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往事叉烧 2021-12-08

陈小春:吓到我妈,我打死你

2017 年,陈小春带儿子参加《爸爸去哪儿》时,因为在节目中对儿子太凶,上了很多次热搜。网友在陈小春微博留言,希望他对儿子温柔一点,

陈小春说,我也尽量温柔,但是太温柔就觉得太假。小时候我爸爸对我起码凶十倍以上,还被他用铁链锁。

1967 年,陈小春出生在香港公共屋村,一家六口人挤在 10 平米的屋子里,一盒午餐肉罐头就热油拌饭,全家能对付一天。

父亲在工地打石头,每天凌晨 4 点多起床,晚上 7 点全家都要关灯睡觉。想要在家看 TVB 的《欢乐今宵》是不可能的事。陈小春晚上睡不着,就偷偷拿被子盖住电视机,再插上耳塞,和弟弟妹妹躲在被子里轮流偷看。要是不小心吵到父亲,他们都会被揍一顿。他是家中长子,被揍得最狠。

每到挨揍时,母亲就像母鸡一样护住他们。

父亲以前打过仗,睡觉时床头要放一把刀,而且永远板着一张脸。家里有电话来,只要不是找他,他立马在电话里破口大骂。陈小春从来没见过父亲和邻居说话,即使和家人也可以一个星期不说话。每天早上想要知道父亲有没有出门,陈小春只能靠摸父亲毛巾的干湿来判断。

放暑假,父亲带陈小春去工地。父亲和工友们一大早就要喝酒,在茶楼点一桌凤爪、排骨、牛肉,大汗淋漓吃上一顿,最后一碗米酒下肚,就光着膀子去大太阳底下干活。

父亲操作的凿岩机猛烈轰击着地面,伴随飞溅的石子和巨大的轰鸣声。父亲想休息时,就叫陈小春就过去扶住凿岩机,那台笨重的机器看起来随时要将他甩出去,他通常坚持不了多久。

陈小春家挨着启德机场,他很喜欢去屋村的天台,看巨大的飞机低空掠过头顶,再冲入云霄。但上天台的铁门那里永远有把锁,撬开一把,隔几天又有一把新锁。

每次碰上楼上的孩子,陈小春总会被叫过去被围殴一顿。他不知道为什么,很委屈,有次忍不住问:" 又打我,为什么打我?" 他们说:" 想打你就打,问什么为什么。"

屋村的古惑仔还经常逼陈小春去偷东西。陈小春去偷烟摊被当场捉住,他拼命求饶:" 不是啊,是刚才那些人让我做的。" 摊主对屋村这种孩子见怪不怪:" 信不信我叫你妈送你去警察局。" 吓唬几句就放了他。

因为总是被欺负,陈小春学那些坏孩子在外面刮了一个光头。刮完一照镜子,他觉得自己完蛋了。陈小春不敢回家,磨蹭到很晚才回去。父亲一看到就抄起一根黑塑胶管,对他一顿狠抽。

有一年暑假,父亲什么都没说,拿一副铁链和一个巨大的锁头,锁住陈小春的双脚,栓在大门铁栅栏上,旁边还放上一只痰盂。母亲在茶楼做洗碗工,有钥匙也不敢开,只能管陈小春的一日三餐。

陈小春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他觉得自己从来都是逆来顺受,也没有反抗过父亲。

弟弟妹妹偷偷找来锯子锯铁链,但怎么都锯不开。陈小春想过报警说虐待儿童,但又想到,如果父亲被抓,就没人管妈妈和弟弟妹妹了,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

此后除上学外,陈小春都被锁在铁栅栏上。

陈小春念完初一就辍学了。父亲又一声不响把他丟到了广东惠州祖宅,怕他逃回香港,还没收了他的回港证。陈小春每天放牛、割草、插秧 …… 干各种农活,一日三餐吃空心菜,周末才有肉吃。半年后,父亲才带他回了香港。

