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外滩画报 2021-11-30

放弃 1.4 亿的真子公主,在纽约笑得超开心

真子与小室圭的未来

还会面临许多现实问题

和平民男性小室圭登记结婚后,真子公主顺利脱离了日本皇室,放弃了 1.4 亿日元的嫁妆,改名小室真子,和丈夫一起飞往纽约开始新生活。

皇室公主嫁给了 " 老赖 "" 渣男 ",很多日本民众都不看好这桩婚姻,反对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但走在纽约街头的真子和小室圭,却显得格外轻松,仿佛日本国内的纷纷扰扰再也与他们无关。

因为对于真子来说," 逃离 " 就是她最想要的结局。

这对夫妇搬进了曼哈顿高级住宅区,每个月的房租高达 3 万元人民币。真子初来乍到没有稳定工作,靠着小室圭在律师事务所当助理的收入,如何负担得起这样的生活开销,让人好奇。

01

纽约街头的日本夫妇

逃离日本的真子有多开心?看看这些和新婚丈夫一起在纽约携手逛街的画面,喜悦之情真是一目了然。

这是本月中旬,两人来到美国后的第一个周末。在纽约街头,小室圭兴奋地指着熟悉的一栋栋高楼,向妻子介绍哪里是自己工作过的事务所,哪里是曾经去过的餐厅。

两人时而在公园漫步,时而对视大笑,身边没有皇室保安严防死守,享受着前所未有的自由时光。

真子与小室圭已经五年没有这样平凡地约会过了。2016 年 10 月,《周刊女性》首先曝光了两人在火车上拥抱的照片,一石激起千层浪。

" 身为皇室成员的真子,居然有了这样一个平民约会对象。" 两人的恋情一经公开,就受到日本国民的高度关注,一言一行都被无限放大,公开约会成了奢望。

2017 年 9 月订婚后,小室圭前往美国留学,两人分居两地,甚少见面,开始了一段艰难的异地恋。

这也是近两年多时间里,真子为数不多的便装造型。

最近纽约正经历冬季降温,真子和小室圭都穿着平价品牌 MACOBER 的摇粒绒外套,售价约 11000 日元(折合人民币 620 元)。

一周前,她在家居商城 "Bed, Bath & Beyond" 里逛了一个半小时,为纽约新居置办生活用品。

购物车里塞满了浴巾、衣架、收纳篮、纸巾等必需品,悠闲地满商场转悠,这也是 30 岁的真子至今为数不多能作为普通人自由购物的时刻。

穿着一件绿色风衣,卷着牛仔裤裤脚,背着简单的黄色环保袋,真子独自走在纽约的马路上,丝毫没有人在异乡的陌生与紧张神情。

02

入住曼哈顿高级住宅

真子与小室圭的新家,位于曼哈顿的地狱厨房区(Hell ’ s Kitchen),离曼哈顿中城商业区和中央公园咫尺之遥,是纽约有名的高级住宅区。

这对新婚夫妇在第 52 街的一座豪华住宅楼里,租了一间一居室的公寓。

这座公寓楼在 2017 年建成,还很新,内部装修也非常豪华,有全套家电。

大楼里有供住户使用的健身房、瑜伽馆和水疗中心,在 27 层楼顶还有空中观景台,可以俯瞰曼哈顿风景。

真子和小室圭的新家面积虽然不大,但每月的房租却高达约近 3 万元人民币。于是,两个人如何负担这里的生活高开销,成了外界关心的话题。

在离开日本之前,真子明确拒绝了皇室 1.4 亿日元(约合 788 万人民币)的 " 嫁妆 ",目前尚为无业状态。据日本媒体推测,真子正打算找一份博物馆或美术馆的管理工作。

至于小室圭,他没能通过今年的律师资格考试,只能继续在律师事务所中担任法律助理的职务,年收入大约为 600 万日元(约合 33.8 万人民币),这自然无法负担两人的房租和生活开销。

他此前已经取得了福特汉姆大学的法律学位,他向媒体透露,自己还会继续学习,准备在明年 2 月份重新参加考试,等拿到正式的律师资格证可以 " 独当一面 " 后,经济状况就能有所改善。

