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二更 2021-11-30

你还记得那对在出租车上“相依为命”的母女吗?

七年,七千条视频,我们用镜头记录了七千多个平凡而伟大的故事,也记录了普通人所成就的七千种 " 不普通的人生 " ……有的披荆斩棘,一路步履不停,也有身陷困境,却始终都在相信美好。时光转瞬即逝,那些过往的坚持得到了回应了吗?那些曾经相信美好的人儿如今又身在何方?今天,二更再度出发,以一场跨越时空的重逢为缘,回应美好,发现相信的力量。

因为纪录片《依依的移动城堡》,单亲妈妈李少云走进了许多人的视野。

李少云隐约记得,2015 年 3 月 8 日是女儿依依第一次上出租车的日子,从那以后,副驾驶就成了女儿的专属 " 摇篮 "。那时的依依寸步不离地跟着妈妈,每晚都会睡在出租车里,醒来见到的都是不同的乘客,等到二更将镜头对准这辆 " 移动城堡 " 时,依依才 3 岁,尚不能明白 " 爸爸 " 两字意味着什么……

就这样,900 多个夜晚过去了,依依懂事得让人心疼,这对母女的故事也触动了无数人。2017 年,《依依的移动城堡》一经推出,便荣获德国蒙特斯内尔国际电影节最佳纪录短片、并在次年入围比利时根特视角纪录片节,后来的苹果更是以他们的故事为原型,拍摄了一部新年微电影——《女儿》。

四年后的今天,我们专程从杭州前往武汉,再次把镜头对准这对母女,她们生活得怎么样?是否还抱有当年的乐观?是否走出了困境?是否仍在相信着美好?

以下根据本片导演口述整理。

10 月 27 日下午五点,我在依依的小学门口见到了李少云,跟《依依的移动城堡》里相比,四年后的她多了几缕白发,也更憔悴了些。

在四年前的影片中,依依只有三岁,一瓶 AD 钙奶,一盒快餐都可以让她快乐得不得了。但四年之后呢?在《依依的移动城堡》里,李少云分享过一个故事:" 当时我给依依说,我们去跳桥算了,依依说妈妈我不要跳桥。我说你不去让妈妈去吧?她说妈妈也不要去。我说没事没事,妈妈开玩笑的,依依别在意。" 尽管李少云轻描淡写,但这种无助和绝望会不会在四年里伴随着他们?

不容否认,李少云是一位内心极其强大,又极为乐观的人,也能看出她影响了当年拍摄他们的导演,当年导演在拍摄《依依的移动城堡》时,他用最大的篇幅去展现母女俩积极快乐的日常。

但我还是抱着怀疑态度。

我的孩子只比依依小一岁,所以我在感同身受她们的困境之余,始终担忧着依依的成长经历。也正因如此,对于这一次的四年后的回访,我只想探寻一件事:这个在出租车上长大的、缺失了一份父爱的女孩,这种生活会对她造成怎样的影响?3 岁的她或许看不出来什么,但 4 年过去了,她会不会有一点跟其他小孩不太一样的地方?

依依给我第一感觉是开朗,她爱说话、爱表达、大大方方的一点都不怕生,而最出乎我意料的,就是依依真的特别快乐。

虽然依依偶尔也会耍小孩子脾气,说李少云是个坏妈妈,因为妈妈经常放她 " 鸽子 ",说好的出去玩却从不兑现,可当妈妈有时间陪她的时候,她又会特别开心,说着:" 妈妈你太好了,我好爱你哟。"

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开心起来都不讲道理,但最让我难忘的,是依依难过时的样子……那天夜里,我们记录下了依依因为作业被妈妈训哭的场景。一般小孩委屈的时候,都是大哭大闹,但依依一直在压抑自己,不停地用袖子擦眼泪,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就那样无声的哭

这一幕太让我震撼了。

所以我会拿依依跟我自己的孩子对比,一般来说六七岁年龄的孩子大多都任性,但依依太懂事了,她会考虑甚至是照顾到妈妈的情绪,她所展现出的是超出这个年龄的成熟。

有一次李少云病了,躺在家里没法出车。" 她放学回家看到我躺在床上,就问我怎么了?我说妈妈生病了,然后我问她你饿不饿,等会我来做饭。依依说妈妈你别动别动,你睡着我来做。然后她自己煮米,一点点的切菜,切好了之后她说妈妈我切的不好看。我说没事,很好看的,我特别喜欢。她说真的?我说真的真的…… "

