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毒眸 2021-12-04

豆瓣鹅组会凉吗?

豆瓣娱乐组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文 | 李清莉

编辑 | 张友发

昨晚," 豆瓣鹅组 " 又关停了部分功能,这次距离解封仅过去 10 天。

三个月前,为响应 " 清朗行动 " 要求,豆瓣发布公告表示,会加强小组中 " 饭圈 " 乱象的治理。9 月初,豆瓣先是关闭了小组的回复功能,在月底,又对部分娱乐小组进行了关停处理,而 " 豆瓣鹅组 " 面临的则是封禁两个月。

在解封后,鹅组有了新变化——独家上线的 " 不喜欢 " 键完善了功能;解封后组员需回答五道有关 " 清朗 " 行动的选择题,才能在组内进行操作。

作为拥有近 70 万组员的豆瓣第一大组,鹅组已经活跃了 11 年。明星 " 无神论 " 是鹅组的共识,在这里任何明星都能被调侃、被评论。除此之外,组里的女性成员居多,也让这里也成为了互联网上探讨女性话题最频繁的地方。

时代更迭,小组影响力越来越大,组员构成也更加复杂,数次的 " 粉黑大战 " 与性别对冲,使得鹅组频频站上风口浪尖,也让鹅组的存在陷入争议。

豆瓣之内,书影音用户想要与其割席,豆瓣之外,这里被称作豆瓣的 " 智商洼地 "。但与此同时,也有不少声音认为,豆瓣娱乐组并非只有八卦,许多社会性事件也有这里的发声。

2018 年,小组第一次遭到封禁,管理员柳无码将这里改名为 " 豆瓣鹅组 ",柳无码认为它与这里的气质很贴合," 这种动物牙尖嘴利,有点风吹草动就焦躁,攻击力还强,但被人一掐脖子就傻了。"

而这个名字,似乎也真的预示着鹅组的命运。

从八卦开始

从 1998 年西祠胡同创立开始,天涯、猫扑、贴吧等网络论坛相继建立,成为当时互联网用户重要的栖息地。2005 年,以书影音起家的豆瓣也开通了小组功能,意在给兴趣相投的豆瓣用户一个聚集地。创始人阿北创建了豆瓣第一个小组,名为 python 编程。

" 不一定非要与书影音相关,在豆瓣,任何事物都能成为创建小组的对象。" 用户小花告诉毒眸," 这里有许多奇奇怪怪的小组,我曾经就加入过一个名为‘一口烂牙’的小组。"

目前豆瓣的一些新组

作为不少文艺青年的乌托邦,在豆瓣上最先形成规模,活跃起来的还是书影音小组。当时喜欢娱乐八卦的网友,大多还聚集在 " 天涯娱乐八卦 " 论坛,因为那里写手众多,无厘头、无底线的八卦爆料层出不穷,能满足网友的猎奇心理。相较于小众、文艺的豆瓣,天涯的门槛更低,也更开放。

2005 年,台综《康熙来了》播出,节目话题百无禁忌,主持人辛辣幽默,区别于大陆娱乐节目的风格,给观众带来了新鲜感和冲击。

节目播出一年后,iSam 就在豆瓣上创建了节目同名小组,让同好一起在组里讨论节目内容。2010 年,大 S 与汪小菲结婚,婚礼的诸多细节被放到小组里讨论,因为和节目内容无关,引起了部分组员不满。

这场风波导致老段、柳无码等组员出走,创建 " 八卦来了 " 小组,四个字分别取自 " 天涯娱乐八卦 " 以及 " 康熙来了 "。

建组后最早的帖子,探讨的是 " 汪小菲连删几条微博 " 的事情,当时汪小菲被组员们称作 " 奶娃菲 ",因为在喜欢《康熙》的观众眼中,他只是一个 " 靠着老妈和女星出名的傻孩子 "。

相比于 " 康熙来了 " 小组,八组的讨论对象更多,氛围更宽松。" 京城四少 " 也好,著名影星也罢,都不过是大家茶余饭后的一个话题。

神经生物学家亚当 · 帕金斯说过:" 当一个名人走下神坛时,我们大脑的奖赏中心就被激活,就好像见证了自己部落里一个更成功的竞争对手的失败一样。"这个以 " 打破偶像神话 " 为目的的小组,精准地踩在了大众神经上。

2010 年前后,随着移动智能设备的普及,依托于 PC 端的天涯、猫扑等论坛逐渐衰落。而豆瓣小组,则成为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最具有标识性的社区之一。

彼时,组里的氛围还是很 " 和平 ",经历过论坛、贴吧大战的时代,最早转战豆瓣的柳无码对豆瓣的印象是" 说话有气无力的,吵个架都没什么战斗力。"

