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一鲸落,万物生”的闹剧,该告一段落了!

如果大企业因为做大了,其市场地位和产权就受到了舆论场中的各种合法性质疑,那么,创业者和中小企业者还有什么盼头?

冰川思想库研究员丨张明扬

昨天,一条消息引爆了市场情绪。

全国政协在北京召开 " 推动数字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 专题协商会。

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会上指出:支持平台经济、民营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支持数字企业在国内外资本市场上市,以开放促竞争,以竞争促创新。

" 支持平台经济、民营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这本是常识,却需要监管层一遍又一遍的强调和重复,似乎不如此不能安定市场情绪和人心。

当然,在这个时代," 常识 " 正在舆论场中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所谓社会缺乏 " 共识 ",就是各阶层各群体缺乏可以共享的 " 常识 ",哪怕是最起码的。

在前一段 " 吴晓波留言区事件 " 中,很多人就先是惊奇继而沮丧地发现:改革开放以来形成的一系列 " 常识 " 被一些年轻人弃若敝履,比如市场经济、比如民营经济的地位,甚至还有私人产权。

01

在这一连串的 " 常识崩溃 " 中,我最不可思议的还是私人产权。

私人产权说大了是所谓的 " 私有产权 ",是一些年轻人一听就 " 炸毛 " 的概念,似乎自己当下生活的一切不如意境遇都是私有产权造成的,靠一张 " 均富卡 " 或 " 均贫卡 " 就可以一键解决问题。

但私人产权往小里说就是我们每个人的 " 个人财产权 ",我三岁时就知道我的开裆裤只能是我的开裆裤,我的玩具枪别人不可以来抢,这么基础的 " 常识 ",一个三岁小孩都应该知道,谁料却在这个时代突然成为了争议性问题,真是活久见。

当然,你只要把这个正在网上发帖攻讦私人产权的年轻人手机 " 抢过来 ",他就会大喊 " 你凭什么抢我的东西,还讲不讲法律了!" 哦,原来,你的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别人的私人财产就可以予取予夺。

所谓私人产权的争议,在我看来基本都集中于 " 我的私人财产是我的,但你的不是你的 " 之上,这样一种并不精致的 " 梁山式 " 利己主义,其实在中国历史上并不新鲜,现在借由一种 " 反资本反私人产权 " 的貌似高大上话语体系摇身一变,还是无法改变其浅陋粗鄙的前现代本质。

社会财富的分配不公是客观存在的,但所谓分配更多是一个 " 增量问题 ",而不是 " 存量问题 ";产权是一个不容侵犯的根本性法律问题,而分配改革是一个 " 技术性 " 问题。

说白了,只有 " 你的是你的 ",才能保障 " 我的是我的 "。这样的常识并没有什么高级的,但都是前人在筚路蓝缕和苦难绝境中摸索出来的,教训大于经验,过来人冷暖自知,未经历者岂能轻浮视之?

这种轻浮是一种漠视历史遗忘历史,是将前人的摸索与磨难视为无物。在这些人看来,经济繁荣、世事安稳、" 我的财产 " 都是理所当然的,在互联网上喊几句偏激的口号,就是他们脑海中的一场社会实验,不,或许就是一场没有代价的电脑游戏,侥幸赢了就是 " 赢麻了 ",输了就重启游戏再来一局好了。

游戏玩砸了可以重启,但真实世界被搞砸了就是几代人的 "Game Over"。

02

在舆论场上被漠视被无视的常识有很多,有些键盘激进主义者最喜欢的操作是 " 搞对立 ":互联网经济和实体经济、互联网创新和基础科学创新、市场领先和垄断,民营经济和国有经济、市场和国家、资本价值和劳动价值、老板和员工、996 和劳动者的尊严、上一代既得利益者和年轻一代 " 受损者 "……

在这样被刻意制造、操纵和渲染的价值对立中,互联网世界中充斥了莫名的极化和冲突。

这些被制造出来的 " 对立 " 很多都缺乏起码的事实依据和理论支撑,全凭情绪人为建构。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喷涌而出的 " 对立 " 有极强的情感操纵能力,极易在对生活的年轻人中引发共情和 " 同仇敌忾 "。

图 / 图虫创意

这两年,在互联网和年轻人中很流行一句话:一鲸落,万物生。这是一个看似很有东方式人生哲理的 " 格言 ",将海洋中的生存逻辑推而广之至真实的经济世界。

" 一鲸落,万物生 " 图穷匕现的意思是:互联网大厂或民营大企业的衰落不仅不是国家和民众的损失,而且在这种资源的再分配中,普通民众和中小企业都可以 " 分得一杯羹 "。

