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娱刺儿 2021-11-27

对话《追光吧!》刘也:我二十八岁,为什么不能继续跳下去?

怡晴 | 文 周矗 | 编辑

28 岁的刘也来到《追光吧!》这档节目时,显得有些拘谨。

见到张卫健的第一面,他先鞠了一躬,最后又以 " 谢谢张卫健哥哥 " 而结束,连张卫健都察觉到了他的紧张。进入观察室之后,他一路跟在张卫健身后,直到张卫健叫他,才终于坐了下来。

初舞台还没开始时,哥哥们坐在观察室里说笑,刘也一个人坐在一旁,露出腼腆的笑容,他倾听,但很少发表意见。

在张卫健、吴建豪这些哥哥当中,刘也不是最耀眼的那一个,但到了舞台上,他却成了最不容忽视的一个。

《追光吧!》的初舞台上,刘也几乎是 " 锋芒毕露 ",用充满中国风的作品《佳人》吸引了全场的注意力。

图源:《追光吧!》

张卫健在台下看了这个舞台,忍不住挥手模仿了几招,他感叹看到了年轻人的力量,评价刘也又能唱又能跳。

事实上,录制初舞台时,刘也心疼台下等待的粉丝,不断地让自己提起精神,待灯光照亮的那一刻,用极致的台风来弥补粉丝的疲惫。

" 其实我自己已经习惯了,没有关系。但我担心粉丝们等累了,因为她们一直在等我出场,否则不会有这样的动力坚持这么久。" 在刘也心中,舞台下的粉丝是最重要的,所以他必须在舞台上全力以赴," 其它的事情,我不关心。" 刘也在初舞台录制结束后,告诉娱刺儿(ID:yuci-er)。

在所有的节目中,刘也总是很安静,但他把所有的热情,都投放在了舞台上那个有光的地方。《追光吧!》有一个邀请嘉宾写心愿卡的环节,刘也在心愿卡片上写下了三个愿望:第一,希望舞台能够做到极致;第二,希望不要早起,因为我是个 " 夜猫子 ";第三,希望自己成为香饽饽。

而这也是他一直以来都在做的事情。

" 也 " 性

2021 年 11 月 10 日,在刘也生日的前五天里,出道五年的他发表了人生中的第一张只属于自己的专辑——《朝圣者 The Dreamer》。

在这里,刘也终于可以完整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 以前也有写过,但写的都很零碎,这是第一次从头到尾写了一首比较完整的歌,其实就是给粉丝写了一首歌。" 谈起 11 月 10 日发的专辑,刘也把它总结为 2021 年最大的收获。

这首自己作词作曲的歌叫做《灯牌》,不擅言辞的刘也把每一次粉丝应援时红光闪烁的画面都写在了歌词中," 在车窗外有一点红光,那是我们彼此的信仰。"

有人只为自己而来,这对于刘也来说,十分重要。刘也记不起来第一次舞台时自己表演了什么,但他清楚的记得舞台下粉丝炙热的目光,为了这样的目光,他在唱跳的道路上一坚持就是五年。" 对啊,只要是看到大家在,我就特别有劲儿,就会尽全力做到最好。"

图源:《追光吧!》

五年过去,他从各种期待的眼神中又领会到了 " 赞赏 " 的意义。刘也觉得,有一个人发自内心的理解自己,鼓励自己,能激发他对舞台不断地投入赤忱," 大家都特别赞赏你的时候,你就会希望下一次得到更多人的赞赏,你会想让更多人知道你,了解你。这很奇妙。"

陌生而熟悉的爱与赞赏,成为了刘也站在舞台上的理由。他之所以决定来参加《追光吧!》这档致敬主题的音乐竞演综艺,粉丝的期待占据了很重要的原因," 来这个节目,其实也是希望粉丝们能开心,因为她们很期待我的舞台。"

在《追光吧!》的舞台上,相比较张卫健、吴镇宇、吴建豪等前辈,刘也年纪不算大。但在现实中,作为一名唱跳歌手,二十八岁的刘也年龄不算小,他之所以能坚持下来,除了粉丝的支持外,还有对舞台的热爱。

对于刘也而言," 舞台 " 二字拥有一种 " 永动机 " 般的魅力。

因此,对待每一个舞台,刘也都没有功利心,他不需要得到具体的名次,或者为大众留下一个具体的印象,他只希望自己能够把当下的舞台做到自己心中的标准:尽量完美,做到极致,最重要的是 " 我喜欢,我满意,我舒服 "。

但也有很难权衡的时候。一个让自己满意的舞台不见得会被其他人满意,而一直呆在自己的舒适圈,又可能会退步。如何在大众与自我喜好度之间取得平衡,刘也思考了很久,后来他用更包容的心态去看待这件事。

