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外滩教育 2021-11-29

教育过剩、学历贬值愈演愈烈,孩子在未来如何摆脱“文凭社会”的桎梏?

看点 现如今, " 文凭内卷 " 全球正盛,各行各业学历门槛的拔高已屡见不鲜。对此,宾夕法尼亚大学荣休教授兰德尔 · 柯林斯则针砭时弊地指出,在诸多人拼命努力学习的表象下,不过是为了一纸文凭。如何应对学历贬值?其实,文凭本是教育的 " 副产品 ",只有具备终生学习的品质,才能应对人生长远的挑战。

支持外滩君,请进入公众号主页面 " 星标 " 我们,从此 " 不失联 "。

文丨享耳 编丨 Amanda

现如今,文凭贬值以肉眼可见的态势,在各个行业愈发凸显:

美国哈佛大学博士后任深圳街道办副主任;

深圳 " 四大校 " 之一的中学,化学老师招聘 4 人,3 人是博士;

32 岁女硕士,精通英语、法语,有过跨国企业外派经历,转行做家政。

随着越来越多人获得更高文凭或学位时,工作职位对教育水平的要求也水涨船高。" 清一色研究生 "," 遍地本科生 ",早已屡见不鲜。

那中国目前所经历的这些现状,从宏观和微观的视角来看,各意味着什么呢?

我们不妨从历史中寻求参考。其实早在 40 多年前,就已有人专门对此现象进行研究,并进行了详实深入的剖析。

他就是美国社会学家、宾夕法尼亚大学荣休教授兰德尔 · 柯林斯(Randall Collins),作为冲突论的代表人物,他在 1979 年首次出版的著作《文凭社会》中,针砭时弊,揭穿了教育的诸多神话。

兰德尔 · 柯林斯 Randall Collins

同一时期,柯林斯还做了令人一个意想不到的决定:辞去令人艳羡的大学教职。原因是他认为,在自己所批判的系统里工作是错误的。

现如今,内卷加剧," 文凭贬值 " 甚至已蔓延成全球性问题。因此,当《文凭社会》中文版一经推出,便在国内教育界掀起关于 " 文凭贬值 " 的诸多探讨:

教育真的能改变了大多数人的命运吗?

工作技能,需要通过高教育获得吗?

面对文凭贬值,个体如何在未来立于不败之地?

我们不妨从柯林斯 " 惊世骇俗 " 的冲突论思想基调中,结合当下学历贬值的教育处境,发掘其对教育的真知灼见。同时,柯林斯的结论也启发着外滩君,跳脱出眼下的 " 文凭社会 " 桎梏,思考未来孩子所必需的品质,希望给大家一些思路。

文凭通胀、异化,

与教育公平背道而驰

迎面而来的第一个问题,什么是文凭通胀?

在柯林斯看来,文凭是一种体现社会地位的通货,用来交换获得工作的机会。与所有通货一样,当供大于求时,文凭就会贬值。

因此,随着美国教育系统的扩张,各大院校发放文凭的数量增加,工作准入门槛对于学历的要求也跟着水涨船高。

在 1940 年,美国的高中文凭(即接受 12 年教育)还相对罕见,而现如今,高中学位已是家常便饭,在找工作时更是几乎一文不值。美国大学入学率已经超过 60%,大学学位也面临着重蹈高中学历贬值的覆辙。

那么,正在攻读学位的个体,如何应对文凭通胀?

从眼下全球愈演愈烈的文凭 " 内卷 ",不难看出,大部分人普遍采取的回应方式是卯足了劲获得更多教育。以期在毕业后,拥有找到优质工作的更多筹码。

之所以这样做,当然自有其道理。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畅销书《精英体制的陷阱》的作者,丹尼尔 · 马柯维茨(Daniel Markovits)发布在《大西洋月刊》的文章提及:

绝大多数工作要求本科及以上的相关专业学历,使得教育存在着巨大的利润空间。本科教育投资的纯经济回报率为 13-14%,法学院的回报率更高达 30%,这比股票市场的回报率高出一倍之多。

