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她刊 2021-12-08

今年最心寒的反转,没有之一

2021 年的最后一个月,互联网上终于多了一条好消息:

历经 14 年零 57 天的寻找,电影《亲爱的》里韩德忠的原型人物孙海洋,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儿子。

图源:新浪微博

记忆里那个 4 岁的小男孩,再相见时已经长成了高大的少年。

父子相拥时,孙海洋动情的哭泣声,让所有人都为之心碎。

因为出演《亲爱的》而对他们的故事深有了解的演员们,纷纷为此送上祝福。

黄渤激动得连叹两声 " 太好!",张雨绮也欣慰感慨 " 苦尽甘来。

而作为电影中这一角色的扮演者张译,在看到重逢画面时,则激动到一度失语,在电话里泣不成声。

图源:@新京报我们视频

他曾经认真演绎过这个痛失爱子的男人,也无比细致地探寻过,他千疮百孔的内心世界。

也正是因此,他完全清楚,相比于电影中短暂的展示,这对父子所经历的波折,远比大家所能想象到的,更加难以承受。

异乡寻亲路

这段时间跨度长达 14 年的认亲经历,说起来也如电影般波折。

事情的起源,来自于另一个同样被拐卖的男孩:符建涛

2007 年 12 月,也就是孙卓被拐卖的两个月后。

符建涛也遭遇了同一个人贩子的哄骗,被带到山东后,他被人贩子交由其二哥抚养。

由于天资聪明,即便离开了熟悉的城市,符建涛仍牢牢记得自己本来的姓名,也记得家里的样子。

身边照顾自己的人,变成了和亲生父母毫不相像的两口人,这件事他一直都清楚,也始终对身边的一切感到怀疑。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了解的事物逐渐增多,符建涛借由生物课上学到的知识,通过血型推测出自己的确不是养父母所生。

自此,这个男孩有了自己的规划,决定先在这里好好长大,待到有独立生存的能力后,就去找亲生父母。

没想到这一天比自己想象得来得更快,在公安部 " 团圆活动 " 的努力寻找下,有关符建涛的线索被发现。

和警察相见后,他清晰地说出了自己记忆中关于原生家庭的过往。

还通过自己亲生母亲在网上发布的寻人启事联系到她,和她完成了这场时隔 14 年的认亲

因为自己有过流落在外的经历,回到家之后的符建涛,还会经常关注网络上关于拐卖儿童的消息。

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了寻找儿子的孙海洋所放出的监控录像。

尽管视频很模糊,但他还是通过人贩子的身形,想到了养父母家的 " 三叔 ",并将这一线索告知了母亲和警方。

没想到,这一发现竟成为关键线索。

昔日拐走符建涛和孙卓的人贩子因此落网,孙海洋和自己的儿子孙卓也得以重逢。

而在所有人都为之激动时,身处事件中心的孙卓,却只是懵然。

在此之前,他唯一一次听闻有关身世的消息,是小时候养父母家的姐姐说,他是 " 捡来的 ",不是这家人所生。

但彼时的孙卓只当这是姐姐的玩笑话,从未放在心上。

毕竟在自己的全部记忆里,养父母对他极好,想要的东西都能得到。

别人家里常出现的打骂孩子的事件,在他身上也从未发生。

4 岁之前的记忆,在他心里早已完全消失,如今的他说起过去,只记得慈爱的父母,和温柔的姐姐。

媒体采访时,无可避免地向他问起,得知真相后如何看待养父母。

他便老实地回答,如今的自己对养父母的感情没有发生变化,也未产生恨意。

只是他并未意识到,自己也是这件事里的受害者。

这起拐卖,已经全然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孙卓本该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呢?

孙海洋生活还算富裕,对孩子的教育也处处上心。

大女儿从大学起便到国外做交换生,在欧洲的十几个国家留下过旅行的足迹,如今还在新加坡读研。

小儿子也是自小生活富足,会打篮球下围棋,小小年纪便颇有自己的想法。知道父母在找一个未曾谋面的哥哥,便也常常惦念,还在孙卓到来时,为他买下一份小礼物。

而在养父母家中长大的孙卓,却过着与他们截然不同的生活。

和亲生父母相见后,一家人乘坐高铁返乡,这是孙卓第一次坐高铁。

过去的 14 年时间,物质上的缺失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还有亲生父母给予他的无条件的关怀。

纵使养父母将孙卓视若掌上明珠,也无法掩盖他们是人口买卖过程中买家的事实。

甚至,他们付出宠爱的初衷,很可能只因为他是一个男孩。

这个已经拥有两个女孩的家庭,需要一个男孩 " 传宗接代 "。

至于这个孩子是不是孙卓,其实并不重要。

只因为孙卓遗失了幼年时的记忆,他们便理所当然地以善良的 " 养父母 " 自居。

这对孙卓来说不公平。

对苦苦找寻儿子 14 年的孙海洋,更是难以名状的伤害。

14 年远征

对孙海洋来说,过去的 14 年时间,俨然像是一场迟迟醒不来的噩梦。

他在努力维持表面的沉稳,又忍不住因为思念儿子,而数度崩溃。

这样的状态,在《亲爱的》中亦有所展现。

以他为原型的韩德忠,在片中戏份并不多,却处处戳心。

第一次出场,是在他所组织的 " 万里寻子会 " 上。

在一片情绪激动的家长中,只有他沉稳地出现,为他们递上纸巾,鼓励大家坚持寻找下去。

图源:《亲爱的》

再出现时,这个男人又是一副意气风发的样貌,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出发,去向一伙刚刚落网的拐卖团伙找寻孩子的线索。