如果节目组规定,需要出一个很有科技感的舞台,这样的命题未必是自己擅长的,但他会努力在框架中灵活发挥,加入自己喜欢的风格和方向,打造出属于刘也的科技感风格。

如果必须用一个词来定义自己的舞台风格,刘也觉得 " 也性 " 很适合," 这是属于我自己的名字,也性还有一个意思就是多变、多元,我希望自己在舞台上是多变的。"而《也性》这首歌,也被收录到了刘也的新专辑中。

于刘也而言,他不需要模仿任何人,他只需要是自己。

图源:新浪微博 @刘也 Yea

每次呈现一个舞台,在结束后,刘也都会去看大家对自己舞台的评价,有则改之,无则加冕,他不会因为刻意的抹黑或者恶评,让自己陷入到阴霾之中," 但其实现在社交网络我觉得环境不是很好的一点,是他有的时候攻击你,可能不是真的为你好。我也有自己的认知和判断。"

如今的刘也,多了一份应对自如的坦然。以前,刘也有些任性,只要是他喜欢的东西,即便是不好,也不会改,毫无商量的余地。而现在的他,学会去思考其中的因果与利弊," 如果真的不好,我就把这个东西改掉,慢慢地更新成为更好的自己。"

面对恶意的评价,刘也并不在意,他开玩笑道:" 我要在意那些的话,可能在前面的某一年我就已经垮了。"

二十八岁的刘也已经过了迷茫的阶段,他的目标很清晰,很坚定:继续跳下去。

唱跳五年,刘也的初心没有变,他调侃自己快三十岁了,但也笃定地回答:" 我还是可以唱跳的,当下的我就是最好的状态。"

舞台是刘也生命的一部分,而粉丝成全了这部分。

爱脑力胜过体力

舞台上的刘也总是充满动力,强劲的力量感和他 " 狐狸 " 般的长相恰恰相反,让人感到像一匹凶猛的狼。

而舞台下的刘也反差很大。他把对自己的严苛全部留在了舞台上,生活中却十分佛系," 我生活中特别随意,我在生活里,并不会必须一定要拿到什么。把事情做好,其它爱怎样就怎样。"

比如,他是典型的 " 夜猫子 ",总是白天睡觉,晚上熬夜到凌晨五六点。如果第二天有工作,即便睡两三个小时,他也不会耽误事儿。

图源:新浪微博 @刘也 Yea 工作室

漆黑安静的夜晚,为刘也提供了更多的创作灵感。这样他才能保证在舞台上源源不断地输出。

刘也没有系统地学过创作,他目前的创作方式很简单,就是 " 跟着感觉走 ",比如作曲的时候,他不会用乐器便自己哼唱,回归到了一种没有任何技巧的实在型创作方式," 其实在这一方面,我确实不太专业,只是想尝试一个新的方向。"

新专辑的诞生过程就是如此,即便有些歌曲并非自己作词作曲,但也一定有刘也的参与,他先把脑海里的画面变成词,由词汇拓展成一句话,然后词曲并进。从暑期准备到冬日诞生,刘也在完成作品的那一刻,松了一口气。

他不会去想新专辑能产生怎样的效应,不做过多的期待,就让事情按照原本的样子发酵,这才更符合他的做事风格。在二十八岁生日的那天,刘也祝福自己能成为更好的人,成为粉丝心中更优秀的人,但他更祝福自己 " 长大快乐 "。

天马行空、不受技巧约束的创作方式,让刘也觉得很舒服。他不担心灵感会枯竭,因为在深夜来临的时候,灵感总会突如其来,会心的一击," 我可能只有天赋,没有别的东西。" 刘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舞台风格是 " 也性 " 的,创作是 " 天赐 " 的。

编舞也是如此。刘也没有学过编舞,但他的大部分舞台,都会参与其中,加入自己的编舞元素," 我会突然有一些想法,然后就会把这个想法或者脑子里的画面去做成动作。"

有时候晚上做梦,也有源源不断的灵感。小的时候,刘也经常在梦中设计衣服,醒来还能记住衣服的样子," 有金色元素,还有拼接。"

可惜的是,那时没有智能手机,也没有特别在意,任凭灵感流失了。但这成了刘也独特灵感的来源,有时,他会在梦里编舞," 巨帅的那种。" 刘也形容,但或许是年纪渐长,醒来的那瞬间,梦中的灵感也消失不见。

刘也用脑力的次数胜过体力。

作为唱跳歌手,训练几乎是他们的日常。但刘也在没有通告的时候,更喜欢在床上躺着休息," 有时候会在家里捂着,可能捂着捂着就像发疯了一样,才在听到歌曲的时候会抽两下风,把自己弄得浑身是汗。" 跳舞是刘也为数不多的日常发泄方式。

刘也有独特的编舞方式。他先用 10 个小时进行动作的编排与练习,在大脑中构思一个画面,再将画面连成流畅的,最后才用身体描绘出来。这样的练习方式很快,10 小时的内容,刘也用 2 个小时就能搞定。比起疯狂的体力输出,刘也觉得这样更省劲。

