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ZAKER新闻 01-18

互联网又一风口大溃败!输家基本都是“嘴炮党”

始于菜篮,终于失败。

回看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历程不难发现,如今庞然大物般的大厂巨头们,往往成长于某一个细分的入口级业务,例如阿里起步于淘宝电商,腾讯发家于 QQ 社交,百度脱胎于网络搜索等等。

在这样的启发下,互联网行业的玩家们十分清楚,未来在某个风口业务中抢占先机并脱颖而出,或可再造 " 腾讯阿里 " 式的创业神话。

过去两年间,互联网最火热的风口,便是覆盖肉蛋禽生鲜等农产品生意的社区团购。

在一众追捧者们看来,其背后关联着对整个传统农业布局改造的万亿级产业生意,存在长出 " 令人惊叹的巨大果实 " 的可能性。

然而站在 2022 年再回过头来看,即便社区团购经历了一年烧掉上千亿的惨烈搏杀,仍未出现脱颖而出的 " 腾讯阿里 " 式明星选手。

整个行业的发展走向也并未呈现 " 改造传统农业 " 式的创新剧本,反而是陷于 1 分钱抢鸡蛋、2 毛钱抢水果的传统低价倾销套路中,也因此遭到了用户和舆论的抨击,行业口碑逐渐崩塌。

从结果来看,社区团购似乎提前进入了溃败阶段,而摔得最惨的,无疑是那些牛皮满天飞的 " 风口上的猪 " 们。

这一次,嘴炮过后没有奇迹

曾经的互联网创业领域有多热闹?

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上,年轻的互联网创业者对着电脑展示一下商业策划书,对标一下已经成功的头部企业,展望一下烧钱的前景,一杯咖啡的功夫就很可能拿到上千万融资。

正是在这样烧钱搏杀的模式下,诞生了美团、滴滴等互联网新晋巨头。这也让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创业者们认为,这是一个需要 " 嘴炮 " 的时代,放狠话才能获得资本青睐。

在社区团购风头正劲时,互联网巨头们的确也沿袭了这种 " 嘴炮 " 式的套路。

美团创始人王兴曾多次强调 " 一定要打赢 ";滴滴创始人程维表示 " 投入不设上限,要成为市场第一 ";阿里 CEO 张勇将社区团购升级为内部重点关注的 "1 号项目 ";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则亲自挂帅,带领团队迅速入场;拼多多创始人黄峥亲自调研赛道,豪掷 10 亿参战。

然而在 2021 年下半年以来,滴滴的橙心优选进行全国分批次收缩,第一批会关掉原有 60% 的城市的业务。

滴滴在最新公布的财报中更是指出,季度亏损主要是受对橙心投资的公允价值变动影响,其在第三季度中确认了 208 亿元净投资亏损。受此影响,滴滴 2021 年第三季度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 306 亿元。

阿里已基本不再对外宣扬社区团购业务,京东旗下社区团购平台京喜拼拼连退出福建、甘肃、贵州、吉林、宁夏和青海等省份,同样进入战略收缩阶段。

如今头部平台仅剩美团优选和多多买菜仍维持发展态势,目前两家都基本完成了全国性的覆盖,但也均承受着烧钱所带来的亏损压力。以 2021 年 Q1 为例,该季度美团优选亏损约 58 亿元,多多买菜亏损约 20 亿元。

对于家底殷实的互联网巨头而言,在社区团购的布局试水无论结果如何,并不会动摇主营业务和企业发展的根基,但对于中小创业型平台来说,情况就没有那么乐观了。

伴随着巨头收缩、亏损的,是中小平台消失、倒闭的消息。

" 兴盛优选今年的目标是 100 亿,这个一定是会完成的。"2019 年时,意气风发的兴盛优选联合创始人刘辉宇在演讲中表示,任何时代,任何商业模式都有机会,关键看你能解决什么问题,兴盛有独特的模式来应对烧钱竞争,最终也有信心脱颖而出。

时过境迁,啪啪打脸。2021 年 9 月开始,还是未能顶住烧钱竞争压力的兴盛优选被曝进入战略防守态势,暂停了新城市的业务扩张,日单量小于 3 单的兴盛团点将被全面裁撤。

其中,广西的多家兴盛网格站被 " 合并 " 升级为网格仓,山西有 2 万家兴盛的预备团点 " 消失 "。

兴盛优选之外,还得提到蜜橙生活。这个曾经备受资本推崇的平台,共获得过 8 轮融资,累计融资总额超过 3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19.4 亿)。2020 年 5 月,蜜橙生活还宣布自己超越了兴盛优选,成为了社区团购赛道的第一名。

然而蜜橙生活的资本故事在 2021 年 7 月戛然而止,在被众多供应商上门讨债的情况下,蜜橙生活放弃了挣扎宣告破产。

与兴盛优选、蜜橙生活并列被称为 " 老三团 " 的是十荟团,三家均是社区团购赛道中起步比较早的创业型公司。

2020 年末,同样对未来充满期待的十荟团董事长陈郢发布了一封内部信。

信中提到," 对于十荟团的伙伴们来说,社区团购的意义超越了一个能赚很多很多钱的商业模式和创业项目(虽然我们确实也会赚很多很多钱)。"