03

拖了三年的婚事

真子与小室圭的这场婚事,创下了日本皇室的多项第一。

真子是第一位没有操办婚礼的日本皇室成员,两人 10 月下旬在政府办公室领证完婚,也没有任何对外的公开仪式。

另外,就像上文中提到的那样,真子也是自二战以来第一个拒绝了皇家嫁妆,离开皇室的女性成员。

1.4 亿日元,对于没有工作的真子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是可以解决生计问题的刚需。但她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选择 " 净身出户 ",和小室圭双宿双飞。

个中原因,其实相当复杂。首先是因为日本民众对于小室圭仍然非常不认可,抗议用国家的钱来养这样一位一无是处的公子哥,称真子 " 会令日本在国际上蒙羞 ",甚至给她冠上了 " 偷税者 " 的头衔。

两个人是大学同学,2012 年在一次联谊会上相识,坠入爱河。小室圭看上去很阳光,从小到大读的又是国际学校,所以日本民众一开始对他的印象还不错。

但日本媒体在调查后,发现了不少他过往派对的照片,姿态颇为轻浮。

然后就是家庭债务事件被曝光。2017 年有媒体报道称,小室圭的 400 万日元抚养费和学费,都是母亲从前男友处借来的,最后却声称这是对方赠予的财产,不愿还钱成了 " 老赖 "。

这笔烂账,在小室圭动身前往美国之前终于得以解决。本月上旬,小室圭的代表律师表示,双方已经达成协议,小室圭一家将还钱了事,对方也签署文件,确认不会提出进一步要求。

《每日新闻》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中,有 38% 的受访者表示支持这桩婚事,有 35% 的人明确反对,其余的人表示 " 不感兴趣 "。

在这样的民意漩涡中,真子的婚事被拖了足足三年。

因为真子的一再坚持,自己与父母文仁亲王夫妇的关系也进一步闹僵。父亲的哥哥德仁在 2019 年即位后,皇室更是对这桩婚事屡屡施压。

而相比 1.4 亿日元的嫁妆,对于真子自己而言,脱离皇室享受自由生活,可能是更无价的选择。

04

逃离皇室,就是胜利

真子从小就活在皇室的高压管控下,除了上学和回家,不论去哪里都要向宫内提前报备,几乎没有自由外出的机会。

同龄人放学了去唱 K、逛街,在甜品店八卦聊天,在同学家过夜,真子却只能两点一线乖乖回家,但凡有任何出格行为,都会被媒体和民众指摘。

长期处于这样的生活环境下,无疑会对精神造成极大压力。妹妹佳子就曾因此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甚至一度产生了自杀的念头。

对于日本皇室的女性成员来说,她们脱离皇室的唯一办法就是结婚。在二战之后,曾有八位公主从皇室嫁出去,摘下了皇族的身份。

但受到如此猛烈抨击的,只有真子一人,她也因此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

2017 年与小室圭订婚后,父亲文仁亲王一度公开表示不同意这桩婚事," 希望在得到公众接受后再给予祝福 "。直到去年 12 月,父亲终于松口," 如果真想结婚,我们会尊重他们的想法。"

父亲的态度缓和,并没能浇灭民间反对者的怒火。今年早些时候,抗议者甚至在银座举行游行,手持标语 " 不要用这桩被诅咒的婚姻玷污皇室 "。

眼看局面无法改变,真子终于还是决定快刀斩乱麻,钱我不要了,只求能尽快离开这片是非之地,脱离皇室的桎梏,远离莫名其妙的民怨。

于是,和小室圭低调登记结婚,逃往一个新的世界,这成了真子唯一的选项。

在传承了 300 多年的童话故事里,我们见过许多公主与王子跨越重重障碍,最后 " 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 的美好结局。

电影《毕业生》中,达斯汀 · 霍夫曼不顾一切冲向教堂,将新娘拉上了开往远方的巴士。结尾处私奔的两人一起坐在后排,表情从兴奋慢慢转为对未来的迷惘。

这一幕,如今发生在了真子的身上,我们看到了她冲破牢笼时无与伦比的勇气,如今和心上人一起开始了新生活,之后的日子该怎么办?

她在纽约街头的笑容越灿烂,就越让人忍不住担忧。

文/Cardi C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欢迎分享,留言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

- THE END -

点击关注 " 外滩 TheBund(the-bund)"

以上内容由"外滩画报"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读览精华

读览精华

精致阅读,品味生活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