陈小春回香港后,有一阵子的每个周末,父亲会带上全家去茶楼吃早茶。以前,陈小春都是站在茶楼门口看别的小孩吃艇仔粥、吃肠粉。陈小春那段时间很快乐,觉得父亲好像没以前凶了。

有一天,他们吃完早茶,在回去的路上,父亲突然叫住陈小春,用很小的声音对他说:" 以后,这个家就交给你了。" 那时陈小春 14 岁,他还不太明白那句话的意思,直到父亲独自回到广东老家生活。

陈小春不知道父亲当初为什么丢下他们,即使是母亲也不知道,也从没问过。陈小春说,妈妈是一个村姑,很单纯很傻。

母亲是讲客家话的香港原住民,在山谷里长大。60 年代初,父亲随 " 逃港潮 " 从广东惠阳来到香港,在工地上遇到母亲,那时他们俩都已婚。父亲总对母亲说,看你老公多没出息,我给你三千块,跟我走吧。后来母亲就真的跟父亲走了。

母亲在茶楼洗碗养活不了一大家人,弟弟妹妹还要念书。起初,陈小春去父亲做过的工地帮工,之后又到装潢队去铺木地板。他干活很卖力,但缺乏经验,每次都弄得双手扎满木刺,回家母亲再帮他一根根挑出来。

装潢队撤走后陈小春到处去打零工,但由于未到法定年龄,他要时刻提防审查人员。在茶楼做点心学徒时,每天三、四点起来跟着师傅做牛肉球、烧麦,做完后拴个板挂在胸前,在茶楼来回叫卖。一看到审查模样的人,陈小春立马就要躲起来。他觉得自己没出息,总是偷偷地躲起来眼泪。

母亲虽然心疼陈小春,但也做不了什么,只能每天在冰箱里放一个苹果。陈小春知道是母亲放的,就每天都吃掉它。直到有一天他吃腻了,才忍不住对母亲说,我不是天天都想要吃苹果。后来母亲在冰箱里又换成了益力多。

16 岁时,陈小春决定独自到铜锣湾去谋生。最开始他在餐厅做跑堂,有次客人在菜里发现苍蝇,老板过来硬逼他把苍蝇吃下去,陈小春当即扯下工作服就离开了。

流落街头的陈小春一度想要放弃,但他想起母亲总说:" 手停口就停。" 还是咬牙留下了。几经辗转,陈小春终于在一家理发店落了脚。

在理发店给人洗了一年的头后,陈小春当上了理发师。

有朋友带陈小春去迪厅玩,他被蹦迪的场景震到。每次音乐响起,舞者一跳起来,周围所有人就一下子弹开。陈小春立刻喜欢上了舞蹈,晚上下班就到迪厅跟着朋友学。没多久,陈小春被某个迪厅老板选中,跳一场就有 100 块。

那时陈小春白天理发,晚上跑场,每个月能有好几千块收入。

陈小春挣到钱就回家里装了台空调,等空调一开机,妈妈和弟弟妹妹们全跑到空调底下大叫:" 哇!好凉快呀!"

母亲常年在茶楼洗碗,之余还得照顾弟弟妹妹。陈小春还专门为母亲买了沙发,看到母亲躺在沙发上乐得合不拢嘴,陈小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虽然母亲日夜操劳,但她还总是记挂着父亲。每逢中秋、春节这种节日,母亲都要带着全家去广东看父亲,父亲也偶尔回来看他们。

没多久,父亲又在老家和另一个女人结了婚。母亲对陈小春说,得管她叫阿婶。

1985 年,陈小春听说 TVB 舞蹈艺员训练班招人,他凭借在迪厅学来的舞步顺利考入 TVB。由于没有舞蹈基本功,陈小春从绷腿到拉筋,每训练一个动作都疼到几乎晕过去。

有一次演出,陈小春没有跟上大家的节奏,被排舞老师当场大骂,接着所有人都上来骂,直到陈小春被骂哭才停下。训练班的教练鼓励他,十八岁虽然有些大,但还是有一定可塑性的,而且你的舞感特别好。

陈小春的圈内好友张学润说:" 他跳舞非常有型,大家做同一个动作,他就是更突出、更有魅力,能让人一眼就注意到他 "

