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红星资本局 2021-12-04

“光伏热”再次袭来:被称为屋顶上的“银行”,曾有人赔了百万

红星资本局原创

记者 | 杨佩雯

摄影 | 孙宇 杨佩雯

编辑 | 杨程

" 只要您有房,就能装上‘银行’。"

听起来,在自家的房子里装银行是异想天开的事,但在湖南省的一些村落,类似的标语并不少见。

这句话其实想表达的真实意思是,只要农民有房子,那就有房顶,有了房顶就可以安装光伏板,安好光伏板就可以发电,发出来的电可以卖给国家电网赚钱。

11 月下旬,红星资本局在湖南省走访 3 个市十余个村庄,发现房顶安装光伏板的农户数量并不少。随着国家能源局启动整县(市、区)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以来,新一轮 " 光伏热 " 安装浪潮正在袭来。

光伏设备上的标语

676 个地区试点

新一轮 " 光伏热 " 来袭,成本下降 2/3

即便是 11 月下旬,湖南的多个县市连续天晴,太阳晒在身上暖烘烘的,并不会冷。开车走在乡村小道上,经过的村庄多是独栋小房子,安装在屋顶上的太阳能热水器随处可见。

不仅仅是太阳能热水器,光伏板的身影也出现在了一些村庄的农户屋顶上。

屋顶上既有太阳能热水器也有光伏板

今年 6 月,国家能源局印发《关于报送整县(市、区)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方案的通知》(下称 "《通知》")。

7 月 9 日,国家能源局官网发布《对分布式光伏电站整县推进的疑问》,对 " 整县推进 " 进行了官方权威释疑,并给出了" 自愿不强制、试点不审批、到位不越位、竞争不垄断、工作不暂停 "的五大工作原则。

到 9 月 8 日,国家能源局在官网公布了 676 个试点地区的名单。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表示,我国建筑屋顶资源丰富,开发建设屋顶分布式光伏潜力巨大。

" 启动整县(市、区)推进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工作,主要目的就是充分调动和发挥地方积极性,引导地方政府协调更多屋顶资源,进一步开拓市场,扩大屋顶分布式光伏建设规模。" 新能源司在回答网友提问时称。

对于试点地区的不同建筑,《通知》对屋顶可安装光伏发电的面积比例提出了相关要求。比如,党政机关建筑屋顶不低于总面积的 50%,学校、医院、村委会等公共建筑屋顶不低于 40%,工商业厂房屋顶不低于 30%,农村居民屋顶不低于 20%。

屋顶上的光伏板

业界普遍认为,此次 " 整县推进 " 或将成为撬动分布式光伏下一波发展新浪潮的 " 支点 "。在这一政策的刺激下,全国多地掀起了一轮屋顶分布式光伏建设浪潮。

最近一轮 " 光伏热 " 浪潮起步于 2016 年,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一个最明显直观的变化是:随着技术的发展,光伏板的成本正在逐年大幅下降。

以常德市的丁莉莉(化名)家为例,她们一家在 2016 年安装了光伏,费用均摊下来约为 12 元 / 瓦。而一家光伏公司的负责人胡定昆(化名)告诉红星资本局,现在,光伏板的平均安装费用约为 4 元 / 瓦。

也就是说,在过去 5 年的时间里,光伏板的成本已经下降约 2/3。

走访试点地区之一

暂无村民安装,村内集中安在空地上

根据国家能源局公布的名单,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是整县推进的试点地区之一。

在武陵区芦荻山乡黄爱村,多名村民向红星资本局表示,村内还没有村民安装光伏板,但当地黄爱学校的建筑物屋顶上安装有数十块光伏板。

黄爱村村委会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这是一个扶贫项目,黄爱学校楼顶上的光伏板是在 2017 年 12 月安装的,大约花了 40 万元左右,发电收益会结算到村账上。

黄爱学校,建筑物顶楼安有光伏板

" 一个月采光好的话,每个月大约有 3000 多元(收益),如果遇上连续的阴雨天气,采光不太好,可能一个月只有 1000 多元。" 上述负责人对红星资本局说,她记不清光伏板的具体功率和数量,但整体来看,每年大约有 2 万多元的收益。

