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现代快报+ 2021-12-05

文明之痛,二十四块纪念碑下的寻访

仙鹤门、燕子矶、太平门、中山码头、清凉山、花神庙 …… 对于大多数南京人来说,这是一串再平常不过的地名。但对于肖振才和他的同事们来说,这些地名另有一层特殊的含义——它们是 " 南京大屠杀 " 遇难同胞丛葬地、遇难地,为了纪念遇难同胞,这些地点先后立起了纪念碑,碑上铭刻有遇难同胞的姓名和遇难情形。

在第八个国家公祭日即将到来之际,由肖振才牵头撰著的,以 24 块纪念碑为线索,客观反映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基本面貌的长篇纪实文学作品《纪念碑下》出版。接受现代快报记者专访时,肖振才表示," 正视历史,面对未来,开创美好的明天 " 是编著这本书的初衷。

△肖振才

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会理事,南京市委党史办公室原调研员。长期从事史志研究和文学创作,曾参与《中共中央南京局》《新四军与南京》等多部史籍的撰写。著有《大智大勇——周恩来在 1946》《雨花忠魂 · 孙津川传》等作品。

《纪念碑下》

肖振才 顾茂富 著

江苏人民出版社

1

" 卅万亡灵,饮恨江城。日月惨淡,寰宇震惊。兽行暴虐,旷世未闻。同胞何辜,国难正殷 ",正如南京大屠杀公祭鼎上镌刻的铭文所书,发生在 1937 年底至次年 1 月的南京大屠杀,是南京之痛,是中国之痛、世界之痛,更是人类文明之痛。

抗日战争时期,南京是日军重点打击的城市之一,沦陷时又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造成人口伤亡和财产的巨大损失。尽管有关南京大屠杀的档案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 世界记忆名录 ",已记入全人类的文化遗产,但长期以来,一些不愿正视过往,甚至美化侵略的论调仍然时有出现,一些国家仍不愿意承担相应历史责任的现象仍然存在。

作为日本侵华战争受害最深的城市之一,作为日军大屠杀惨案的发生地,开展深入有效的抗战损失调研工作,清算日本侵华战争给南京这座城市带来的破坏、给南京人民带来的伤害,是对南京这座城市负责,对南京人民负责,也是对历史负责。2006 年 3 月,第四次南京市抗战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工作启动,当时在南京市委党史办公室工作的肖振才,自始至终参与了这次调研工作。

" 从 2006 年 3 月至 2008 年 5 月,大概前后两年多时间。根据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和省委党史工作办公室的部署,南京市的调研工作重点放在县区两级,重点查找省、市、县档案馆、地方志办公室及句容、镇江、扬州、仪征等周边地区的有关档案和文献资料。同时,采取拉网式、筛选式、走访式、梳理式等方法,对重点区县 70 岁以上的老人调查走访,又获取了一批南京大屠杀新的见证人、亲历者和口述资料。"

两年多的田野调查结束后,经过认真梳理编写,形成了《南京市抗战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报告。

2

作为调研人员,肖振才和同事们积攒了大量的资料卡片和采访札记。一件件发黄的档案,一串串由同胞鲜血和生命铸成的数据、数字,一份份凝聚着同胞血泪的控诉,时刻闪现在他眼前,而在田野调查中遇到的那些人和事,更是令他心绪难平。

" 我印象特别深刻的,在江宁区汤山镇湖山村。汤山是南京的东大门,1937 年侵华日军就是从这里开始了向南京的进攻,发生在这里的孟塘 - 湖山战斗,也是南京保卫战中在南京地区发生的第一战。"

肖振才说,据当地村民回忆,1937 年 12 月 6 日,日军一支二三十人的小股部队侵入湖山村。进入村子后,日军捉鸡杀狗,抢劫村民粮食,砍伐树木,布岗哨,挖掩体,封锁要道,并开始 " 大扫荡 "。随后,大批增援的日军开进湖山一带。日军 " 扫荡 " 中,湖山村的五十多位村民被杀,两百多间房屋被烧毁,造成二十多户人家绝户。

为了纪念遇难村民,湖山村在村民苏国宝的带头下捐资修建了纪念碑," 碑非常简朴,大伙你一块我一块凑钱修起来的,就建在孟塘 - 湖山战斗的所在地。老百姓自发出钱建碑,反映了居民个人对南京大屠杀在认识上的进步,也是我们民族意识的觉醒,令人感动。建好以后,村民们每逢清明、七月半,就到碑前祭拜死去的亲人,老师们也常带着村上的娃娃们来这里,追忆过去,不忘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

另一处让肖振才记忆深刻的田野调查点,是下关电厂旧址。

" 南京大屠杀期间,这里是当时的首都电厂下关发电所,有 45 名工人在煤炭港附近惨遭屠戮。时至今日,工厂‘死难工人纪念碑’仍旧矗立在电厂旧址上,记录并昭示着当年工厂杨工所经受的深重劫难。"

下关电厂旧址肖振才去了不止一次,在那次调研结束后的重访中,他们遇到了一位名叫邓成翠的老人。" 她经常去那里祭扫,已经默默做了近二十年。之所以经常来祭拜,是出于一个庄重的承诺。"

邓成翠的丈夫,是一位退伍老兵,"1965 年,他还是个年轻小伙子,退伍留在了南京。战友们分别时,有位战友告诉他,自己的先人在南京大屠杀中遇难,就埋在下关电厂,问他是否能每年代为祭拜。他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之后几十年,他经常到‘死难工人纪念碑’前来祭拜。"

