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金羊网 2021-11-29

难以糊涂的爱

母亲到了 90 岁以后,记忆力大不如从前了。孙儿们从外地回来,明明打个招呼问过安了,过一会儿见到了,又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回来了又不叫我一声。尤其是到了冬天,阴沉的天气多,经常会把上午说成下午,明明刚过完春节,又会问什么时候过年?每每到了这个时候,子女们只有耐心的解释着,她老人家也很认真地听着,但真的明白了没有就不清楚了。在旁边人看来,老人家有点糊涂了。

可是在我的情感里,我很不愿意她老人家糊涂,有时候有些事,她老人家确实一点也不糊涂。过年了,哪个孙子孙女没回来清清楚楚,一个人老在那里唠叨,怎么会那么忙呢,皇帝也要过年啦。近几年,还有一些行为似乎成了习惯:天黑了,要睡觉了,总是会把外面的东西捡到屋子里面去,哪怕是烂凳子烂扫把也不放过,说过她老人家好多次,说那些东西没人要,放在外面不要紧,她老人家却总是说,持家不容易,丢掉了可惜。关门睡觉也是她老人家的一个习惯,要睡觉了,要是没告诉她还有人没回来,老人家总会把大门小门关的严严实实才肯去睡觉,生怕家里来贼了,偷了东西去。

有天中午,喝了一点小酒,加上几天的疲劳,很想去睡一觉。就对母亲说,我有点不舒服,我去睡一下,母亲听说我不舒服,就赶紧对我说,那赶快去好好睡一觉。个多小时后,我醒了,正当我准备起来的时候,她老人家拄着拐杖悄悄的推门进来了,我连忙假装睡着了,还发出轻微的均匀的鼾声,她老人家先是把手伸进被子摸摸我的脚,又把手放在我的额头上试了试,还帮我掖了掖被子,然后就静静的站在床边看着我,大概过了两三分钟,她老人家又轻轻地关上门出去了。那一刻,我的眼睛有些湿润了,自己都 60 岁的人了,在她老人家眼里,仍然是一个需要看护的孩子。

但有时候说出来的话,又不得不说她老人家有点糊涂了。前不久的一天下午,陪母亲坐在门前的树荫底下聊着天,仍然是聊着些说了无数遍的外公死的早外婆带着她讨饭的事,我也是和往常一样,有一句没一句的附和者。也许是触景生情的缘故,看着周围的山山岭岭,她老人家悠悠地对我说,我百年之后,不要把我葬在那个山上,并用手指了指,那个山上当北风,冬天冷;也不要把我葬在学堂岭上,那个坡太陡了,爬上爬下的,我的腿脚不好,回来一趟不容易,原来还有一条路,现在的路也没有了。我还是葬在屋后的山上吧,这里离家近,闻得到家里的油烟味,方便我回来照看一下,这么大一个家,没有人照看不行。老人家居然把生和死看成是换了一个地方居住一样。

其实,我心里明白,老人家是有点糊涂了,只是做子女的不愿意接受而已,毕竟是 90 多岁的人了,年岁不饶人。但装在她老人家心灵深处的爱,对子女和孙儿们的爱,对家的牵挂,始终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一点也没有糊涂。有点纠结,是因为自己对母爱深刻程度的认识来得迟了一些

以上内容由"金羊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金羊网

金羊网

华南地区最出色的新闻网站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