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壹心理 2021-12-03

你应对权威的方式,是和父母关系的投射

01

职场失误引发的自残行为

午后温暖的阳光和湛蓝的天空依旧无法愉悦小白的内心。

此刻他佝偻地坐在我对面,蜷缩的肩膀、低垂的头颅和耷拉着的眉眼无不在散发着一种名为沮丧的情绪。

他最近遇到了大麻烦,他每天上班都非常害怕见他的顶头上司,害怕到彻夜难眠,每天想着找机会辞职,但是他又非常纠结,纠结自己是否要放弃这么好的工作机会。

小白今年 24,是一枚职场新人,在经历了重重筛选,他为自己赢得了一个行业中头部公司的 offer。

他本来抱着一腔热血,带着满怀壮志,想要在职场大干一场,结果初入职场他就摔了个大跟头。

他进公司的时候才得知,面试时候温柔利落的上司是公司中有名的 " 铁娘子 ",对于工作态度非常严谨,要求也非常高,这也让小白吃尽了苦头。

他经常因为一些工作上的细节被上司打电话要求深夜加班,他一旦在工作中出现疏忽,他上司可以不顾场合地对他进行指责。

有一次在部门会议中,他因为一个数据的错误,被上司当着十几号人面前劈头盖脸地骂了十分钟。

那时的他羞愤难当,但是脑袋一片空白,不做任何的辩解与回应,就在那边一动不动地挨骂。

小白的同事说,小白被骂后整个人的脸色极其苍白,状态非常恍惚,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小朋友一样。

小白在那天晚上回去之后越想越害怕和自责,他开始了自我伤害,最先是用手捶墙,捶到破皮流血,但是他还是觉得不够 " 爽 ",他还用指甲硬生生地在自己大腿上抓出一道道血痕。

肉体上的疼痛终于让他情绪被宣泄了一下,但是并没有被解决。

他开始非常抗拒上班,一想到上班他就觉得心悸胸闷,整晚失眠,当他感觉到上司靠近他时,他会脑袋发懵、心跳加速,整个人想要快速地逃离办公室。

小白觉得自己继续这么下去会被折磨到疯掉,于是他选择了来咨询。

02

脆弱而敏感的内在小孩

心理学家 David Grove 认为内在小孩是自我的一部分,是我们过去的创伤记忆:比如童年阴影、在过去遭受过的创伤事件等;它被当做过去创伤记忆的投射,是防卫机制的起源。

而小白的行为情绪无不证明着一个问题,他的内在小孩脆弱而又敏感。

小白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他 7 岁的时候父母离婚了,他被判给了妈妈。

他从小就被妈妈和周边人灌输着一个观念:妈妈一个人拉扯你长大非常非常不容易,你要好好孝顺你的妈妈,不要让你的妈妈伤心。

他也确实在竭尽所能去努力,为此不惜牺牲自己。

小白父母的离婚和他人无关,主要是双方性格强势互不妥协,但最后离婚时撕破了脸,双方闹到不可开交。

他妈妈甚至在离婚后的前几年不让他和自己的亲生父亲见面,他父亲每次都是悄悄在他放学的时候带着他去吃点东西就送他回家。

有一次,他爸爸给他买了变形金刚,他带回家被妈妈发现之后,妈妈直接把变形金刚摔碎,大骂他为什么要收 " 抛妻弃子 " 的人的礼物。

他在疑惑的同时也非常伤心委屈,自己才拿到手的礼物就这么被砸碎了,于是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他妈妈看到他掉眼泪的样子怒气止不住,于是找了一个他这么晚还没写完作业的借口,把他揍了一顿。

当时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爸爸送我礼物,我却要挨妈妈的揍。

他不知不觉之间负担起了妈妈消极情绪的罪责。

而这并不是特例,小白妈妈在生活中遇到一些糟糕事情时,回家也经常将消极情绪倾泻到他身上。

痛苦不已的小白开始学会察言观色、小心翼翼地和妈妈相处,生怕自己一个疏忽又重新引发妈妈的消极情绪,费尽心思地讨好、安抚他的妈妈。

这种习惯也延伸到了小白生活的方方面面,他和外人相处的时候不争不闹,永远为他人着想,即使出现冲突他也是隐忍妥协的那一位。

大家都夸他 " 懂事 "、" 有格局 "、" 情商高 ",殊不知这些都是他在 " 喜怒无常 " 的妈妈身边锻炼出来的。

而且这并不是真正的情商高,他只是不知不觉地把自己变成别人的 " 情绪垃圾桶 " 罢了。

长期被迫做 " 情绪垃圾桶 " 的人,心中会堆满情绪的垃圾。

小白在初中时就开始在极端的痛苦、悲伤等消极情绪下自残,自己掐自己、打自己脸、用小刀划伤自己各种方法他都试过 ······

他说:" 虽然我知道自残是对自己的伤害,但是只有这种方法让我感觉到自己的愤怒、自己的活力。"

