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冰川思享号 2021-12-09

“你在这打工就是我儿子”,骂人的职校女,却道出一个残酷真相

不远的将来,一边是婴儿潮世代老人丧失“被啃老”的能力,一边是跌破警戒线的生育率,加剧后继无人的窘迫。待到那时,还愿意送快递上门的小哥,才是消费者眼中名副其实的“上帝”。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白晶晶

12 月 7 日,一段骂人的音频火了。对话双方是安徽合肥一职校女生 PK 外卖小哥。

说是 PK,那绝对是抬举了外卖员,因为他基本没说上几句话,女方展现了用词、语速上的绝对碾压,她把小哥骂得狗血淋头,毫无还嘴之力。

▲职校女生“辱骂”外卖小哥视频

这年头,职校女生真是不好惹。

看到此处,你是否也想起了查寝学姐张美玉?那种“黑社会”大姐大的豪横,实力劝退了不少想送孩子进职高的家长。

这回骂人的又是职校女生,气势不输美玉姐 —— 分分钟泼妇附体,用国骂问候对方母亲,年纪轻轻以“老娘”自居,“脑瘫”“智障”等侮辱人格的词张嘴就来。

01

这些年,因为外卖差评引发的血案还少吗?难道这位口吐莲花的小姐姐真不懂啥叫“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这一届成年人,似乎特别容易崩溃。尤其是外卖小哥,工作压力大、危险系数高,每天困在系统里,想要挣钱就得拼命和时间赛跑。投诉就被被扣钱的奖惩机制,也让不少人长期忍气吞声,久而久之,不免出现情绪堰塞湖。

就在上个月,因为一则差评,外卖员在电梯里向餐食中小便的视频,或许也是一次极端情绪的溃堤。

▲职校女生辱骂“外卖员”

不过,假如我是外卖员,遇上合肥职校女生这样的客户,估计也会“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因为她实在是欺人太甚。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这段音频,最大的槽点不是尖酸刻薄脏话连篇,而是认定外卖员毫无尊严可言。

点个餐,就颐指气使自居“上帝”;手握投诉大权,就像抓住了外卖员的命根子,想让对方“全家遭殃”;自己满口污言秽语,做服务行业的对方却都得“承”着,还得给她笑脸 ……

“革命工作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我们的同志不论职务高低,都是人民的勤务员。”这话曾经世人皆知,如今改革春风进门吹了好几十年,不少人反而彻底忘了本。

不过,现在流行一种观点,别提什么工人阶级领导一切了,如今最底层的就是工人。此处的工人,更多指代外卖员、服务员、保洁员等服务行业。

从现实来看,“劳动最光荣”似乎也只剩一句口号,真正决定劳动者尊严的,不是是否多收三五斗,而是工作单位的含金量。

人类学家项飙在《十三邀》里说过,除非企业做得特别大,必须让孩子接班,一般浙江尤其是温州的企业家父母对子女的职业首选其实是公务员,你问他为什么,就是安稳、体面。

就连家里有矿、有厂的“企二代”都惦记着端铁饭碗,年入数十万的程序员都抢在 35 岁之前考公上岸,啥叫有尊严的工作?真相已经浮出水面了。

02

前几年,互联网大厂的出现,一度让体面的工作扩容升级。朋友圈里,晒包太低级,高级炫是晒互联网大厂的工牌。印有公司 LOGO 带子,露着一股低调的奢华。

有人编排,丈母娘本来要 30 万彩礼,看到我的字节工牌,直接倒贴 30 万;有人调侃,把腾讯工牌插进 ATM 机,一顿操作直接取钱;还有人写起了小作文,带着阿里工牌去同学聚会,桌上法拉利、兰博基尼等豪车钥匙也会失去光彩 ……

不过,来势汹汹的互联网裁员潮席卷了一些大厂,搞得互联网从业者人人自危。据传,被裁员的对象多数是中层(总监级)领导,司龄较长、年龄较大、薪资较高的员工也多在被裁员的名单内。

都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估计留给高知中年的职业选择只剩家庭妇男了。

劳动者有尊严,并非可有可无的餐后甜点,而是像“有恒产者有恒心”一样的主菜。

这也让我想起 2008 金融危机那年,面对满屋子美国经济金融知名人士,那位说话很慢的老人,一字一句说出那句,“在经济困难面前,信心比黄金和货币更重要。”

在我看来,社畜、打工人等语词的流行,已不只是自嘲这么简单,而是劳动者自豪感的彻底沦陷。

三浦展在《下流社会》中写道,“当整个社会形成一股上升气流时,即使缺少上升意欲,也可以在不知不觉间随大气流一同上升,而当整个社会不再处于上升期的时候,只有上升意欲强烈并具有一定能力的人才能最终得到上升,不具备上述动力的人便只有跌落了。”

这一代劳动者,脑海中普遍缺乏对未来美好愿景的勾勒,更多的则是对阶层陷落的不安和恐惧。诸如外卖小哥之类的零工经济从业者,虽说收入相对可观,但他们的身份认同危机明显更严重。

这也让我想起一个段子 —— 问小学生的梦想是什么?答:a、宇航员,b、科学家,c、飞行员。问毕业生梦想是什么?答:a、有编的扫地都行,b、有编刷厕所都行,c、有编的话,给有编的扫地刷厕所都行。

03

俗话说,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今天的职校女之所以敢痛骂外卖小哥,还因为我们仍有人口红利可吃,还有人愿意为了一单几块钱的收入,风里来雨里去的奔波。

事情已经在起变化。2021 年 4 月,央视经济半小时报道,深圳市集装箱拖车驾驶员中,70 后和 60 后占比高达 79.32%,这些人全部在 40 岁以上,90 后只有 2.03%,因为这行实在太苦太累。不少建筑工地也同样难觅 90 后建筑工的身影。

在对我国 2021 年统计年鉴进行分析后,微信公众号宁南山得出一个结论,“年龄大使得我国总人数四亿多的 40-59 岁群体中存在大量的低收入群体。学校宿管,路边摊贩,保安中大龄人员也是主力军。”

▲在工作的农民工(图 / 图虫创意)

不远的将来,一边是婴儿潮世代老人丧失“被啃老”的能力,一边是跌破警戒线的生育率,加剧后继无人的窘迫。待到那时,还愿意送快递上门的小哥,才是消费者眼中名副其实的“上帝”。

把劳动者当人看,而不是只当红利吃,这件事也必须摆上台面了。

以上内容由"冰川思享号"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