该负责人称,光伏板的发电收益都用于支付公益岗的报酬,他们会聘请当地的贫困户(现已脱贫)拖运垃圾、除草等,报酬为 100 元 / 天。

11 月 26 日,有黄爱村的村民向红星资本局证实,村委会确实会聘请过去曾被认定为贫困户(现已脱贫)的人做一些工作,并给予报酬。

这样的案例在湖南省常德市并不少见,红星资本局发现,湖南省常德市桃源县龙潭镇东风村的情况也差不多。

有东风村的村民告诉红星资本局,有人曾来宣传过光伏板,但老百姓们算了一笔账,发现要很多年才能回本,划不来,所以没有人安装。

不过,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虽然东风村村民们的屋顶上都没有光伏板,但在村内的一块空地上,排列着数十块光伏板,并用栏杆围了起来,有挂牌显示这里是 " 桃源项目部 "。

据该村村委会的工作人员介绍,这是扶贫项目,是由桃源县扶贫办出钱在村里安装光伏板,每年的发电收益大约在 1-2 万元左右,这笔钱用于村里的公益事业,聘请贫困户(现已脱贫)做环境卫生工作。

" 桃源项目部 "

曾经的 " 光伏热 " 浪潮

回本遥遥无期,71 岁大爷靠打工还清债务

在所有受访的村民中,最早安装光伏板的是在 2016 年。这种发电模式被称为 " 户用光伏发电 "。2016 年前后,受益于相关政策补贴,全国多地迎来了光伏安装潮。

陈天清(化名)就是这波安装浪潮中的一颗小水滴。他是湖南省长沙市某村的村民,在同村村民安装后,他听说 " 不用交电费还有钱赚 ",下定决心借钱也要安装光伏板。

2019 年 10 月,深蓝色的光伏板在陈天清家的房顶铺开。即便背上 1 万多元的外债,但陈天清想着,可以不交电费,而且每月还有发电收益,或许很快可以还清欠亲朋好友的钱。

红星资本局在湖南省的走访过程中发现,陈天清购买的光伏板功率单位较小,费用也相对较少,还有人花了 3-7 万元购买功率更高的光伏板。

在销售人员的宣传造势中,这些农民对光伏板的期待非常简单:覆盖自家的用电量、有一定的收益并在 10 年甚至更短的时间内回本。

不过,11 月下旬,多名家中安装了光伏板的农民都告诉红星资本局,发电收益远不如预期,他们不仅需要缴纳电费,光伏设备回本的时间也遥遥无期。

以丁莉莉为例,她花了 36800 元安装了光伏板(3kw),但现在的发电收益只有约 1200 元 / 年,以此计算,回本需要 31 年,这和宣传时说的 10 年相差甚远。

" 现在每个月还是要交电费,我们家一年接近 2000 元(电费),完全覆盖不了。" 丁莉莉对红星资本局说。

而现年 71 岁的陈天清也面临着相同的情况,他不得不在外打工还债," 我身体还好,在外头打工攒钱,一天 160 块,(现在已经)还清了。饭还是有得吃,只是生活待遇苦点咯。"

村民们踩过的 " 坑 "

难以追责背后公司,呼吁企业应更加规范

红星资本局在走访的过程中发现,在此前的 " 光伏热 " 浪潮中,光伏板大多是由同村相识的人引入,当光伏板出现问题的时候,村民们却难以找到背后的公司。

前文提到的陈天清就是被同村村民李鑫波(化名)推荐安装光伏板的,但李鑫波告诉红星资本局,他也花了 6、7 万元安装光伏板,赚钱并不多,"(现在)我都没有兴趣去看了。"

红星资本局致电李鑫波提供的光伏板售后服务手机号码,但接电话的人表示,他已经从相关的光伏公司离职,并拒绝透露该公司的名字。

由于光伏设备上没有明显的公司标识,陈天清的老伴也无法找出当时签订的纸质合同等文件,线索就此中断,无法找到源头的光伏板售卖公司。

丁莉莉的情况也差不多,她告诉红星资本局,当初之所以会安装光伏板,是因为同学的哥哥是上门推销,但现在光伏板出了问题,她顾忌着同学关系却只能吃下闷亏。

" 他们搞那个板子,打钉子把我的水泥打烂了,搞得我房子都漏水了,现在找人都找不到。" 丁莉莉的母亲告诉红星资本局。

11 月下旬,红星资本局辗转联系到丁莉莉同学的哥哥,对方表示,有人接手了他的品牌代理权,所以他不再负责后续的相关事务了。不过,他并未提供接手人的联系方式。

从红星资本局的走访情况来看,在光伏板出现问题以后,村民们想要维权非常困难,甚至难以确定售卖光伏设备的公司主体。

一位光伏行业的市场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在政策刺激下,光伏市场早已锣鼓喧天。但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尤其是面向农村的村民,光伏公司在宣传时应该更加实诚。

