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突发!新冠“超级毒王”现形!!!香港已中招……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德尔塔还没走,世界的 " 大毒蛊 "(强变异毒株的主要发现地)之一——南非,又发现了一种强力新变异毒株。

近日,香港一例确诊病例被发现感染新型变异毒株 B.1.1.529(N 毒株)。该毒株的刺突蛋白上有 32 个突变,比当前在全球占主导地位的德尔塔毒株(D 毒株)多一倍。多个突变可能会增强毒株的传染性、致病性、免疫逃逸能力以及对疫苗的破防能力。

该变异毒株最早在南非发现,传染速度飞快。根据南非最新测序,近十天豪登省 90% 新增病例都是这个毒株;进入 11 月以来,N 毒株在南非的流行比率,在 20 天之内从 0 直冲 75%

N 毒株已通过空气传播,在香港造成隔离酒店感染。根据报告,N 株感染者的病毒载量是 D 株的8-16倍,原始毒株的8000-16000倍。另外,香港卫生署检验了 87 个酒店环境样本,有 25 个被验出带有病毒。

异常强悍的 N 株在南非的产生很可能与该地区艾滋病的高流行之间存在直接联系。南非有近 400 万的艾滋病人,新冠病毒在大批艾滋病患体内长期繁衍、演化、竞争、筛选,导致新冠病毒新变种频繁在南非出现。

不少专家形容这一变种病毒 " 非常可怕 ",可能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最凶猛的、他们所见过最糟糕的变种病毒,突变程度超过预期。

消息一出来,把全世界都吓得够呛,被德尔塔病毒折腾了那么久,没想到现在这个 "B.1.1.529" 新毒株变种又来了,这个世界还能太平吗?

这一下,好多国家心态崩了!

反映最激烈的,是号称要搞 " 全民免疫 " 的搅屎棍英国,25 日晚上,英国最先紧急宣布,由于南非出现了新冠新变异毒株,对南非实施旅行禁令。

同时英国已经把南部非洲六国——南非、纳米比亚、莱索托、博茨瓦纳、斯威士兰与津巴布韦列入禁航名单。并强行隔离了从这些国家返回英国的旅客。

这有用吗?完全没用,不要说今天,N 株在 11 月 22 日发现之前,必然早已经传播到世界各地了。

2020 年底各国对英国的旅行禁令,阻止 B 株流行了吗?2021 年初各国对印度的旅行禁令,阻止 D 株流行了吗?

还是面对现实吧。

当然,历来胆小的资本市场,更是跌成了翔。日股一度跌了 3%。

原油市场在跌,道指盘前也大跌 800 点。

欧洲开市后,也直接躺了。

道指期货大跌 906.5 点,跌幅达 2.53%,标普期货跌 2.11%,纳指期货跌 1.37%。

准确地说,最早报告并引发关注的地点,却是与深圳一水之隔的香港。

同时新毒株已在香港造成隔离酒店感染,展现了惊人的锋芒。这都不得不更令国人关注。

10 月 22 日,一名长居香港青衣蓝澄湾的印度籍 36 岁男子在出行前做了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23 日从香港乘机前往南非。

11 月 11 日,他经多哈中转,乘坐卡塔尔航空 QR818 航班返回香港,抵达机场海关时核酸检测为阴性;

13 日,他在机场酒店隔离期间,再次接受采样,核酸检测呈阳性(此时无症状);14 日送院治疗;

22 日周一,香港卫生署上传了该男子感染病毒的测序记录,刺突蛋白(Spike 蛋白)至少含有如下突变;

K417N、N440K、G446S、S477N、T478K、E484A、Q493R、G496S、Q498R、N501Y、Y505H、T547K

一连串的关键变异,已经是全新毒株了!

