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极客公园 2021-12-06

前「元宇宙」时代,谷歌 VR 是怎么失败的

作者:张文 靖宇

当微软和 Facebook 更名后的 Meta 都高调宣布进军元宇宙领域时,Google 相对低调许多,但也同时悄悄的重组了内部专门研发创新的神秘实验室 Google Labs(谷歌实验室)。

此次 Google Labs 重组,业务包括现有的 AR 和 VR 业务、Project Starline(全息视频通话)和 Area 120 内部孵化器以及其他「高潜力、长期的」项目。新团队将由资深的谷歌副总裁 Clay Bavor 领导,并直接向谷歌 CEO 桑达尔 · 皮查伊 Sundar Pichai 汇报。

作为最早研发 AR 眼镜,并在全球卖出超过 1 亿个手机 VR 盒子的谷歌,本该是这波「元宇宙」的领头羊,然而现实却是无论 VR 还是 AR,谷歌都是「起大早赶晚集」。不禁让人好奇,使得谷歌在「元宇宙」上落后于 Facebook 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沙滩上的「白日梦」

2016 年 5 月,美国加州山景城总部,谷歌一年一度的开发者大会上,在桑达尔 · 皮查伊和几位高管介绍完更加智能的谷歌助手后,Clay Bavor 上台向大家介绍传闻已久的谷歌 VR 头显产品及平台—— Daydream VR。

那应该是 Clay Bavor 的高光时刻,在入职谷歌 11 年后,这位看起来非常像美剧《硅谷》中典型码农的小哥,终于以 VR 负责人和 VP 的身份登上谷歌 I/O 大会的舞台。说话有点大舌头且语速很快的 Bavor 向全世界介绍了 Daydream VR 平台的细节。

Clay Bavor 在发布会上展示 Daydream View 头显|Cnet

2016 年正是 VR 又一个「元年」,被 Facebook 以 20 亿美元收购的 Oculus 仍在独立运营,刚刚在年初开启第一款消费级产品 Oculus Rift CV1(消费者版本)的预订,业内对于这款「桌面级」产品的效果能不能赶超 HTC 和 Valve 联手推出的 HTC Vive 非常感兴趣。

站在当时的角度来看,如果 VR 真的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估计大多数人会认为赢家是谷歌,而不是之后的领头羊 Facebook,因为在 VR 方向上,谷歌抓了一手「好牌」。

Daydream VR 曝光的两年前,谷歌用一款纸板和塑料镜片叠成的 Cardboard 纸盒眼镜让人们感受到了 VR 的魅力。秉承谷歌一贯的作风,团队将 Cardboard 方案开源,任何人都可以下载制作自己的纸盒眼镜。有机构估计这种纸盒眼镜在全球范围卖了至少 1 亿套,可以说是全世界大部分人的 VR「初体验」。

同时,作为 Android 系统的拥有者,谷歌能在系统底层层面对 Daydream VR 进行优化。而为了能更好优化手机 VR 效果,竞争对手 Oculus 的 CTO、传奇程序员约翰 · 卡马克需要经常出差韩国,与三星团队一点一点打磨三星移动 VR 产品 Gear VR 的体验。

对外,小米、联想等品牌成为第一批合作伙伴,后者将为谷歌生产支持 Daydream VR 平台的手机。

内容层面,谷歌旗下的 YouTube 延续平台优势,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 360 度视频平台;曾经拿出千万美元制作 VR 视频的 Spotlight Stories,聚集了一批好莱坞知名导演和艺术家探索 VR 影像的前线。

在浏览器方向,Chrome 占据 90% 以上的份额,所以谷歌也尝试推动 WebVR 标准和体验,如果成功,意味着 VR 体验可以像网页中的视频一样被观看和分享。

当然,有时候一手好牌,并不是胜出的决定因素。

Daydream VR 头显看起来很有质感,相比于 Oculus 和 HTC Vive 早期产品浓重的塑料感,前者的织物面料摸起来手感更好,类似于程序员经常穿的体恤,让人不禁想把玩和亲近。虽然团队在这款产品的细节上做的很好,但无法改变的是它依然是一款升级版的 VR 眼镜盒子产品,体验肯定比 Cardboard 要好很多,但依然无法和 Oculus 与三星合作的 Gear VR 相比,后者通过三星高端手机和更扎实的优化,达到了当时移动 VR 体验的巅峰。

Daydream VR 平台截图

在生态层面,即便有小米和联想等公司率先表示支持,但是有自己 VR 野心的三星和华为态度则比较暧昧,并未第一时间宣布支持 Daydream VR 的旗舰手机。

内容生态上,谷歌在 VR 视频领域做了众多努力,从硬件、软件到算法都为创作者提供了不少帮助。但可惜的是,360 度视频这种无法让观众自由移动的「三自由度」内容,能让早期用户眼前一亮,但并不能让用户留下来持续消费。

事实上这也是手机盒子类 VR 产品的通病,能快速吸引用户,但无法留住他们。截至 2016 年初,Cardboard 应用下载量超过 2500 万,但用户日活始终徘徊在 0.05% 以下。同样的尴尬也发生在 Daydream 平台上,在亮相半年后,平台上的 VR 应用下载量徘徊在 1000-5000 次之间,令人怀疑 Daydream VR 的硬件销量并不喜人。