2012 年就加入鹅组的小花也向毒眸印证了这一点," 最早大家就是聊八卦,不会带情绪地聊八卦。"

流量时代的娱乐组

尽管八组真假消息混杂,但已经式微又封闭的论坛式小组,并不能在舆论场上激起多大水花,更像是一群八卦爱好者的自娱自乐。

八组气质的改变,发生在流量时代来临之后。

2014 年,内娱进入 " 流量时代 "。EXO、杨幂、李易峰、杨洋、TFBOYS 的爆红,代表了当时大陆娱乐产业的兴盛以及 " 韩流 " 在国内的影响力。" 流量粉丝 " 这一群体应运而生。

和过去的明星粉丝不同,流量粉丝有组织、有纪律,行动力极强。为了维护偶像的 " 口碑 ",他们会在短时间内、大规模的集中输出,试图占领舆论高地。

最先被攻陷的是微博、知乎这些粉丝更容易建立数据优势的平台,广场属性和大 V 中心制决定了粉丝只需要不断 " 转赞评 ",并且占领广场,就能实现声音压制。但在传统 BBS 风格的豆瓣小组,入组限制和去中心化的发言机制,让粉丝们没有用武之地。

即便如此,八组依然没有躲过流量粉丝的入侵。2014 年,因为配合豆瓣办活动,八组开放了小组大门,结果遭到 " 四大顶流 " 的粉丝屠版,管理员迫不得已,将几位流量的名字设为了违禁词。

敏感的组员也很快发现变化。竹日是在 2015 年左右,明显感受到了组里人员的变化," 好像就是李易峰刚火的那段时间,感觉突然涌入了一群新人,他们的语言风格和套路,跟我们这些老人完全不一样。"

流量粉丝与过去普通的追星族不同,在他们心中偶像完美,没有瑕疵,因此很难接受别人对偶像的 " 玷污 "。流量粉丝对偶像的无度维护,与组内 " 打破偶像神话 " 的规则相悖,引起了组内原住民的反感,加剧了对立情绪。那种只发表观点,不针对某位艺人的和平氛围,很快被打破。

2015 年,八组出现了多个与李易峰相关的爆料贴,这些爆料大多是捕风捉影,但影响力巨大。同年 7 月,李易峰委托律师向豆瓣网提出删除侵权内容无果,8 月以侵犯名誉权为由,将豆瓣网、八卦来了等告上法庭,并索赔一元。

李易峰告网友的举动引起了八组大规模群嘲,对抗升级,他也就此成为了八组的 " 不可说 "。过去国内互联网一直处于野蛮生长阶段,遇到意见相左的时候,大家习惯自己 " 解决 "。" ‘出征’、屠版,看谁能吵得赢。李易峰的举动在当时看来,是把问题上升了高度。" 竹日回忆。

随着移动互联网用户年龄层逐渐变低,互联网信息碎片化、快餐化," 饭圈 " 的形成,都让网络环境发生了改变,所有的秩序都在被重新建立。

此刻起,情绪主导与 " 二元对立 " 的思维模式,在社交平台上越发明显。

"有时候我只是在微博里说一下自己的观点,既没带话题也没上广场,但粉丝依然会通过搜索找过来私信。" 三年前,晴晴因此从微博转战豆瓣,她认为在这里粉丝和非粉至少能够分庭抗礼。但很快她发现,在微博上,只接受明星的正向安利,在鹅组里,则大多只能讨论明星的负面。

2018 年,国内网络选秀开启,豆瓣随之衍生出一大批新兴娱乐组," 豆瓣拉踩小组 "" 豆瓣艾玛花园 " 都随着选秀节目的播出创建。新人偶像屡屡在这里 " 塌房 ",各家粉丝混战,问题层出不穷。

豆瓣艾玛花园小组

艺人宣传京京告诉毒眸,虽然是靠娱乐行业吃饭,但她比较排斥娱乐八卦," 无意义、无休止的争吵让我感觉戾气很重。" 竹日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 原来睡前刷刷鹅组感觉还挺有意思的,但大概从 18 年开始,我感觉大家动不动就吵架,我很难从其中获得情绪价值。"

2018 年时,八组已经拥有了 30 万组员,帖子密集到几秒钟一刷新就是整版的新帖,在人气高涨的同时,也迎来了第一次危机。

2018 年全年,国家对全网内容进行了一次全面的 " 大清扫 ",无数账号、社区、网站被整治或关停。2 月初,八组管理员柳无码就接到了豆瓣打来的电话,对方通知她八组将停用三天,并且需要快速改名," 八卦 " 两个字已经不能出现在名称中。

因为组员总以 " 八组 er" 自称,柳无码就干脆将名字改成了 " 豆瓣鹅组 ",换了那张带着八卦来了四个字的红色头像,鹅组正式诞生。但改名也没能带来 " 好运 "。自 2018 年停用三天后,鹅组分别在 2019 年 6 月和 2020 年 2 月被雪藏一个月以及停用 7 天。

