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智谷趋势 05-20

中美光伏“大战”,在东南亚彻底打响

◎智谷趋势(ID:zgtrend) | 王战新

一家小公司,居然挑起了六个国家的产业 " 混战 "。

2 月 8 日,年营收只有一千万美元的小公司Auxin Solar向美国商务部提交了一份请愿书,要求政府审查在柬埔寨、马来西亚、泰国和越南采用中国产光伏零部件生产并销往美国的光伏组件,是否存在规避双反关税的行为。

由于以上四国的光伏生产商太多太杂,美国商务部决定缩小范围,根据 76 份调查问卷的反馈,筛选出 8 家重点企业作为调查对象。

透过股权关系,我们发现 6 家中国企业牵涉其中:

年营收高达 809.32 亿元、市值接近 4000 亿、单晶硅片出货量全球第一的隆基绿能

年营收高达 2161.42 亿元、有望进入 2022 年度《财富》世界 500 强榜单的比亚迪

全球光伏组件出货量第一、年营收 405.7 亿元的晶科能源

2020 全球最具融资价值组件品牌、年营业收入 280.1 亿元的光伏企业阿特斯

年营收 444.9 亿元、在光伏电池转换效率方面先后 23 次刷新世界纪录的天合光能

集新材料、新能源、精密切割丝、精密零部件、高端卫浴、资本合作等六大产业于一体的博威集团

据悉,如果美国商务部发现这些企业违规,将对进入美国的太阳能电池板征收 50-250% 的关税。

其实,中国光伏产业被美国虐过好几轮了。

美国政府曾在 2011 年、2014 年和 2018 年发起过针对中国光伏企业的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2012 年鼓动欧盟对中国光伏企业进行反倾销立案调查,2021 年出台一份法案,展开了新一轮制裁。

中国的光伏企业要搁浅触礁了吗?

中国已经站到了全球光伏产业链的顶端。

光伏产业链中,上游为原材料,主要包括硅片、银浆、纯碱、石英砂等;

中游分为两大部分,光伏电池板及光伏组件;

下游为光伏的应用领域,光伏主要用来发电,还可以代替燃料用来取暖等。

中国在光伏产业链上中游产业处于领导地位,特别是在多晶硅、电池片以及光伏组件领域,做到了全球第一。

产业链各细分赛道的集中度方面,差异较大,各环节产业集中度分别为:73%(硅片)、69%(硅料)、43%(组件)、38%(电池片)。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光伏市场。2021 年,中国新增光伏发电并网装机容量约 5300 万千瓦,连续 9 年稳居世界首位。

截至 2021 年底,光伏发电并网装机容量达到 3.06 亿千瓦,突破 3 亿千瓦大关,连续 7 年稳居全球首位

中国还是全球最大的光伏出口国,2017-2019 年期间中国平均占世界光伏产品出口价值的 36% 左右,2021 年虽然有疫情和国际贸易摩擦等不利因素,但中国光伏出口却创造了历史新高,284 亿美元。

284 亿美元是什么概念?扬言要取代广东的越南,2020 年吸引的外资总额是 285 亿美元。

在国际和国内市场的共同驱动下,中国的光伏企业茁壮成长,涌现了一批世界级企业。

在 PV-Tech 发布的《2021 年全球组件供应商 top10》排名中,前 10 名中国企业占 7 席,隆基绿能、天合光能、晶澳太阳能、晶科能源、东方日升、尚德、正泰太阳能居于第 1、2、3、4、6、8、10 位。

这里面最耐人寻味的是隆基和尚德此消彼长的故事。

2000 年,施正荣在无锡创办了尚德,李振国在西安建立了隆基的前身西安新盟,起点相差不大。

随后几年,专注多晶硅技术的尚德在无锡市政府的支持下急速扩张、突飞猛进,成长为中国光伏产业的一面旗帜,施正荣在 2006 年坐上了中国大陆首富的宝座,一时风光无两。

在尚德的带动下,80% 的中国光伏企业跟风走多晶硅路线,导致高品质多晶硅的价格从每公斤 28 美元暴涨到了 400 多美元。

而远在西北的隆基股份,却坚定地看好转化效率更高的单晶硅,不搞盲目扩张,而是苦练研发内功,被同行嘲笑为顽固少数派。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

