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环时深度观察 2021-11-30

能让美国百万富翁输这么惨的,只有他们

这是一场 " 百万富翁与亿万富翁之间的较量 ",结果,百万富翁输了 …… 上周,美国国会众议院投票通过一揽子支出法案,通过对富人和大企业加税来筹集资金,以应对气候变化和扩大社会福利支出。其中,被媒体称为 " 美国版共同富裕 " 的 " 亿万富翁所得税 " 早已不见踪影。

《纽约时报》称,经过数月的辩论,致力于减缓世袭财富累积速度的税收条款一项一项地被剔除出协议草案,取而代之的是对年收入千万美元以上的富人群体加征 " 附加税 "。

有媒体感叹:不管民主党如何吹嘘他们劫富济贫的方案,所谓 " 富人税 " 终究都是纸老虎,真正被劫富的,是被资本家雇用的公司管理层(富有的打工人)。而一直冲在反对 " 富人税 " 最前线的,就是新晋世界首富、特斯拉 CEO 马斯克。

马斯克又在卖股票了!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马斯克 23 日以 10.5 亿美元的价格出手了 9.34 万股股票。11 月 8 日以来,马斯克已经出售了约 920 万股股票,价值 98.5 亿美元。

报道称,虽然抛售结束日期目前还不清楚,但马斯克可能在圣诞节之前会继续抛售股票。美国《巴伦周刊》预计,马斯克可能还需要 4 周左右的时间完成所有抛售计划。

11 月 6 日,马斯克在推特上发起一项投票,让网友来决定他是否应该出售 10% 的特斯拉股票。他说,这是因为 " 最近很多人认为未实现的收益是一种避税手段 "。

结果 57.9% 的网友支持他出售部分股票。

自此,特斯拉股价已经下跌约 9%,马斯克的身价也随之缩水。

但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目前 50 岁的马斯克仍以 3037 亿美元的财富稳居世界首富宝座。

整体来看,特斯拉股价今年已上涨 57%,马斯克净资产大幅增加了 1339 亿美元。

让马斯克疯狂出售自家公司股票的一部分原因,是美国参议院金融委员会主席罗恩 · 怀登 10 月底提出的一项 " 亿万富翁所得税 " 改革计划。

根据怀登发表的声明," 亿万富翁所得税 " 的纳税门槛为连续三年持有资产超过 10 亿美元或年收入超过 1 亿美元,税基大约为 700 人。

怀登强调,这项法案主要是为了填补资本利得税的漏洞,即超富有人群通过持有股票等资产递延纳税义务,同时能够向银行抵押这些资产满足开支需要,意味着这些人群只需要付一些利息就能避免纳税,导致工薪阶层实际税率更高的情况。

根据法国经济学家加布里埃尔 · 祖克曼的计算,这将导致地球上最富有的两个人:马斯克(特斯拉)和贝索斯(亚马逊)在五年的时间内分别支付 500 亿美元和 450 亿美元的税款。

事实上,新冠疫情以来,美国富人手里的财富快速增长,但纳税的份额并没有进行相应调整。

在美国政府推出一系列宏大支出计划的时候," 钱从哪儿来 ",就变成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因此,美国民主党人希望征收 " 富人税 "。

今年 9 月,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发表讲话,称美国正处于历史 " 转折点 "。他表示将对税收制度进行改革,向富人群体征收更多的税。

根据拜登之前的计划,对这 700 多名美国亿万富翁的潜在资本增值进行征税的税率高达 23.8%。

这一新税种立刻引来不少反对,尤其是民主党内部温和派和亿万富豪们对此非常不满。

甚至有分析认为,这项税收改革可能与美国宪法相抵触。

例如,美国宪法第十六条修正案只允许联邦政府就 " 所得 " 征税为联邦所用,向未实现的收入征税可能会引起法律诉讼。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公开反对亿万富翁税的提议," 民主党人太渴求增税了,连美国人民还没有挣到的钱,都被他们提上了增税日程 "。

美国亿万富翁利昂 · 库珀曼 11 日批评说,所有关于富人税的讨论是 " 胡扯 "," 我们不需要新的税收形式,要处理的是漏洞 "。

马斯克也在推特上抨击怀登的 " 富人税 " 方案说:" 最终,他们会榨干别人的钱,然后找到你的头上。"