紧接着,在香港卫生署的测序记录上传到 GISAID(全球共享流感数据组织)的第二天(23 日周二),相似的毒株测序结果,纷纷从南非和博茨瓦纳报告上传。

南非报告了 7 例,博茨瓦纳报告了 4 例。主要都由 NICD(南非国家传染病研究所)报告。

注意,这些还是极少数做了全基因测序的感染者毒株记录,是绝对的冰山一角。

而且这个变异株的完整突变位点列表,仅刺突蛋白(Spike 蛋白、S 蛋白)部分就多达 32 处。

相比之下,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占主导地位的 D 毒株,刺突蛋白突变为 16 处。

这立刻引发了各国病毒学家的注意和重视。24 日周三下午,新毒株便被编号命名为 B.1.1.529。

而且当天晚上就进入了 WHO(世卫组织)的关注毒株列表,进而有可能很快(可能是 26 日)安排专属的希腊字母封号(可能是大写希腊字母 N、小写希腊字母 v、英文读音 nu)。

25 日周四,南非卫生部已经呼吁世卫组织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如何应对这个新的 N 毒株。

6000 万人的南非,疫情迄今已确诊近 295 万人次,死亡近 9 万人,已经无法指望什么实际流调了。只能是通过实验室的抽样检测进行估测。

但就在首先报告 N 株测序的香港,已经呈现了一组 N 株感染的清晰图景——空气传播。而传播源就是那位在南非感染的印度籍 36 岁男子(编号 12388)。

他在入境第 2 天(13 日)的无症状态下检出核酸阳性,第 3 天(14 日)送院治疗;

从病程进展来倒推,他很可能是在约翰内斯堡登机前不久,或者干脆就是在机场中的招。

印度籍 36 岁男子在入境隔离期间(11~14 日)居住的酒店是富豪机场酒店,这是全港最大型的五星级酒店,拥有近 1200 个房间。

印度籍 36 岁男子所住的是 5112 号房间,而就在斜对面的 5111 号房间,一名同样入境隔离的中国籍 62 岁男子(编号 12404)也在 18 日的采样样本呈阳性。

香港卫生署发现,两人的病毒基因测序完全相同。证明印度籍男子感染了中国籍长者(10 日抵港隔离,入境、12、14 日的采样均为阴性)。

印度籍男子承认,他在那几天开门取餐的时候,有一半时间没有戴口罩,另一半时间也只戴了俗称 " 自私口罩 " 的气阀口罩。

这样,仅仅靠着开门关门那一点空气传播的病毒颗粒,就造成了斜对着间隔的两个房间感染。

另外,这两人都在 5~6 月份完全接种了辉瑞疫苗。而确诊采集的样本,Ct 值一个 18(印度男子)!一个 19(中国长者)!

Ct 值,就是指做核酸检测,PCR 翻倍扩增,需要翻多少次才能被验出。翻倍次数越低,说明病毒载量越高。

根据报告,新冠原始毒株感染者的平均 Ct 值是 32,而 D 毒株感染者的平均 Ct 值可低至 22。

相差 10 次,说明病毒载量差距是 2 的 10 次方也就是 1024 倍。

而 N 株的最初两个确证感染者报告,Ct 值是闻所未闻的 18、19!

这说明N 株感染者的病毒载量是 D 株的 8~16 倍,原始毒株的 8000~16000 倍!

另外,香港卫生署事后检验酒店环境,在 87 个环境样本中,有 25 个被验出带有病毒。

为审慎起见,香港卫生署决定,在本月 11~14 日期间,曾在机场酒店 5 楼涉事两个房间的左右 3 间房,共 12 个房间隔离居住的人士,需要再多加 14 天隔离观察期。

超级毒王,不寒而栗

1、令科学家震惊,"B.1.1.529" 毒株的变异量为德尔塔 4 倍,而且首次两种突变同时出现在一个毒株中。

根据分子生物学家的简单定性估测,B.1.1.529 新毒株的 " 极其大量 " 突变,可能会带来诸多功能增强:

