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铅笔道 2021-11-30

张一鸣最赔的一笔投资:1 年亏损近 100 亿

记者 | 张旋

" 瓜瓜龙回到瓜瓜星球了。"

" 整个 IP 都不做了 "

" 清北网校也停了 "。

……

近日,字节教育开启了本年度第二轮大裁员,瓜瓜龙、清北网校、学浪、硬件、校园合作等多个业务都在其中。媒体报道称,本月将有近 2000 人被裁,其中有超过 1000 人来自瓜瓜龙、清北网校业务。

继新东方、好未来、高途、网易有道等机构宣布退出 K9 培训后,字节跳动旗下的大力教育如今也退出了 K9 培训。但值得注意的是,在 " 去肥增瘦 " 的目标之下,大力教育旗下未直接受政策影响的成人教育、进校合作、硬件等业务也被波及。

" 一方面字节教育之前裁撤是以业务的市场和销售线为主,留下服务线做课耗,现在后端也开始裁撤了;另一方面可能是之前还在观望的那些业务线,现在基本也做出决策了。" 对于字节教育的调整节奏,华夏桃李资本创始合伙人张爱志对铅笔道分析。

但字节的 " 教育梦 " 还在继续。今年 11 月 2 日,字节跳动 CEO 梁汝波发布内部信将大力教育划分为字节跳动六大业务板块之一,一位字节中层当时表示,智能硬件和校园合作将是其中重点投入的两大版块。

" 字节的优势是技术,但 To B 进校还是有难度的。"

" 过往的 To C 产品和市场打法在公立校面前都是失效的,说得再严重点就是:一文不值。"

" 字节做教育本来也没啥优势,之前的优势在于教育的市场大,势能大,刚需,它又有流量,劣势是他不是每个行业和产业都懂。" 对于字节做教育,多位投资人对铅笔道表示了看衰态度。

字节教育向何方?目前还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

字节教育再裁员

从年中到年底,教培行业的裁员还在继续。

近日,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开启了第二轮大裁员。瓜瓜龙、清北网校、学浪、硬件、校园合作等多个业务都在其中。8 月初,字节教育进行了一轮大裁员,具体裁员数量不详,但瓜瓜龙 8000 人的辅导老师团队有一半被裁撤。据媒体报道,年初时,字节教育员工为 1.5 万,6 月扩张最快时达到了 2 万人,到了 11 月,员工只剩 1 万,除了被裁员之外,还有一些主动离开的。

据媒体报道,本月将有近 2000 人被裁,其中有超过 1000 人来自瓜瓜龙、清北网校业务。瓜瓜龙员工均被要求在 11 月 25 日前后完成离职,公司将给出 N+2 月薪的补偿,且随着网课将于年底结束,清北网校的上千名辅导老师也可能被裁。

瓜瓜龙启蒙业务是字节对标斑马 AI 的产物。在去年 3 月,瓜瓜龙推出面向 3-8 岁的 AI 动画课程,主打英语、数学、语文三大学科。但在双减之后,这被认为是打着 " 幼小衔接 " 的名义面向学龄前儿童开展线上培训。清北网校则是字节在 2019 年 5 月收购的 K12 直播大班课业务。

△ 大力教育产品矩阵

" 周一(11 月 22 日)早上刚到公司,全教育线开会,领导和 HR 宣布了业务调整和终止,瓜瓜龙全军覆没。" 一位此轮被裁的瓜瓜龙教研人员在社交平台上说道," 瓜瓜龙回到瓜瓜星球了。虽然从双减开始,就预知到会有这一天。但是当裁员真正来临的时候,内心还是有些许波澜。"

一位瓜瓜龙美术的教研老师 Nora 对铅笔道表示," 字节还是非常体面的,赔偿给到 N+2,没休完的假期也会给双倍的赔偿,所以对公司也没有太多的怨恨吧。"

" 瓜瓜龙的前端早就砍掉了,现在后端教研才砍。" 一位瓜瓜龙的前员工在社交平台上说道。在 8 月份第一次集中裁员中,瓜瓜龙销售、体验课辅导老师等服务型岗的人员也裁撤 50% 以上,但研发和运营受影响较小。而学科培训相关的数学思维小班课你拍一、少儿英语在线 1 对 1 产品 GOGOKID 则直接宣布停止运营。