2001 年,邓成翠与丈夫结婚。从那以后,祭拜就成了两个人共同的事情。2016 年,邓成翠的丈夫罹患重病,不久后去世。丈夫去世前,把对战友的承诺郑重转交给邓成翠。从此,每周来祭扫,成为邓成翠生活中的一项重要安排。

3

调研期间,肖振才和同事们循着 24 处 " 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碑 " 走访了纪念碑所在的 24 处遇难同胞丛葬地、遇难地。

" 有 5 块碑初建于民国时期,分别是东郊同胞丛葬地纪念碑、草鞋峡纪念碑、下关电厂纪念碑、抗日粤军烈士纪念碑、浦口抗日蒙难将士纪念碑。"

上世纪 80 年代以来,南京市人民政府新设 15 块碑," 分别是中山码头纪念碑、煤炭港纪念碑 、挹江门纪念碑、正觉寺纪念碑、清凉山纪念碑、五台山纪念碑、汉中门外纪念碑、江东门纪念碑、上新河纪念碑、花神庙纪念碑、普德寺纪念碑、燕子矶纪念碑、北极阁纪念碑、金陵大学纪念碑、鱼雷营纪念碑 "。

在江宁区汤山街道湖山社区公墓和西梅行政村西岗头公墓内,有市民自发新建的 2 座纪念碑。在中山门外仙鹤门仙居雅苑小区旁,有一座由小区开发企业设立的纪念碑," 是为纪念 1937 年 12 月 18 日,被侵华日军在这里集体屠杀的放下武器的抗日官兵和平民 4000 多人。"

还有一块特殊的碑,由旅日华侨中日友好促进会和松冈环等日本友人捐建," 位于白马公园太岗路交叉口,是为纪念 1937 年 12 月 13 日,被侵华日军第 16 师团 33 联队第 6 中队等部队杀害的 1300 多名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和无辜平民。"

浸透着鲜血和苦难的历史细节清晰可见,然而日本右翼企图篡改历史的行为一直没有停止。自 2014 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设立之日,肖振才和同事们即着手编前准备,希望将此前调查中新发现的事实和调研的结论,编一本经得起历史检验的纪实文学作品。

历时六年之久,经过精心整理和翔实的补充调研,一部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同胞丛葬地田野调查为线索,以《南京市抗战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为依据,以纪实文学手法介绍 24 个纪念地由来、经过和故事的纪实文学作品《纪念碑下》终于完成。全书共计 40 万字,用大量毋庸置疑的数据、血淋淋的案例和幸存者的口述,客观揭露侵华日军在南京的暴行,回击了日本右翼势力妄图篡改历史的图谋。

土生土长于南京的肖振才,还希望这本书能成为一本适宜的乡土教材," 提醒我们南京人不忘历史,珍爱和平,为振兴中华,实现中国梦而奋斗。"

■延伸阅读

四次侵华日军南京暴行普查

据肖振才介绍,作为政府主导的侵华日军南京暴行普查,历史上有过 4 次之多。

第一次调查,发生在全面抗日战争爆发之后。1943 年 6 月,抗日战争进入局部反攻阶段,在重庆的国民政府决定筹设 " 敌人罪行调查委员会 "。抗战胜利后," 敌人罪行调查委员会 " 迁到南京办公,各项日军罪行调查工作迅速开展。其中,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案罪行调查,是该委员会最重要的工作之一。1945 年到 1946 年,南京日军罪行调查和抗战损失调查机构相继成立,重点调查谋杀、屠杀及有组织、有计划之恐怖行为的罪行;调查强奸妇女或强迫妇女为娼的罪行;调查强迫占领地区民众服兵役的罪行;调查抢劫罪行;调查施行集体惩罚之行为的罪行;调查滥炸不设防城市或非军事目标的罪行等。

第二次关于侵华日军在南京暴行调查,时间跨度也较长。1960 年,南京大学历史系日本史小组的 4 位教师,组织 7 名学生,对南京大屠杀事件进行详细的调查研究,收集了许多难得的照片和资料,于 1963 年编撰完成《日本帝国主义在南京的大屠杀》一书。20 世纪 80 年代初,南京市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组织专家学者,经过深入调研,编辑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料专辑》一书,其中收入了学术界对南京大屠杀事件的最新研究成果。

20 世纪 80 年代初,由于日本少数右翼分子加紧了对历史上发动侵略战争和制造南京大屠杀等暴行的否定,理所当然地激起了中国人民的义愤,从而促使了社会各界对南京大屠杀事件的深入研究。自 1983 年底起,由中共南京市委、南京市政府直接负责,建立 " 南京大屠杀 " 编史、建馆、立碑领导小组和 " 南京大屠杀 " 史料编辑委员会,是为侵华日军在南京暴行的第三次大调查。经过 4 年的努力,至 1987 年,建成了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设立了 15 处南京大屠杀遗址纪念碑,出版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稿》《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料》和《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档案》等配套书籍。

2005 年,中共南京市委决定按照中央和省委要求在全市开展《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此为南京历史上第四次侵华日军南京暴行的调查、国家层面下达的任务。市委明确提出,调查要更加扎实、有力、具体、准确,更加清楚准确地掌握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罪行,更加清楚准确地掌握日本侵略在各个不同领域、地区和方面对中国造成的破坏和损失。调研从 2006 年 3 月启动。

现代快报 + 记者 白雁 / 文 郑芮 / 摄

以上内容由"现代快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