2、B.1.1.529 株的高变异性,使它的病毒复制能力和感染力大大增强,还具备了破防疫苗的潜力。

刺突蛋白、衣壳蛋白的一大批结构突变,可能带来非常强而有效的免疫逃逸(抗疫苗、抵抗中和抗体);

更棘手的是,一些突变会增强细胞侵入能力,也就是增强传染性、人群扩散速度;

另外一些突变,还有可能提高对免疫系统的干扰素的抑制对抗功能,也就是增强免疫逃逸能力,增强体内传染性;

总之,传染性、致病性和免疫逃逸可能是全部加强。

从南非和博茨瓦纳最早报告的 11 例来看,该毒株已经在南非特别是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所在的豪登省地区扩散开来。

如其中 3 例位于约翰内斯堡和机场所在的 Ekurhuleni(艾库鲁勒尼)。

毕竟,这 11 例已经做了全基因测序的感染者毒株,仅仅是南非每天大感染中的极少数。

而且采样检测时间分别是 11 月 11 日 ~16 日,距今也已有近半个月的迟滞。

南非毒株流行率,纵轴是变异株占比,横轴是日期

25 日,南非卫生部国家实验室(NHSL)利用特征位点核酸检测试剂盒,对近期南非采样的毒株进行了简单的快速抽测。

结果更令人震惊,进入 11 月以来,N 株(B.1.1.529)在南非的流行比率,在 20 天之内从 0 直冲 75%!迅速冲垮了 D 株的主导地位!

要知道,在南非,2020 年下半年有传播优势的 B 株(英国最早报告)取代其他早期毒株,2021 年上半年更强的 D 株取代 B 株取得主导地位。

它们从最初发现,到占据 75% 流行比例,都花了三个月(90 天)甚至三个半月(100 多天)时间。

而 N 株取代 D 株取得 75% 流行比例,仅仅用了 20 天!

D 株在 N 株面前,就像纸糊的一样被冲没了。N 株的竞争优势,究竟有多强啊……

3、有人或许会问:这个超级病毒,究竟从哪里跑出来的?

科学家发现,B.1.1.529 新变体的出现,很可能是因为新冠病毒找到了新帮手——艾滋病人。

据此前报道,在 216 天的时间里,一名患有晚期 HIV 的南非女性体内的新冠病毒发生了 32 次突变,其中包括 13 次关键的刺突蛋白突变。

不难想象,在 216 天的时间里,病毒在她体内一代代的接力变异。经采样测序,她体内的新冠病毒发生了 32 次突变,其中包括 13 次关键的刺突蛋白突变。

当时科学家便指出,南非的新冠病毒新变种频繁出现,和该地区艾滋病的高流行之间存在着直接联系。

南非 HIV 病毒人口感染率超过了 13%(总数约 800 万人)。而 15 岁到 49 岁妇女的感染率超过了 21%,同年龄段成年男性感染率约为 18%。

虽然在现代医学条件下,感染 HIV 病毒不等于患 AIDS(免疫缺陷综合征、艾滋病),即使南非估计也有 54% 的 HIV 感染者的病毒得到抑制。

但庞大的感染基数还是造成了南非近 400 万艾滋病人。新冠病毒在大批艾滋病患体内长期繁衍、演化、竞争、筛选,这就是为什么南非的新冠病毒新变种频繁出现的原因。

原因就在于,晚期艾滋病人几乎没有任何免疫力,也就不会产生任何免疫抗体,病毒在病人身上几乎就是无限制繁殖,可以变异出各种各样的毒株出来,然后通过空气感染健康人。。。。。

几十上百种毒株,总有一种适合你。。。

4、看着全球这个疫情防控格局,德尔塔和 B.1.1.529 株,很可能还有一些新冠病毒正在各大 " 养蛊罐 " 中,悄悄变异,准备夺路而逃。

目前已知的几大变种,全都是在病毒防疫失控的国家诞生,而病毒的传播途径,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简直无孔不入让人防不胜防,一再给全人类敲响警钟。

