但即便如此,小森还是无法放松。女朋友曾经所在的互联网教育,以及自己目前的行业新能源汽车都是风口。如今,互联网教育已经变为了一地灰烬,新能源汽车的繁盛又能维持多久呢?小森丈量不出来。

02、提前还贷,陷入两难

28 岁,北京

麦朵觉得自己被卡住了,在提前还贷这件事上。

她现在负债 80 多万,每月还款 4700 元,利率 5.2%。贷款来自 2018 年在老家太原的一套房子。2018 年,受女性独立思潮的影响,麦朵在老家为自己购置了一套 117 平米的房子,单价 13000 元,30% 的首付由家里赞助,剩下每月 4700 块的贷款由麦朵自己负责。

最近,麦朵开始计算自己什么时候能提前还贷了,这与当时买房时加最大杠杆的想法,完全相反——买房前,麦朵是太原一家私立中学的老师,月薪税后 5000,一日三餐都可以在学校食堂免费吃。与现在一心提前还贷不同,当时的麦朵生怕自己贷不到款。

按照当时的银行规定,贷款本人的银行流水必须达到贷款金额的两倍。但麦朵当时的月薪只有 5000 元,显然达不到要求。为此,她还拉着妈妈做了担保人。

贷款是母女二人一起去办理的。在路上,妈妈又一次提出要不要多付一点首付,日后贷款的压力也小一些。坐在副驾的麦朵豪气地把手一挥:

" 不用不用,留点现金流买基金买股票多好。"

那是 A 股开始回暖的 2018 年。麦朵自以为就有理财意识,在她看来,5% 的收益率,应该是在股市里闭着眼睛都能达到的数字。而首套贷,是一个普通人能拿到的最划算的一笔贷款。

为了最大限度地薅到银行羊毛,麦朵还选择了等额本息的还款方式:每月还 4700,一直还 30 年。签合同前,她也请银行的工作人员计算了等额本金的还款方式,第一年每月还 7000+,之后依次递减。相比本额等息,后者的优势在于还款总额可以降低不少。

选择了前者的麦朵,想把更多把把现金握在自己手中,并通过理财实现升值。这位向往南方的北方姑娘,计划着今后要在南方城市再购置一套养老房。

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房子的确给麦朵提供了极大的情绪价值。2019 年,麦朵辞掉老师的工作来到北京,但她很少有 " 北漂 " 的孤独感。在某种程度,房子在手,她内心就有一种笃定感。就像一棵拥有茂密根系的植物,土壤之上平平无奇,但拥有足够的定力和生命力。

几年后再回看这些想法,麦朵才意识到:这些决策背后的根本逻辑是,她相信明天永远会更好。那也是疫情来临之前,无数年轻人的共识。

但前几天,麦朵看到了《一席》最新的一期演讲节目,主讲人是经济学家朱宁,主题是《亏钱这个事不需要我的帮助,大家已经做得很好了》。其中的一个理论是,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自己不是永远会被社会机制保护。这意味着,明天未必会更好。

事实上,麦朵近 3 年的经历已经足以证明这个理论。

2019 年年底,太原房价开始急速下滑。起初,麦朵还以为这只是疫情的短暂影响,但 3 年之后的现在,当初那套 130 万的房子已经跌没了 20 万,她的想法也变成:只要不继续跌,就是好消息。

此外,相比如今 4.4% 的首套房贷款利率,麦朵在 2018 年拿到的 5.2% 也显得有些高昂。

2020 年 8 月,麦朵曾赶着末班车,将房贷的固定利率转成了根据市场每年调整的 LPR。根据规定,调整之后的贷款利率是 LPR+ 个人基点,且个人基点不会变动。具体到麦朵身上,最新的 LPR 降至 4.25% 后,她的贷款利率依然有 5%。

算清楚这笔账的麦朵决定提前还贷。她打算先一次性还掉一半的贷款,以降低月供对现金流的影响,然后离开北京,换一座生活成本更低的城市。

不过,目前她遇到的最大问题是,积蓄都被牢牢 " 套 " 在股市里了。她从 2020 年开始买基金,选中的几支基金集体飘绿,至今的整体收益是:-30%。

03、离开北京,回家 " 躺平 "

32 岁,石家庄

沙星自认为已经盘算清楚了,坚决不买房。

沙星是石家庄人。2015 年,25 岁的他来到北京创业,和一位从省电视台系统出来的亲戚,开了家电影制片公司。亲戚是老板,沙星是合伙人之一,入股几十万,全来自父母的赞助。