这对母女其实不像妈妈和女儿,更像是两个相依为伴的朋友,日常就是吵吵闹闹开开玩笑。" 跟女儿交流、相处的方式,就是亲情跟友情结合在一起,亦母亦友,彼此随时切换。"

还记得初见依依时,刚上车的她立马就兴奋地跟我们分享起了今天的快乐:" 学校里的几棵树,今天落下来了好多金桂,我全都收集起来啦,我准备做香水。" 听完这句话的李少云摸了摸依依的脸:" 你还会做香水呀…… " 对依依而言,只要能跟妈妈分享快乐、跟妈妈在一起就已经很开心了。

或许小孩子的感受跟大人不一样,大人会觉得物质条件决定了幸福感,但是小孩子不会,许多家庭条件好的孩子过得并不快乐。但是,家人给了孩子足够的陪伴和爱,就算物质条件差了些,孩子还是过得很幸福。

当然,单亲妈妈的爱尤其伟大,李少云说过:" 你想一个女人跟男人抢饭吃,这是什么概念?" 需要阻挡社会的恶意,维持生计,并拼尽一切守护女儿,依依才得以健康快乐的成长。

相互依靠的人,总是在相互治愈。

" 从依依几个月开始到现在一路走来,不是我带着她成长,其实是她教会了我怎样去成长、怎样去适应、怎样去努力。" 也正是如此,李少云才会说这样一句话:" 走投无路的时候,是依依救了我。"

虽然李少云觉得,没有人过得比她更差的,自己已经是在最底层,一无所有的一个状态了,但她还是会认为自己运气很好。" 可能是老天爷特别的关照,碰到很多好心人给我帮助、给我鼓励、让我感受到那么多来自陌生人的温暖。"

2018 年,因为一起车祸,李少云失业了 3 个月,出租车公司的老板为她提供了工作和免费的住所。2020 年初武汉疫情暴发,李少云没有工作也没能及时储备足够的食物,后来担任了接送医护人员的志愿者。

而由于疫情影响,2020 年入学的适龄儿童需要在原籍上小学,当时就有好心人找到相关部门,说明母女俩的特殊情况,最终解决了依依的上学问题。在此期间,还有一位好心人给李少云送了一个监控。

" 每天晚上我可以把她一个人丢在家里,随时随地可以看到她,她有时候一个人在家里害怕,就会在监控里跟我说话,我只要出车就会把监控打开。"

对李少云而言,经历越多,就越能坦然面对苦难:" 走不通了再说,能走就慢慢走,哪怕这一路只能走个半通,但她也先慢慢走着再说,大不了停下来等等。" 如今,李少云的生活终于稳定下来,每个月工作二十八天,交完出租车的租子钱,可以有两三千的收入。

以前的依依母女真的是过着一种吃了这顿没下顿的日子,所以现在的状态,可能对于其他人来说比较艰苦,但对于她们自己来说真的挺好,尤其李少云本就是一位懂得感恩且知足的人。" 人嘛,无非就是生和死,何必搞得那么惨兮兮的呢?惨的经历来了,就坦然面对着,好的事情来了,也不要跳起来,做人要稳当一点,我觉得是这样子。"

而当我问及她对依依的期待是什么呢?李少云的回答超出了我的预料,她对依依最大的期待,是做一个好人,回报社会。" 不管她将来选择什么专业我都支持,但是努力学习这是最基础的。考上好的学校,有一份好的工作,最后回馈这个社会,感谢那些曾经帮我们的人。虽然目前来说现在这种责任不该由她来承担,但是我会一步步地教会她去面对、去承担、去实现、去回报。"

最后,如同四年前他们出现在我们镜头的那个夜里,依依和妈妈在机场跟我们告了别,他们带着笑、带着乐观、带着四年都未曾改变的相信,驱车汇入车流,最终消失在了茫茫夜色里……

以上内容由"二更"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读览精华

读览精华

精致阅读,品味生活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