光伏板经销商踩的 " 坑 "

经营两年多赔了百万,人力成本高

11 月 29 日,红星资本局联系到一名曾浸润光伏行业多年的经销商——何志武(化名)。

何志武告诉红星资本局,2015 年,他和他的表哥合伙拿下汉能品牌在湖南省多个县市的代理权,向当地人推销光伏板。不过,在 2017 年国庆节前,兄弟两人退出了这一行。

" 汉能还没‘倒闭’的时候,我看出苗头不对,我就抽身了。" 何志武称,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们两个人一共赔了大约 100 万元左右。

据媒体报道,汉能薄膜发电一度被誉为 " 港股神话 ",股价曾在两年内大涨 1800%,但在 2015 年 7 月,其被香港证监会强制停牌。2019 年 6 月,该公司以股票置换方式完成港股私有化。

目前,汉能薄膜发电官方网站的最新动态停留在 2019 年 11 月 8 日,发布了一篇名为《汉能 SHJ 再次刷新世界纪录,转换效率达 25.11%》的文章。

11 月 30 日,红星资本局致电该官网披露的客服热线,但提示音为 " 对不起,无此业务号码 "。

除了品牌原因外,何志武回过头来复盘时认为,人力成本是他们兄弟俩亏损的主要原因之一。

" 我们当时搞地推,挨个乡、挨个村地跑,找乡级代理、村级代理,找销售人员。一般是谁家安装了后想做代理,我们就让他做代理,但我们自己还是得有销售。我们有十几个销售,一个销售每个月就得 3000-4000 元(工资),就是这么赔的。" 何志武说。

在脱离光伏板行业后,何志武能更客观看待当地的光伏市场," 我们这边阴雨天太多,收入和前期的投入太不成正比了,这东西(指光伏板)不怎么挣钱,老百姓安完以后就是赔钱的。"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据《湖南统计年鉴(2021)》,其主要城市在 2020 年的日照时数为 922-1486 小时不等。其中,丁莉莉家所在的湖南省常德市去年的日照时数为 1325 小时。

图据《湖南统计年鉴(2021)》

922-1486 小时的日照时数是什么概念?

而以拥有 70 个 " 整县推进 " 试点地区的山东省为例,据《山东统计年鉴(2020 年)》,山东省各城市在 2019 年的日照时数在 1981.8 小时到 2407.1 小时不等。

超过电网可消纳能力

常德暂停新增光伏发电项目备案

在新一轮 " 光伏热 " 中,湖南省常德市算是比较典型的城市。

11 月上旬,一份网传来自湖南省常德市发改委的文件显示,通过初步摸底,其各区县市申报项目远远超过电网可消纳能力,经研究决定,全市暂停新增光伏发电项目备案工作。已纳入全国整县屋顶光伏试点范围的武陵区除外。

胡定昆向红星资本局证实常德市确实暂停了相关备案工作," 因为我们这边装得比较多,容量超容了,(所以)现在暂停了。"

12 月 1 日,常德市发改委的相关负责人告诉红星资本局,在今年 8 月、9 月,市里征集拟开发的光伏发电、风电项目,结果发现发电量远远超过电网的消纳能力。

" 简单来说,风电是有风就能发电,光伏发电是有光的时候发电。算一下风电和光伏发电的高峰期,(如果)突然发很多电,电网肯定是会受到冲击的。" 该负责人说。

据该负责人介绍,目前,常德市的光伏发电主要分为两种。一种的主体是企业,企业必须到当地发改委备案后,其安装的光伏设备才可以并网;另一种的主体是自然人,个人可以直接找电力公司并网,不用备案,也不受上述文件的影响。

该负责人告诉红星资本局,从本地情况来看,大规模的光伏发电是有效益的,但如果是个人在屋顶上安装,规模较小,回收周期较长,可能要 10 年左右才能回本。

除了受消纳能力影响外,该负责人告诉红星资本局,常德市委托发改委编制全市的新能源规划,摸清楚新能源资源潜力,"(预计)12 月底之前可以重启备案工作。"

以上内容由"红星资本局"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