当时字节称,此次裁员之后,字节教育部门将调整方向,继续教育业务、清北网校与瓜瓜龙业务目前暂不会直接关停,将调整方向布局其他创新业务。

Nora 表示:" 从双减政策下来,到我们被裁的这段时间内,同事们还是做了很多努力的,但是最后的结果还是如此,只能去拥抱变化吧。" 这些努力包括,将原有的学科类课程卖给海外华人;制作美术、音乐、编程等素质类课程;设计针对家长的家庭教育课程等。

与 8 月份的裁员相比,除了 K2 业务,这一轮字节放弃的更多,校园合作、学浪、硬件、开言英语等多项未直接受政策影响的业务也在裁撤名单里。

成人英语课程 " 开言英语 " 是目前字节教育内部唯一实现盈利的业务,一位开言英语的运营人员称:" 开言产品做的不错的,营收也为正的。" 另有员工猜测:" 课程还可以买,但是应该不会有太多内容更新了。"

学浪是大力教育旗下综合学习平台,为知识传播者提供线上招生、课程交付、用户运营等一站式解决方案,覆盖包括新职业教育、职场提升、生活兴趣、资格证书等领域的数百种课程。

硬件业务则包括大力智能作业灯、教育平板、口袋学习打印机、儿童早教机、词典笔等产品。

校园合作则是通过极课大数据、AI 学为公立学校提供技术系统和内容服务。

"这样做也是顺势而为吧,没有选择。教育已经很难支撑字节再造新增长的梦想之船了。一是赛道相对之前的规划小了太多,不值得了;二是就字节原有的基因和优势而言,再对教育投入也不是最优选了。" 张爱志说道。

从野心满满到全面收缩

从规划之初,教育业务就被字节跳动寄予厚望,承载着字节跳动未来的增长、社会价值和张一鸣的教育梦。

2020 年 3 月,在字节跳动 8 周年全员内部信中,张一鸣宣布卸任字节跳动中国 CEO 和董事长,出任全球 CEO。而 " 思考和规划教育等新战略方向 " 成为他接下来更专注做的三大重点工作之一。

用野心满满形容字节的教育布局更加合适,除了自建团队,大规模的买买买也开始了。2018 年 -2020 年,字节跳动以投资 / 收购 + 内部孵化的方式,在教育领域开疆拓土,业务覆盖了 To C 和 To B 两个方向,从 Pre-K、K12 到成人教育的各阶段。

2018 年 5 月,字节跳动推出了第一款教育产品—— GOGOKID,主打 1 对 1 北美外教,对标 VIPKID。此外,2018 年,字节跳动投资或收购了一起科技、开言英语、学霸君、Minerva University 等。

到了 2019 年 5 月,字节跳动收购了专注 K12 赛道的清北网校。2019 年上半年,字节跳动收购锤子团队,目标是做直接面向用户的 K12 教育硬件产品。2020 年 8 月,又收购了数理思维教育产品你拍一。

2020 年对字节教育而言是一个 " 整合年 "。2020 年 10 月 29 日,字节跳动整合了旗下所有教育产品与业务,推出大力教育,这也是字节跳动旗下的首个公开发布的业务独立品牌。大力教育由陈林担任 CEO,他曾任今日头条 CEO、字节跳动创新业务负责人。这样的人事安排,足见字节对大力教育的重视。

一向信奉 " 大力出奇迹 " 的字节跳动,在教育板块上投入了大量人力财力。陈林曾表示:" 未来三年,大力教育都是巨额的投入,甚至到第三年,大力教育都没有盈利预期 "。

" 大力教育 " 推出时,员工人数就已超 1 万人。今年 3 月,大力教育还发布招聘计划,表示将在未来 4 个月内,面向社会招聘 1 万人。3 月举行的九周年庆典上,大力智能还被张一鸣列为公司七大有进展的业务之一。

与字节野心勃勃扩张相反的,是那些老牌教育公司的谨慎。今年 5 月,双减政策落地前夕,作业帮、猿辅导、好未来等头部教育公司已经停止应届生招聘,甚至开始劝退员工。但字节跳动还是乐观的,且正在争取其他教育机构暂停入职的候选人。

六一国际儿童节当天,大力教育旗下的瓜瓜龙启蒙还发布了与大张伟合作的歌曲《我是一只瓜瓜龙》,用朝气蓬勃的歌词和轻快的旋律,向全国的小朋友们送上节日的祝福。

△ 瓜瓜龙启蒙产品宣传图

在 6 月 7 日的内部讲话中,陈林曾说," 公司管理层对教育板块是非常有信心,也有耐心,未来将持续投入。"