手机盒子并不能救 VR,一体机才是未来。2017 年的谷歌开发者大会上,Bavor 透露谷歌正在和高通合作研发 VR 一体机设备。当时 Oculus 一边推桌面级产品 Oculus Rift CV1,一方面暗地和小米合作后来的 3 自由度 VR 一体机 Oculus Go。最后 Oculus Go 在中美两地上市,而只有联想给谷歌做出了后来寂寂无名的 Mirage VR 一体机。

虽有系统生态之利,但自己并不过多投入,只把希望放在合作伙伴身上,最终让谷歌 VR 在失去手机 VR 优势后,没有赶上一体机的机会,「白日梦」最终破碎。

生不逢时的谷歌眼镜

如果说 Daydream VR 是谷歌不舍得 All in,那么在 AR 层面,作为先驱的谷歌眼镜的落败,则被谷歌一直以来「不作恶」的政治正确传统所扼杀。

早在谷歌玩笑般的纸盒 VR 眼镜前两年,2012 年的开发者大会上,谷歌亮出了 Google Glass 这款超前的产品。现在回过头来看,这款单眼棱镜方案的 AR 眼镜已经稀松平常,但放在 9 年前,它还是非常惊艳。

骨传导、单侧触摸板、加上语音控制,Google Glass 几乎奠定了此后 AR 眼镜设计和交互的模版,直到 2015 年微软推出 HoloLens,才在设计上有了新突破。2012 年的《时代》杂志曾经将 Google Glass 列为当年最佳发明。

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 · 布林是 Google Glass 的最佳代言人,早在 2012 年初就曾经戴着谷歌眼镜的原型机出现在慈善晚会上。布林频频亮相,勤奋地为谷歌眼镜造势。

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 · 布林佩戴谷歌眼镜出席大会|YouTube

外型拉风,但是谷歌眼镜功能其实并不多,和手机连接后,640 × 360 像素的棱镜投影可以显示一些简单的文字提示和地图信息,用骨传导技术听听音乐,前置摄像头可以进行拍照和视频录制。

同时,谷歌眼镜 1500 美元的价格注定了它只能在极客和开发者群体中流行,难以触及普通消费者,至少普通人并没有等到谷歌眼镜走到 C 端那一天,它就提前退役了。

事情出在谷歌眼镜的那颗前置摄像头上。

由于设计原因,谷歌眼镜前方摄像头在拍照或者录制视频时没有特殊的效果提示,这让人们在面对一个戴谷歌眼镜的用户时,不禁会产生「这人不是在拍我吧」的疑问,这对于注重隐私和肖像权的欧美人士来说犯了大忌。

谷歌眼镜前置摄像头|图片谷歌

一些极客对于谷歌眼镜的畸形热爱也推波助澜,科技博主 Robert Scoble 那张戴着谷歌眼镜在浴室洗澡的照片,也确实给很多人留下了心理阴影。以至于国外给戴谷歌眼镜的用户起了个新名字——「Glass Hole」,不少餐厅甚至表明不接待戴谷歌眼镜的用户。

几年后 Snapchat 和 Facebook 都推出了更像玩具的智能眼镜产品,功能上要比谷歌眼镜少很多,同样可以拍照录像,但是在摄像头周围有一圈 LED 灯,提示别人自己正在拍照,给人的感觉会好很多。而且最重要的是,经过几年的熏陶,人们也已经熟悉了 VR 头显和 AR 眼镜的概念和产品,不至于像最开始那样敏感。

仅仅开售一年多之后,谷歌就下架了 Google Glass。

虽然 C 端受挫,但是谷歌眼镜在 B 端却开启了另一段旅程,在不少制造业大公司找到了新天地,当然,已经彻底脱离了大众视线,和后来像微软 HoloLens 拿下美国军方 200 亿美元大单已经不能同日而语。

创新和决心

即便成立二十多年后的现在,谷歌依然是硅谷一支实力雄厚的部队,不断为全球输送 AI、自动驾驶等方面的技术人才。不过,当年谷歌 X 实验室的「登月项目」,最终做成并坚持下去的没有几个。

这可以被看成是谷歌自己的「创新者窘境」,一方面依托近乎垄断的搜索广告收入,谷歌可以不断在各个方向上进行探索;另一方面,那些在山景城极客头脑中的奇思妙想可以迅速产品化,但涉及到战略方向上的投入时,却得不到资源。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网友为谷歌建立了一个「线上墓地」,用来「纪念」数百个在开发者大会上露头,收获了几十万到几百万用户,最后被手起刀落斩掉的应用,Daydream VR 也是其中一个。

反过来看 Facebook,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当年 20 亿美元(确切数字是 30 亿美元,还没算和 Zenimax 几亿美元的官司)收购 Oculus 绝对是被忽悠了,但是不妨碍扎克伯格不惜将 Oculus 吸收到 Facebook 内部,并持续大量投入,甚至不惜将公司名称改为 Meta,来宣布对 VR 和 AR 的愿景。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谷歌的创新,败给了 Facebook 的决心。

虽然此次 Google Labs 进行了重组,曾经负责 VR 部门的 Clay Bavor 重新掌控了实验室的实权,但谷歌 VR 和 AR 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Project Starline(全息视频通话)和 Area 120 内部孵化器组成了实验室的项目梯队。

桑达尔 · 皮查伊在接受采访时说道,「我感到幸运的是,我们的使命是永恒的。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组织信息。」

当世界为元宇宙风口疯狂的时候,谷歌 CEO 依然认为公司的增长点依然来自搜索业务,而非 VR 或者 AR。

以上内容由"极客公园"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