陈郢的底气很大程度上源于阿里的支持。阿里前后参与了 4 轮对十荟团的融资,也给予了十荟团相应的资源助力发展。

然而就在这番言论过后的 2021 年,十荟团经历了持续性的大溃败。先是由于涉及低价倾销和价格欺诈问题被监管部门两次顶格罚款,再由于产品、服务品质问题在消费端出现口碑下滑。

此外还被曝出拖欠 200 户供应商逾千万元货款、押金,以及网格仓商 500 余万元配送费。媒体报道称,2021 年十荟团关闭了 21 个城市圈的门店,裁员比例高达 90% 以上,更是被直指为阿里弃子。

除此之外,其他中小玩家的日子也不好过,叮咚买菜、每日优鲜仍在巨亏的旋涡中苦苦挣扎,呆萝卜发布停运公告、食享会人去楼空 ......

高调的 " 嘴炮 " 策略这一次并未奏效,烧光上千亿的各路玩家们,还是没能等来奇迹。

低调的玩家,默默转身

在社区团购风头正劲时,永辉、盒马这类更偏向于线下商超形态的平台,基本处于 " 鄙视链 " 的底层。彼时业界的各路观点均认为,社区团购的火爆,必然会对永辉、盒马们造成巨大的冲击效应。

作为回应,盒马鲜生创始人兼 CEO 侯毅不仅高调宣称过 " 停止前置仓模式的探索 ",也批驳过 " 社区团购不值一提 "。

2019 年社区团购的前置仓模式盛极一时,当时侯毅就直言前置仓模式是不成立的,是做给 VC 看的模式。侯毅认为,从生意模式本身讲,前置仓是个伪命题,不可能盈利。

随后的 2020 年,盒马加速在国内各城市开设盒马 mini 小店,而非社区团购的线下网点铺设。侯毅也就此表示盒马将停止前置仓模式的探索。如今以主打前置仓模式的叮咚买菜巨亏、裁员的境遇来看,侯毅的判断不可谓不准确。

" 今天大家看到的,一定不是未来最终模式。很多人占据了社区团购的某种交易形式,其实这些不值一提。" 除了对前置仓模式的质疑,侯毅在 2020 年 11 月的一次公开演讲中更是直接呛声社区团购赛道。

只不过在当时的情况下,相比于火爆的社区团购,侯毅和他执掌的盒马显然无法获得更多的聚光灯。

在阿里的主导下,盒马也曾推出盒马集市品牌来试水社区团购模式,不过并未 " 一条道走到黑 ",不仅剥离出了盒马体系,也完成了及时调整转身。

2021 年 3 月,侯毅在朋友圈中表达了盒马五年的回顾以及对未来的展望。其中提到了盒马鲜生、盒马 MINI、盒马 X 会员店,唯独没有提到社区团购品牌盒马集市。

2021 年 9 月,阿里宣布将盒马集市与淘宝买菜合并,品牌升级为 " 淘菜菜 "。合并后的淘菜菜与社区团购做了一定的切割,更强调串联农业、小店、工厂的社区电商模式。

回看剥离了社区团购业务后的盒马,在几乎所有社区团购平台都在战略收缩的背景下,盒马却仍在不断尝试扩张的轨道上。

据媒体报道称,2021 年中重启扩张计划之后,2021 年 11 月底,盒马在济南、南昌两个城市相继开设首家门店,并于 12 月在重庆、成都、长沙等 13 个城市密集开设超过 20 家门店。

今年 1 月,侯毅于发布内部信表示,盒马已明确 " 多业态线上线下协同发展之路 ",目标是从现在的单店盈利,提升为全面盈利。而这,早已成为深陷巨亏旋涡的社区团购平台们求而不得的目标。

数日前更是有媒体报道称,阿里正在考虑为盒马鲜生寻求独立融资,拟估值为 100 亿美元。虽然阿里方面对此消息不予置评,但外界仍旧普遍重新看好盒马的发展前景。

除阿里与盒马外,拼多多、京东、美团等电商平台都在完成相似的转向,即寻求社区团购在打通农产品出路,提升更大社会责任和价值意义的产业布局。

在此基础上,去年 12 月人民日报曾多次发表文章肯定社区电商(团购)的价值。随着产业链的不断完善,农产品上行、送货入村、生鲜触达下沉市场等业务的兴起,以及后续产生的更多就业岗位,这才是时代需要巨头们承担的社会责任。

实际来看也是如此,多家媒体公开报道称,阿里、京东、美团、拼多多等电商平台在疫情期间都积极为滞销农产品寻找出路,并将其作为长期项目,聚焦打入下沉市场,不断建立起完善的物流供应链体系等领域。

ZAKER 新闻出品

文 / 曾宪天 实习生 王柳霞

以上内容由"ZAKER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互联网新闻

互联网新闻

前沿科技创业资讯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