个体如此选择,其实无可厚非,但从宏观视角出发,对整个美国社会而言,文凭被赋予的含义却被渐渐异化。

柯林斯在经过大量实证研究后,得出结论:在西方的教育语境下,文凭通胀并不能促进整个社会阶层的流动,反而成为阶级壁垒的工具。

" 教育系统的膨胀,丝毫没能提高社会流动性的机会,并没有发生从 " 出身 " 到 " 成就 " 的转变。显然,父子职业之间的关联在大型教育系统、中等规模教育系统和几乎不存在教育系统的时代保持不变。"

对此现状,美国教育系统采取放任的态度。其作为阶层固化的一环,仍继续巩固着" 名校世袭制 ",甚至成为精英阶层的" 代名词 "

10 月 17 日,耶鲁大学理事会参议院通过一项决议,呼吁要在招生过程中停止考虑家庭中的校友关系。但耶鲁本科招生主任认为,传承录取有利于提高学生群体的多样性,并且他们的成绩和综合能力更高。

今年哈佛深红报发布的《2025 届哈佛新生的调查报告》,也延续着一贯的" 大学录取世袭制 ":校友子女比例更是高达 31.9%;超 6 成新生家庭年收入超 125,000 美元(几乎是美国家庭年收入中位数的两倍)。

柯林斯本人回忆自己在哈佛上大学时的经历,也是如此这般:他觉察到教育系统内部存在阶层分化,一些学校更为精英,大多数学生都是富人阶层出身;如果家庭并不富裕的学生进入一所精英学校,学校极高的地位也会使其黯淡无光。

" 教育很明显是与社会阶层分化相关联的。而这一情况与教育能够促进社会平等——是相悖的。"

工作技能,

需通过高教育获得?

既然文凭贬值、异化,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挤破头争抢?缘于大多数人认为拥有文凭意味着:

能轻松通过企业的第一轮简历筛选,进大厂的敲门砖;

可以拥有更过优质公司职位的选择权;

甚至在考取编制时,也更具备 " 比较优势 "。

对于抱有类似观念的人,柯林斯则毫不客气地指出:" 大部分学生之所以会在学校里,是因为他们(或代表他们的父母)想要一份体面的工作。这意味着上学的理由与教室里发生的事情无关。"

除为 " 一纸文凭 " 外,也有诸多人觉得,教育是为了学习各种工作技能,在未来能更快、更好地适应职场。

但事实真相是,学校的学习内容与工作技能是脱钩的。

根据 2017 美国劳工统计局(BLS)的职位空缺和劳动力流动调查(JOLTS)报告显示,美国有近 600 万个职位空缺,并且职位空缺数量呈上升趋势。这些工作没人填补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许多雇主发现求职者缺乏工作所需技能。

换句话说,就是学校教给你的技能不符合企业要求。

对此,柯林斯一针见血地指出:" 对于绝大多数工作来说,大部分技能,包括最高级的技能,都是在工作中或通过非正式网络学到的,而教育系统最多也只是试图将其他地方学到的技能标准化而已。"

2018 年柯林斯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他再次补充道:" 事实上发达国家里增长最快的工作职位是低技能的服务业工作。在这些行业,雇佣人类劳动力比自动化更廉价。"

而这些职位只需通过职业培训即可上岗,并不需要大学学历。

上述现象在他看来,一方面人们在学校里学到的专业技能极其有限,另一方面教育水平的提升远远超过了工作技能升级带来的需求。

那么,文凭拔高没就有丝毫好处?

柯林斯抛出自己惊世骇俗的观点:有且只有一条,有效避免失业率的攀升。

" 与其说大学以及其他教育机构的主要功能是培养社会化的、具有合格工作技能的劳动者,倒不如说在科技逐渐替代中产阶级工作之时,教育扩张减少了市场上的劳动者,从而防止了失业率的攀升,同时制造了大量原本不必存在的教学与行政管理岗位。"

基于以上原因,他主张" 文凭废除主义 ",废除文凭系统,比如禁止在雇佣过程中要求学历。

文凭,本是终身学习的 " 副产品 "

尽管,短期内期待一场柯林斯式的 " 去文凭化 " 革命是不现实的,但长期内将这种可能性彻底去除,同样也不现实。

反之亦然,与其一味强调文凭的重要性,不如掌握未来的核心竞争力——终身学习。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 1972 年发布的第一份国际性教育报告《学会生存——教育世界的今天和明天》,其中便提出 " 终身教育 ",内容即便放到当下来看,仍具有一定价值。

