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虎嗅APP 2021-11-30

为什么要努力听懂这 35 只猿猴的叫声?

题图|视觉中国

一记猿啼,划破长空。

无论是"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的畅快,或是 "山瞑听猿愁,沧江急夜流" 的凄楚,千百年前起,这种灵气逼人的生物就融入了中国人最熟悉的景与情,成为我们文化基因中的诗意与生动。

从科学的角度看,猿猴的啼叫也确实自有深意——英国科学家波尔 · 杰丁在热带密林中的研究发现,和很多动物相似,猿猴的啼鸣,有时意在求偶,有时意在向同伴传递当心危险的警报,有时又意在宣誓对领地、食物和伴侣的主权;声音有大有小,表达不同的意义。

由于长臂猿科动物的鸣叫声颇为独特,而且能传播到较远的距离,学界常将其作为 " 被动声学监测系统 " 的测试对象,通过追踪这些 " 猿言猿语 ",我们能掌握它们的数量和分布情况,从而知道要如何提供相应的保护。

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分类,目前分布在我国的云南、广西和海南省的六种长臂猿中,有四种已经被列为 " 极度濒危 " ——海南长臂猿便是其中最濒危的一种,也是全世界 25 种濒危灵长类物种之一,濒危程度堪比 " 国宝 " 大熊猫和朱鹮,称其为 " 人类最孤独的近亲 " 一点也不为过。

今年 9 月份,伴随着两只婴猿降生的喜讯,海南省和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在海口 - 马赛发布会上更新海南长臂猿数量为 35 只。

IUCN 的专家还认为,海南长臂猿是世界上二十种长臂猿中 " 唯一能保持种群缓慢增长的 "。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在 " 猿丁 " 最为稀少的时候仅有不到 10 只,如今它们的家族得以延续,离不开科学有效的干预策略和与时俱进的技术参与。

长臂猿为何消逝?

海南长臂猿令人怜爱,不仅在于数量奇缺,更在于它们 " 猿美声甜 "。它们虽然容貌似猴,却没有尾巴,刚生出来的时候毛发呈金黄色,约莫六个月后逐渐转变成黑色,其成年之后的雄雌之分也很容易辨认,雌穿鲜亮 " 金皮袄 ",雄着深黑 " 燕尾服 "。

负责海南长臂猿保育项目管理的陈辈乐博士曾大赞海南长臂猿的叫声,是他听过的各种鸣叫声中最好听的。这些精灵会在每天清晨六七点钟,由成年雄性带头,有规律有节奏地放声吟唱,音色高亢悠扬,持续时间长达 2~3 分钟。

历史上海南岛到处都是海南长臂猿活跃的踪影。

有记载显示,在上个世纪 50 年代野外的海南长臂猿的规模仍有 2000 只左右,可是人类整齐划一的田园风光将长臂猿的栖息地划为一块块孤岛。

到了七八十年代情况更是急转直下,只剩不到 10 只。背后原因绕不开热带雨林栖息地的面积锐减、人类的猎杀、还有近亲繁殖给种群复壮带来的不利影响等等。

长臂猿的消失,并不只是一个坏的结果,还是一个更坏的开始。

IUCN 在 10 月 24 日 " 国际长臂猿日 " 当天曾告诫,海南长臂猿数量的锐减也就意味着热带雨林的完整性和原真性受到破坏,热带雨林对于海南和中国的意义,正如亚马逊热带雨林对于全世界的重要性一样。森林环境恶化的后果,也会直接威胁到人类自身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科学的行动,为时不晚

还好,早在 70 年代,海南省在研究者们的推动下开始重视海南长臂猿的生存困境,随后成立了覆盖面积超过 21 平方公里霸王岭省级自然保护区。

1988 年又擢升为坐拥 66.26 平方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03 年又再次扩张到接近 300 平方公里。在给保护区扩容的同时,海南省也开始纠正人的行为:不许猎杀长臂猿,也不允许砍伐树木;用护林员、护猿人的角色替代他们原本的生计。