鹅组的组员们拥有很强的集体认同感,而这种认同感,并不只靠 " 吃瓜 " 建立起来的,更多靠的是在社会性事件上的发声。

不同于对明星八卦的关注,普通人更容易让大家产生自我投射,推己及人,便更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力量帮助对方。豆瓣小组不参与流量分配,成员间平等的发言机制,又恰好能够给个体提供发声的机会,因此豆瓣娱乐组也成为了许多舆论的策源地。

2020 年,鹅组组员 " 富贵 " 举报漫画家 JM,绘制、传播淫秽色情读物,组员共同收集了 380 多页报案材料,将其送进警局。此外,鹅组成员还参与了 " 经期贫困 " 改善计划,疫情期间组织为疫区医护人员捐赠物资等等。

但小花认为,这些并不能掩盖鹅组日益 " 扭曲 " 的舆论环境," 太可怕了,没有一种事情不是不能上升的,性别对立太严重了。" 她觉得现在的鹅组特别像一群小区大妈," 她们也会干好事儿,几个大妈也会把坏人抓起来,但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在瞎聊。"

八卦之外

流量时代带来的另一个变化,是豆瓣的娱乐组养活了大批的微博营销号。

豆瓣小组在话题原创力方面很强,但受限于用户基数,话题的发酵能力不如微博等社交平台。于是专门有一批营销号,会每天将八组的帖子搬运到微博,引发新一轮的讨论,常常能收获巨大流量。

" 我记得当时在微博上能搜出无数带‘八’字的账号,头像都是清一色的那张写着‘八卦来了’红色的图。" 晴晴向毒眸回忆。

现在仍能搜出许多带 " 八 " 的营销号

八组的影响力巨大,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与此同时,进组也越发困难。在闲鱼上,鹅组的 " 房子 " 甚至可卖到上千元。

鹅组的管理员常年要面对 70、80 页的待审,遇到热点事件时,申请人数甚至翻倍。申请者中掺杂着职粉水军、营销号、艺人团队、供应商等各种身份的人,成为娱乐圈风向标的鹅组,注定惹眼。

为了维持组内的氛围,管理员加强了对申请入组的账号的审核,账号的活跃程度、发帖量、对电影的评分都被纳入审核标准。

管理员试图通过这些来确认账号背后的人理智、客观,不会在进组后惹来麻烦。" 那种给众所周知的烂片打五星的人,是不会被放进来的,至少证明他不客观。" 管理员柳无码说。

为了监控鹅组里自家艺人的舆情,京京花了 600 多元从熟人手上买了一个鹅组账号。" 没办法,鹅组越来越难进了。但在艺人团队眼里,鹅组是顶流组,发帖还是得首选鹅组。"

但由于鹅组的发帖要求比较严格,京京至今还没用账号发过帖。" 偶尔会装作路人评论一句,遇到负面的帖子通常是给官方发邮件删帖,实在处理不了的,会让供应商去控评,供应商的账号更多。"

对艺人团队来说,鹅组是麻烦的。" 豆瓣小组是真人用户杠起来的,战斗力强,对付起来比较麻烦,而在微博上,想要控制舆论,只需要让水军控评,这样反倒更容易。" 京京表示无奈。

2018 年,鹅组的入组审核已移交给豆瓣,目前鹅组已经无法再申请入组。

算上这次封禁,鹅组先后经历过四次整顿,每一次都会令组员感到不安。一有风吹草动,大家就会在组里发告别贴,相互表白,感谢彼此多年来的陪伴。

这次解封后,组员们第一时间在组里发的帖子,与八卦无关,而是分享这两个月中自己的生活:去哪里旅游,吃了哪些美食,分享自己出的书或是这两个月里取得的成绩。

鹅组每一次封禁,都会导致一部分成员出走。12 月 2 日,鹅组再一次关闭回复功能后,有不少组员负气出走,试图寻找新的栖息地。因为没有人知道,这个小组究竟还能活多久。

" 也许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小花说。

(小花、晴晴、竹日、京京均为化名)

1、豆瓣娱乐小组的生与死|腾讯新闻贵圈 贵圈

2、没有算法、大数据,没有网红,豆瓣鹅组为什么能火起来?先生制造

3、从 " 村口八婆 " 到 " 姐妹互助 ",豆瓣鹅组的 AB 面

4、VISTA 看天下 | 豆瓣最火小组消失后,真正值得惋惜的是什么?

《风起洛阳》遭遇 " 超前点评 ",我们还能相信豆瓣评分吗?

豆瓣评分,对网络电影有用吗?

以上内容由"毒眸"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毒眸

毒眸

看透娱乐,死磕真相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