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财联社-深度 2021-12-08

百济神州巨额新股遭弃购 “明星”光环因何褪色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金小莫 徐红 朱洁琰),12 月 7 日晚间,百济神州科创板发行结果公告显示:网上投资者放弃认购数量为 103.25 万股,弃购金额约为 1.99 亿元。

经折算,弃购数量占扣除最终战略配售后的发行数量的比例为 1.06%,占总发行数量的 0.78%。若与网上发行数量对比,百济神州的弃购率则达到 2.5%,以 500 股 / 签计算,百济神州弃购人数达到 2065 人,弃购数量已全部由联席主承销商包销。

虽然弃购率未打破记录,但接近 2 亿元的巨额弃购金额仍然罕见。据统计,自 2016 年新股信用申购以来,只有 2019 年 12 月上市的邮储银行遭投资者弃购金额超过了百济神州,达到 6.53 亿元。

" 科学家 + 企业家 " 的豪华管理层阵容、强大的融资能力、还有高瓴一路倾情陪跑。然而,明星公司百济神州正式登陆资本市场前,近 2 亿元的 " 弃购 ",这在意料之外,似乎又在情理之中。

弃购背后,高发行价与高估值

对于百济神州将近 2 亿元的网上弃购,发行价偏高可以说是背后最主要的一个因素。

因为定价高企,导致市场担心公司破发,从而选择弃购;而因为定价及认购费较高,也可能导致部分打新者的弃购行为。

" 二级市场投资人都觉得它(百济神州)会破发,所以有弃购也很正常。" 发行结果公布后,私募医药研究员 A 第一时间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

今年以来,由于 IPO 询价新规的实施,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新股的破发。

此前,在新股发行询价过程中,时有机构通过 " 抱团报价 " 压低 IPO 发行价的现象。因此在今年 9 月 18 日,证监会及沪深交易所先后对科创板、创业板发行与承销规定中的询价环节进行了修订,通过完善高价剔除比例、取消定价突破 " 四数孰低值 " 时需延迟发行的要求、加强询价报价行为监管等内容,提升询价定价市场化水平。

而询价新规出台以后,因为定价中枢上涨,新股发行价由此抬高,使得上市涨幅收窄,进而出现破发。

也因为新股频频破发,让打新不再是 " 稳赚不赔 " 的买卖,在这样的情况下,弃购自然而然也就成为了投资者的选择,而百济神州不能幸免亦在情理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发行价偏高,百济神州此次科创板上市超过 200 亿的募资金额同样创下纪录,是迄今为至科创板生物医药企业中的最高募资额。

发行价与募资金额的 " 双高 ",同样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市场对公司股价破发的担忧。

" 这可能会是 Biotech 板块的中石油时刻。" 当被问到如何评价百济神州的科创板 IPO,私募医药研究员 B 如此形容。

公开资料显示,此前 A 股历史上也曾经历过多轮新股破发潮。其中在 2007 年 11 月至 2008 年 10 月的那一轮破发潮中,包括中石油在内的多只大市值新股出现破发。

总结来看,这一批破发新股以中石油为代表,普遍具有 IPO 发行价较高、募资金额巨大的特点,而当时大盘又正逢熊市致使融资濒临冰点。种种原因的叠加,最终引发一波破发。

这在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看来,百济神州的弃购数在正常范围内,而中签者选择弃购或因 " 发行价过高,中签者或付不起认购费 " 所致。

"百济神州此次科创板 IPO 定价较高,中一签(500 股)需缴认购费 9.63 万元。网上投资者打新热情很高,等到中签了,发现认购费比较高,又选择弃购。" 王骥跃推测认为。

而百济神州此前披露的初步申购数据也确实显示,网上投资者的 " 打新 " 热情高涨:网上初步有效申购倍数达 3500 多倍!因此,百济神州启动了回拨机制,将 805 万股从网下回拨到网上。

不过,发行价的偏高固然有询价新规的因素,但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在于百济的 " 高估值 " 和 " 高市值 "。" 百济的贵,那可是肉眼可见的贵 ",这样的形容虽然略显夸张,但也不无道理。

" 港股百济的市值已经超过 2000 亿,名列全球药企市值排行 top50。即使考虑到主要产品都面向更为广阔的美国市场,公司目前市值隐含的预期依然不低。" 私募医药研究员 B 表示。

百济神州此次科创板发行价为 192.60 元 / 股,发行后总股本是 13.5 亿股,折算成发行市值为 2600 亿元。

而甫一上市便迈入千亿俱乐部,相信这样的公司也不多见。

防破发," 绿鞋 " 来护盘

从科创板上市企业整体情况来看,上市首日破发其实并不鲜见,包括君实生物、昊海生科、瀚川智能、南微医学、容百科技等如今的热门股都曾跌破发行价。

据星矿数据,科创板开市至今,共有 87 家企业破发,占全部上市企业数量的 23.8%。其中,2020 年破发企业数量最多,超过总破发数的一半,达 48 家,占该年上市企业总数的 33.1%。2021 年情况似乎稍有缓和,截至目前,于 2021 年上市并破发的企业有 15 家,占该年上市企业总数的 10%。

前述 87 家破发企业中,截至 12 月 1 日收盘,股价仍低于发行价的共有 36 家,其中生物医药企业 10 家,包括成大生物、汇宇制药、祥生医疗、悦康药业、百奥泰、前沿生物、奥泰生物、南新制药、三生国健、吉贝尔等。

百济到底会不会破发?现在下定论还为时尚早。

但可以看到的是,在经历前一阶段的低潮之后,近期打新收益已有所回暖,很多被弃购的新股在上市首日也未出现破发。

以 11 月 15 日上市的两只科创板医药新股诺唯赞和澳华内镜为例,两者均存在较高比例弃购现象。其中诺唯赞弃购率达到 1.22%,澳华内镜弃购率为 0.83%。但上市后,这两只新股对打新者来说都是盈利的。