" 用脑子和嘴就可以了。" 刘也把这种方式和影视剧中的 " 内功 " 做对比," 两个人打架是在脑子里打,如果是我打一天也打不完,因为我不需要动。"

刘也从小学舞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擅长用脑的特点。他以前不喜欢练基本功,因为很多动作,自己在脑子里已经练完了,虽然有些 " 偷懒 ",但刘也发现,最后的完成度和一些练了许久的小朋友没区别。

对于刘也而言,练舞从来不是一刻都不停息,而是学会坚持," 长时间对一个动作或者一件事进行消磨没有意义,重要的是要巩固,而巩固用的就是脑子。"

刘也的创作方式,成就了舞台上专业的他。生活中的刘也其实并不太自信,总是顾虑很多,担心事情没有做好,但他告诉娱刺儿,站在舞台上的那一刻,他突然就变得自信起来。

那是一种只属于舞台的魅力,刘也乐此不疲地追逐着。

" 我没有变坏 "

《追光吧!》录制节目前期,刘也和哥哥们说的话并不多,也不好意思将自己的舞台经验分享给各位前辈。除非是特别感兴趣的话题,他才加入其中,说一两句。" 我尽量多说一点,因为本身我也不太爱讲话,就是喜欢听别人说。"

他的话不多,但却十分在意别人的评价。生活中的刘也,做事很替他人考虑,担心别人与自己的相处是否舒服,尤其是对待不熟悉的人。节目里大部分哥哥,刘也都没有接触过,起初,他连自己的坐姿都有所顾虑,担心哥哥对他的观感不好,于是就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地坐着,保持一个紧绷的状态。

刘也的性格相对被动,在这档节目中,他很少主动开辟话题。编剧有时候劝刘也多多说话,制造节目效果,刘也会听,但做不做就不确定了。只要一想到自己需要主动制造话题,刘也就觉得很有目的性,他做不到。

节目组也很少挖到刘也的情绪点,因为他并非情绪化的体质," 我没有特别多的情绪,即便很生气的时候也能憋得住,很开心的时候也不会说我太开心了,从来不会有很大的起伏。"

刘也很少上综艺,他想参加,但没有显眼的标签,很难体现自己的综艺竞争感。他虽然有些遗憾,但觉得没必要让自己变得更活泼,做真实的自己,会让他更轻松,而轻松才能激发他东北人的幽默感," 就像现在聊天,熟了之后,你会觉得我更有趣一点。我不是自来熟的性格。"

为了尽快融入哥哥们,刘也不断调整自己到和家人、朋友相处的样子,这样会活泼一点," 但其实有些难,毕竟面对的是前辈。"

父母的教育对刘也的影响很大。从小,刘也就很听话,父母教育他,不能随意和长辈开玩笑,要始终保持一颗尊敬之心,他就牢牢记住。

2006 年,刘也十二岁的时候,便离开父母,只身来到北京上学。一路跌跌撞撞,加入了 SPY 舞团,上过春晚,组过男团,解散过,又重组过,那时的他想不到自己会出道、成团,成为很多人心中的光。

如今回想当初,刘也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父母的教育和支持,刘也有些骄傲地告诉娱刺儿:" 我很幸运地说,我没有学坏,一直都朝好的方向走着。"

" 我父母很支持我的工作,只要我不触碰法律的底线就行。" 不过,刘也的父母不会过问他的工作,他们支持刘也参加《追光吧!》,却不会问 " 表演怎么样 "" 有没有跟哥哥们聊天 "。

一家人最近一次打电话,只是隔着屏幕讨论刘也直播时讲东北打雪仗的视频,他们一起回忆了小时候打雪仗的情形," 他们不会唠叨工作上的事情,我的家人和我的性格很像,从来不会说好好表现之类的话。"

细碎的温暖与支持,成了刘也不被外界诱惑的底气,也塑造了如今刘也佛系的性格——尽管没有参加太多的节目,但刘也对自己的现状很满意。

二八岁的刘也仍然很 " 乖 "。他可以尝试做演员,演绎一些悬疑或者文艺的角色,但不演反派," 打小就特别讨厌那种很坏的人。"

刘也对未来很随缘,他没有特定的规划,信奉着 " 走一步看一步 " 的生活方法论,他不追溯过往,也不急于求成。只往前走,不往偏走。

从艺道路上,刘也是自己的朝圣者,也终将会成为更多人的 " 香饽饽 ",因为没有人能拒绝一个愿意照耀他人的追光者。

(有奖问答来啦!转发本篇文章,发送截图到公众号后台,并在评论里说出你喜欢刘也的理由,我们将选取最走心的一条评论,送出刘也签名照一张,时间截止到 11 月 30 日晚十点半。)

刺探未来文娱产业的方向

娱刺儿是小猬科技旗下文娱观察与研究账号,专注于综艺、影视、音乐等文娱行业观察与研究,刺探未来文娱产业的方向。

转载、媒介合作

以上内容由"娱刺儿"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娱刺儿

娱刺儿

刺探未来文娱产业的方向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