当美国和欧盟发起对中国光伏企业的 " 双反调查 " 时,多晶硅派被打得落花水流,尚德资金断裂、濒临破产,唯有隆基股份实现了逆势飞扬。

隆基股份打破了日本厂商的技术封锁,实现了金刚线切割技术的国产替代,大大降低了单晶硅的生产成本。

由此,隆基股份成为光伏组件领域的新霸主,李振国也顺利当上了陕西首富。

总之,中国仅用二十年时间就在光伏领域超越了美国等发达国家,中国制造的光伏产品风靡全球。

我国光伏产业已经覆盖到 200 多个国家和地区,在排名前十的国家和地区中,亚洲有 4 个,欧洲 3 个,拉美国家占 2 个,大洋洲 1 个。

有人把中国光伏类比为中国高铁,认为两者都是对外输出的中国名片。

不过,两者是有区别的,中国高铁是在本土做大以后逐步推广出去的,而中国光伏企业从诞生起就是为国际市场服务的。在 00 年代,中国组装好的光伏产品更是 90% 以上直接销往国外。

当时中国的光伏生产成本极低,工人工资只有发达国家的 1/20,土地和原材料的价格也非常低廉。而各级政府为了鼓励光伏产业发展,还会给予财政补贴和税收优惠政策,所以中国光伏企业报出的光伏产品价格远远低于欧美同行。

被 " 中国价格屠夫 " 逼到墙角的欧美光伏生产商,就开始游说本国政府,对中国光伏产品征收高昂的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甚至扣押来自中国的光伏产品。

怎么办?放弃欧美市场吗?不行,全球光伏装机量排名前十国家中,除了中国、印度和巴西,剩下七个都是 " 西方国家 "。

既然中美直航走不通,那就得找一个中间国家作跳板。而在诸多区域中,东南亚无疑是最好的跳板。

第一,东盟离中国近,又有合作基础,在这里设厂很安全。

第二,东南亚的生产成本比中国还低,又出台了较好的招商政策。

第三,从东南亚出口产品到欧洲或美国,还能享受关税优惠。

所以,中国光伏巨头们都跑去东南亚投资办厂。

2015 年 5 月 6 日,天合光能泰国工厂正式奠基开工。该项目总投资达 1.6 亿美元,形成年产能 700MW 光伏电池和 500MW 光伏组件的生产制造能力。

2017 年 5 月 19 日,阿特斯泰国工厂正式开业。该工厂主要生产阿特斯高效多晶三代太阳能电池和组件。

2020 年,隆基股份收购宁波宜则,该公司在越南拥有光伏电池年产能超 3GW,光伏组件年产能超 7GW,此次收购主要还是为了海外扩张出口,同时增加电池片产能。

晶科能源在马来西亚拥有三个生产型企业,分别涵盖组件和电池片的生产与销售,这样做直接规避了贸易壁垒中所提到的 " 海外只是组件加工地 " 的指责。

晶澳科技目前已在海外设立了 13 个销售公司,销售服务网络遍布全球 135 个国家和地区,海外生产基地包括马来西亚、越南 2 个海外国家。

……

在隆基、晶科、阿特斯、天合光能等中国光伏厂商的支持下,泰国、越南、马来西亚、柬埔寨等国逐渐成为全球光伏产品的主要生产基地之一。

数据显示,2021 年上半年,美国约 80% 的光伏组件来自这四个东南亚国家。

这下把美国光伏企业整懵了,好不容易赶跑了中国制造,没想到从东南亚冒出来一批新的 " 价格屠夫 ",其中还有中国老对手的身影。

正面打不过的美国厂商跑去美国商务部 " 诉苦 "。

3 月 8 日,总部位于加州的太阳能组件商 Auxin Sola 向美国商务部指控,中国太阳能组件制造商通过将太阳能电池片运输到东南亚,完成组件封装,以规避反倾销和反补贴(AD/CV)关税。