11 月 15 日上市首日,诺唯赞股价收涨 55%。截至 12 月 8 日收盘,公司股价较上市首日收盘价又有 40% 左右的涨幅。澳华内镜股价则在上市首日录得超 70% 的涨幅,之后股价虽有小幅回落,但截至 12 月 8 日收盘,股价较 22.50 元 / 股的发行价格仍有 55% 左右的涨幅。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可能也是担心自己 " 破发 ",因此出于上市后 " 护盘 " 考虑,百济神州特意启动了 " 绿鞋机制 ",授予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为期 30 日的超额配售选择权,可超额配售不超过 1726 万股人民币股份。

多位市场分析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在绿鞋机制实行期间,若股价高于发行价,券商则可进行超发,增大股票供给,从而在需求不变的情况下降低股价;若股价破发,则券商可用超额配售股票募集到的资金从二级市场购买股票,增大股票需求,从而提高股价。

基于这种供需关系," 穿上绿鞋 " 可提高股价的稳定性。

科创板上市企业中,昊海生科、久日新材、普门科技、华熙生物、西部超导、海尔生物等都在上市时 " 穿过绿鞋 "。

王骥跃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一般企业的超额配售方会是一些长期的价值投资者,认可并看好企业公司的未来发展。

不过也有投资者提醒称," 绿鞋 " 护盘周期有限,30 天 " 护盘 " 期一过,股价走势仍是充满未知。比如,自上市日至今,中国电信的股价已跌去 12.32%。

渐渐褪色的 " 明星 " 光环

事实上,明星生物医药企业百济神州的每一次 " 煽动翅膀 " 都能牵动人心,而此次的弃购风波也让公司争议再起。

百济神州成立于 2010 年,公司两大创始人王晓东博士和欧雷强,前者为中国、美国科学院 " 双料 " 院士,后者则拥有麻省理工学院和斯坦福商学院教育背景及美国多家生物制药企业高管任职经验。

百济神州聚焦治疗癌症的创新型分子靶向及肿瘤免疫治疗药物的开发及商业化,此次科创板上市也将让公司成为有史以来首家实现 " 美股 + 港股 +A 股 " 三地上市的生物医药公司。

顶着王晓东和欧雷强的 " 光环 ",在过去 10 年百济神州已在一、二级资本市场累计募资超过 74.56 亿美元,约合 476 亿人民币,投资方包括高盛集团、摩根士丹利等全球知名机构,其中与高瓴的深度绑定,更为其叠加了一圈 " 光环 "。

对此,此前有接近高瓴的人士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研究一下百济的团队、研发投入和管线,其实就很清楚了。" 在创新药领域,看看有几家公司能拿到 FDA 和 NMPA 双认证,以及跟国际巨头合作的商业化能力,就知道高瓴为什么持续投资百济了。"

至此,百济神州自然而然也就成为了本土 Biotech 的标杆,其成功模式被国内一众创新药企竞相效仿。

百济神州有多受资本市场的青睐?这从上周末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出现集体大跌,而百济神州仍相对坚挺可见一斑。

12 月 2 日,美国证交会宣布一项法规修正案,将此前依据《外国公司问责法案》落地的《临时最终规则》(Interim Final Rule)升级为《最终规则》(Final Rule),要求在美上市外国企业披露更多信息。

据报道,中国企业将有 15 天的时间对美国证交会指定他们需要加强披露的规定提出异议。

受此影响,在美上市中概股纷纷走跌,中概医药股也受到了负面影响。截至 2021 年 12 月 3 日美股收盘,安派科生物医学科技下跌 16.36%,大自然药业下跌 12.23%,慧普森医药下跌 11.49%,众巢医学下跌 11.23%、百济神州下跌 9.17% …

值得一提的是,受中概股大跌影响,在百济神州 12 月 6 日的中签缴款当天,港股生物医药板块也出现了普跌。对此,森瑞投资医药研究员田新杰向《科创板日报》记者指出,百济神州遭弃购可能也有港股及美股的参照对比原因

毫无疑问,百济神州有其过人之处,但在无数荣誉与崇拜的背后,市场对其的评价一直呈现两极分化的状态。

在一些投资人看来,百济神州虽然拥有顶配资源,但公司研发管线看上去有点不匹配。特别是,公司疯狂烧钱投入之后,似乎也还没有带来预期的效果。

公开资料显示,在过去 10 年,百济神州一共推动了 3 款原研药物的的上市,包括第一个国产 BTK 抑制剂—百悦泽(泽布替尼胶囊)、国内首个用于治疗尿路上皮癌的抗 PD-1 单抗药物—百泽安(替雷利珠单抗注射液)、以及国内首款获批用于治疗铂敏感及铂耐药复发性卵巢癌的 PARP 抑制剂—百汇泽(帕米帕利胶囊)。

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几款新药的销售还只是 " 叫好不叫座 "。

百济神州 2020 年财报显示,百悦泽在全球销售额达 417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2.69 亿元;百泽安首年上市销量则达 1.6336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10.55 亿元,相比恒瑞医药 PD-1 抑制剂同期接近 50 亿元的销售额相去甚远。

"最近医药市场的行情并不好。而百济神州一方面大举融资,但另一方面已上市新药的销售数据却难言亮眼,在创新药投融资市场行情好的时候,这没问题,一旦市场冷淡下来了,可能就会绷不住。" 前述私募医药研究员 A 表示。

因此,弃购并不可怕,对于百济神州来说,未来造血速度能否跟上烧钱速度,这才是公司将要面对的真正挑战,而这也是市场关心的焦点所在。

以上内容由"财联社-深度"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