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狂丸研究所 2021-11-29

头痛却想去治屁股,古人对灌肠到底有多痴迷 ?

古代为什么会有人觉得吃土能治病?烙铁疗法又是什么可怕脑洞?

在古埃及,掌握灌肠等技术的肛肠医生竟然还有着「肛门守护者」的头衔?

为了保持健康,人类曾经进行过各种尝试,只不过局限于过去的科学水平与认知,往往会在后人看来有点匪夷所思。

在这个地球上,有一个 800 磅的灌肠球。

是的,这是一个铜像,位于俄罗斯的温泉小镇热列兹诺沃茨克,这个小镇因大肠水疗而知名。这个灌肠球长约 4 英尺,由三个可爱的天使托着,非常可爱地朝向天空,就仿佛他们试图邀请一些天上的屁股能来到人间,好好享受一下直肠冲洗。

这是我们对灌肠痴狂的致敬和证明。

(重量大约为 724 斤)

有史以来,人类就一直非常在意肠道。医学从业者们一直和便秘这个怪兽战斗,在这场战斗中,他们最常使用的利刃便是灌肠。

当然,便秘是一个任何人都不想要的烦人问题,但灌肠却被认为,除了可以治疗迟缓的大便移动之外,还能治疗所有健康问题。

灌肠(enema),源自希腊语,表示「扔掉」或「送入」,后来被引入拉丁语,就有了和灌肠近似的引申义:注入。17 世纪,表示灌肠的词是 clyster,看起来可能好看一点,是从希腊语里表示洗的词演变而来的。

在历史的长河中,灌肠法使用了多种多样的药剂,包括水、草药汤剂、牛奶、糖蜜、松节油、蜂蜜、啤酒、肥皂、酒和油。

它们用于治疗什么呢?

只不过是种类很丰富的小毛病——肺结核、水肿、疝气、阑尾炎、抑郁、营养不良、头痛(莫扎特的父亲曾经说过一句很有名的话:「头痛医屁股。」)、肥胖、精神不振、呼吸问题、发热类疾病、性功能障碍、溺水,还有咯血。

在疑难杂症病人的身后某个部位,有一个黑暗之所,许诺着健康,只需要被快速大力洗净即可获得。

最早的灌肠剂输送系统非常原始,通常用空心的葫芦、管状的骨头或是动物的膀胱。耐人寻味的是,有些人受雇担任「吹送工」,以嘴吹气将药液送入黑暗的目的地。

最近几百年,结构精巧的灌肠器应运而生,由金属或象牙制成,大约 1 英尺长,或是配有箱式泵的管子,或是一种椅子,你可以坐在上面,有液体向上喷射。很多人可能认得那种今天依然使用的灌肠设备:橡胶袋连着软管和橡胶灌肠球。

灌肠所使用的药品和药液多种多样。最有名的名人和最恶名昭著的恶人都用过(希特勒使用甘菊茶,不是喝,而是作为灌肠剂来「清洗」,可能也是为了减重)。

那么,人们为什么如此痴迷灌肠呢?

自体中毒理论

灌肠的魅力大部分是由于自体中毒的理论,这个理论认为粪便中充满了毒素和有害物质。现在,我们都知道,肠道当然不会令我们中毒,但这是花了几千年的时间才搞清楚的。

根据公元前 5 世纪希罗多德的记载,古埃及人认为有一种叫「腐」的有害元素存在于粪便之中,会引发疾病。因此,人每个月中要有 3 天要通过催吐或灌肠来给身体排毒。

据称,与其同时代的希波克拉底也曾经说过,疾病是因为结肠中未被消化的食物产生的气体引发的。

2 世纪的盖伦认为,在适宜的情况下,体液会腐败,因此需要通过粪便将其排出。于是,出现了这样一个理论:这些腐败的微粒会挥发到空气中,随时可能引起疾病。人们认为,这种携带疾病的「瘴气」,除了来源于肠道外,还会从散发恶臭的沼泽地和腐烂的蔬菜中产生。

瘴气,也被称作恶气或夜气,被认为是很多流行病的致病原因,包括霍乱和黑死病。这个理论风行了好几百年。《简 · 爱》一书提及,斑疹伤寒杀死了一半生长在「雾气以及雾气滋养的瘟疫」中的孤儿。

《草原上的小木屋》中英戈尔斯妈妈警告爸爸不要吃西瓜,因为「它是在夜气中生长的」,可能会令他「发烧,得疟疾」(ague,疟疾这个词就来自意大利语中表示「恶气」的词),这打垮了很多移民。不过,爸爸还是吃了西瓜,并且活了下来。