前一段,我在 " 独角鲸工作坊 " 中正好看到一段可以互相印证的留言:

" 什么是民营经济,千千万的中小实业企业、服务企业才是民营经济。站他们,还是站互联网巨头,是两种根本不同的价值取向 "。

这话说得挺诚挚,留言者似乎也不反对民营经济,算是反资本群体中的 " 温和派 " 吧。但在这段与 " 一鲸落,万物生 " 价值内核高度一致的留言中我们可以看出,作为一种新的 " 对立 ",(民营)大企业和中小企业的对立正在舆论场中加速形成。

在这种话语体系中,互联网巨头和大型民营企业都被开除出 " 民营经济 " 的行列了。

我在这里无意做什么经济理论探讨,毕竟,西方经济学和那么多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恐怕都很难想到在真实世界中会出现这样的争议和对立。

在这里我只谈现象,再简单举几个例子。请注意,我没有用 " 事实 " 这个词,毕竟,在这个时代,事实与真相也和常识一起 " 分裂 " 了,我很难确定我认为的事实也为他人如此认定。

这其中一个最重要的现象是,在这一轮的经济周期中,互联网大厂和大型民营企业,与中小企业的盛衰几乎同频。

我再说得直白一点。几年前,当互联网大厂如日中天时,也是国内中小企业日子过得最好的时候。这两年,当互联网大厂和其他大型民营企业都遭遇低潮期之时,中小企业的日子是更好还是更差了?

▲疫情期间的城市(图 / 视觉中国)

但凡你不是一个杠精,对正经新闻有基本的搜索能力,你应该就会承认:这两年,也是国内中小企业艰难求存的低潮期。

在新闻和社交媒体中,充斥了中小企业举步维艰的信息,满满是 " 救 " 中小企业的呼吁,就连政府为了缓解中小企业经营困难的政策都不知道出了多少。

说好的 " 一鲸落,万物生 " 呢?说好的互联网大厂不行了,中小企业可以分一杯羹呢?

03

大型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共享同一个经济周期,共享同一个市场经济,共享同一片天空,共享政策冷暖,共享同一种 " 经济常识 "。

更何况,在低潮期,很多互联网大厂面临的是裁员瘦身和市值打折,而中小企业面临的是破产清盘。这哪里是 " 一鲸落,万物生 ",这是 " 一鲸伤,万物死 " 吧。

" 一鲸落,万物生 " 拥趸者或许认为这是特例,但这哪里是什么特例呢?

我只想告诉大家这样几件事。

和海洋生态一样,真实经济是一个严丝合缝的产业链,大企业与中小企业与其说是对立,不如说是产业链上的共享共生关系。

图 / 网络

在上海封控期间,上海一地的一些汽车配件企业无法正常生产,就影响了长三角乃至整个中国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如果大型企业陡然因为市场经济以外的原因衰落了,与之在同一产业链的中小企业又怎么可能不被殃及池鱼。

在互联网大厂最兴盛的时候,他们可以对大量新创中小企业进行天使投资。而这一年来,当互联网大厂家里都没有余粮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正在烧钱和培育阶段的新创企业一片哀嚎,他们可能在成长最关键的时刻因为缺一笔钱而中道夭折。

哪怕是被很多人诟病的收购,收购好不好不要问我们这些外人,要去问创业者,他们的创业创新动力之一就是被大企业斥巨资收购,没有了这个可能性,很多创业和创新的原动力就被封堵了。

对创业者造成更大的心理冲击的是以上说到的 " 产权之争 "。如果大企业因为做大了,其市场地位和产权就受到了舆论场中的各种合法性质疑,那么,创业者和中小企业者还有什么盼头?

试问,哪个创业者和中小企业主没有做大的想法?如果企业做大了之后就如那位留言者所说 " 被开除出民营企业 ",甚至遭遇产权争议,那么,这位创业者的理性选择恐怕是彻底收摊早点变现吧?连大企业都在舆论场中感到瑟瑟发抖,那么更加弱小的中小企业不是更感到前途无望?

哪里有什么 " 一鲸落,万物生 ",这都是外人和好事者的呓语和狂想罢了。偏激的好事者想到的哪里是什么中小民营企业的福祉,他们只是拿中小企业说事,来作为攻讦大型民营企业和互联网大厂的工具罢了。

在真实世界中,只有 " 一鲸落,万物寂灭 ",只有整个社会创业情绪的低迷与冰冻。

到那时,他们用来攻击大厂的手机也不是自己的了,到那时,他们或许才知道私人产权意味着什么。

以上内容由"冰川思享号"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