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环球网 2021-11-29

科技合作受澳方打压,留学环境遭舆论质疑,澳科研机构担忧“中国合作者”减少

【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约记者达乔】澳大利亚莫里森政府宣布,从 12 月 1 日开始,允许国际留学生进入澳大利亚,预计将有 8 万名中国留学生抵澳。澳大利亚各大学和政府官员均表示,希望澳中之间的紧张关系不会影响中国留学生来澳学习。然而近年来,澳大利亚不断打击两国科研合作,中国学生赴澳留学也产生了心理阴影,导致不少澳大利亚科研机构担忧,未来可能会失去更多中国高等人才。

中国学术人才对澳影响大

从历史上看,中澳之间的科技合作早在两国建交之前就已经开始。1963 年,澳大利亚科学院射电天文学家克里斯汀森来华协助中国建立射电天文设备,自此开启了两国间长达近 60 年的科技合作历史。1980 年,中国科技部与澳大利亚教育、科学与培训部签订了两国政府间关于科技方面的首个协议,即《中澳科技合作协议》。此后,两国政府不断推进科技合作,于 1989 年签署《中澳科技合作谅解备忘录》,2000 年签署、2005 年续签《中澳政府科技合作特别资金谅解备忘录》,2006 年签署《中澳青年科学家交流计划执行协议》。从 2013 年开始,中澳双边联合发表科技论文的数量互为对方第三大合作伙伴。双方科技合作的重点领域包括医药与医疗技术、资源与能源以及制造业。

澳大利亚政府对科技的投入力度很大。澳人口仅占世界人口的 0.3%,但近年来澳科学家发表的论文数量占全球的 4%。近年来,澳大利亚的主要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与中国高校和科研院所开展了广泛而密切的合作。据不完全统计,中澳两国每年合作发表的科技论文数量近 1 万篇。

中澳两国的科技合作不仅表现在科研领域,同时也不断向产学研的纵深发展。2016 年澳总理访华期间宣布,新南威尔士大学将在华建设火炬创新园区,开展校企合作,并成立合资公司。经过近几年的发展,火炬园签约项目金额超过 1 亿澳元,已经签署和执行的项目包括水环境合作、新材料、氢能生产和储存等。

澳大利亚科学院国际项目部主任普理查德曾表示,中国拥有世界最大的研发队伍,研发占 GDP 的比重不断增加,已经赶上许多西方国家。中国在研发领域的绝对投入居世界第二位。随着科研队伍扩大,影响力的不断提升,中国已成为全球备受追捧的科研合作伙伴。自 2006 年以来,来自中国的科学论文发表数量位居全球第二。

中国学生赴澳意愿难预测

作为留学大国,澳大利亚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国留学生的主要目的地之一。澳大利亚 " 八校联盟 "(Go8),有澳 " 常春藤 " 之称,分别为悉尼大学、新南威尔士大学、墨尔本大学、蒙纳士大学、阿德莱德大学、昆士兰大学、西澳大学和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在近期发布的 2022 年大学排名中,Go8 全部进入《美国新闻》和英国 QS 全球前 100 名,有 6 所进入英国《泰晤士报》全球前 100 名。其中,墨尔本大学保持《美国新闻》与《泰晤士报》全澳排名第一,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则为 QS 全澳第一。

澳大利亚边境在去年年初因疫情关闭,当年在澳大学注册的 12.3 万名中国学生中,有约 65% 未能返澳学习。澳教育部长艾伦 · 塔奇期盼,中国留学生在新学年开始之际不会减少,"2019 年以来,在澳中国学生总体数量下降了 7.5%"。澳旅游部长丹特 · 汉表示,尽管有数万名中国留学生在疫情期间无法来澳学习,但是 " 中国学生的远程在线入学率保持得很好。" 据澳大利亚大学联盟首席执行官卡特里奥娜 · 杰克逊介绍,国际留学生每年为澳大利亚贡献 31 亿澳元的收入,并支持了 25 万个工作岗位。

在疫情爆发前,国际教育是澳大利亚继铁矿石、煤炭和天然气之后的第四大出口产品。2019 年,留学生占澳大学入学人数的 21%。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报道,澳留学产业在疫情期间遭受严重打击," 高等教育亏损 20 亿澳元 ""15 万留学生滞留海外 "" 国际学生数量下降 17%"。

对于澳边境开放以后,中国留学生返澳意向,不同研究机构和分析人士给出了截然相反的预测。澳智库洛伊研究院近日公布的研究结果显示,中国市场对澳大利亚教育总体而言是积极的。洛伊研究院报告显示,澳大利亚与中国留学生市场的 " 互动性 " 优于加拿大、美国和英国。然而,国际留学生服务机构 IDP Connect 进行的一项更广泛的调查显示,更多国际学生选择加拿大、英国和美国而不是到澳大利亚留学。过去两年,澳大利亚国际教育的全球需求份额从 17% 降至 12%。在来自 55 个国家的 3650 名受访者中,39% 的学生选择加拿大作为首选目的地,其次是美国和英国(均为 17%),澳大利亚为 16%。澳当地留学顾问在采访中也表达了类似的感受。由于澳边境政策还在试行阶段,留学顾问称,很多学生无法在明年 2 月的开学季如期来澳学习," 咨询量有回暖,但是预期边境开放后学生大量涌入是不可能的 "。

澳政府阻挠两国科技合作

中国留学生对赴澳留学意愿的不稳定,进而也导致中国学术人才留澳或者投入澳大利亚科技研究受影响。2019 年,澳大利亚主导的科研著作中,有 16.2% 的科研项目有中方科研人员的身影。同年中澳合作科研项目占澳洲总科研项目的 15%。中方的资金支持使许多陷入困境的澳高校和企业有充足资金进行科研活动。然而从 2020 年以来,莫里森政府却开始收紧澳中科技合作。

去年年底,澳政府取消维多利亚州与中国江苏省的科研协议。今年 6 月,澳情报部门和媒体 " 抹黑 " 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和中国青岛海洋科学与技术试点国家实验室合作展开的海洋科研项目 " 帮中国搜捕澳大利亚潜艇 ",声称海洋国家实验室与中国国防方面有密切合作。据中国海洋国家实验室网站介绍,国际南半球海洋研究中心是首个在澳设立的中澳海洋联合研究中心,也是我国在发达国家和海洋强国设立的第一个科学研究中心。

澳外交部长佩恩本月早些时候宣布了 2021-2022 年澳中关系国家基金会的拨款声明,在新一年批准了 43 个项目,拨款总额约 400 万澳元,其中包括悉尼儿童医院与中国农村地区儿科卫生人员的在线互动项目;建立澳中新兴低排放技术方面的合作平台;以及建立莫纳什大学 - 中国西部糖尿病研究与发展中心进行糖尿病研究,包括新冠病毒患者新发糖尿病的研究等。然而从去年开始,该基金会却被澳政客不断攻击。基金会咨询委员会前任主席沃里克 · 史密斯在上任后不久即提出辞职,他表示在佩恩主管下,该基金会 " 饱受折磨 " 且 " 碌碌无为 "。据 ABC 报道,佩恩任命的两名基金会咨询委员会成员获得过美国政府资金支持,并且具有强烈的反华背景。澳大利亚前驻香港总领事梅卓琳明确表示,这种人事任命 " 很奇怪 ",她担心 " 如果某个人来自一个一贯都对某个国家有着明显敌对立场的机构,而所从事的事情是要与该国建立或发展良好工作关系,这对任何人来说都会很难做到。"

以上内容由"环球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