我们很容易理解为什么便秘被作为腐坏的理论性根源——对大多数人来说,排泄物都是令人讨厌的,既然知道有那么恶心的一大坨东西是从你身体内排出来的,那么这肯定意味着排泄物本身就是非常危险的东西。

如果粪便在直肠中停留时间过长,肠道排泄运动的频率没有那么高,那么这些肮脏的毒物就会渗透到身体当中。而腐坏的元素会被循环系统吸收,引起发热、脓肿、精神失常和出血,然后就会爆发世界大战。

18 世纪,约翰 · 肯普夫大力提倡,所有的疾病都来源于被压紧的粪便(指被「卡」在直肠中干硬的大便)。因此,如果使用灌肠法将其快速排出,你生病的可能性就降低了。

或者说,按照这个理论说是这样。

19 世纪,有一种被称作「尸碱」的极端恐惧加强了我们对自身肠道内潜藏的邪恶物质的深信不疑。尸碱是会令腐烂的东西散发出难闻的气味的化学物质——腐胺和尸胺(这名字真不错)。它们被认为是造成严重疾病的微粒。总的来说,这个假说认为,细菌消耗你肠道中的有机物,而「尸碱」是这个过程的副产品。

尸碱(ptomaine)一词起源于希腊语的 pt ō ma,表示「倒下的身体」或「尸体」之意。每一种因食物引起的疾病,尸碱都被认为是罪魁祸首。尸碱不仅被错误地认为会引发食物中毒,还被认为会导致便秘(自体中毒又一次得胜)。

这更加深了人们的恐惧,担心体内的粪便会令人生病,而不是认为这是健康的生理过程的最终产物。所以清理直肠就能修正全部问题,因为如果这些秽物是疾病的根源(很多情况下的确是的),那么对肠道内部进行「清洗」就能阻止疾病产生。

不过,只有一个小问题——尸碱理论是错误的。

实际上是细菌以及细菌产生的毒素引发了食物中毒,而不是尸碱,所以,那个理论根本就是错误的。洗手是防止细菌感染的重要途径;洗肠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除了自体中毒理论外,还有无所不在的体液理论。

千百年来,「灌肠、放血、催泻」都是治愈一切疾病的疗法,特别是在黑胆汁也就是抑郁型人不适的时候。治疗方法是使胆汁从肛门排出。灌肠被认为是直肠的大救星,能矫正人体内一切不正常的现象。

人们对灌肠实在太过热衷了,以至莫里哀 1673 年的作品《无病呻吟》中对灌肠充满了揶揄。医生被不断问到该怎么治疗水肿、肺病、慢性病,他的回答总是:「灌个肠,接着放个血,然后给他催泻;再放个血,接着再催泻,灌个肠。」

这一幕诙谐而尖锐地展示了当时的医学现状以及长久以来存在的「一方包治百病」的现象。

直肠守护者

古埃及的人们对健康问题和消化问题无比关注,灌肠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公元前 1600 —前 1550 年间的文献中描述了灌肠法,记载了法老有自己专属的健康护理仆人——被尊称为「肛门守护者」。

看到这里,我们可能会哈哈大笑,不过,古埃及与今天不一样,当时,下消化道的健康问题可不会被当作喜剧看。

希波克拉底也大力鼓吹他挚爱的灌肠疗法的益处,因为热病,也就是间歇性发热,经常与疟疾同时出现,如果不行,「那就让它随煮沸的牛奶排出肛门」。

中世纪时期,我们首次看到了关于灌肠法的艺术作品。15 世纪有一幅画,描绘盖伦将药液顺着一个漏斗倒入一个人的直肠,房间内还有其他人在围观,附近有一只小狗在叫,也可能是在笑:这只狗画得不是很清楚。

15 — 16 世纪的法国,灌肠成为必需以及非常时髦的事情——可能是因为王室非常热衷。传说,路易十四一生中享受了 2000 次灌肠。

2000 次啊!

在法国,痴狂于灌肠的高峰期,很多人为了「维持健康」频繁灌肠,甚至 1 天进行 2 — 3 次。

你真的会非常高兴自己不是路易十四王室的一员,也不是负责灌肠的仆人——无论灌肠器有多奢华。

以上内容由"狂丸研究所"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科技频道

科技频道

科技改变世界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