为了避免麻烦,他号召大家扮作旅行团的成员,还笑意盎然地说,要带上小红帽 " 精精神神漂漂亮亮 " 地找孩子。

两番出场,观众几乎要以为他就是这样一个 " 大家长 " 的形象,是情绪失控的人们的定心丸。

结果偏偏在大家齐聚于饭桌,其乐融融地聊起天时,他却在酒精的冲刷下突然崩溃,说起儿子失踪的过往,悲戚戚一声叹息:

"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这恰恰是现实中的孙海洋,所面对的心境。

2007 年 10 月 9 日,他迎来自己人生的分界点。

在此之前,他是意气风发的小老板,在深圳开着一家包子铺,生意红火。

而在那一天的晚上,一切都开始向不可遏制的方向疾驰。

他始终记得,那天晚饭后,无事可做的儿子孙卓向他征询,想要在门口玩一会。

孙海洋顺口应允,却没想到那是未来 14 年时间里,儿子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走出家门的儿子迟迟未归,孙海洋忙着去寻,却只得到了孩子 " 被一个拿着糖的男子领走 " 的回答。

属于他的那条漫长又孤独的寻子之路,自此徐徐展开。

为了找到关于儿子的一点线索,他跑遍身边的每一条街道。

警察局看起来最有希望帮到他,他便在里面痛哭下跪。

身边的每个孩子看起来都有可能是自己的孙卓,他目光灼灼地去注视他们,换来孩子家长惊恐地避让。

包子铺门口换了照片,许诺找到孩子便有 20 万元酬谢。

大街小巷贴满了他的寻人启事,此后几千个日夜,他没有再换过手机号。

所有能想到的途径,孙海洋都去传播自己在寻找孩子的消息。

自然有许多人得知他的境遇,电话因此响个不停。

他一条信息也不放过,换来的却常常是骗局,人们觊觎他的酬金,便用谎言编造出一个个并不存在的孩子。

每一场谎言,换来的都是孙海洋的一次奔波。

有时即便知道不可能,他还是不愿放弃一点希望。

14 年间,他辗转于全国 26 个省市,经历过诈骗和抢劫,却始终没换来自己想要的结局。

但他还是没放弃,如孤独的朝圣者一般,坚持在寻子之路上追寻。

也是在这段漫长的岁月中,孙海洋才真实地意识到,这个世界上,因为失去孩子而变成一片狼藉的家庭,远比他想象得多。

寻子路上,他先后结识了三千多名家长,在相同的境遇中,彼此扶持着一起前行。

《亲爱的》中黄渤所饰演的田文军,其原型就是孙海洋的好友彭高峰。

他们因为共同寻子而相识,在彭高峰辗转找到儿子乐乐后,孙海洋陪他一起去机场接回孩子,又送回老家。

村里人为彭高峰高兴,迎接的鞭炮铺了一里多长。

孙海洋看着燃烧的鞭炮扬起满天的尘埃,眼神中却只剩怅然。

现场的记者采访他,问他此刻什么心情。

他流下泪来,说出两句话:

" 他的孩子回来了,为什么我的孩子没有回来?"

" 我真的想要我手上有一瓶农药,吃了算了。"

那是 2011 年,孙海洋找孩子的第四年。

他不知道自己的未来,还会经历十年的孤独等待,却还是坚持下来。

2014 年,《亲爱的》拍摄结束后,导演陈可辛曾向他问起,有什么需要做的。

孙海洋只说了一件事:

把他的电话,放在电影片尾。

于是他寻子的消息登上大屏幕,手机也因此响得更加频繁。

可惜多出来的通话,往往是问他是否熟识片中的演员,而他的儿子,依旧在一个陌生的角落,以另一种身份默然长大。

时光辗转走到今年,孙海洋终于再次走进人们的视线。

这一次,消息变成喜讯,他的儿子被找回,与他紧紧相拥。

返乡后,他的乡亲们也为他放上了热烈的鞭炮,在洋溢着笑容的人们身边,他终于不再是一个局外人。

14 年的坚持,让无数网友动容。

而在孙海洋心里,这一刻的到来,已然比他想象得要早。

在他的家里,还摞着厚厚的几千张寻人启事,只要孙卓一天不被找到,他就会坚持一直寻找下去。

尽管再见面时,记忆里的男孩已经长成大人。

但他相信,被错失掉的那些成长时光,他们还有许多时间,可以一点一滴地去补回来。

拐卖不是选择题

失而复得,大抵算得上是这世间最让人激动的场景之一。

但在为孙海洋感到欣慰的同时,她姐亦想起,《亲爱的》里一段让人痛心的情节。

当田文军在李红琴家抢回自己的孩子时,失踪已久的鹏鹏已经忘记了自己亲生父母的模样,一路望向身后追来的李红琴,哭喊着叫她 " 妈妈 "。

这并非艺术夸张。

其原型彭高峰曾在后来的采访中说起,孩子刚回来时,常在夜里哭闹着要 " 找妈妈 ",以至于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确,对孩子来说这算不算是 " 二次拐卖 "。