小白无法在自己的父母身上习得有效的情绪管理模式,于是他选择了如此极端的自我伤害的方式来宣泄情绪。

情绪管理能力匮乏的他遇到了一位性格和行为上与他妈妈非常相似的上司时,他的无力、恐惧等等负面情绪再次被唤醒了。

他同样感受到了对方是强大的不可抵抗的权威力量,他想逃但是又不知道逃向何处,于是他又采取了自己惯有的宣泄情绪方式——自残。

他在和上司的关系中退行到无助的、喜欢自我伤害的孩子状态。

03

如何和内在小孩达成和解

1)探索消极信念

在认知行为疗法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事情不是行为和情绪的原因,对事情的解释和认知才是导致行为和情绪的原因。

小白和我们大多数陷入困境的来访者一样,他对自我的认知和现实中的自己是不相符的,所以他的行为选择和情绪也会和我们正常人有着巨大的偏差。

他在遭遇上司斥责的危机事件时,他下意识地认为自己还是童年时期只能依赖于父母的照养而生存的小孩,他给自己贴上了 " 我没有办法 "、" 我没有能力解决这一切 " 的信念标签。

于是他产生了强烈的恐惧和抗拒。

我让他看到,他对上司的恐惧和抗拒只是他对于自己童年时期和母亲关系的投射而已。

他现在已经 24 岁了,他是有能力也有权利去选择的,他和上司的关系并不像他和母亲的关系一般是无法断掉的,这只是他漫长人生路上的一个非常小的阶段而已。

当他将自己的视野打开看到这些信息时,他才有可能去寻找自己的新的应对模式。

2)寻找消极信念背后的核心心理需求

在咨询中他自我剖析,他说自己面对上司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在故意把事情搞砸,明明在之前的学校生活和其他人的工作交接中,他都是非常细致的。

但是他在和上司的相处中,他总是会有意无意的犯一些 " 小错误 ",他似乎想在上司帮他解决收尾的状况中寻找到自己的价值。

这背后的原因其实就是他在满足他自己一直未曾满足的需求——渴望被照顾。

但是他满足需求的场景用错了,导致的结果自然就惨烈。

他因为需求不被满足,甚至还被斥责,他选择了自残惩罚自己,这种惩罚除了宣泄情绪,也是在潜意识告诫自己 " 你想要别人满足你的需求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你以后不应该这么做 "。

3)面对现实与自我达成和解

在最后我带着他做的就是,面对现实,和自我达成和解。

我通过 " 如何接纳现实、和上司相处 " 这些具体问题的解决帮他达成这一目的。

小白当下和上司相处的困境就在于他被自己内在小孩深深地影响着,所以他才产生了各种自我伤害的念头和行为。

所以我们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让小白以成熟的成人自我来抚慰受创的内在小孩,让内在小孩从不成熟变为成熟,不再担心害怕,帮助内在小孩长大。

当小白了解到自己对和上司之间的关系竟然有着这样的意味时,他就已经能够放下了,是自己投注了太多期待,然后有意无意的促成了这样的结果。

他接纳自己有这样的渴望和需求,但是他明白这样的需求不适合在职场被满足,他渐渐地愿意将注意力转向,我可以做些什么。

在小白和上司之间的冲突,我建议他做这么一件事情,看看自己对于工作的需求在哪方面是能被上司满足到的?我今天在工作中完成了哪些任务?我和上司之间的沟通有了哪些进步?

这一步的目的是让他对自己的工作进行积极关注,积极关注会增强他完成一件事情的心理动力,他的消极情绪也会随之减少。

他自己花时间做了整理之后,发现上司还是有非常多的地方值得被他学习的,他也不再将目光聚焦在我有多丢脸,而是转移到 " 我可以学到什么 "。

他在之后也慢慢摆脱了对上司的恐惧,并且对于工作的满意度也越来越高了。

前阵子,小白和我说一个星期后上司就要找他谈转正的事情了,他虽然不知道是否能满足对方的期待,但是他不再害怕对方了,他还很感激对方在这一段时间对他的带领,无论结果如何他都能接受。

这是属于小白的成长,他和自己的内在小孩达成了和解。不过他的咨询还没结束,他和自己母亲之间的关系还在解决的路上,期待他继续加油。

04

写在最后

我们生命中总会遇到一些事情,这些事情让我们进退维谷、痛苦不已。

不过我们与其沉浸在这些事情所带来的痛苦之中,不如试着抽离出来,以第三方的姿态看看它。

看看它背后隐藏的是哪些你一直存在却不曾被重视的问题,看看它的解决能给你带来些什么好处,看看自己能为自己做些什么。

没准你生命中的苦难会成为你迈向幸福的契机。

加油,我相信你!

作者:何景钊责任编辑:一只梨

以上内容由"壹心理"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