训练期间,陈小春的脚经常受伤。他就把脚用纸皮包扎起来,打止痛针继续跳。那时他很容易崴脚,因为左右脚的脚腕都有伤。

母亲看到陈小春这样拼命,就对他说:" 你看人家楼上的小李,在茶楼倒茶就不会受伤,还每个月几千块。"

后来,陈小春还是又回去当了理发师,因为当时 TVB 只给基本的生活费。

不久,有朋友借了些夜店,酒吧场地,陈小春得了不少表演机会,就干脆把理发店的工作辞了,开始专门跑场。

有次在夜场跳舞的陈小春,偶然被罗文看到。当时罗文的私人伴舞 " 豹小子 " 缺一个人,就对陈小春说:" 你敢不敢来做‘豹小子’。" 陈小春想都没想就答:" 有什么不敢的。"

当时正是香港明星歌舞风潮的黄金时代,陈小春就这样踏上了为明星伴舞的道路。陈小春先后为张国荣、陈百强、梅艳芳等大明星伴舞,期间跟着各大明星几乎跑了半个地球。

1994 年,陈小春的经纪人许愿为电影《朝 9 晚 5》做配乐,向剧组推荐了陈小春。同年,陈小春又因为同样的原因进了《金枝玉叶》剧组,为张国荣和袁咏仪配戏。

陈小春凭借这两部影片中草根形象,让他同时提名香港金像奖最佳男配。《晚九朝五》获得最佳男配时,在颁奖典礼上他只说了句," 没什么好说的,感谢全世界。"

1996 年,陈小春得到出演《古惑仔》的机会。包括陈小春在内的几个主演都在屋村长大,造型都是自己设计,剧组人员感叹:" 他们从化妆间一出来,和真的古惑仔没什么两样。"

陈小春说:" 我在屋村亲眼看到过古惑仔砍人,真的一只手掉了还在跑,后面还在追。"

《古惑仔》上映后,陈小春没想到自己演的 " 山鸡 " 影响力那么大。有次去台湾,在外面喝完咖啡,一出门就有两排人摆得整整齐齐,对他鞠躬:我们都是蒋先生(《古惑仔》中的帮派头领)的人。

那怕是多年以后,陈小春也能碰上类似的人。有次在街上碰到一个刚坐完牢出来的人,对他说,鸡哥,鸡爷,我很喜欢你,从小看你的电影长大,我有今天都要谢谢你啊。

陈小春说:" 要不是当初我被爸爸锁在家里,也许早就当古惑仔被人砍死了,谁知道呢。"

虽然靠自己的努力走红,但陈小春一度不太适应被追捧的生活,总是很留恋以前伴舞的日子。他说,那时候跳舞很快乐,只要把舞步记好,把舞跳好就够了,很纯粹,没那么复杂,也不需要到处见人。

陈小春不善交际,不太会和媒体打交道,接受采访或活动时经常黑脸,他在圈内有个外号叫 " 孤寒城 "。郑伊健说:" 他是个爱憎分明的人,不管对方是谁都是有什么说什么。"

因为脾气火爆,经常和狗仔发生冲突,港媒一直把他和电影中古惑仔划上等号。有一次,陈小春在茶餐厅吃饭,发现有狗仔偷拍自己,立马跑上去把汽水泼在对方身上。

特别是有狗仔冒犯到家人,对他来说是零容忍。狗仔曾跟到陈小春住宅偷拍,那时母亲已被接来和自己同住。母亲吓得以为是贼,陈小春气得大骂:" 吓到我妈我打死你。" 并对狗仔大打出手。

工作之外,陈小春尽力把自己藏起来,走路都溜着边。他几乎不接受一切分外的事情,哪怕是有粉丝索要签名或合影,他都十分抗拒。有前辈经常劝他不要这样,但陈小春说,工作之外我不要被打扰,我要回去陪家人。