该报告指出,随着知识爆炸、科技革命、产业发展和全球问题的出现,教育应该扩展到人的一生,个人唯有通过终身学习才能不断更新知识体系、积极应对变化挑战,国家才能持续发展繁荣昌盛,人类才能消除战争,获得和平进步,从而实现 " 学会生存 "。

与此同时,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也向孩子提出了各种挑战:

世界经济论坛报告显示,到 2025 年,有超过8000 万个人工工作岗位将被机器取代,但自动化的发展也可能创造更多的新工作岗位。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做过一项研究,表明信息通信技术带来了人类知识更新速度的加速。进入新世纪,许多学科的知识更新周期已缩短至2-3 年

职业的不稳定性与知识更新的不断加速,向面对未来的孩子提出了更高要求。对他们而言,终身学习已成为必选项,而文凭只是其 " 副产品 "。

那么,究竟从哪些维度培养孩子成为终身学习的践行者呢?

1. 认知:成长型思维模式

终身学习者的底层认知,是成长型思维模式。

美国斯坦福大学行为心理学教授卡罗尔 · 德韦克(Carol S.Dweck)在《终身成长》一书中提到,成长型思维模式者认为人的能力可以通过努力培养。虽然人的先天才能、资质、性格各有不同,但都可以通过后天努力和经历来改变。

与此相对的 " 固定型思维模式 ",则认为人的才能一成不变。这让人们时刻证明自己的智力、个性和特征。他们会把已发生的事当作衡量能力和价值的直接标尺。

哥伦比亚大学脑波研究室对两种思维模式者进行研究,发现在他们在回答问题和得到反馈时,脑电波有显著不同的反映。

固定型思维模式者,仅对反映其能力高低,在得到对错的反馈时饶有兴趣,而对获取学习信息无感。

成长型思维模式者,则对获取学习信息高度关注,对他们而言,学习才是第一要务。

2. 心理:乐观型解释风格

即使面对未知的将来,也不可避免会遇到挫折,因此终身学习者需具备乐观型解释风格。

什么是乐观型解释风格?美国心理学家、积极心理学之父马丁 · 塞利格曼(Martin E.P. Seligman)博士认为,乐观是一种解释风格,而不是普遍的人格特质。

悲观者的特征是,他相信坏事都是因为自己的错,这件事情会毁掉他的一切,会沉浸其中很久。

乐观者在遇到同样厄运时,会认为现在的失败是暂时的,每个失败都有它的原因,不是自己的错,可能是环境、运气或其他人为原因的后果。这类人会把挫折看成是一种挑战,更努力地去克服。

塞利格曼博士用大量的实验和调查研究得出:乐观的人能在逆境中更好地成长,也就是说面对未知的一系列挑战,他能以更积极的状态去处理。

另外,塞利格曼博士也强调,悲观主义者也不必沮丧,既然是一种解释风格,就说明乐观是一种可以掌握的技巧。

3. 行为:主动学习

作为一位终身学习者,除了认知和心理上的武装外,更少不了主动学习的行为。

一位终身学习的践行者斯科特 · 杨(Scott Young),在 TED 演讲分享自己如何 " 自学拿学位 "。

" 我想要获得教育,而不是去上学。我只需要教育本身。"

基于这样的学习目的,他自行简化拆解出可执行的目标——通过 MIT 计算机科学专业学生需要通过的所有考试,并且完成编程项目。

然后,是创建计划并实践。他参考麻省理工发布在网上的免费信息,创建了一个包括 33 门课程的学习大纲,值得一提的是,几乎和麻省理工学生的大纲一模一样。

在自学过程中,他逐渐摸索出属于自己的高产学习方法。譬如,面对很难的作业,他每做完一道题都核对标准答案。根据认知学科学的研究,这种紧凑高效的反馈机制,对于学习新知识至关重要。

最终,大学毕业后的他为了满足好奇心,花费一年时间,自学完成了 MIT 计算机科学专业四年的课程。

总而言之,对学校来说,回归本质的知识生产功能,不再作为生产文凭的工具而存在,更为重要。而对个体来说,抛弃纯粹的个人实用主义,回归教育本质,成为终身学习的践行者,才更为关键。

关注外滩教育

发现优质教育

以上内容由"外滩教育"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原创精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