越富有的人,政治活力越强

事实上," 亿万富豪所得税 " 只是一系列针对世袭财富的条款中最后一个没有被纳入法案的。

《纽约时报》称,拜登曾提议对一个人死亡时超过 100 万美元的未实现资本收益征税,并提高收益超过 100 万美元的人的资本利得税税率,但这两个提议均未被纳入草案。

此外,还有议员提出要消除 " 递增基数 "(指财产被出售时用以确定利润或者损失的一个数值),以堵住家族巨额财富可以以极低的成本代代相传的机制漏洞,但这一条款最后也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最终,美国众议院通过的税收条款变成:" 对年收入在 1000 万美元以上的富人征收 5% 的附加税,对年收入在 2500 万美元以上的富人再征收 3% 的附加税 "。

最引人注目的一点是,它能保持企业主以最少税收积累巨额财富的能力,同时从这些业主雇用的收入最高的人那里榨取更多的钱。

这意味着,正是这些 " 富有的打工人 " 在为扩大社会福利体系支付大部分费用。

《纽约时报》举例称,贝索斯的资产约为 2100 亿美元,但他的 " 税收优势 " 完全不会受到影响。

反而是接替贝索斯担任亚马逊 CEO 的贾西,由于在 2020 年获得约 3600 万美元的薪酬,一旦民主党的税收法案成为法律,可能面临欠税的风险。

美国税收公平协会执行主任弗兰克 · 克莱门特说,当你真的富有的时候,你无需出售资产," 如果贝索斯一年收入是 8.3 万美元,但他的股票价值上涨了 200 亿美元。除非他卖掉这些股票,否则他只需要为 8.3 万美元交税。"

还有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NFL)的总裁罗杰 · 古德尔,据说他每年薪酬高达 4000 万美元(过去两年有奖金支持),也因此有可能会欠更多的税,这还不包括今年年薪均超过 1000 万美元的 162 名 NFL 球员。

《纽约时报》称,当税收所涉及的劳动者比大多数人想象的更富有时,劳资之间由来已久的紧张局势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但在众议院通过的法案表明,当政治斗争在富有的打工人和真正的富人之间展开时,拥有更多政治活力的是真正的富人。

2 美分的富人税很难收

根据美国财政部上个月的一项分析,由于富有的美国人逃避纳税,联邦政府每年损失 6000 亿美元。

最富有的 1% 的美国人每年 " 选择不缴纳 " 超过 1600 亿美元的税款。

税收执法应该依靠国税局,但国会经常年复一年地削减拨给该部门的预算。在过去的 20 年里,对富裕纳税人的审计率显著下降。

" 他们按照一套不同的规则行事," 拜登说,超级富豪 " 几乎不交税 ",因为报告要求不严,国税局也不知道他们赚了多少钱。

有专家表示,征收真正的富人税是很难的,原因是美国的税法,以及美国超级富裕阶层的强大游说能力。

佩斯大学法学教授克劳福德说,美国国税局人手不足、信息缺乏,都让实施这一方案变得极为困难。

民主党参议员沃伦说,如果没有超级富豪扩大游说能力,富人税早都已经实施了。

" 亿万富翁和超级百万富翁在华盛顿的声音比任何人都要大。他们对竞选贡献最多,资助了很多智库,还雇用了大批游说团体。这让华盛顿的一些人很难考虑对他们的巨额财富征收 2 美分的财富税。"

与此同时,就算征收 " 富人税 ",可能也难以填补美国庞大的赤字。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估算,针对亿万富翁的富人税可能获得 2000 亿美元至 2500 亿美元的额外收入,但是相较于正在参议院讨论的 1.75 万亿美元支出法案,就相形见绌了。

马斯克批评称,美国国家债务为 28.9 万亿美元,换言之每个美国纳税人需要承担 22.9 万美元的债务。即使对所有亿万富翁征收 100% 的富人税,也只是杯水车薪,剩下的债务必须从公众处寻求偿还,这是很简单的算数。

以上内容由"环时深度观察"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国际新闻

国际新闻

了解世界的窗口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