或许对孙卓来说,他的这段寻亲经历亦是如此。

在人贩子落网后,他的养父母也因为这桩跨越了 14 年的案件而被采取强制措施。

但从孙卓和亲生父母相认后的言行来看,他心中的天平,仍旧倾斜于养父母那边。

而这不是个例。

《失孤》原型郭振新在找回亲生父母后,仍选择留在养父母家,照顾年迈的二老;

更有甚者,当被拐卖的男孩夏家鑫和生母相认后,他不仅选择了回到养父母家,还将生母的联系方式拉黑。

母亲那份 " 只是想像朋友一样关心他一下 " 的卑微心情,都未能得到安放;

理智清醒如符建涛,在回归家庭后,还是向母亲请求,能否为养父母开具谅解书。

站在被拐卖的孩子的角度,我们或许可以尝试着理解——

当一个孩子在成长中,眼里心里全是关爱自己的家人,那么这些家人是否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多么重要。

但孩子们忽略的是,这份关爱背后,本身就背负着法律的限制。更何况,还有亲生父母多年如一日的找寻和付出。

因而,即便儿子可能不理解,符建涛的母亲依然拒绝了儿子提出的为养父母开具谅解书的请求。

" 不是我要他养的,是因为他偷走了我的孩子。"

" 如果我的孩子走丢了你给我捡到了(养大),我真的十几年的抚养费我都要给你。"

" 因为你们偷走我的孩子,让我辛辛苦苦找了 14 年。"

有人整理了 " 宝贝回家 " 网站上的数据,得到一个让人无奈的结论:

1-12 岁的男孩失踪人数远多于女孩,而到了 13-18 岁,失踪女性的人数则高于男性。

图源:微博 @李苦舟

这样的数据构成,是因为买方家庭刚好想要抚养年幼的男孩,和正值青春期的女孩吗?

答案显然不会是这样。

他们需要一个男孩,作为家里的孩子,延续香火。

也需要一个女孩,作为家庭成员的妻子,生下新的小孩。

每一个选择都有目的,他们早已把一切都计算清楚。

这就是一场残酷的交易,没有任何情感可言。

过往的案例中,我们常常为人贩子落网而拍手叫好,也会因为看到家庭重逢而感动落泪。

但对于买孩子的家庭,却鲜少看到其遭受惩罚。

或许正因为如此,才会有源源不断的家庭,选择用购买的方式,来为自己 " 添丁 "。

买方不觉得自己会遭受惩罚,人贩子当然愿意铤而走险,冒着坐牢的风险,来赚取大笔收入。

一套完整的 " 商业链 " 就此形成。

除非买方因为畏惧严苛的惩罚而却步,否则拐卖孩子的生意,永远也不会被消灭。

回头想想,所有事件中,似乎只有丢失孩子的家庭,成为了孤独的受害者。

他们将毕生的希望都押在寻找孩子身上,撑着一口气不敢去想放弃。

因为一旦想了,可能就是永别。

在找寻孙卓的这些年,孙海洋整理出了一份被拐家庭的通讯录,来源于他在路上所遇见的,和自己有同样遭遇的人。

三千多人的名单密密麻麻,最终找到孩子的,只有十几个家庭。

过往的时间里,他目睹了太多家庭在找寻中心灰意冷,有人黯然离去,有人则干脆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他成为了少有的坚定者,历时 14 年找回了自己的孩子。

相逢时的痛哭,是他对这些年艰辛付出的宣泄。

足够感人,也足够让人开心。

而在欣慰之余,她姐也希望,我们能对这个世界,有更进一步的期许。

比起失而复得的感动,我们更期望见到的,是一个再也没有失去的温馨家园。

远离人口买卖,珍惜身边人。

而在此之前,若不幸遭遇儿童遗失的情况,也不要惊慌。

如今的寻子之路,已不再是大海捞针,借助公安部的 " 团圆 " 系统,可以迅速展开搜索。

在支付宝搜索 " 团圆 ",即可及时报警,由警方来进行全力寻找。

希望大家可以记住这条信息并转发出去,你的一次转发或许就能拯救一个家庭。

但更希望你我永远用不上这条信息。

愿天下无拐。

愿终有一日,每个人都能自在地活在这珍贵的人间,太阳强烈,水波温柔。她刊

监制 - 她姐

作者 - 流离

微博 - @她刊 iiiher

点击 " 阅读原文 " 可以来微博找她姐玩呀~

以上内容由"她刊"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她刊

她刊

用潮流和资讯,打造最美自己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