要修复它们的家园,一个标志性的行动是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的建立。这也是海南参与首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

通过在公园核心保护区封山育林的做法——补植和更新树种,同时逐步清退经济林,海南热带雨林国家 2019 年的 GEP(生态系统生产总值)经核算高达每平方公里 0.46 亿元。

据《海南日报》消息,自从 2019 年 4 月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挂牌成立后,研究者发现,不单是长臂猿的生存状况向好,整个园区的生物多样性也大有改善。以前消失的物种回来了(比如亚洲小爪水獭),甚至还加入了新物种,比如两栖爬行新物种 " 中华睑虎 " 以及 9 个植物新种。

据海南省林业局长黄金城在 9 月份的发布会所言,海南岛上超过 95% 的原始林,以及超过 55% 的天然林都被纳入试点范围内;至于 " 研究和保护海南长臂猿 " 这一核心任务,将会以更开放的姿态,连接国内外的监测和研究成果。

ICT 守护自然,连接所有 " 猴子 " 的心智

虽说目前的保护工作已有喜人进展,但我们仍要注意到传统监测方法的局限,未来可以在工作的科学性和高效性等维度上精益求精。

监测和巡护的工作对任何一个物种的保护都是必不可少的。稳定的高素质的监测队伍能让研究人员不断地了解长臂猿的情况,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不过,传统的监测方式很仰赖人工监测。

据《瞭望》去年 11 月的报道,霸王岭林业局的监测团队仅有 19 名成员,其中只有 4 名专门盯着长臂猿监测的工作人员,其余的大部分人手必须兼顾森林防火和病虫害等,相当于让一群平均年龄超过 50 岁的工作人员既要登山、又要观测、记录,体力消耗极大。

华为中国区品牌部部长周建国在分享华为参与的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的保护项目中这样形容传统的监测保护方式:通信靠吼、巡护靠走、识别靠瞅。

海南国家公园研究院声学监测项目负责人汪继超教授介绍,研究院前期布设了 45 台传统声学监测设备,需要人工定期回收记忆卡,更换设备的电池。人工监测存在监测项目连续性不强,间隔时间长,收集到的数据容易出现不够完整、持续的缺陷。

所以,经常用于监测陆生哺乳动物的被动声学监测技术就能在此发挥所长,不仅成本相对低廉、还能以非侵入的方式进行无人自动值守。

和红外相机相比,因为长臂猿们喜好在高处的树冠处活动,几乎一辈子不下地,且动作灵活迅速,声学监测因此更能准确及时地了解它们的动态,从声音里工作人员可以更精确地辨别这一片地区有多少只长臂猿。

ICT 的加入还能为长臂猿守护解决什么痛点呢?

11 月 29 日,海南长臂猿声学检测项目阶段性成果发布及科技守护自然研讨会在海口举办。

作为 ICT 技术和服务的提供商,华为与 IUCN 携手,发起了 "Tech4Nature 科技守护自然 " 项目,为期三年,为长臂猿研究注入 " 黑科技 " ——以云为基础的声学监测和数字技术。来自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的首席专家李迪强在研讨会上将其称为 " 智慧保护区 ",也就是以大数据驱动的保护区。

有了 AI 和云计算等技术的帮助,研究人员就能够更快速地捕捉、收集、储存传输甚至是分析数据,包括野生动物的图像和声学数据,并在未来构筑一个数据库,方便专家制定保护方案。

会上,汪继超教授对接下来的技术运用还提出进一步期待,希望 AI 能成为一个聪明的 " 动物翻译官 ",从海量声音数据中挖掘社会学意义,挖掘长臂猿家族成员之间喜怒哀乐的信息传递。

包括中国海南长臂猿旗舰保护地之外,该项目的宏愿还不止一处,华为计划到 2023 年,让数字力量赋能全球三百个自然保护地,为全球的生态文明建设和可持续发展贡献 " 中国智慧 "。

以上内容由"虎嗅APP"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