然而,这所有一切大刀阔斧的转折点,就是双减政策落地开始了。仅仅过了两个月,字节也走上了裁员撤退的路,暂停学科类课程招生、将业务重点转向素质、进校、硬件等业务。有媒体称,字节教育条线一年亏损近 100 亿,此外还占据了字节跳动当前很多推广资源。

今年 8 月,字节取消大小周,随后又开始实行 "1075" 工作制,教育业务停摆,员工们也逐渐闲了下来。

" 下班的时间越来越早,离业务关停的节奏也越来越快。在互联网公司就是这样,工作太轻松也许并不是什么好事情。"Nora 感叹道。

字节教育终局

尽管刚要开始加速就被迫急刹车,但字节的 " 教育梦 " 还在继续。

11 月 2 日,字节跳动 CEO 梁汝波发布内部信将字节跳动业务划分为六大板块,其中大力教育板块又分为智慧学习、成人教育、智能硬件、校园合作四大板块。媒体报道称,在内部信刊发的当天,一位字节中层说,智能硬件和校园合作将是其中重点投入的两大版块。

教育智能硬件已成为当前大力教育重点发力方向。去年 10 月,大力教育发布了首款智能作业灯 T5,去年双十一期间曾多次断货,远超字节内部预期。此外,大力教育还在研制智慧屏,通过打造小屏或平板类教育硬件,加码教育智能市场。

△ 大力智能灯产品

字节跳动下场,看中的是智能教育硬件背后巨大的市场潜力。据腾讯研究院《2021 中国教育智能硬件趋势洞察报告》预测,2024 年,中国教育智能硬件市场预计达近千亿元规模,其中新兴品类市场规模 553 亿元,同比增长率 36%。同时,QuestMobile 数据显示,仅在 2021 年一季度,教育硬件领域就有 56 起投融资事件。

双减政策下,那些定位于辅助学习工具,激发学生自主学习能力,提高学习效率的智能学习平板等硬件设备,反而释放出更大的增长空间。

天猫数据显示,今年 11 月,大力智能学习灯 T6、T5 月销量超过 14000 台。今年 3 月,这款曾被张一鸣内部点名表扬 " 蛮有亮点 " 的智能学习灯,刚刚被字节跳动定下年销百万的目标。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大力教育方面称,基础款 799 元的售价远低于产品的实际成本,相当于亏本在卖。大力智能团队负责人阳陆育表示," 硬件不赢利是在我们的预期之内,硬件是不赢利,我们是亏钱在卖。"

教育智能硬件赛道并不是新赛道,赛道内早已是红海一片。除了步步高、读书郎、文曲星等老牌教育硬件玩家正加速产品升级外,好未来、新东方、作业帮以及猿辅导,也都在转型,筹谋推出各自的智能教育硬件项目。腾讯、百度、华为、科大讯飞等科技巨头也将业务延伸到了教育智能硬件领域。

本轮裁员中,硬件业务也有员工遭到裁员,大力智能接下来会如何走值得关注。

不过另外也有观点认为,大力智能硬件 " 卖一台亏一台 " 的背后,意在进校合作业务。过去半年,字节教育的校园合作业务从数百人扩展到数千人,其中不少员工转岗自瓜瓜龙、清北网校等其他在收缩的业务。从猿辅导、作业帮等一众互联网教育公司纷纷宣布布局公立校业务起,这个公立校市场再一次成为焦点。

" 字节的优势是技术,但 To B 进校还是有难度的。字节的教育预计还需要摸索和继续调整。"张爱志说道。

一位咨询行业人士称,自 10 月服务教育企业入校以来,收到企业的入校咨询服务明显增加。一方面来自于教育企业的转型需要,另一方面对于入校业务的茫然。" 入校是一个典型的 To G/S 业务,过往的 To C 产品和市场打法在公立校面前都是失效的,说得再严重点就是:一文不值。入校业务的商业闭环能不能打通,取决于产品的边际成本和入校业务模式设计,二者缺一不可。"

这些 To C 的选手将如何开展入校业务?会不会有优势?" 字节做教育本来也没啥优势,之前的优势在于教育的市场大,势能大。字节刚需,它又有流量,懂算法,劣势是它不是每个行业和产业都懂。" 某教育赛道投资人对铅笔道说道。

以上内容由"铅笔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