公司选址在朝阳区高碑店,靠近中国传媒大学的一个产业园区中。这里聚集着不少创业公司,甚至一些还没毕业的学生,已经会相互打听,日后在这里租下一间办公室,需要花多少钱。

那是资本持续加码影视业的年代,新的电影、电视剧以及综艺,呈井喷式涌现。前爱奇艺首席内容官马东也于当年辞职下海,创立了米未,并凭借现象级节目《奇葩说》声名鹊起。

沙星和前女友都曾是《奇葩说》的粉丝。前女友是他来北京前谈的,对方是一位在石家庄上大二的女生。到北京后,沙星曾去现场观看过一次《奇葩说》录制。当天结束时,他将自己和范湉湉的合照发给了女朋友,他想通过照片展示北京和行业的魅力,好吸引她毕业后也来北京发展。

空闲的时候,沙星也会看看高碑店附近的二手房。那是 2016 年,北京楼市处于疯涨前的相对稳定,他一度看上百子湾附近一套 70 平米的二手房——总价接近 300 万、房龄 12 年、距离公司不过 3 公里。这是他对比几十个楼盘后,最满意的房子。

在原本设想中,首付 150 万,自己和前女友一人一半。月供近 1 万,他独自承担就可以。但首付方案并没有得到前女友支持,他独自掏不出 150 万,买房的事情,随之搁浅。

再到后来,沙星就彻底不想买了。就在他看房之后没多久,北京房价开始猛涨,300 万的房子一路涨到接近 500 万,到 2018 年年底时,沙星已经彻底放弃了——尽管影视行业的大震荡在 2021 年才集中爆发,但在更早的时候,从业者们已经发现项目招商越来越难。

春江水暖鸭先知。水寒也是一样。

2019 年初,在公司持续一年入不敷出后,沙星离开了北京,在家人安排下,进入石家庄的体制内单位工作,年薪 18 万。此时,前女友已经大学毕业,但房子,很快成为谈婚论嫁阶段最大的问题。

前女友提议,在石家庄买房,首付两家各一半,婚后共同还贷款。2019 年,石家庄的房子均价不到两万,对两个独生土著来说,动用 " 六个钱包 " 买房,并不是难事,何况沙星家的老房子拆迁,刚刚下发了 40 万的拆迁款。

但在沙星看来,风口已过。石家庄的房子在 2019 年中已有下滑趋势,他劝女朋友先不买房,婚后搬来和母亲同住。

那场争吵最终以分手而结束。半年后,沙星娶了现任妻子,自然,小两口跟沙星的父母住在了一起。至于卡里的 40 万,沙星借给了一位亲戚,在澳大利亚投资光伏厂。

妻子从事财务工作,对数据保持高度敏感,在不买房这件事上,与沙星的想法一致,至于孩子上学的问题,两人也保持了 " 不鸡娃 " 的统一。在二人看来,当年两个人的父母,也没怎么管过自己的学习。

婚后,沙星对于买房只有过一次动摇。

那是 2021 年,楼市松动不断,一位亲戚向沙星提出想要借钱买房——因为知道沙星一家不买房,最近几年,常有亲戚跑来借钱买房。几次之后,母亲也问起了沙星,要不要考虑买房?

沙星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看房,但他很快就放弃了。这次与大环境有关:新生人口越来越少,北方各个省会城市连续多年都是人口净流出,他判断,自己的房子未来找不到接盘侠。

沙星现在的梦想,是在自家小区楼下开个便利店,让即将退休的母亲去看店。在他看来,这至少比母亲心心念念地退休后要去别人家当保姆靠谱。

沙星喜欢武侠,小时候常常看金庸,长大后,他觉得自己和金庸笔下的张无忌最像,性格温吞善良,大多数时候都乐于听从别人的安排,但在某些时刻会有自己的坚持。

决定不买房之后,他少了很多烦恼

5 月 19 日,他在微博上看到了三条热搜,分别是 " 专家不建议年轻人掏空留个钱包付首付 "、" 建议专家不要建议 " 和 " 专家称买房比租房划算 ",脑子里就冒出了金庸小说里的内容。张无忌在被灭绝师太掌击后,默念的口诀是: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他自狠来他自恶,我自一口真气足。

沙星很清楚,现在自己的真气就是坚定不买房,且不被任何声音所动摇。

以上内容由"首席人物观"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