Auxin Sola 在请愿书中强调:" 目前,从马来西亚、泰国、越南、柬埔寨进口的光伏组件将继续降低国内生产商定价和竞争力,并限制了 Auxin Sola 再投资和扩大生产的能力。"

所以,美国商务部启动对东南亚光伏产业的调查。

美国商务部的调查行为,造成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4 月 29 日,据纽约时报报道,最近几周,由于商务部的调查,美国有 300 多个太阳能项目被取消或推迟。

其中包括,佛蒙特州安装 60 平方公里太阳能电池板的计划突然被搁置。德克萨斯州的一个项目将为 10000 多户家庭供电,距离破土动工还有几周的时间,但现在至少推迟到明年。

在美国各地,太阳能公司正在推迟项目,争先恐后地供应,关闭建筑工地,纽约时报警告说,随着拜登政府对中国光伏企业进行调查,数百亿美元以及数万个工作岗位处于危险之中。

美国太阳能产业协会估计,商务部的调查导致的太阳能部署损失或延迟,到 2035 年将导致额外的 3.64 亿吨碳排放,相当于 7800 万辆汽油动力汽车在道路上行驶。

这显然与拜登的施政目标相冲突,拜登的目标是加快全国太阳能安装的年进度,以实现他在本世纪末将美国排放量比 2005 年水平至少减少 50% 的承诺。

《华尔街日报》在近日一篇报道将 Auxin Solar 公司称为 " 美国最讨厌的光伏公司 "。

如果这些反对 Auxin Sola 的公司和机构能够联合起来向美国商务部施压,那么美国商务部可能会选择 " 高举轻落 ",对相关的太阳能组件和电池板征收 50% 左右的关税。

这样的话,来自东南亚的光伏组件和电池板在美国市场依然会有价格优势,毕竟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生产成本太高了,比东南亚高出好几倍。

只要能卖出去,中国的光伏巨头就有赚头。

退一步说,就算美国商务部大幅提高东南亚光伏产品的关税,彻底把中国厂商剔除美国光伏产业链,那也不用慌张。

隆基公司曾公开表示,公司的销售区域布局全球,不会对美国单一市场产生重大依赖。

另外一位不愿具名的涉事企业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回应:最近美国对东南亚的反规避调查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对于反倾销反规避等贸易争端,中国的光伏企业历来都会积极应对,在这方面,行业内企业也都积累了很多经验。

从国际形势来看,欧洲国家将是中国光伏巨头的主要突破方向。

俄乌冲突发生后,欧洲的石油和天然气价格暴涨,出现了能源危机。因此,欧洲各国纷纷出台新能源发展鼓励政策,物美价廉的中国和东南亚光伏产品得以畅销。

还有,巴西、印度、土耳其等新兴国家也在积极兴建光伏发电站,需要从中国和东南亚进口大量的组件、电池板和逆变器。

中国在光伏发电领域的领导地位牢不可破,很难被人撼动。

除了太阳能独领风骚外,中国在风能、水能、核能和生物能领域也处于世界第一方阵。

中国风电产业已经蝉联 12 年全球第一;

世界十大水电站,中国占了一半;

中国在建的核电站数量世界第一;

中国生物质发电量连续第三年位列世界第一。

不仅是一级能源,中国在二级能源开发方面也处于领先地位。

2021 年全球前十大锂电池企业,中国独占 6 家,宁德时代市占率第一。中国累计建成加氢站超过 250 座,约占全球总数的 40%,加氢站数量居于世界第一。

总之,中国已经建立了全球最完整、最强大的新能源产业链,将在 " 零碳 " 经济时代发挥独特作用。

比尔盖茨曾在其著作中提到:" 零碳 " 是一个巨大的经济机遇,那些建立起伟大的 " 零碳 " 企业和伟大的 " 零碳 " 产业的国家,将在未来几十年里引领全球经济。

参考资料:

1、《氢能产业发展中长期规划(2021~2035 年)》,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2022 年 3 月 23 日

2、《多家光伏企业回应反规避调查影响:积极应对》,证券时报,2022 年 5 月 17 日

3、《光伏新动力|光伏大军为何纷纷齐聚东南亚市场?》,香港财华社,2022 年 4 月 8 日

以上内容由"智谷趋势"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