接母亲来住时,母亲已经过了 60 岁。陈小春平时再忙再累,不管在哪里,只要一收工,马上就找最近的机场飞回家陪母亲。

陈小春的同事余文杰说," 陈小春每次出门,他妈妈都会送到门口,看他上电梯后才关门,我一直记得他妈妈那个样子。"

母亲住在屋村多年,并不是很习惯住在大房子,陈小春就经常抽空带她回旧居探望邻居朋友。此外,为了让方便时不时送母亲回广东看父亲,陈小春考了内地驾照,另外又花了 20 多万拿到了内地车辆行驶证。

为了讨母亲欢心,陈小春还特意在广东老家为父亲盖了座大房子。

1999 年底,有一天,陈小春正在马来西亚拍戏,突然接到家人电话,说母亲在医院查出肝癌。陈小春立马坐飞机赶回香港,同时父亲也赶了回来。陈小春记得,当时全家人都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只有陈小春一个人在不停得嚎哭,没人敢说话。

母亲的病需要高昂的医药费,陈小春一下子接下很多工作。第二年他连着拍了七部电影、二部电视剧。工作之余,陈小春四处求医问药,跑遍了全国各地。无论中西医,还是大医院小诊所,他都尽可能去打听。

到母亲治疗的后期,陈小春卖掉了香港康乐园的豪宅,去支付医疗费用。最后他不得不搬到新界乡郊居住。

陈小春一直不敢告诉母亲生了什么病。因为总是被送去医院,母亲经常发脾气,陈小春只能骗她说:" 你肚子里长石头,因为你常常不爱喝水,还老爱吃雪糕。"

隔段时间,母亲又说:" 干嘛常常去医院,要付钱给别人。我不去,我要回大陆住。" 陈小春又哄她说:" 你要回去,除了爸爸还有阿婶,这要怎么分配啊。"

2005 年年初,母亲的肝癌引发肺炎并发症,在香港玛丽医院抢救无效去世。母亲在临终前,对陈小春说,不要记恨爸爸。

2008 年,因为陈小春为母治病至经济拮据,成功将母亲的生命延续了 5、6 年," 中国演艺界十大孝子 " 主办方联系到陈小春时,他非常看重这个荣誉,认为它比金像奖还重要。那一届,陈小春是港台地区唯一获此殊荣的人。

在人民大会堂领奖时,陈小春数度哽咽。他说:" 妈妈在那边也许交了男朋友了吧,她现在一定很幸福。"

母亲去世后,陈小春推掉了经纪公司所有的片约,也不愿意见任何人,每天只是借酒消愁。

他也拒绝接受任何媒体的访问,多次和记者发生冲突。这样没有工作的状态持续了半年。

同一个签约公司的应采儿比陈小春小 16 岁,那段时间她心情也不太好,俩人没事就约在一起玩。陈小春开玩笑说:" 想不到咱们没有代沟咧。" 应采儿咧嘴大笑。

他们俩在兰桂坊约会时,陈小春远远地就发现有狗仔队偷拍,他大骂一句就准备上去理论。应采儿按住他的手说:" 忍住,忍住,不准同人嚷,不准发脾气。" 陈小春乖乖地 " 哦 " 了一声。

应采儿说:" 他们也是打份工而已,拍就让他们拍好了,无所谓。"

陈小春过生日时,应采儿特意把陈小春父亲接来。应采儿爸爸张罗饭菜就花了 4 个小时,但陈小春父亲用 15 分钟吃完饭,就说要走。应采儿爸爸说,先别走啊,小春还没切蛋糕呢。应采儿知道陈小春家的脾性,就立马阻止了她爸爸。

陈小春和应采儿结婚时,父亲快 80 了,腿脚已经不利索,平常都是轮椅代步。陈小春除了在香港举办婚礼,又按惠阳老家的习俗,办了几天的流水席。

应采儿不喜欢陈小春总板着脸,对他说:" 一大早就黑脸,你是不想看到我吗,就不能笑一笑。" 陈小春说:" 你第一天认识我啊,又没什么高兴的事,这样笑很傻。" 应采儿就拉着陈小春到镜子面前让他笑," 你看,多好看的脸。"