道理很简单,病毒继续传播得越多,发生变异的机会就越多,这就更有可能导致另一种新冠病毒变体的出现。

目前,被世卫组织列为 " 需要关注 " 的变异病毒有 4 个,包括最早在英国发现的阿尔法(Alpha)毒株、最早在南非发现的贝塔(Beta)毒株、最早在巴西发现的伽马(Gamma)毒株以及最早在印度发现的德尔塔(Delta)毒株。

除了四种 " 值得关切的变异株 ",世卫组织还列出了 4 种次一级的 " 值得关注的变异株 "。

换句话说,随着病毒的不断变异,现在我们最担心的德尔塔和 B.1.1.529 株,说不定将慢慢从后浪蜕变成前浪。

在德尔塔和 B.1.1.529 株的后面,也许会有 " 更高更快更强 " 的 " 毒王 " 正在阴暗角落里暗暗蓄力,悄悄酝酿。

就像在 3 个多月之前,Delta 毒株在印度盛行时,那时候我们谁也想不到它会成为流行!

我们要有底线思维,不得不防啊!

时代的一粒沙,落到每个人、每个家庭头上,真就是一座山。

不得不说,现在很多国家的疫情防疫,实在太拉胯了,也太让人痛心了。

美国累计确诊 48999737 人,死亡 798551 人。

英国累计确诊 10021497 人,死亡 144433 人。

法国累计确诊 7516746 人,死亡 118777 人。。。。

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个数字,但背后其实是一个个被窒息折磨的人,一个个家庭凄厉的哭声。

有意思的是,欧美的疫情烂成这样,却丝毫不影响他们媒体的蜜汁自信,还天天满世界鼓吹什么共存。

此前,美国的彭博社还发文称:如果中国不像美国那样跟病毒共存,可能成为世界孤岛。

这活脱脱像班里的倒数第一,非要辅导班里的正数第一:你再好好学习的话,就要失去最后一个留级(复读)名额了。

其实,西方为什么鼓吹与病毒共存,原因不外乎是政客想要 " 甩包袱 ",因为他们面对新冠已经无能为力了,就开始用 " 与病毒共存 " 这种理念来麻醉民众。

现在有些人中了他们宣传的毒,我就想问问他们:你们有没有想过,对中国来说,共存意味着什么?

共存就是要很多人会得后遗症,很多人的亲戚朋友都要离去,需要交出付出很多东西才可能换来勉强的结果,你具备这个承受能没有?你真正做好准备了没有?

大家想想看,中国人口是美国人口的 4.2 倍,如果按照现在美国死亡 63 万多人计算,中国的死亡人数将是 265 万,多么可怕的数字啊!

然而,由于我们采取了果断措施,实际上我们死亡病例只有五千多人,我们的社会仍然有序,我们的经济继续运行。

甚至,因为中国疫情控制极为出色,中国进出口还快速增长,成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投资目的地,

我们要继续坚持常态化疫情防控,外防输入、内防反弹、" 动态清零 "!

这里说的 " 动态清零 ",不是说要搞 " 零感染 ",而是要最大限度早发现、早治疗、早处置,把疫情风险控制到最小。

特别是随着冬天到来、气温降低,新冠疫情混杂着流感,又可能会来一波,我们必须更加小心谨慎,力争把疫情防控网扎得更密更牢,堵住所有可能导致疫情反弹的漏洞。

具体到我们每个人,都不能懈怠麻痹,要一切行动听指挥,保持良好的个人卫生,加强自我防护,勤洗手、戴口罩以及保持社交距离等常态化防疫举措,仍需坚持到底!

最后,如果有人说落实防疫要求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甚至要带节奏的话。我送钟南山先生的一段话给他:

" 我们需要的是集体的自由,社会的自由,国家的自由,只有有了这些自由才会有个人自由,中国才能成为新冠患者人数最少和死亡率最低的国家。"

本文内容来自网络版权原创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将予以删除。

以上内容由"365家长智慧课堂"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原创精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