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36氪 2021-12-09

三星巨轮转向:部门大合并、CEO 换血

作者 | 袁斯来

编辑 | 苏建勋

三星正在经历一场人事地震。12 月 7 日,在年度高层管理人员改组声明中,三星电子表示公司合并了消费电子和移动部门,成为新部门 SET。同时,三星高层也大换血,过去分别负责移动部门、消费电子和设备解决方案(包括芯片部门)的三位 CEO 金基南、金玄石和高东真,替换成了从前负责电视业务的韩钟熙和三星电机社长 Kyehyun Kyung。

三星转向已然明显。早在今年 8 月,三星就公布了新一轮投资计划,未来三年会投资 240 万亿韩元(约合 2055 亿美元)到生物制药、人工智能、半导体、机器人等领域,其中重点会投入到半导体领域,包括 14nm 以下的 DRAM 研发和新一代闪存,还会直接雇佣 4 万人,并投资 50 万亿韩元(约合 390 亿美元)在美国建晶圆厂。

按照三星的部门分工,消费电子部门主要生产电视机、冰箱、洗衣机、空调和医疗设备等电子产品,而移动通信部门产品为智能手机、电脑、网络系统和其他电信设备。三星这艘巨轮正调整自己的航线,转向更有议价能力和技术含量的上游 , 并且更重视手机品类的软硬件结合。" 选择此前负责家庭类产品的人而非手机业务线的人领军,代表三星认为智能手机部门需要更多整合和提升。" Daiwa Securities 的分析师 SK Kim 如此解释。

最近几年在消费电子领域三星虽然保有龙头地位,但整个市场环境竞争白热化,技术迭代趋于停滞,智能手机领域已经找不到太多增长空间,而它们在半导体领域的地位反而日益重要。

三星的决心很坚定。这次除了 CEO 换帅,它们还启动了企业内部的人事制度大改革,这一举动甚至改变了韩企由来已久的企业文化,意义其实更为重大。

转向

三星仍然稳坐全球智能机出货的头把交椅。根据 canalys 数据,2021 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机出货量中,三星占到 23%,卖出了近 7000 万部手机,位列第一。

但它的对手们,尤其是苹果和小米表现并不逊色,苹果出货量达到近 5000 万部,位列第三的小米也有 4400 万出货量。高端市场和中低端市场中,三星都在承受压力。

真正糟糕的并非对手紧逼。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是智能机市场早已失去增长动力,在疫情期间,这一点更体现得淋漓尽致,2020 年全球智能机出货量已经连续几年下降,到了 2014 年的水平。

三星也在想办法以更新颖的产品形式拉回用户。他们是最早推出折叠屏的厂商之一,占到折叠屏手机超过 80% 的市场份额,而且最新发布的 Galaxy Z Fold 3/ Flip3 在韩国本土卖出了 100 万部。

只是这一并不成熟的产品还没有掀起风潮,根据 Counterpoint Research 数据,三星 2021 年预计卖出 900 万台折叠屏手机,增长的确迅速,但在整体销售中只占到十分之一。

折叠屏替换目前的手机还需要很长时间,他们不会放弃消费电子产品,毕竟这能贡献超过 28 万亿韩元(约合 242 亿美元)的收入,能带来 3.36 万亿韩元(约合 28.6 亿美元)的利润,是十足的现金牛。但这一部门营收比起去年出现了 7% 的下滑。三星这种巨无霸型公司,需要考虑未来五年乃至十年发展方向。

三星在芯片行业一直是重要玩家,而半导体业务在今年更是让三星尝到了甜头。根据三星 2021 年第三季度财报,其包括芯片在内的设备解决方案部门营收高达 35.09 万亿韩元(约合 300 亿美元),增速达到 35%。

芯片的重要性这几年愈发凸显,台积电一路走强也证明了这一点。在全球主要的晶圆生产厂商中,台积电今年第三季度的营收高达 148.8 亿美元。

而三星接下来强大的竞争者或许不是苹果或小米,而是台积电。这两者都想尽快推出更先进的制程上,三星计划明年上半年叫开始生产 3nm 芯片,抢在台积电前,台积电的 3nm 大规模量产预计在明年下半年。

这两家的扩张计划看上去已经带上军备竞赛的色彩。2020 年,台积电宣布要在美国亚利桑那州投资 120 亿美元建 5nm 工厂,今年三星就要在德克萨斯斥资 · 170 亿美元建厂,同样主要代工 5nm 制程芯片。

比起台积电,三星其实更紧张。过去几年,三星在生产上不止一次出现过问题,生产 7nm 和 5nm 芯片时,三星都出现过良品率过低的问题,导致高通将部分订单转移给了台积电。高通即将发布的骁龙 8 Gen 1 为 4nm 制程芯片,交给三星代工,同样的剧情重演:三星良品率太低,高通考虑分流部分订单。

三星要在未来的芯片代工之战中占据高点,必然需要更奢侈的投入。这次战略调整后,三星的重心已然倾斜,未来三星和台积电之间的争夺可能会更加白热化。

更硅谷的人事制度

更值得注意的是三星此次伴随着高层变动的人事制度调整。

韩国和日本企业内部相对稳定,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延续已久的论资排辈企业文化,年功是晋升的重要维度之一。三星内部职级分为 4 级,每一级升迁都要在职 8-10 年。这意味着年轻人难以出头,老人又把持绝对话语权。互联网初创公司 80、90 后担任高管的情况,在三星是难以想象的。在这次 " 新三星 " 改革后,老派的三星也可能出现 30 多岁的高管和 40 多岁的 CEO。

而且,三星还会删除公司内网的员工职级和工号信息,废除每年 3 月的晋升员工公示,员工沟通时,将不再知道对方具体的职级,可以更平等地交流。过去考核时还带有主观色彩的 " 严格相对评价 " 改为纯粹基于业绩的 " 绝对评价 "。

三星上一次大刀阔斧式的人事制度改革得追溯到 1993 年李在镕父亲李健熙掌权之时。他有句著名的言论:" 除了老婆孩子,什么都得变。" 那年三星取消了背诵式笔试,并且首次公开招聘女子大学毕业生。

李在镕管理风格更年轻和平等化,2016 年进入理事会实质性掌权后,他就开始推动三星内部人事的调整。过去 7 级职务级别简化为了 4 级,同事之间取消部长、次长、科长、代理等等职务级别称谓,改为直接使用姓名加敬语称呼。这些做法已经带上 " 论功行赏 " 的性质,有能力的后来者能打破年功资历限制,拥有更高级别,日常工作也能更扁平化。而且,李在镕上任后,对过去风行的加班文化也做出调整,过去员工超长时间工作,下班后不得不参加酒局应酬的 " 特色 " 也逐渐消失。

改革开始不久,三星就深陷贿赂丑闻,李在镕入狱,直到今年 8 月才获假释出狱。而李在镕出狱后,他主导的 " 新三星 " 计划又开始紧锣密鼓地实施。

某种意义上,三星改革的其实是整个韩国的企业文化,其中阻力也可想而知。畅销书作家 Malcolm Gladwell 接受采访时曾经评论韩国的企业风格,即是 " 等级森严,你必须任服从更资深的人和上级,这在美国是难以想象的。" 三星走出了变革的第一步,也算是给众多韩国企业做出范例,或许也有助于推动韩国企业整体文化的调整。

以上内容由"36氪"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