吃饭时,应采儿和她父母总是有说有笑讲很多话,吃一顿饭要很久。陈小春通常很快吃完就走开了,应采儿说:" 跟爸妈在一起吃饭,请别吃那么快可以吗。"

陈小春觉得很奇怪,他们在一起生活那么多年,怎么永远有讲不完的话。陈小春说,他其实很喜欢那种氛围,只是自己不知道讲什么。陈小春虽然没对他们说过,但他知道应采儿明白。

陈小春说,采儿教会我很多做人的道理,会带给我阳光。如果她跟我一样,估计大家就闷死了。

婚后的陈小春很少再出负面新闻,圈内好友张学润说,成家以后,他明显成熟了很多,他从家人那里得到了丰沛的爱。过去,陈小春藏不住情绪,火上来了直接用手砸墙。现在,他的口头禅是:" 哎,算了。"

2017 年,陈小春带 4 岁的儿子 Jasper(陈胤捷)参加《爸爸去哪儿》。节目开播前,陈小春表示,如果 Jasper 表现不好,希望观众不要骂他。但是节目播出后,被骂的是陈小春。

节目一开始,陈小春就一直板着脸,总是对 Jasper 发脾气。而 Jasper 总对爸爸说:" 你能别生气吗?"

Jasper 走路太慢,陈小春回头发现他没有跟上来,大吼了一声 " 哎 ",把 Jasper 吓了一跳,连旁边看节目热闹的路人都吓得转头就跑。Jasper 捧着喇叭对爸爸说:" 你怎么了,可以不发脾气吗?"

陈小春愣了愣,说:" 好吧,对不起。"

像这样的对话在节目中频繁出现,Jasper 总是提醒爸爸不要发脾气,而陈小春则总在道歉。到了节目后期,陈小春才慢慢学会如何与儿子相处。有不少网友看完都感慨,陈小春变得温柔好多。

那时,陈小春父亲已经去世好几年。陈小春印象中,他和父亲从未有过什么交流,哪怕是他像他和 Jasper 那样的沟通,也从未发生过。

有一年,香港连着下了很多天的雨,父亲一直没工开,常常闷在屋里睡觉,到中午都不起床。

陈小春觉得父亲心里肯定很烦躁,不能开工就挣不了钱。不知道怎么回事,陈小春突然就来到床边,俯身凑到父亲面前,双手在父亲身上从头到脚来回比划,嘴里还轻声呓语:" 幸运幸运,不要下雨,明天会好天呀!明天一定有工开呀!不好的东西走了呀!明天就会更好了呀 ……"

父亲突然从床上跳下来,不由分说打骂了陈小春一顿。雨天的祈祷,是陈小春在童年唯一一次与父亲印象深刻的 " 沟通 "。

在《爸爸去哪儿》最后,陈小春给儿子 Jasper 写了封信:希望你以后能做一个孝子,能每天晚上回来吃饭,哪怕如果不允许,每个星期都要回来看看家人。因为父母、亲人只做一辈子,你这辈子没有好好跟他们交流享受的话,下辈子对不起,你没机会了。

有一年,陈小春在横店拍戏,接到惠阳老家打来的电话,说父亲因病住院,但他不肯接受治疗,大骂所有靠近的人,护士连氧气管都不敢过去插。陈小春一进病房,父亲就用双手档住眼睛,哭了起来。

弟弟告诉陈小春,爸爸非要看到你才行。

父亲去世前一年,头脑经常会有点迷糊,听力也不太好。陈小春刚从云南盈江片场返回香港不久,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陈小春也听不清父亲说些什么,只听到父亲一直在电话那头哭。问弟弟才得知父亲以为他还在盈江拍戏,当地不久前刚刚发生了地震。

陈小春放下电话,对应采儿说:" 我们回去看看爸爸吧,想吃他种的荔枝了。"

-END-

作者 | 马槽

↓ 喜欢文章,别忘了 " 一键三连 " ↓

以上内容由"往事叉烧"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娱乐八卦

娱乐八卦

娱乐领导者 八卦弄潮儿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